第五章

第五章

艾霜棠也是卧了个大槽,问修仙界哪里有好玩的,却冷不丁听了个恐怖故事。

她不想知道师兄的复仇体验感,也不想知道掏内脏的快乐!

她只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朋友,麻烦说点阳间的故事吧!

艾霜棠猛灌白水压压惊,清凉微甜的口感使人神清目明。

作为已经脱离了世俗欲望的大仙男,师尊的住所里没有任何食物的存在,饮料当然也不会有,所以她这一个月里也只能当一个只喝露水的小仙女。大仙男带出来的自然是个小仙男,所以师兄也是个只喝露水的小仙男,没有毛病。

所以能入口的东西只有白水,白水,以及白水。

虽然不是一般的白水,入口清凉微甜,农夫山泉有点甜,真材实料不打虚假广告,还兼有神清目明的效果,但,白水就是白水。

艾霜棠决定再次找个话题,避开地雷。

“师兄,修仙界有什么好吃的吗?”

这次总不会踩雷了吧?

大概对身负血海深仇人设的师兄来说,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报仇雪恨,最好玩的事情就是……咳咳,手刃敌人的瞬间。好吃的总该和报仇雪恨没有关联了,总不能是把敌人生吞活剥,喝敌人的血,吃敌人的肉,以解心头之恨。

师兄是只喝露水的小仙男,才不会做这种充满了低级兴趣的事情,是的,没错,一定是这样!

岂料,司殷还是再次露出了沉思的表情,看起来竟然跟之前思考修仙界有什么好玩的时候一毛一样,直叫艾霜棠把心悬起来,好担心又听到个来自阴间的恐怖故事,而且还是升级版的。

想听,又有些害怕,只好祈祷师兄这次能够按照套路出牌,别又不走寻常路。

只是想聊个天而已,为什么搞的像是在扫雷?

艾霜棠有点心累。

经过又一轮的搜肠刮肚苦思冥想后,司殷终于有反应了,他摇摇头,诚实的告诉艾霜棠:“不知道。”

短短三个字,竟然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才说出来,叫艾霜棠心里七上八下的脑补了一串来自阴间的故事设定。

面对艾霜棠谴责的眼神,司殷神态自若,“就是因为想了好久都想不出来,所以确定自己真的完全不知道。”

这个答案可真是差点叫艾霜棠内牛了,师兄你在修仙界到底都干了什么啊,还有没有点人生乐趣?

还想通过师兄了解一番修仙界,这下好了,除了满肚子的人间惨剧,竟没有一个快乐的印象,这视角太虐了。想到这么虐的视角是来自师兄的,感觉好像更加虐了,妥妥的美强惨啊。悲惨的出身,波折坎坷的命运,挣扎过,痛苦过,也求逆天改命,还有个强大护短的师尊,有个师妹……等等,这种设定,貌似有点那个啥味儿了。

艾霜棠顿时仔细端详了师兄,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

从外貌特点来说,师兄的好看有些男生女相的感觉,瑰丽,惊艳,动人心魄,重伤未愈导致眉宇间看着有些病态虚弱之感,却完全不会叫人觉得柔弱,相反,很有那种大BOSS的感觉,能轻而易举取人性命。如果坐椅子上,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就像那种身体不好走不了路依旧能把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黑暗系残虐反派,病弱的只是身体,但内心无比的强大冷酷,身残志坚啊。

集病态、黑暗、虐心、虐身、暴戾以及阴郁于一身,走的还是复仇流路线。

啊,这……

身为师妹这么说很不好,但突然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会注定下场凄惨了,根本就是哪条路不好走就走那条路啊,就没有一个阳间的设定,全是阴间要素,上赶着要去当鬼王。

艾霜棠深呼吸一口气,挤出一个客套而礼貌的假笑,“师兄,你觉得这世间可是我命由我不由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司殷神情疑惑。

艾霜棠继续问:“以往所受之辱,定要百倍奉还?”

司殷面露审视。

艾霜棠还在问:“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司殷伸出一只手,轻轻按在艾霜棠的脑袋上,语重心长的说:“师妹,话本故事看看就好。”

脑洞太发达不是她的错,思维发散也没办法,还不是因为空虚寂寞冷,只能自娱自乐。跟师兄聊天,简直就像个话题终结者,玩的,吃的,这难道不是最容易聊开的话题吗,居然直接聊死了。

如果问她好吃的,她能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让人知道她对好吃的到底有多么怀念。

人生最快乐,不过吃喝玩乐睡,难道要跟师兄谈哪个姿势睡觉最舒服?还是探讨冬日被窝封印之谜?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只剩天边的一点余晖,很快天色就会暗下来,夜晚到来。虽然有方便照明的工具,在夜晚里让房间亮如白昼,但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电脑,艾霜棠也不知道这大晚上的应该做什么,若说修炼吧,白天已经在努力了啊,总不能连夜晚的时间也用上,她只是引气入体而已,晚上还得睡觉的。

作为一个合格的修士,还需要掌握多项技能,不是一味的提升修为就可以了,但这对于她来说还都太遥远,起码进入练气期。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成为一个合格的修士也得按部就班的慢慢来。

要不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该回去了。艾霜棠心里想,就跟师兄告别,“天色不早了。”

司殷似乎不理解天色不早了跟告辞有何关联,用不解的目光看她。

艾霜棠不得不解释:“早睡早起,明天起来修炼。”

忽然一顿,师兄这反应,莫非晚上他有事情干,所以不理解她为何这么早就要回去睡觉?

果不其然,司殷的神色有一点点奇怪,好像听到个没法理解的东西,以至于有些茫然,还愣神了。随即反应过来后,那个眼神,就仿佛在看人类迷惑行为之虚度光阴,这么美好的夜晚,用来睡觉岂不是浪费。

但他没说,而是轻轻的拍了拍艾霜棠,为组织措辞酝酿了三四秒,“师妹现在修炼的如何了?”

艾霜棠老实回答:“昨天刚引气入体。”

司殷的表情顿时空白了,那反应简直比听到艾霜棠要去睡觉还要迟钝迷茫,好半晌才处理好信息,定睛看了看艾霜棠,然后眼神飘乎,仿佛突然被美丽的天空给吸引了。这时候天上已经能够看到星子闪烁,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星河璀璨的夜空。

就算师兄不说,艾霜棠也懂,这个反应大概是:不好意思哈,你境界太低了完全没注意到。

实在不好实话实说,怕打击到她,那自然只好转移注意力,但因为太生硬,而显得不自然。

艾霜棠不介意,反正她现在本来就是个萌新。

对于师兄来说,突然师尊给他收了个师妹,大概不亚于在外奋斗拼搏事业小成,回头却发现父母突然给自己添了一个妹妹。

可能还更加卧槽,因为师尊把他跟这个新收的师妹拉郎配了。

槽点太多,简直不知道从何吐起。

想要相处,因为年龄差太大,而不知道该怎么办。

艾霜棠挺想知道修仙界都有些什么娱乐,晚上是怎么打发时间的,以至于师兄完全没想到她要回去睡觉。

司殷盯着夜空,艾霜棠好奇的陪他数了一会儿星星,终于听到他缓缓开口。

“师妹修炼可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艾霜棠努力回忆了一下,从感知灵气到引气入体,除了枯燥以外,并没有觉得哪里有大问题。可能跟思想观念有些关系,修仙小说看多了对修仙挺憧憬的,但真的自己开始修炼,心理上就有点转不过弯来,唯物世界观对她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要不是一开始师尊带着她御剑飞行了一把,亲自感受到三观炸裂的体验,可能障碍还会更加大。

因为平日里喜欢思维发散,自娱自乐,所以打坐入定的时候就特别容易走神,迟迟没法进入状态。

要说这一个月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大概就是自我状态的调节问题,迈过这个坎,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艾霜棠认为还是比较顺利的,师尊也说她的资质根骨算是中上水平,已经甩下绝大部分的修士。

论自律性,经历过九年义务教学,内核又是成年大人,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应该怎么做。

综上述,艾霜棠认为没有大问题。

但,司殷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师妹,修仙界弱肉强食,唯有实力强大才能活得自在。师兄能告诫的,也就只有这么多,师妹并非真正的无知孩童,只是受限于躯壳罢了,不会不懂。”

“长夜漫漫,何以虚度时光。既然你我已经缔结道侣之契,双修能快速提升你的修为,师兄我虽然重伤未愈,这点事情还是能办得到。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开始吧。”

艾霜棠:“!!!”

※※※※※※※※※※※※※※※※※※※※

章节重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6.58%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