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怎么就搂上了?

第五百九十五章 怎么就搂上了?

「傻柱,你现在要是能跟我老实交代,那我还可以考虑一下放你一马,不然的话,要是让我搜到东西,那后果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林铁牛转身看着傻柱,一脸淡然地说道。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不喜欢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与其把傻柱偷东西的事情捅破,让阎埠贵得意,还不如借此压服傻柱,让傻柱成为他手里的工具人。

「你...你让我交代什么啊?我根本就没偷拿公家的东西!」

傻柱闻言心里一紧,然后急忙叫屈道。

「行,既然你冥顽不灵,那我就只能公事公办了!」

林铁牛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转身朝里面摆着的那张床走去。

傻柱看到林铁牛的动作,顿时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暗自祈祷林铁牛不会搜到那半只鸡和一斤猪肉。

可是,或许是因为漫天神佛没有上班,他的祈祷一点屁用都没有。

只见林铁牛走到床沿边,然后缓缓蹲了下去,伸手朝床底下摸去。

没一会,他便把装着那半只鸡和一斤猪肉的箱子拿了出来。

看到林铁牛马上就要打开箱子,傻柱瞬间有些坐不住了,急忙跑上前去一把按住了箱子,然后满脸讨好地笑着说道:「林主任,我交代,我现在就跟你好好交代!」

「哼!」

林铁牛眉头一挑,轻哼一声,然后一脸玩味地看着傻柱。

傻柱看到林铁牛的眼神,老脸一红,心里感到一阵尴尬和憋屈。

他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什么林铁牛一下子就能找到这个箱子的,明明他都已经把箱子藏在了最底下。

可是,想不通归想不通,既然林铁牛已经找到了这个箱子,那他就必须得要想办法度过眼前的危机才行,他可不想被林铁牛下放到车间去改造,更不想让阎埠贵得逞。

因此,他只能选择认怂低头。

「愣着干吗?你说啊!」

林铁牛看到傻柱那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子,

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恶心,然后急忙开口催促了一句。

「哦!那个,事情是这样的,您也是厨子,应该知道咱们这些当厨子的,哪有不往自个家里顺点东西的,我只不过是做了咱们厨子该做的事情而已,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那么较真了行吗?」

傻柱微微一愣,然后急忙开口解释道。

「傻柱,你的脑子没病吧?是我要跟你较真吗?」

林铁牛眉头一皱,有些不满地骂道。

「是是是,是我说错话了,都怪阎老抠多事,以后我一定饶不了他!」

傻柱见状,急忙开口认怂,还不忘发泄一下对阎埠贵的憎恨。

要不是因为阎埠贵,他也不会沦落到给林铁牛低头当孙子的地步。

「行了,这些都是你跟他事情,我没有心情,也没有兴趣去管,现在你就说你偷拿公家东西这事想要怎么解决吧!」

林铁牛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额...你的意思是?」

傻柱微微一愣,然后有些疑惑地问道。

现如今,他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难道还不够吗?

「你不会以为就凭你刚才说的那几句话,就能抵消你偷拿东西的罪行吧?」

林铁牛眼神一凝,满脸不悦地说道。

「那...那你说怎么办吧!」

傻柱闻言心里一恼,有些窝火地说道。

特酿的,这个林铁牛,不就是踩了狗屎运当上了领导干部嘛!居然在这跟我摆上谱了。

以后别让我逮到机会,到时候看我怎

么收拾你!

「好办!只要你以后乖乖听我的话,把我交代的工作都做好了,我就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林铁牛微微一笑,轻声开口说道。

傻柱闻言眉头一皱,然后沉着脸没有吭声,在心里仔细衡量着其中的利弊。

按照林铁牛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要让他以后在轧钢厂里伏低做小,当个听话的手下。

这么一来,招待小食堂就会彻底掌控在了林铁牛手里,而他也会被套上一层枷锁,失去了以往的自由。

他有心想要拒绝林铁牛,可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除非他愿意接受被下放到车间改造。

真是太特么憋屈了!

「怎么样?想好了没有?三大爷可是正在门口等着我们出去呢!」

林铁牛眉头一挑,不急不忙地问道。

「行!我答应你!」

傻柱听到这话,想到自己硬刚林铁牛的话,一定会让阎埠贵得意的,顿时他便咬了咬牙点头答应道。

反正只要他还想在招待小食堂里待下去,就不得不服从林铁牛的领导,这样做只不过是丢了一些面子而已。

相对比让阎埠贵得意,那就不算什么了。

「很好!那我明天去招待小食堂检查工作的时候,就等着看你的表现了!」

林铁牛点了点头,一脸满意地笑道。

说完,他便放开了那个箱子,然后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

傻柱条件反射般使劲抓紧箱子,脸上闪过一抹屈辱的神色,然后看到林铁牛想要开门出去,他急忙把箱子重新藏了起来。

很快,林铁牛就带着傻柱从屋里打开门走了出来。

阎埠贵见状,急忙一脸期待地迎上前去问道:「林主任,怎么样?搜到了吗?」

「没有!」

林铁牛瞥了阎埠贵一眼,一脸冷淡地摇了摇头说道。

哼!

敢拿我当枪使,想得也太美了!

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吗?

「没有?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明明闻到那饭盒里有肉味,东西一定被傻柱藏在了屋里,不行,我得亲自进去搜一下才行!」

阎埠贵闻言眼睛一瞪,然后满脸激动不已地喊道。

说完,他便想要冲进屋里搜查。

「哎,三大爷,您这是干吗呀?难道你不信林主任说的话?」

傻柱伸手一拦,然后有些戏谑地说道。

之前他一直被阎埠贵像只疯狗一样咬着不放,心里早就积攒着一股怒气,这会看到阎埠贵希望落空,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连带着对林铁牛的怨气也减少了一些。

「傻柱,一定是你使了什么阴谋诡计蒙骗了林主任,所以林主任才没有搜到东西!」

阎埠贵闻言脸色一变,然后急忙开口训斥道。

这会他可不敢再得罪林铁牛,否则不说别的,他以后钓到的鱼就甭想再卖给轧钢厂了。

「三大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是觉得我有够傻,所以才会让傻柱给蒙骗了?」

林铁牛脸色一沉,满脸不爽地说道。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就是觉得傻柱一定是把东XZ到哪个隐蔽的地方了,所以您才会找不到!」

阎埠贵看到林铁牛生气了,急忙摆了摆手解释道。

同时,他也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口不择言,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层意思。

「行了,您不用解释了,我现在非常清楚明白地告诉你,我没有搜到有什么东西,您要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林铁牛皱起眉头,沉声开口说道。

说完,他也没有再搭理阎埠贵,直接转身走到一旁。

阎埠贵看到林铁牛的动作,顿时有些傻眼。

要是林铁牛放手不管,那他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虽然心有不甘,可是他又不敢去强迫林铁牛,一时间竟愣在了那里。

「嘿嘿!我说三大爷,现在既然已经搞清楚了我没有偷拿公家的东西,那我们是不是要算一下你诬陷我的事了?」

傻柱见状,有些得意地笑了几声,然后一脸不善地开口说道。

「什么叫我诬陷你?你可不要乱说,我这只是怀疑,怀疑都不行吗?」

阎埠贵回过神来,听到傻柱的话,心里顿时一紧,然后急忙开口辩解道。

既然事不可为,那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把责任给推卸干净,不能让傻柱借此反击回来。

「行啊!那我现在怀疑你投机倒把,把钓到的鱼高价卖给个人,这事你又怎么解释?」

傻柱点了点头,然后一脸严肃地开口说道。

「你胡说,我一直都是把鱼卖给轧钢厂的,哪有卖给个人,你可不要胡乱给我扣屎盆子!」

阎埠贵眼睛一瞪,急忙厉声开口反驳道。

「哟!三大爷,您还知道是把鱼卖给轧钢厂啊!您忘了这事是谁帮你了吗?居然恩将仇报,跟我这样过不去!」

傻柱嗤笑一声,然后满脸怨愤地说道。

要是早知道阎埠贵会这么卑鄙,那说什么他都不会帮阎埠贵把鱼卖给轧钢厂的,这简直就是好心没好报。

「没错,确实是你帮我把鱼卖给轧钢厂,可是我又没有让你去偷拿公家的东西,你自己做错了事情,还不许人说了?」

阎埠贵闻言顿感一阵心虚,然后有些义正严词地反驳道。

反正他本来就打算要抛弃傻柱这个工具人,转而利用林铁牛来把鱼卖给轧钢厂,这样一方面可以把鱼卖个更高的价格,另一方面也能跟林铁牛这个年轻有为的领导干部打好关系。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林铁牛早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并且已经在心里给他记上了一笔账。

要想让林铁牛帮忙,那估计得要把儿媳妇贡献出来才行了。

「哼!我算是看清楚了,你阎老抠就是一个白眼狼,以后你也甭想再让我帮你什么忙!」

傻柱冷哼一声,满脸气愤地说道。

「嘁!不帮就不帮,说得好像我很稀罕你帮忙似的!」

阎埠贵切了一声,然后一脸不屑地说道。

说完,他心里隐隐感到一阵后悔。

原本他都算计好了,在教训傻柱一顿的同时,还能搭上林铁牛的关系,结果没想到两头都没占着,甚至还跟傻柱彻底撕破脸。

这么一来,以后他再想从傻柱身上弄点什么好处可就难喽!

「行了行了,你们别再吵了,相比较你们的事情,我更关心一大爷和贾家婶子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当着我们的面就搂上了?」

这时,林铁牛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

他知道要想让傻柱和秦淮茹挑起这个话题是不太可能的,而阎埠贵现在又沉浸在自己失败的算计中,于是只能主动提起这件事。

不然的话,那就没有好戏看了。

而且,他也不用担心易中海会因此对他有意见,反正之前他和易中海也已经结下了梁子。

听到林铁牛的话,阎埠贵条件反射般把目光放在易中海和贾张氏身上,然后一脸惊奇地说道:「对啊!老易,你和贾家嫂子怎么就搂上了?」

因为

易中海的保密工作做得好,所以他直到现在也没听到什么风声,自然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与此同时,傻柱和秦淮茹也是把目光放在易中海和贾张氏身上,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早在易中海和贾张氏刚进来的时候,他们就对易中海和贾张氏搂着的行为感到有些惊诧,只不过因为被傻柱偷拿公家东西的事情打断了,所以他们才没有来得及去询问。

易中海看到众人的目光,嘴角微微一抽,心里也感到有些恼火。

原本他是打算先瞒着院里的人,等过段时间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跟贾张氏离婚的。

这样既能把影响降到最低,也能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去谋划各方面的事情。

可是贾张氏似乎猜到了他心里的打算,刚回到这院里,就强行搂住了他的手臂,让他的打算彻底落了空。

而贾张氏看到众人的目光,顾不上再去暗自嘲讽阎埠贵没本事,急忙挺起了胸膛,露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仿佛是在炫耀她和易中海亲密的关系一样。

随后,她更是直接从兜里掏出新鲜出炉的结婚证,展现在众人的面前,一脸得意洋洋地说道:「嗱!看到了没?我现在可是老易的合法媳妇,别说是搂了,就算是亲嘴也没问题!」

说完,她迅速踮起脚尖,猛地伸手搂住易中海的肩膀,然后在易中海的嘴上盖了个印章。

易中海见状,顿时瞪大了眼睛,心里疯狂怒骂贾张氏疯了。

林铁牛、秦淮茹、阎埠贵,他们三人看到贾张氏的神操作,瞬间有种被秀到的感觉,浑身更是忍不住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特酿的,这真的是太恶心了!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四合院之快意人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四合院之快意人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五章 怎么就搂上了?

99.51%
目录
共60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