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1章 竟敢碰我的人!

第1641章 竟敢碰我的人!

鄭乾過於吃驚,以致於沒有控制好自己的表情。

見那女子微垂著頭,還以為是自己的臉嚇到人家了,趕緊輕咳一聲,緩解尷尬。

「你好,請問如意齋的齋主在嗎?我家主子有事急需見一面齋主。」

女人長發如緞,眉眼秀麗,自帶一股溫婉柔美的韻味。

只是不知為何,說話的時候,總感覺眼神略帶閃躲,身子微微顫,一副十分怕生的樣子。

「我家相、相公今日出門,不在齋中,若、若你有什麼事,還請直說,待他回來,我會幫忙轉告。」

鄭乾聽到「相公」兩個字,總算坐實了這個女人的身份,竟是如意齋齋主的妻子。

他轉頭看了自家主子一眼,知道他剛剛已經聽到了。

雖然女子的聲音略小,可他聽的很清楚,且早在看見有個女人開門的時候,他的眉頭就緊皺了起來。

圓圓那小傢伙活潑好動,話也比團團多很多,可她在王府從未提起過她師父已經娶妻了。

不過轉念一想,也沒人問過。

夜深人靜,一個婦道人家守着門,若這麼明晃晃地進去,不像話。

即便說是去等人,瓜田李下的,傳出去還以為他別有居心。

思及此,君輕塵朝鄭乾擺了下手,轉身朝馬車行去。

鄭乾見此,轉過身,重新看向那女子,臉上陪着笑。

「打擾夫人了,既然齋主不在,那我們改日再來。」

女人嘴角勾起一絲淺笑,見他轉身,當即把門闔上了。

鄭乾剛走到馬車邊,便聽到車簾後傳來主子的詢問。

「可發現有何怪異之處了?」

鄭乾當即把自己剛剛觀察到的一一贅述,以及對那女子的懷疑。

君輕塵輕輕撥弄著拇指上的扳指,嘴角勾起意味深長的笑。

「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早晚是要見的。

本王倒是要見見他是何方神聖,能在短短一年內把如意齋的名堂打出去,且身份神神秘秘。

讓梟鷹衛暗中盯着點,日夜輪班,不要放過任何消息。」

鄭乾應是,隨即跳上馬車,朝攝政王別院行去。

此時緊閉的紅木門內,女子剛轉過頭,就順着門板軟下去,死狗一樣癱在地上,身體瑟瑟發抖,聲音也抖得厲害。

「我、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求求你,放了我,嗚嗚嗚……」

屋裏漆黑一片,透過窗戶灑進來的月光,依稀可見不遠處屏風後站着一人。

隨着腳步聲響起,織錦雲靴步入她的視野。

女子越發害怕,整個人蜷縮成一團,大氣都不敢喘,只哽咽著顫抖瘦削的身板。

「我、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嗚嗚嗚,求你饒、饒我一命。」

百里夜殤從黑暗中走出來,負手而立,眸子望着窗邊細碎的月光,看不清神色,只周身隱約籠著寒氣。

「你錯在哪裏?」

女子看着他的袍子角,眼眸緊縮,面上血色褪盡,身體抖得像秋天的落葉。

她支吾了半天,也沒說出錯在哪裏,其實直到現在她都不知道眼前之人是誰,自己又為何被擄到這裏來,只一個勁兒地承認錯誤,不過是人求生的本能罷了。

百里夜殤微彎下腰,冰冷無情的視線在她身上逡巡,片刻后,慢條斯理地伸出右手,在女人的臉上輕輕一抹。

啊——

女人尖叫一聲,痛苦哀嚎之後,雙手捧著臉。

此時再看她的樣貌,若李夢恬在此,一眼便能認出,她正是自己的丫鬟雪茶。

雪茶膽戰心驚,身體更是抖若篩糠,根本不敢直視男人的眼睛,只一直哭着求饒。

百里夜殤眼裏滿是厭惡,掏出帕子將手指擦了又擦,這才隨意丟在一旁,薄唇輕啟。

「你錯就錯在動了不該動的人,你算什麼東西,竟敢碰我的人!」

雪茶聞言,腦子轉的飛快,難道柳素纓竟是他的女人?

不對,那兩個蠢貨帶走的分明不是柳素纓,而是兩個孩子。

因為主子千叮嚀萬囑咐,這事兒一定要辦妥,所以她花錢請了綁匪后,並沒有立刻離去,而是偷偷跟到了教坊司。

她就躲在暗處,關注著兩人的動向。

當看到他們兩人一人抱着個孩子出來時,整個人都傻了,心裏不知把罵了多少遍。

正想尾隨上去糾正這事時,卻被什麼敲了一下,不省人事。

等她再醒來時,就已經身在這間屋子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攝政王,你家夫人又搞事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攝政王,你家夫人又搞事了! 攝政王,你家夫人又搞事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41章 竟敢碰我的人!

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