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番外29 我答应你了(完)

第281章 番外29 我答应你了(完)

夜色深重,叶繁霜把车开进小区,猛地一踩刹车,车子停在主干道旁。她透过挡风玻璃望向被灯火点缀的居民楼,陷入沉思。

陆询说“你要不要考虑做我女朋友”,她听到了。

当时她正仰望星空顶,听到他声音的那一霎,心狠狠颤了一下。她也是演技高超的人,故作镇静地装作没听清,用一副疑惑的眼神看向陆询。

陆询笑了笑,端起桌上的水杯闷头喝了一口,摇摇头,没说第二遍。

用完餐,陆询没让她送,自己约了辆车离开,临走时叫她路上慢点开车,到家别忘了给他发消息,他会记挂。

叶繁霜叹气,把车停进停车位里,拿起副驾驶座上的包,不经意间看见储物格没关严实。

她准备扣上,一闪而过的光亮让她起了疑心。

打开储物格,躺在里面的是一个眼熟的纸袋。

是陆询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泛着珠光的深褐色,稍微有点光线就会折射出细碎的光。

叶繁霜把它拿出来,想不起来陆询是什么时候塞进去的。

她拿出纸袋里的丝绒盒,打开一看,是一块女士腕表,整体是简约大方的款式,只有时针和分针镶满了碎钻。

与此同时,陆询的消息过来了。

陆询:“礼物放在你车上的储物格里,别忘了。”

陆询:“不许拒绝。生日礼物不该用价值衡量,或轻或重都是一份心意,你觉得呢?”

陆询知道她不会接受,所以准备好了话术来堵她。

叶繁霜确实找不到理由拒绝他。

到了此时,她才终于明白,从她和陆询见面说第一句话开始,一切就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晚饭陪他吃了,礼物他也送出去了。他给出的两个选择都是摆设。

叶繁霜只想骂他奸诈。

——

生日当天,叶繁霜一大早就收到了邹茜恩和宁苏意投放在快递站的生日礼物。

晚上在餐厅庆祝,宁苏意挺着大肚子行动不便,井迟一道过来了,全程给她当保镖,生怕她磕着碰着。还有公司里与叶繁霜关系较好的几位同事,热热闹闹地凑了一桌。

叶繁霜负责安顿他们,顺便互相介绍。

各自点完菜后,叶繁霜坐在宁苏意的左手边,一手挡在嘴旁,跟宁苏意低声交流:“你家井迟怎么跟门神一样,谁招惹他了?”

宁苏意偏着头,小声说:“昨天产检,肚子里有一个小孩比较顽皮,脐带绕颈两周,井迟听了当场脸色就变了,从昨天一直紧张到今天,差点不让我出门。”

叶繁霜对于生育方面的问题都不是很了解,关切地问她:“脐带绕颈严重吗?”

宁苏意:“医生说是正常现象,可能后来孩子自己就能绕出来。”

叶繁霜放下心来,偷偷瞟了眼井迟,男人正垂着眼眸,盯着宁苏意隆起的腹部。

生日宴结束,一众人在餐厅门口分别。

叶繁霜将朋友们一一送上车,叮嘱他们路上注意安全,最后给自己找了个代驾,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她喝得不多,大脑很清醒,在房间里收拾完行李箱,洗完澡就躺到床上。

睡前习惯看会儿手机,叶繁霜点开微信就看到很多未读消息,来自合作伙伴的生日祝福。

消息太多,她一条条回复,翻了许久,最终在下面翻到了陆询的名字。

他发消息的时间比较早,自然被众多消息压到了下面。

叶繁霜点开看,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叶繁霜,生日快乐。”

不知是否有所感应,叶繁霜正准备退出去,陆询就发来消息,问:“和朋友的聚会结束了吗?”

叶繁霜:“嗯。”

陆询:“给你放一场烟花。”

叶繁霜:“?”

陆询给她发来一个小视频,叶繁霜点开视频,镜头正对着漆黑的天幕。三秒过后,“咻”的一声,一道火光冲上天空,轰然炸开,星星点点地四散开来,组成“happybirthday”的祝福语。

之后一朵一朵的烟花在空中绽放,铺满了整个画面,让人眼花缭乱。

不知陆询在哪里放的烟花,至少市区里是绝对不允许的。

看完了视频,陆询的消息正好过来:“好看吗?”

叶繁霜还未回复,陆询紧跟着又发来一条:“没看够的话,我们视频,我给你看更多。”

叶繁霜不再掉进他设置的陷阱,果断拒绝:“看够了,谢谢。”

她才不要跟陆询视频通话。

——

度假前,叶繁霜安排好了所有的工作,一身轻松地去海边冲浪。

陆询对此毫不知情,跟应箫吃晚饭时,提到叶繁霜的名字,他不过是随口一问:“她最近忙吗?”

应箫没忍住笑出声:“你这消息落后了。叶繁霜请假了,没来公司。我想想啊……她请了好几天假。”

陆询闻言,切牛排的餐刀划歪了,从白瓷盘的底部扫过,发出一道清晰的刺耳声响:“请假了?为什么?”

应箫放下刀叉,端起手边的高脚杯,轻轻晃一晃,抿了一口,后背靠在椅背上,好整以暇地望着他,摇头说不知道。

“上次闹了个乌龙,你就不让我再打听叶繁霜的事情了。”应箫说,“你自己说的话你总不会忘了吧?”

陆询不语。

他不禁心生忐忑,猜想会不会是他最近追得太紧了,没把握好分寸,让她感到困扰,故而逃离。

陆询满腹心思的样子,应箫看了都觉得他思虑太过:“要不我找个人帮你问问?”

“不用了。我自己问她。”陆询淡声道。

应箫摇头失笑:“我看你也没心情谈工作上的事情了,吃完散了吧,找时间再说。”

他算是看清了陆询一头栽进去是什么样子。叶繁霜够厉害的,不知给陆询下了什么蛊。工作狂连工作都不顾了,真是稀奇。

吃过晚餐,应箫开车将陆询送回去。

陆询换的新住处距离观映传媒的写字楼很近,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换上拖鞋,走到落地窗边,深浓的夜色下,能看见远处矗立的大厦,依旧灯火通明,宛如无数璀璨的星。

他心思百转,到底没忍住,给叶繁霜拨了通电话。

还好她没有拒接,铃声响了十来秒,那边就传来她的声音:“喂?”

陆询面色紧绷,吞咽了下,喉结微微滚动,吐出的字眼有些含糊:“你……请假了?”

叶繁霜哼笑:“还说没打听我,那么请问你是如何知道我请假了?”

陆询先道歉,而后问她:“是因为我吗?”

这话倒是让叶繁霜迷惑了:“我请假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询好似松了一口气,语气轻松地问:“那你请假是为了什么?”

“我的假条上写明了原因,你难道没打听到这一点?”

陆询听出她语气里的揶揄意味,一颗心彻底安定,笑说:“没打听那么细,这不是打电话来问你了?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还是别的原因?”

“你别诅咒我。”叶繁霜的声音伴随着风声从听筒传出,“出来度假,放松心情,没别的原因。”

陆询想了一百种原因,唯独没想到是这一种。

他难以置信:“你说,你请假是为了休息?”

“你为什么那么吃惊?难道我就不能请假休息?”

“不是。”

陆询摸了摸鼻子,低笑一声。

他为什么吃惊,还不是她以往总给人一种“工作就是一切”的感觉。

叶繁霜受不了两人在电话两端沉默,仿佛只要他们都不说话,气氛就莫名变得暧昧。

她撩开吹到脸上的发丝:“不说了,我认识了两个新朋友,等会儿去吃宵夜,挂了。”

陆询叮嘱她:“叶繁霜,注意安全。”

叶繁霜:“知道了。”

陆询又问:“你在哪儿度假?”

叶繁霜:“你问这个干什么?”

手机贴在耳边,叶繁霜听到男人轻不可闻地笑了下,说:“我随便问问,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叶繁霜没多想,告诉了他自己在哪里度假。

——

到了第二天,叶繁霜就明白陆询那句话意欲何为。

她正被教练带着在海面冲浪,穿着紧身的长袖长裤泳衣,数次从冲浪板掉进海里,她的头发全被打湿了,散开的碎发黏在脸颊和脖颈上。

陆询远远站在岸边,白色T恤搭配燕麦色休闲长裤,一件白衬衫套在T恤外面,敞开衣襟当防晒衣使用。脸上挂着墨镜,单手抄进兜里,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身影。

冲浪板侧翻,叶繁霜再次掉进海里,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仰起头笑着跟教练说着什么。

陆询眯了眯眼,他没见过她这样,潇洒恣意的样子,很迷人。

当叶繁霜拖着冲浪板往岸边走,立刻就有高大魁梧的男人上前搭讪,说她冲浪的样子很酷,还问能不能加个联系方式,下午一起玩。

叶繁霜觉得好笑,她站在冲浪板上常常以狗啃的方式摔进海里,半天爬不起来,还需要教练搭把手。面前的男人竟然能违心夸她冲浪很酷。

她正要拒绝,边上就走过来一个男人,插兜的那只手抽出来,大喇喇地搂着她的肩。

叶繁霜惊得连眨了好几下眼。

趁她沉默,陆询泰然自若地撒谎,跟搭讪的男人说,自己是她的男朋友,下午他们会一起约会。

男人讪讪地走远了。

陆询摘下墨镜,看向臂弯里一脸呆滞的叶繁霜,眼里溢出一丝笑:“有没有觉得这一幕很熟悉?”

叶繁霜回过神,一把推开他。

当然熟悉!这是他第三次假扮她男朋友,且一次比一次熟稔,当真称得上演技炉火纯青。

叶繁霜找到自己的沙滩鞋穿上,质问他:“你怎么来了?”

“还用问?当然是过来找你的。”

太阳底下晒得皮肤发烫,陆询拉着她的手,往那边的遮阳伞走去,坐在伞下的镂空躺椅上。

叶繁霜想起昨晚那通电话,原来陆询问她在哪里度假,是为了搞突袭。

“陆询,你能不能……”

“我没有跟踪你的意思。”陆询打断她,双手交叠枕在脑后,靠在躺椅上,吹着海面拂来的咸湿海风,悠悠地道,“我也是来度假的。你要是不想见到我,我可以不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叶繁霜哑口无言。

这片海滩不是她的,陆询自然想待在哪里就待在哪里。

陆询扭头看她:“你在学冲浪?我可以教你,我技术还不错。”

叶繁霜扫了眼他的腹部,他的身体恢复到能够剧烈运动了吗?怎么敢大言不惭地说教她冲浪。

“不必了,我请了专业的教练。”叶繁霜拒绝。

“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陆询没忽略掉她方才望向自己腹部的眼神,明明是出于担心他,她才拒绝的。

口是心非的女人。

叶繁霜没搭话,坐在另一张躺椅上,举目远眺,一望无际的海面在阳光下跳跃着粼粼金光。

过了许久,叶繁霜转头看向他,问出一句:“陆询,你的工作不用做了吗?”

陆询成立的那家传媒公司刚站稳脚跟,光是她听说过的,就有好几部大制作电影在筹备中,没听说的项目不知有多少。他那段时间做手术加休养,耽误了不少时间,应当堆了很多事情,不可能会这么闲,跑出来度假。

陆询笑一笑,说:“你都能请假出来玩,我这个当老板的还不能给自己放几天假了?”

叶繁霜看了他一会儿,不再多问。

——

晚上和陆询吃了顿全鱼宴,叶繁霜回到住的地方,看到邹茜恩在群里发了闻朝向自己求婚的喜讯。

她给邹茜恩打了通电话道喜。

两人聊了没几句,叶繁霜眼角的余光就看到一楼的阳台栏杆翻进来一个人。她惊得瞪大了双眼,凭借着对陆询的熟悉,她一眼认出来是他。

这一刻,叶繁霜忘了自己在跟邹茜恩通话,爆了句粗口:“我艹,陆询你怎么进来的?!”

骂完她才意识到自己在跟人打电话,没来得及跟邹茜恩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叶繁霜恼怒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大声道:“你搞什么?大晚上的,偷偷溜进我家,你是变态吗?”

她没住酒店,住的是度假别墅,三层的小洋房,从前门进来是一片院子,穿过院子才是正厅的门。

陆询是怎么从大门进来的?

“我给你打电话显示正在通话中,发消息你也没回,我有点事要找你,所以就翻进来了。”

陆询解释完,牵住她的手就大步往外走:“快点,再晚就来不及了。”

叶繁霜脚上还穿着拖鞋,白T恤的下摆塞进略显宽大的牛仔短裤里,迎面而来的海风将她柔顺的短发扬起。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听陆询的话,跟着他往外跑,跟神经病一样。

他们来到了白天那片海滩,这里到了晚上仍然有很多人散步,耳边是大人和小孩的嬉笑声。

有人在放烟花,稍远的地方还有流浪歌手在自弹自唱。

叶繁霜累得气喘吁吁,说什么也不肯走了,拉住陆询的手将他往回扯:“你先说什么事来不及了?”

“带你来看海上烟花,再过一会儿就没有了。”陆询被她拽得停住脚步,手指仍紧紧地缠着她的手指,不肯放开。

叶繁霜彻底无语。

“你大张旗鼓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看烟花?”

“你生日的时候,我给你放了一场烟花,可惜你没亲眼看到。”陆询看着她说,“我总觉得是种遗憾。”

他的眼睛像极深邃的旋涡,对视一眼就被迫沉迷。

叶繁霜额头缀着汗珠,一时间忘了看烟花,只顾凝视着他的双眸——他的眼睛里倒映出点点火光,明亮闪烁,满是深情。

叶繁霜受不住,倏地别过眼去。

四周的空气仿佛重新流动,她听到了歌手唱的歌,是首中文歌。

“为何迟到了,海边的焰火。”

“今晚的我少许笨拙。”

“粗心丢了夏的线索。”

歌词似乎映照着当下的画面,海边的焰火,今晚的陆询少许笨拙。

陆询低下头,眼睛里跳跃的焰火熄灭了,那样幽邃、深沉:“叶繁霜,那一晚在星空顶下,我问你,你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你听到了对吗?”

叶繁霜抿唇,心脏跳得有点快,不受控制。

陆询深深地吸了口气,嗓音低沉:“那么现在,我再问你,愿不愿意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你的回答会不一样吗?”

直到这一秒,叶繁霜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又掉进了他的圈套,他是故意带她过来的,只为了一场烟花下的告白。

而那首歌就是他的心声。

叶繁霜发现自己不愿再挣扎,她轻轻阖上眼眸,放弃了恪守的原则和可笑的理智:“陆询,你真是太讨厌了,连追求和表白都要套路我。”

陆询呼吸很轻,小心翼翼地问:“你生气了吗?”

叶繁霜摇头,她要真是生气,就不会放任他牵着自己的手出来。

陆询鼓足勇气,再次问道:“那你愿意答应我吗?或许是我之前的方式不对,才会将你越推越远。我无数次在深夜里后悔,没有早点付诸行动。所幸一切都不晚,我也仍然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以后也会一直喜欢你。”

叶繁霜听得耳根微热,她真的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心脏像是被人紧紧地攥住。

她选择投降,不再跟他“周旋”,报复他从前拉着她加班的仇。

“叶繁霜?”陆询轻唤一声,心脏同样被攥着。

叶繁霜倾身抱住了他:“放过你了。”

“什么?”陆询声音颤抖,大脑停止转动,短时间里分不清她是答应了,还是拒绝了。

正好此刻,烟花和歌声都停止了,四周安静了不少。

“叶繁霜,我怕我理解错了,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陆询手都不敢往她肩上搭,可是,他之前假扮她男朋友时,分明揽过好几次她的肩。

叶繁霜将脸贴在他温热的胸膛,给他明确的答案:“我说,我答应你了。你行行好,放过我吧,别再神出鬼没了。”

陆询笑起来:“你答应了就不许反悔。”

得到准确的答复,他才敢用力地抱紧她。

他就知道,只要他有心,一切都不晚。两条错过的轨道被他拨回了正确的位置。

他会永远记得那个夜晚,那片海,那蔟焰火,那首歌,以及怀里的人。是他喜欢的姑娘。

——番外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叫我如何不心动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叫我如何不心动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1章 番外29 我答应你了(完)

100%
目录
共28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