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计划和变化

第九十七章 计划和变化

其实,对于岳清言来说,他也已经到了极限了。要不是之前因为莫名碰上关诗月的事情,他才不会最近那么拼。至少那两本间谍小说肯定不会在短时间里赶出来。这种结构复杂精致,对角色雕琢要求极高的小说,写起来也是异常辛苦的。

至于剧本,在所有岳清言涉及到的所有创作里,还算是相对轻松的。一方面是对文字和节奏这两个最耗脑子的部分要求不高,写起来就各种轻松。加上还有整个团队辅助,写个大框架就可以了,具体填台词之类的,以及后期调整,都是集体创作。虽然用的时间是不少,但消耗不大。

漫画脚本虽然耗脑子,可毕竟量比较少啊。给房安馨的脚本一共也就用了一天写完,但房安馨估计得画上个十天半个月还不止。

还有就是各种协同工作,基本上,文案会有丁辰、咖咖过了一遍之后才交到岳清言手里,其实也就是一些判断,工作量不算大,耗神也一般。

但,以上所有这些工作加起来可就很吓人了。并不像是一般的白领、职员,材料到手里无非是读完之后的执行和处断,岳清言的工作就是这些文本本身。是否精准、是否传达到了、是否达到了叙述目标,会不会引起误会或者是政策、审批问题,这些全都是岳清言需要在一遍遍的阅读中发现和校订的。而读文本,则是非常硬实的时间。于是,看起来,他仿佛整天都捧着笔记本电脑、电子书、手机在读材料看文件。一天的硬性时间消耗差不多有十二个小时,再加上开会之类,确实大家眼里岳清言实在是太过辛苦了。

到了深夜,岳清言又写完了一章之后,他实在是写不下去了。写作这回事,对一个作者的状态维持要求真的是高到离谱。哪怕是状态稍微差那么点,说不定写出来的东西就没法看了。

岳清言现在好歹已经是有几百万字写作履历的资深作者,对自己的状态的了解不可谓不深刻。他知道,现在状态还没有崩溃都是奇迹了。

工作室里,还有丁辰之前买来的吃的喝的。大家基本都阻止不了他工作,所以,一些生活细节上尽可能料理妥帖。莫尔笙不在,其他人也应该各自在休息了。岳清言居然心中升腾起浓浓的寂寥。

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去任何一个微信群里露脸,岳清言随手揣上手机和钥匙就出门了。

从开始忙碌,被各种力量驱动着写着一个又一个故事一个又一个小说、剧本、脚本、大纲,写作的成就感,完成一个故事之后给自己给别人带来的感触,都因为持续的工作而消磨殆尽。从最开始,他写东西,也并不是为了那些技能,为了所谓的强大起来。虽然,浮士德一直提醒他,要为什么什么做好准备。可是,一个整天宅在工作室里,奔波各地大部分也就是会场和酒店房间,留出大量时间做案头工作的人,到底需要做什么准备,又到底能做什么?这是他一直不怎么去考虑的。

偶尔,这么走走,似乎对于整理自己的情绪说不上有帮助,至少,是有个时间,有个缓冲吧。

岳清言跑进便利店,买了一瓶冰的饮料就开喝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有人在关注着自己。也许是错觉,岳清言毕竟在写着间谍小说呢,就算技能需要联系,可还有之前积累下来的出轨神技为基础,倒是不妨尝试一下。

在便利店里又转了两个圈子,他看到那个盯着他的人似乎不想被他发现,到便利店门口抽烟去了。岳清言略略调整了转身速度,就发现他每次在便利店里的转身,对方几乎都会投过来目光,紧紧盯着。这可就不是误会了。岳清言想了想,悄然发动了节能,从对方的视野中消失了。岳清言之前从不觉得这个技能有什么用,但现在么,还是有点意思。

既然在自己家里附近守着,没有任何行动。应该就是那种执行简单的盯梢和跟踪的底层人员。不算是谁派来的,对方肯定知道自己住在这里。岳清言就是想打草惊蛇一下,看淡对方到底会是什么反应,又会和谁联络。至于这个盯梢的家伙跑回据点这种事,岳清言才没那么天真。写间谍小说都不带那么写的了。尤其是现代传媒时代,互相之间甚至通过手机联络都有些太直接了,岳清言的脑子里就装着不止一种基于现代社会传媒的松散但不容易让人监控发现的联系方式了。

那个看起来30岁不到的男子一看不见了岳清言,赶忙冲进了便利店,张望着寻找着。可是,他进来的时候却是岳清言发动着技能,从他身侧钻出便利店的时候。技能发动的时候,真是相当无敌了。

看着对方的反应,岳清言想着要不要反应的时候,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佟月珑打来的。

“你是工作完了?”佟月珑的生意显得很疲惫。

岳清言又看了一眼盯梢的,放弃了。也许在他周围在发生着什么,他会搞明白的。

“有点状态不大对,就休息了。”岳清言压低着声音说:“怎么了?”

“我刚从公司离开,看到你的步数在活动,就想着是不是你出来活动活动。”

“这也行啊。那还是真没什么秘密了呢。”

“请我吃饭吧。累死了。”

“行啊。哪里?”岳清言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佟月珑选定的地方,是个小面馆,一个专营深夜场的小面馆。汤头很好,除了面之外,各种小菜乃至于他们自家酿的米酒也很好。看起来,佟月珑是常客了。

但佟月珑最喜欢这家店的地方,还是虽然很妥帖有人情味,却从不啰嗦。她在白天似乎是要一刻不停地和各种人打交道,有同事有下属有合作伙伴和一些不知所谓的什么人,到了晚上,有时候她是连话都不想说了。

岳清言也很理解这种状态,要了一壶热米酒,和一些毛豆、花生,就坐在佟月珑的身边吃了起来。

大概过了有20分钟,佟月珑才说:“我支持你休息一下。你的效率太高了,我们这边也挺不住。”

“光是为了这个事情?”岳清言不大相信佟月珑会为了说这个叫他吃饭。

“当然还有。丁辰最近也快被你累趴下了。你对美少女就不能悠着点使用?可把她操坏了……”

岳清言脸色一僵。“你能说完整么?这样说有歧义啊。”

“我说要给她放假的,她觉得工作重要,怕她不在了其他人一下子顶不住。我让她想办法再面试两个人,准备给你筹备个服务小组。怎么样?”

“有必要?”

“当然。你给我足够的权限,这是我的判断。”

“行啊。不要太多。”

“两个人给丁辰当助理,还有,两个保镖。”

“有人盯上公司了?还是怎么了?”岳清言立即反应道。

“你怎么发现的?”对于岳清言,佟月珑已经习惯了他似乎无所不知。

岳清言笑着说:“刚才有人盯梢,被我甩掉了。”

“也是,能写间谍小说的,心都脏。”佟月珑说:“以为不用把压力传递到你这里。但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事情是这样的,银页公司的商业模式被人研究了。几个月前,就有学者和专家,对银页公司这种以内容为核心的业务形态很感兴趣。而且,银页的内容核心可不是写个小说,改个电影和电视剧就完了的模式,而是能做得更大更完备。比如《银英》系统,现在游戏、动画、影视等项目都在动,尤其是那个世界观架构的网站,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内容生成的怪物了。

在网站上,只有大历史和各种主干事件。但对于主干事件,所有用户都有权利进行不同版本的诠释。自从网站的自定义标签系统上线,网站的内容系统就被玩家们玩坏了。

原先,自定义标签是为了方便玩家们按照口味和类型偏向进行查找,但却成为了多玩家共同编辑进行同世界不同解析的工具。比如,有玩家甲建立了一个新角色,自定义了A世界这个标签,玩家乙就可以在同一标签下建立角色,并且链接到其他核心事件上。一个小组,如果专攻一个小历史时期,很快就能做出完全不同的内容来。主干事件完全一样,但解释方法却截然不同。

有野心的小组甚至准备全面以腐文角度诠释全文了。

这种内容生成机制,和银页文化的世界观规划设计能力结合在一起,意味着他们掌握着生生不息、源源不断的,可以针对各种人群的故事生成机。

但就《银英》的世界观系统,目前已经累计了各种同人文本、图片一百一十九万个条目。而业内对这个系统的估值,目前是27亿。而这27亿能够撬动的全产业链价值,则被估计到了200亿。而这,只是银页文化从建立到现在的成绩之一……

银页文化到底值多少钱,恐怕现在业界还没算清楚,但针对银页文化的研究,乃至于更深度的跟踪调研和施压,已经开始了。银页文化的股权构成不是秘密,银页文化的核心就是岳清言。

就在前几天,佟月珑就听说了一个事情:有人在问,要是岳清言不再生产新内容了,现在的银页这套能不能玩下去。是什么人,没问出来,但是,肯定是资本圈传出来的消息。对于资本来说,银页这种高速增长,题材明确,有独特技术和内容储备的公司,真真正正是一块宝藏。

“意思是?”岳清言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压力。“我要怎么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 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七章 计划和变化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