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守护

第十章 守护

司南星快速朝一侧扑倒,避开黑晶炸弹掀起的冲击波,耳边传来黑光的惨叫声。

她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那位身材矮小,有着一头杂乱黄毛的混血魔种。

他身上有黑晶炸弹的气味。

冲击波还未散去,几道人影从暗巷里掠出,为首之人手里握着两把短剑,绑着高高的马尾,姣好的容貌布满肃杀。

她手里拎着两把短剑,飞奔而来,军靴在地面踏出一个个浅坑。

叮叮叮.......

她围绕着黑光穿花舞蝶般的游走,两把短剑或刺或割或挑,在黑光的鳞片上化出道道白痕,溅起刺目火星。

黑光承受了一击爆炸后,原本紧贴体表的鳞片有着破损,此刻在花木兰短剑的斩击下,不少鳞片剥落,露出嫩红血肉。

与此同时,其他将领纷纷出手,配合花木兰围攻黑光。

一时间刀光剑影,人影闪动,打的黑光毫无还手之力。

呼呼呼........呼啸声里,独眼队长甩出铁索,套住黑光的脖颈,而他率领的队员,则套住了黑光的手脚。

砰!

枪声穿透黑夜,子弹旋转着打碎黑光额头的鳞片,击碎他的颅骨。

可惜子弹没能穿进脑子里,不然这一下就能要了这位凶名昭著的猎知者首领的性命。

饶是如此,黑光脑袋猛的后仰,像是被人当头敲了一棍,身体出现僵直,短暂失去意识。

抓住机会,花木兰双剑旋转着插回腰间,顺势拔出后背的重剑,周身气机灌入重剑。

娇斥声里,狠狠砍在黑光胸口。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轻短剑和重剑无缝切换。

黑光胸口猛的凹陷下去,鳞甲碎裂,胸骨折断,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气息奄奄。

好,好强........目睹这一幕的司南星瞠目结舌。

黑光在云中可是有名有姓的强者,即使身边没有下属,本身实力也不容小觑,司南星自问单打独斗,两个她也不是黑光的对手。

可就是这样一位强者,在守卫军的围攻下,甚至没有撑过一刻钟。

“没事吧!”

冷淡而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司南星回眸看去,是一身轻甲披着黑色斗篷的李信,他背着那把家传巨剑,至始至终都没有出手。

司南星摇了摇头,指着黑光道:

“他就是猎知者首领黑光,伪装成文汗潜入了守卫军营房。”

“他就是猎知者首领?不过如此嘛,还以为是个多了不得的高手。”络腮胡队长拄刀而立,咧嘴笑道:

“统领,亏我们如此谨慎,真是太看得起猎知者和李氏了。”

是你们守卫军太强了........司南星心里嘀咕了一句。

李信表情微松,道:

“此人的伪装很厉害,我没看出来。”

顿了顿,他平淡的语气里透着自信:

“我说过,只要待在守卫军营房里,你就是绝对安全的,贤者之玉呢?”

司南星道:

“贤者之玉被他吞进肚子里了。”

闻言,众人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黑光身上,投向他的肚子。

恰好此时,黑光腹部亮了煊赫澄澈的金光,金光仿佛无数溢散的粒子。

这些粒子附着在黑光体表,修复着他破碎的鳞甲、断裂的骨骼,以及鲜血淋漓的伤口。

一股磅礴可怕的力量在黑光体内孕育。

黑光掌控着开启贤者之玉的秘法?!

司南星脑海里闪过这个惊骇的念头,脱口而出:

“快退,黑光在吸收贤者之玉的力量。”

寻常守卫军没听懂司南星话中之意,但队长级的人物是了解贤者之玉的,纷纷喝道:

“退后!”

当即,守卫军们远远的撤开,在远处观望。

李信跃上屋脊,朗声道:

“放箭!”

他也不会任由黑光安安稳稳的继续下去。

砰!

率先出手的是远处的百里守约,旋转的子弹射向黑光的眉心。

但在触及粒子光芒的瞬间,弹头熔化成铁水。

同一时间,弓弦声响起,守卫军们各自射出箭矢,密集的剑雨笼罩黑光,但如弹头一般,被金光挡了下来。

“怎么回事?”

意识到情况不妙的李信转头看向司南星。

他记得司南星说过,身为千窟守护者的她都无法解开贤者之玉的力量。

司南星脸色难看,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以前只知道猎知者觊觎贤者遗物,只当做是追逐利益和宝物,如今看来,其中还有内幕。”

她想起黑光刚才一时得意,说易容术传承自“那位”,那位是谁?

很可能是猎知者背后真正的首领。

进一步推测,黑光使用贤者之玉力量的秘法,是否也来自那位?

念头纷呈间,司南星听见了低低的笑声,笑声由低沉转而高亢,躺在地上的黑光直挺挺的起身。

此时,他已形貌大变,原本与正常人无异的体型,暴涨到了一丈,鳞片变的更加厚实坚硬,鳞片缝隙间有着金光闪烁。

他的利爪变的更加锋利。

他的身后,凝聚出一尊模糊的火焰人形,散发灼热的高温,化作一股股热浪。

“久闻守卫军大名,本座怎么可能毫无防备的就潜入守卫军营里。”

黑光舒展身姿,感受着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满足般的吐出一口气:

“真是美妙的力量啊,虽然擅用此等力量是大不敬,但被逼到这一步,也是没办法的事,想来那位大人会原谅我。”

顿了顿,琥珀色的竖瞳扫过在场的守卫军,黑光狞笑道:

“今日,守卫军在长城除名。”

“狂妄!”

一名守卫军队长纵身跃起,一刀斩向黑光。

但后者只是挥了挥手,火光嘭的亮起,那名队长便浑身冒火的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吸收了贤者遗留力量的黑光,强大到可怕。

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某处坍塌的废墟里,石块四射,一道深蓝色的身影冲了出来,他浑身覆盖着蓝色的重甲,连脸庞都被面甲罩着。

烈焰般的武道能量从体内滚荡而出,四溢扩散,面甲上是两道燃烧着莹莹蓝火的眼孔。

他手里的长刀拖在地上,刀尖与地面摩擦出刺目的火星。

压迫感肆无忌惮释放,宛如从深海走出的修罗。

疾刃风暴!

铠义无反顾的冲向黑光,“当当”声里,身高一丈的黑光竟被他的斩的连连后退。

这一刻,铠爆发出了力压全场的力量。

抓住这个机会,花木兰拖着重剑狂奔而出,在铠刀势衰弱的余韵里,花木兰周身肌肉一炸,气息节节攀升,这位女将军斩出了手里的重剑。

当当当........

沉重的重剑竟被她舞的虎虎生风,接二连三的斩在黑光胸口,斩的他连连后退。

砰!砰!砰!

百里守约不停的开枪支援,子弹携带着巨大的动能,打在黑光眉心。

其他守卫军队长也没闲着,纷纷出手,刀剑加身。

黑光身后那道火焰虚影双臂猛的一振。

狂暴的火焰之力霍然奔涌,花木兰连忙收起重剑,朝身前一竖,滚烫的冲击波推的她连连后退。

铠因为有重甲护身,没被火焰之力伤到,但也被冲击波推的飞了出去。

其他守卫军就没有两人那么幸运,他们皮肤迅速焦黑碳化,手里兵器犹如烧红的烙铁。

热浪点燃了周围的建筑物,营房燃起熊熊烈火。

猎知者首领黑光傲立不动,周围三丈内,没有任何活物。

他扫了一眼众人,见花木兰和铠完好无损,当即让腹部鼓起,一团红色的能量在丹田中酝酿,缓缓上浮,紧接着,他张口一吐。

炽烈的火焰从他口中喷涌而出,将铠和花木兰吞噬。

当是时,盾山狂奔而来,制造出地震般的轰隆声,它挡在了花木兰和李信身前,双臂往下一按。

莹蓝色的能量聚拢,化作一面宽阔高大的能量墙。

火焰喷吐在能量墙上。

“轰!”

流焰和蔚蓝色的能量四处乱窜,盾山守住了,但被这股可怕的爆炸力震的飞了出去,撞塌远处的一栋房屋。

花木兰和铠倒在地上,浑身焦黑,艰难的想要爬起来,但大脑受了震荡,努力了几下,也没能起身。

贤者之玉里封印的是火灵之力,水克火,我得做些什么........司南星见守卫军里似乎无人精通水系法术,当即不再犹豫,双腿一蹬冲了出去。

司南星念动咒语,蔚蓝色的水流自她掌心涌出,随着她挥舞手掌,浇在黑光身上。

蔚蓝色的水流迅速覆盖黑光身躯,格拉拉的声响里,凝成一层薄薄的冰壳。

下一秒,冰壳融化,黑光嘿然道:

“凉快,舒服!”

他冷漠的抬起手,掌心弹出一团火球,正中司南星胸口,打的她皮肤迅速碳化,凄厉的惨叫。

水克火不假,但两者力量相差甚远,属性克制根本发挥不出来。

“长城守卫军不过如此。”黑光嚣张霸道,嗡声道:

“我说过,今日会让守卫军在长城除名,你们谁敢挡我!”

周围的守卫军们咬牙切齿,握紧兵刃与他对峙,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营中的高手们,包括花木兰和铠在内,都收了伤,短时间难以再战。

他们这些普通士卒再悍不畏死,冲上去也是白白送命。

而此时,火焰熊熊燃烧,一点点吞噬着守卫军的营房。

一道人影走了出来,迎向黑光。

“你?”

黑光审视着眼前之人,正是李信。

统领........周围的守卫军微微动容,没想到这个传言里,与云中细作勾结,妄图颠覆长城的统领,竟在此时战了出来。

花木兰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李信的背影。

你一个失去统御之力的人瞎凑什么热闹,不想活了吗。

难道,难道你要.........花木兰心里一凛,突然明白李信的用意。

“统领,不,你不能这样........”

花木兰声音虚弱的喊道。

黑光伸出右手,一个抓摄,便将李信的脖颈掐在掌心,高高举在半空。

“上次就是因为你,才让李氏没有夺回贤者之玉。听说你是李氏的皇孙,是现在的李氏中,唯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人。”

黑光凑近李信,琥珀色的竖瞳里满是嘲讽和讥笑:

“没有疆土的王,和一只落单的野兽有什么区别?”

一道道目光望向了李信,接着移开了目光。

这位统领的尴尬身份,大家都知道,只是从未有人如此赤裸裸的揭统领的伤疤。

揭一位骄傲的,李氏皇孙的伤疤。

“我是和一只野兽差不了多少,可这.........”

李信眼睛化作血瞳,狂风中,头发一根根飘起,染红凄艳的血色,比黑光更凶残,更暴戾的气息涌现,像是沉睡在体内的恶魔苏醒了。

他犹如暴怒的君王,喉咙里迸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

“可这,终究是我的国土!”

狂吼声里,李信脚下一座圆阵亮起,微微一顿,圆阵冲涌出腐蚀一切的狂暴之力,瞬间将黑光吞没。

暗影爆发!

统御之力黑暗力量的杀招。

黑光痛苦的咆哮起来,如同接受君王制裁的罪臣。

李信拔除身后的巨剑,一刀刀的斩在黑光胸膛,血红的剑气撕裂着黑光的鳞片,这身让守卫军束手无策的厚实鳞甲,竟一点点的被撕裂。

黑暗之力的霸道无比,凝聚于剑锋,可产生独特的破甲效果。

黑光一拳砸在李信胸膛,力道穿透后背,可如此霸道狂猛的力量却没有打退李信。

眼前这个李氏皇孙,即使孤独的君王,又是无畏的骑士。

两人凶猛的厮杀起来,不做防御,利爪撕裂血肉,剑气割开鳞片,演绎着最为血腥的激战。

李信的爆发为守卫军赢得一丝喘息之机。

花木兰和铠等人彻到远处,抓紧时间包扎伤口,抢救伤员,恢复体力。

箭法精准的弓箭手,则和百里守约一起辅助李信。

尽管子弹和箭矢对黑光没有任何作用,他太强大了,或者说,贤者遗留的力量非凡人所能抗衡。

司南星奄奄一息的坐靠在墙边,眼神复杂的看着双目赤红,悍不畏死与敌战斗的李信。

这位云中的姑娘心情和眼神一样复杂。

你为了不被黑暗力量吞噬,苦苦支撑,可最终,却为了守护军营,选择了投身黑暗。

李信和黑光在守卫军营房里激烈厮杀,两人所过之处,房屋倒塌,化作火海。

起先,有守卫军高手相助,李信与黑光打的难解难分,可渐渐的,随着他的体力下滑,开始处于下风,反观黑光,力量似乎无穷无尽。

尽管多处负伤,鳞甲剥落,但恢复力极强,越战越勇。

终于,在被黑光打飞武器后,李信体力不支,被黑光一拳正中眉心,炮弹般的飞射出去,轰的撞塌墙壁。

李信躺在废墟中,视线朦胧的望着夜空。

耳边是厮杀声,是惨叫声,是房屋坍塌声,交汇出一场混乱而艰苦的战争画面。

他听见了将士们的惨叫声,听见了房屋坍塌的声音,昔日美好的营房在一点点的被摧毁。

守卫军们不断的牺牲着........

“黑光吸收了贤者之玉的力量,足以摧毁整个长城。而一旦长城沦陷,李氏就会接管长城,接着是都护府。

“长城和都护府中原西北门户,决不能丢,否则天下百姓,还有长城里的百姓,必将遭受兵灾。

“必须阻止黑光,必须杀了他........”

种种念头在李信脑海闪过。

我还可以继续战斗,我还可以........他右手颤抖着,想要重新握剑,但黑暗之力变的衰弱,已经无法助他御敌。

另外,他感觉体内某股力量在快速滋生,在汹涌,在咆哮,在寻找宣泄口。

但似乎缺少了点什么,因此那股力量尽管汹涌沸腾,却始终不曾被他掌控。

.........

司南星强忍着胸口火灼般的疼痛,拉住身边一位年轻守卫军的袖子,哀求道:

“帮我,帮我带到李信统领身边。”

那名守卫军翘首观望一番,有些为难,他是个弓箭手,目前情况下少数几个能在远程攻击的人之一。

而李信统领昏迷的地方,距离战场很近,一个不慎,很可能会被波及。

年轻守卫军看着奄奄一息的司南星,咬了咬牙,点头道:

“好!

“他奶奶的,老子既然当了守卫军,就没有怕死的道理。”

他扛起司南星,躬身伏腰,小跑着靠拢那处废墟。

小心翼翼把司南星放下后,迅速的跑回他自己的岗位。

司南星目光一扫,看见了半个身子埋在废墟里的李信,呼喊道:

“李信统领,李信统领.........”

李信缓缓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

司南星捂着胸口,边喘息边说道:

“必须要杀了黑光,他吸收了贤者之玉的力量,如果不能杀死他,整个长城都会有危险。”

她被火焰灼伤了心脉,每说一句话,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知道!”李信咳出一口血,沉声道:

“你别说话了,如果不想死的话。”

司南星气若游丝道:

“当我成为千窟守护者的那一日起,便已有了觉悟。为守护千窟而亡,是我的宿命。但是李信啊,你的宿命是什么呢?你是个很温柔的人,所以你始终不肯直面自己。

“你不想牵连无辜,不想百姓再受刀兵之灾,可你又不想辜负族人的期盼,想引李氏重返千年之盛。

“可是李信,这些并不是你想要的,所以你才会日夜被噩梦纠缠,才会让统御之力失衡。”

李信默然,他的目光追逐着远处的战场,看着守卫军们在黑光的暴力之下不断牺牲,看着他们奋不顾身的继续作战。

他们在惨叫,他们在死去,却未曾有半步退缩。

李信额头青筋一根根凸起,他的眼神缓缓坚定,不再迷茫。

司南星笑了笑,明媚如花:

“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思考着如何帮你重掌统御之力。但我后来发现,你的问题,只有你自己能解决。

“李信,你起来,起来看一看四周,然后问问你自己,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不要问我,问你自己的心.........

“你一直不明白为何光明之力会莫名的复苏……还记得在文小雨家中时,你朝李然挥出的那一剑吗?李信,那才是真正的你。

“其实……你早已做出了选择……我相信……”

她声音渐渐低沉,最后再无声息。

李信支起身子,凝视着她的脸,很久很久。然后,他站了起来。

看见的是一片狼藉。

守卫军营房被熊熊大火吞噬,将士们悍不畏死的扑向敌人,却如飞蛾扑飞,把自己燃烧成灰烬。

他的队友在死去,他的领地在被大火吞没。

他缓缓闭上眼睛,脑海里闪过父亲的身影,闪过族人枉死的场景。

父亲,我不会再复仇了。

父亲的身影、族人的身影在此刻消散。

接着,他脑海里浮现的是刺杀女帝时那些无辜的人;浮现长城中一个个普通的百姓;浮现此时陷入火海的营房,以及不断死去的守卫军。

父亲,我明白我此生的意义何在。

李信伸出手,沉声道:

“剑来!”

废墟之中,虎螭巨剑嗡的飞起,把自己送到李信手里。

下一刻,煊赫的光芒亮起,照彻黑夜。

守护!

一位王者真正的责任,不是开疆拓土,是守护!

守护百姓,守护长城,守护千千万无辜的弱者。

吾持剑锋,以筑长城。

李信的血发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黄金般灿灿生辉的金发,他的瞳孔同样染上澄净的辉芒。

虎螭巨剑散发出煌煌剑光。

一股磅礴浩瀚的力量降临,如君王般威严,如阳光般温暖,煌煌金光一波波的荡漾,照亮了黑夜,也照亮了战场。

守卫军们停了下来,纷纷侧目。

这股力量,这股金光,带给他们的不是恐惧和威压,而是沁入心脾的温暖以及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大杀四方的黑光也停了下来,被这边的动静吸引。

“还没死啊!”

黑光冷笑一声,“不急,我现在就送你去和你的同伴团聚。”

李信一脚迈出,同时挥出手里的虎螭巨剑,霎时间,煊赫明亮的剑气横扫。

这道剑光又疾又快。

黑光双臂交叉于胸,鼓舞起刺目的火焰。

轰!

煊赫明亮,如同波纹的剑光扫中黑光,震的他踉跄后退。

李信迈出了第二步,第二道煊赫金光扫来。

轰轰轰.......

一道道剑气扫在黑光身上,一连五道剑气之后,黑光双臂扭曲下垂,胸口血肉模糊。

他难以置信的望着远处的李信,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何突然会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李信收回了剑,但不是停止攻击,更强大更可怕的力量在他体内酝酿。

黑光心里一凛,正要躲避。

砰!

枪声再次响起,百里守约抓住机会,开枪射中黑光的脑袋。

同时,铁索破空声传来,十几名守卫军甩出锁链,套住了黑光的脖颈和身躯。

也就是这个时候,李信挥出了巨剑。

刺目的光芒划破黑暗,三道剑光并排而出,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带着摧枯拉朽的暴力,斩向黑光。

世间再无如此惊艳的剑芒。

黑光缓缓跪倒,接着,他的双臂脱离了他,他的眉心裂开,躯干从眉心处被斩出两半。

鲜血和破损的血肉散落一地。

这位猎知者首领的瞳孔里,映照着那尊金灿灿如天神般的身影拄剑而立。

这是他最后看见的画面。

所有守卫军都在看着那尊拄剑而立的身影,这是他们的统领。

..........

“统领!营房已经在重建了,最多半月就能恢复如初。”

“统领,伤亡的将士们已经安葬好了。”

“统领,司南星姑娘的尸体已经交还给她的同伴。”

“统领..........”

张副官尽职尽责的汇报工作。

李信放下文书,淡淡道:

“知道了。”

他起身离开办公堂,穿过尚在重建的营房,登上了长城的城墙,独自眺望远方。

不知何时,百里守约、铠、花木兰、沈梦溪,出现在他身侧,与他一起眺望远方。

长城之上是千亿的星空,星空之上是无尽的守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妙笔计划:光明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妙笔计划:光明行 妙笔计划:光明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守护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