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八章

司殷兴致勃勃的给艾霜棠梳头发,只是手法生涩,扯的艾霜棠头皮疼,他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但是好端端的,干嘛突然给艾霜棠梳头啊,别说他是突然父爱泛滥了,想要给艾霜棠当爹。

听到艾霜棠的问话,司殷从善如流的回答:“我见师妹头发凌乱,给你梳一梳,打理一下。”

不,你这不叫梳头,你这分明是想要把她头发都拔了。艾霜棠一脸冷漠的想,感觉自己头皮都快给扯松弛了。

不知道师兄到底是抽的哪门子风,艾霜棠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头发还被抓在师兄的手里,只好耐下性子来,任由师兄折腾她的头发。

等到司殷终于满意,梳出了他想要的发型,还拿了个镜子过来让艾霜棠自己照了照。

“师妹,你觉得这个发型怎么样?”

艾霜棠看了看,有点惊诧,她还以为就师兄那梳头时生疏的样子,能够给她梳一个马尾辫就算不错了,没想到直接越级挑战给她梳了个双丫髻,看起来居然还算不错,头皮的这一番苦不算白受。

只是师兄为什么突然会对她的头发生出兴趣来?

司殷对自己的手艺很满意,让艾霜棠照过镜子之后,将她高高的举起与自己视线持平,左看右看,就像在欣赏自己的杰作一样,不一会儿,看着艾霜棠的弟子服,目光里透出审视沉思的神色。

艾霜棠一时之间没搞明白,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与师兄的这个目光对视了一会儿,突然福至心灵。接下来的发展也验证了她的感觉没有出错,师兄给她梳过头之后,对她身上的装束产生了兴趣,兴致勃勃的硬是当场给她炼制了一件法衣出来,还顺便炼制了一双法靴。

换上师兄手做的这身装备之后,师兄果然满意极了,眼睛都有些发亮。眉宇之间挥散不去的阴郁与戾气,似乎都因此淡化了不少,此时的师兄看着才有少年人朝气的感觉。

给师妹梳个头,换身时装,哪有那么大的治愈力呀,艾霜棠丝毫不觉得这是自己的功劳,师兄会这么有兴致这么开心。分明就是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玩具。

艾霜棠冷漠脸的想:师兄还真的是想给她当爹,不过,是娃爹。

哪一个娃爹娃娘拿到中意的娃不给梳妆打扮,换发型换服装,打扮的漂漂亮亮,再摆个pose,心里简直美滋滋。以师兄的能力他当然不可能玩不到高级定制版的娃,只要他想,什么样的娃他炼不出来呀。只是曾经的经历可能让他意识不到自己有这样的兴趣爱好,想想也对,毕竟背着个血海深仇苦大仇深的设定,哪有兴趣玩耍。

都说童年的缺失要用一生去治愈,就师兄这背景设定大概压根就没童年,没有玩过玩具完全没有一点毛病,说不定他根本没有正常的玩耍过呢。现在来了一个师妹让他带,突然就打开了新世界之门,一个真人娃娃。

第一次给人梳头,这头发梳的就有模有样,炼制的法衣跟法靴审美也很在线,并不是那种让人看了很无语的直男审美,艾霜棠自己看了也很喜欢。

自从被师尊带到山上之后,艾霜棠就一直过得很潦草,她那笨手根本不懂得梳什么复杂的发髻,只会扎马尾,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师尊发给她的弟子服。住的地方倒是完全没有问题,该有的配置全都有,甚至还算得上奢华,有些东西她在后宅的时候完全没有见过的,一看就很名贵。大概修为高的修士都不缺钱吧,用的东西也都是顶级的品质。

但显然师尊根本就不懂得啥叫做生活乐趣。

艾霜棠被放养了一个月,自己都感觉自己糙了不少,正在向野丫头转变。

既然师兄看起来仿佛是个精致男孩,她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改善一下生活条件,主要是在吃的方面。老是嗑辟谷丹真的受不了,她还是很想念人间烟火的,还没有脱离那种世俗的兴趣。

“我肚子饿了。”艾霜棠一脸期待的看着司殷。

司音顿时闻弦歌而知雅意,也可能是因为他没有师尊那么不食人间烟火,对于自己这个刚来的小师妹的需求还是比较能理解的,但他只能遗憾的摇了摇头,残忍的拒绝了小师妹。

“师尊把我关在这里,我根本没法出去。至少在我伤势恢复以前,是没法打破师尊设下的禁制,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养伤。”

艾霜棠眼里的光顿时暗了,也就是说,她暂时只能继续磕辟谷丹,当个喝露水的小仙女。

很快,艾霜棠又再次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了司殷。

拜在了同一个师门之下,想必她现在所经历的事情,师兄当初应该也经历过,难道就没有想办法改善过伙食?毕竟想要辟谷也得到筑基期以后才行,师兄再天才,从练气期到筑基期,中间肯定隔上一段时间。

然而遗憾的是,师兄再次摇摇头。

是的没错,他当初也是一个只喝露水的小仙男,就吃过辟谷丹,对厨艺方面实在没有心得。

想想他的人设也就理解了,既然辟谷丹能够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想办法去掌握厨艺呢?他的时间那么宝贵,当然是全部投入到修行里去了。

艾霜棠萎了,她感到无比失落,沉痛的默默拿出辟谷丹放到嘴里,丹药入口即化,完全不用担心卡嗓子的问题。

之后整个人都是无精打采的,没有好吃的,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今天的修行暂时结束,实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但是有司殷在,他表示这完全不是问题,想要成为一个成功的修士,除了日常的修炼之外,还需要掌握多项技能。无聊是不会无聊的,只要想,保管每个时辰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每一天都过得无比充实。

就在艾霜棠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的时候,司殷把她带去了药园,现场手把手教她识别药材。

从此以后,她知道了什么是比996和007更加可怕的时间安排,那就是修仙式全日无休小课堂。

时间这么宝贵,浪费在睡觉上实在太可惜了,每一秒都要充分利用起来,身为修士,累了渴了饿了都不是事,就算是精疲力尽,只要坐下来进行周天循环,不但提升修为,疲劳更是去无踪,整个人精神倍儿棒。

师兄用双修代替了她的睡眠,天亮了就安排各种理论课和实践课。

从识别药材,背下各种药性,到亲手处理不同的药材,尝试炼制丹药,从法术基础知识,到亲手施展各种入门级别的小法术,练习挥剑,学习剑法,在师兄的追击下锻炼走位……

各项课程轮流上,充实的渡过一秒,保证再也不会觉得无聊,再也不会感觉到无所事事的空虚感。

也不是完全没有休息吧,就像学校一节课四十分钟休息十分钟,不同课程之间会有短暂的休息,只不过这点时间根本没法睡觉,顶多打个盹儿。

师兄精力旺盛的根本不像是受了重伤,眉宇间流露的几分虚弱就跟虚假的一样。艾霜棠严重怀疑他是被师尊关在这里疗伤没法出去搞事,无聊过了头,找点事情做打发时间。

艾霜棠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很感激师兄如此尽心尽力,但这个高压政策真的吃不消。

没有好吃的,连睡觉都不能睡,如果师兄的人生就是这个样子,然后一丝不苟的复制给她,那他到底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报仇之中,不是在报仇,就是在报仇的路上?

师兄,果然是个狼灭!

艾霜棠忍不住伸出试探的小jiojio,“师兄,你不睡觉吗?”

“不睡。”司殷干脆利落的回答。

“但是我想睡觉。”艾霜棠加重音强调。

“那你睡吧。”司殷从善如流道。

艾霜棠冷漠脸,打个盹儿能叫做睡觉吗?

她睁着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司殷,发现他真的一点睡觉的意思都没有,这是何等的卧槽,难道师尊也从来都不睡觉的吗?修士都是这么牛逼的吗,本来命就长了,这样一来时间岂不是更加长。

艾霜棠忍了又忍,最后泄气的问:“师兄你为什么不睡觉?”

“睡不着。”司殷回答。

很久很久以前,司殷就不再睡觉了,因为一旦闭上眼入睡,梦里便全是鲜血与惨叫,以及一张张看不清五官但直觉非常丑陋恶心的脸,四面八方都是黑暗,没有任何路。他只能在里面一遍又一遍的打转奔跑,惊慌恐惧的四处逃窜,血的味道充斥他的鼻间,惨叫声在耳边萦绕,一张张脸追着他狂笑,扑上来撕咬他,咬的他遍体鳞伤。

直到师尊发现不对,把他从梦魇中叫醒。

无法摆脱梦魇,只要入睡就会出现,之后他便不再睡觉了。

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毛病,区区梦魇已经撼动不了他的神魂,但因为习惯了不睡觉,变得睡不着。

睡觉对司殷来说并不是愉快的经历,他无法理解艾霜棠为什么总想睡觉。

用一句话来解释,那就是——

睡你麻痹起来嗨啊!

※※※※※※※※※※※※※※※※※※※※

感觉好冷清啊_(:ι」∠)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10.53%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