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各忙各的

第21章 各忙各的

瓶山塌了。

陈玉楼他们第一时间就往洞外逃,鹧鸪哨因为心系雮尘珠,是被老洋人拉出来了。

“老大山要塌了!”

“快想办法跳到对面。”陈玉楼大喊道。

早有准备的靓仔乐把一根藤蔓拉过来递给陈玉楼,说道:“总把头,你先过去。”

“你们怎么办?”

洞口边缘的藤蔓就只有这一条,所以陈玉楼才会这么问。

等你过去再把藤蔓甩过来啊。

不过靓仔乐并没有打算等,他愿意等,瓶山也不会给他机会等。但陈玉楼问了,他只能这么说,只听他飞快道:“总把头,你过之后,再把绳子甩过来。抓稳了。”

陈玉楼也知道现在不是磨叽的时候,他忙把藤蔓在身上绕了一圈,朝靓仔乐点了点头。

“好。”

说了一句,靓仔乐勐的用力,推了陈玉楼一把。

那一瞬间,陈玉楼感觉自己飞起来了。

“老洋人。”

从洞里出来的鹧鸪哨,已然回过神来,朝老洋人喊了一声。

老洋人点点头,取出背后的绳索,套在箭上,用力将弓拉满,嗖的一声,三支利箭同时没入对面的崖壁。

老洋人一拉绳索,朝鹧鸪哨喊道:“师兄,走!”

他们喊的时候,陈玉楼已经落在了对面山崖,拿着手里的藤蔓冲靓仔乐喊道:“陈兄弟,接住!”

藤蔓向左,鹧鸪哨他们向右。

眼看藤蔓就要回到靓仔乐手里的时候,无数巨石掉落,藤蔓也被砸断,掉向了深崖。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陈玉楼急的直跳脚,对此早有准备的靓仔乐抽出背后的长剑,朝红姑娘问道:“相不相信我?”

抱紧他的红姑娘用行动代替了语言。

“总把头,崖底见。”

运力喊了一声,靓仔乐单手抱着红姑娘,纵身一跃,跳进了深崖。

“啊!”

就在陈玉楼发出一声无能狂怒的时候,下坠中的靓仔乐,一剑刺入山体石壁,稳住了坠势。但山还在塌陷,他挂在这儿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讲真,最近一直用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因此陈玉楼以及跳到对面山崖,但高度比陈玉楼更低的鹧鸪哨和老洋人,就目睹靓仔乐又将长剑从山体里抽了出来,人继续往下坠。

在掉了一段后,又将剑插入山体,稳住身形。

如此循环往复。

这真的是人?

不是,茅山就这么强的吗?

其实靓仔乐演的也挺累的,他一身绝顶轻功,不知道多少次请求出战,都被他拒绝了。

虽然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但陈玉楼擦了下鼻子,又抹了把没流出来的眼泪,开始艰难的顺着山崖往下走。

崖底。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情的红姑娘,踮起脚尖,朝将剑收好的靓仔乐吻了过去。靓仔乐热情回应。

但红姑娘很快红着脸拍掉了他的咸猪手,如果只有他们也就算了,但陈玉楼他们,应该很快就会从上面来。

最关键的是,她听到了痛苦的*吟声。

和她平时的那种不同,是那种只听声音,就知道对方遭遇的很大的痛苦的那种。

“你听到声音没有?”红姑娘侧耳倾听了一番,又朝靓仔乐问道。

靓仔乐点头道:“山体塌了,估计地宫里也遭了殃,这声音应该就是罗老歪手下的兵,和留在里面的卸岭兄弟发出来的。”

一听他的话,红姑娘忙拉起他就跑,顺着声音的方向找了过去。

她倒是想跑就跑,顶多就是有点凉意而已,但靓仔乐不同啊,

好在靓仔乐的自己会转,他仓促转好,跟在她身后往崖底外的小道走。

他们一出来,就看到满地的伤员,有的头破了,有的被砸断了腿,还有的…万幸的是,没有人死。

……

“陈兄弟,这次幸好有你,不然…”陈玉楼后面的话没说,在崖洞的时候,如果不是靓仔乐让卸岭的弟子先撤上去,在山塌的时候,活下来的恐怕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也就是难怪陈玉楼现在看起来这么激动了。

而且这已经是靓仔乐第二次救他的命了。

现在想想,如果当初靓仔乐给的那道锦囊,他听了的话,昆仑他们,也许就不用死了吧。想到这里,陈玉楼忽然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总把头…”

“不用拦着我。”陈玉楼抬起手,示意花玛拐他们不用说话,他说道:“这一把巴掌,我是替昆仑他们扇的。”

听他这么说,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提昆仑的事,但花玛拐却是把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罗老歪也被陈玉楼这一把弄懵了,但他很快回过神来,急道:“把头哥,山塌了,那么多宝贝,大部分都埋在洞里了,咱们这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现在怎么办?”

陈玉楼看着满地的伤员,神色落寞道:“都怨我,就不该来的。”

罗老歪:“……”

他还等着陈玉楼拿主意呢,没想到得到这么个结果,但他还想说什么,陈玉楼已经转身走了。

见罗老歪还要喊,花玛拐抢先道:“罗帅,还是先回攒馆,再行商议吧。”

另一边。

“师兄,其实…”

知道他想说什么,鹧鸪哨瞪了他一眼,道:“有什么事,等回了攒馆之后再说。”

老洋人点点头,说道:“我一开始觉得卸岭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但现在看来,他们还是挺团结的,也挺有人情味。”

看着陈玉楼落寞的背影,鹧鸪哨轻轻点头。

卸岭能挣下这么大的家业,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一点,陈玉楼和眼里只有宝货的罗老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师兄,这个骨头断了,我也没办法帮他接骨。”听着面前卸岭弟子的痛呼,花灵检查完之后,红着眼眶道。

这姑娘不仅人有些可爱,心地也十分善良。

看到她的样子,靓仔乐说道:“我来吧。”

“你会医术?”看向说话的靓仔乐,花灵惊讶道。

靓仔乐道:“我只能先替他止痛,再由人将他背去苗寨医治。”

只能这么办了。

靓仔乐止痛的方法,就是给伤员吃止痛药。

不过为了故弄玄虚,他是把药粉混在符箓灰尽里的。

在一炷香后,卸岭弟子和罗老歪的手下的伤员,身上的疼痛明显缓解,花灵看向靓仔乐的目光,满是崇拜。

以前就只有鹧鸪哨能享受到这样的目光。

罗老歪的营帐。

“罗帅,陈总把头他…”

杨副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罗老歪挥手打断,他挠头道:“他奶奶的,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这瓶山会塌啊。我看这事啊,别人靠不住,还得靠自己。”

“小杨子,咱俩再去一趟,可得挺住了,不能倒下。”

听到罗老歪的话,杨副官点头道:“罗帅,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妥。”罗老歪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关键时刻,谁也靠不住,还是得靠自己人。

他哪里知道,他觉得靠谱的杨副官,马上就要反了。

在剧里,杨副官勾结军阀马振邦,杀了罗老歪,还绑了陈玉楼他们。后来陈玉楼反杀了马振邦,也真正获得了卸岭弟子的认可,而不是因为他卸岭总把头的身份。

可谓是他真正的高光时刻。

既然如此…

这段靓仔乐就不打算参与了,他准备和红姑娘谈谈情,说说爱,之后再回来把尸王收一波尾,完成这次的探险之旅。

所以在卸岭弟子准备将伤势过重的伤员,送去苗寨医治的时候,靓仔乐主动站出来道:“这一路上,符水的效用过去,他们恐怕又会疼痛难忍,我跟着一起吧。”

他说话的时候,还朝红姑娘使了个眼色。

后者当即会意,朝陈玉楼道:“老大,就让花玛拐跟在你身边,送兄弟们去苗族的事,交给我吧。正好拿怒晴鸡的时候,我也去了,和苗寨里的人稍微熟悉一点。”

陈玉楼点点头,又朝靓仔乐道:“陈兄弟,大恩不言谢,日后有什么用到卸岭的地方,只管开口。”

靓仔乐笑了笑,用到卸岭的地方没有,但用红姑娘的地方,有好几处。

“好。”

陈玉楼朝他抱了抱拳。

这会儿天还亮着,没有丝毫耽搁,十名卸岭弟子抬着五名伤员,跟在靓仔乐他们身后,朝苗寨去了。

虽然带走了十五个人,但因为在悬崖上,卸岭没有任何的损伤,所以攒馆里的人,比原剧里还要多。

想来陈玉楼反杀马振邦,是不会有问题的。

苗寨。

靓仔乐他们到的时候,把苗寨的人吓了一跳,是靓仔乐说他们不进去,只要寨子里的医生帮他们医治即可。

卸岭弟子在苗寨外面,搭了个简易的棚子,好方便寨医给受伤的卸岭弟子医治。

一切都忙活,寨医也伤员们换了药,其中有两个还固定了夹板。

看着躺在棚子里休息的卸岭弟子,红姑娘朝坐在她身边的靓仔乐道:“想不到这次竟然白忙一场。”

“不会的。”靓仔乐说道:“瓶山的瓶口塌了,藏于山巅的墓穴,已经跌入了谷底,将其找到,卸岭这次就不算空手而归了。”

“你说元墓?”红姑娘惊讶道。

靓仔乐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红姑娘道:“那你怎么没把这事告诉老大?”

“不用我说,陈总把头也能想到的,他现在只是因为此番卸岭折损过大,有些心灰意冷而已。等他缓过来,自然会想到的。”

不等红姑娘说话,靓仔乐又道:“这种事只能他自己想通,旁人是帮不了他的,不然他还怎么做卸岭的总把头?”

红姑娘不说话了。

“总把头答应我,说有事尽管言语,等他重新振作起来,就是我向他提亲的时候了。”靓仔乐一脸期待道。

他冷不丁突然提到提亲,红姑娘哪怕和他滚过床单了,这会儿俏脸也有些发红。

这一夜,卸岭弟子睡在搭建的棚子里,谁也没注意,靓仔乐和红姑娘一起消失了一段时间。

他们二人其实可以去荣保家借宿,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幕天席地。

林中的草地上,铺了一张白色的床单,这床单自然是靓仔乐铺的。在床单周围,靓仔乐还撒了一些粉末,用来防虫。

在红姑娘看不到的地方,一道透明的“玻璃”,将他们笼罩在当中,比住在屋子里还要安全。

两具比床单还白的身体,在床单上一阵翻滚。

一会儿滚成个木字,一会儿滚成个反着的“h”,一会儿……

大半个时辰后,又成了两个连在一起的大字。

嗯,其中一个是太?

这一夜,他们这里太平无事,但攒馆里的变化却是惊人。

军阀马振邦控制住了局面,还让杨副官亲手杀了罗老歪,并且绑了陈玉楼等人。原本他连陈玉楼他们,也是一并要杀掉的。

虽然他们从墓里带出来的宝货被埋了大半,但剩下的那些,已经让没见过市面的马振邦感到满足了。

在关键时刻,是鹧鸪哨站了出来,说能找到元墓,可以帮马振邦取得墓中的宝货,这才让马振邦暂时没有杀掉所有人。

鹧鸪哨说完后,杨副官走到马振邦身边道:“鹧鸪哨说的是真的。”

马振邦将杨副官推开,走到鹧鸪哨身边,朝手下吩咐道:“拉起来。”

“依你的意思,你准备怎么做?”马振邦朝鹧鸪哨问道。

早就猜到这些**听到元墓宝货,是不可能不动心的,鹧鸪哨说道:“我愿与卸岭总把头再度联手,所得珠玉宝货,尽数归你所有。”

马振邦笑道:“这么重的礼,你是想用它换你们所有人的性命是吗?”

“正是。”鹧鸪哨点头道。

“马石长,鹧鸪哨所言不虚,但万不可,让他和陈玉楼联手,以免节外生枝。”听了鹧鸪哨的话,杨副官又凑到马振邦身边道。

不得不说,这家伙是个真小人,坏的一点掩饰没有。

马振邦点点头,看向鹧鸪哨道:“素问搬山魁首本事过人,这再探宝物之事,你一个人去就行了。其他人都在这儿,免得我心里不踏实。”

“这样吧,我再多给你一个人,让他帮你打打下手。”

说着,他指着老洋人道:“这是你师弟吧,就让他和你一起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从港综开始纵横诸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从港综开始纵横诸天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章 各忙各的

99.39%
目录
共82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