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二.尼伯龙根狩猎(1)

一百六十二.尼伯龙根狩猎(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numberyoudialedispoweroff……”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听到这冰冷的机械女声,路明菲默默放下手机,蜷缩在沙发里,柔软的额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睛,孤单的像只被丢弃在角落里的小玩具熊。

窗外电闪雷鸣,狂风轰鸣,一泼一泼的暴雨勐烈撞在玻璃上,水流如注,可房间里还开着空调,因为白天的时候秋老虎格外燥热,路明菲还穿着短袖热裤,全然忘记了现在有多冷,浑身大概只有那双白袜能算得上合时宜的东西。

楚子航不见了,整整三天,自从那天路明菲外出走访回来,整个团队就像莫名的遭遇了雏见泽的集体神隐,夏弥的电话也打不通,会提示不在服务区,芬格尔也没有回来,恺撒和诺诺同样联系不上。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期间和诺玛联系,诺玛也只能给出一点最后和每位成员接触的情报,无法在全球网络环境中锁定这些人的位置。

事到如今她才明白一个人是这么可怕的事,身边的所有人都不辞而别,唯独你自己留在原地,身边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切都如快进的电影胶片,你想在其中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却发现根本就没有留给你的空间。

如果时光再倒退几年,仕兰中学的辫子女孩大概不会在乎这种事情,那时的她本来就浑浑噩噩又没皮没脸,呆在文学社里就像幽灵部员那样的存在感,有没有她都无所谓,只是会少了个被呼来喝去打砸的。习惯了那样的孤单,当然也就不会害怕孤单。

可现在不一样了,她渐渐出落成了会被很多人喜欢的姑娘,从来都不缺共进晚餐的邀请和宿舍门前的捧花,习惯于身边会有那么多人的陪伴,所谓孤独早已成不会回首的往事。可这两天它又悄悄找上门来,冰冷的叫人害怕,不管你多少次拨打那个号码,永远都不会听到那个没什么波动,但就是会叫你心安的声音。

“你在哪啊……”

空荡荡的套房里空调机呼啦啦的吹,伴随着女孩埋起头来的低声啜泣,她很希望这时候会有个人站在她面前,无论谁都好。

早知道就不该跟他分开,早知道就一直粘着他好了,无论他去哪里都跟着,早知道就别那么扭扭捏捏的想那么多,

直接上前推倒问你能不能和我在一起,早知道……

现在知道什么也没用了,她把他弄丢了,大家都不是身份普通的人,这种局面也许意味着再也找不回来的悲剧。

有人擦了擦路明菲的眼眶,动作极尽轻柔,好像害怕会把她弄疼。她茫然地抬起头来,看见双马尾的哥特萝莉跪在沙发上努力向她靠近,手里拿着一张纯白的手巾。

她愣住了,彼此间已经大半年没有再见过面,在她想要有一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路茗沢便悄然降临。

“哭什么哭啊?美少女的眼泪是秘密武器,轻易不会动用的,真想哭多少也得找个喜欢你的男人吧?好比楚子航,小拳拳锤他胸口说你坏你坏昨天晚上让人家那么疼,再梨花带雨一点儿,不分分钟拿捏他,香奈儿还是爱马仕随便选了都,楚少爷有的是钱。”路茗沢笑起来还是那样贱不兮兮的。

路明菲抽抽鼻子,呆呆地看着路茗沢,她一直以为被那样粗暴的对待之后,这个神秘的宠物小精灵就再也不愿意看到她了。可这会儿路茗沢还是以前那副性子,根本不提长江之下发生的事,好像那些事情根本就未曾发生过,绝无可能影响姐姐和妹妹之间的关系。

“别哭了,不许哭。”路茗沢擦干净路明菲眼角的泪痕,把那张手巾塞进她手里,“下次要哭出来的时候就把这个啪地甩自己脸上,用力一抹一摒就好了。”

路明菲心想这是什么逻辑,人真伤心的时候是发点狠就能解决的么?可她还是默默地把手巾攥紧,低声回应了一句嗯,乖巧的像只小猫咪。

“不想说点什么吗?”路茗沢仰头枕在路明菲的大腿上,两个人四目相对。

“谢谢……”

“还有呢?”

犹豫了几秒钟,路明菲还是选择那三个字,“对不起。”

是的,对不起,纵使路明菲知道路茗沢是在诱导她屠龙,杀死那位曾经的朋友,可路茗沢并没有对她不好,在她最难过的时候她会出现,也是路茗沢送给她的言灵,一路上尽可能的给予指引。这世界上本就不会有免费的午餐,路茗沢收取一点想要的代价很合理。

“你不需要对我道歉,也没什么好道歉的,我得承认我的目的就是希望你尽可能的搞定全部龙王。本来以为你这样傻白甜的姑娘会很好骗,可只是第一次你就意识到了。”路茗沢龇牙,眸子里流淌着清水似的光,“所以我早就说了我是个恶魔嘛,如果你不知道我就会一直骗下去,你知道了,那就坐下来好好谈谈再争取争取。”

“你跟龙王有仇?”路明菲有点好奇了。

“算不上是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我希望得到他们的龙骨。”路茗沢说,“就像欧洲童话里描述的那样,龙族的鲜血可以沐浴成为刀枪不入的英雄,鳞甲能拿来制作坚不可摧的盾牌,爪子打磨打磨就能做成锋利的宝剑,龙王浑身都是宝藏,最珍贵的就是龙骨十字。你亲眼见过诺顿吞噬康斯坦丁,参孙也说过她吃掉了诺顿的龙骨,实际上他们都是在为了龙骨十字,那里面储藏着每位龙王至尊的力量,即使龙王死去也不会消散。”

“你是龙族?”

“纯血的龙族。”路茗沢笑笑,伸手捧着路明菲的脸庞把她拉近,“但别担心,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你大可以把这当做是相互利用,在梦境中我无所不能,却无法轻易干涉现实。遇到龙王的话我可以帮你的忙,条件是战胜之后,你要不计任何代价把龙骨十字交给我。”

“你都无法干涉现实,还想要现实里的东西?”路明菲觉得这真是天方夜谭。

“这你就别担心了,会有人来接收货物的。”路茗沢说,“现在考虑考虑?我觉得这是对我们彼此都不错的提案。”

“我会认真想想的,不过你能先告诉我楚子航在哪么?”

“恋爱中的少女还真是无可救药了啊。”路茗沢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在这跟她谈事业,她却说等会儿,我要先找我男朋友。”

“他不是我男朋友!”一提到这茬路明菲就下意识地大声,似乎想要给自己证明一下清白,“我只是担心他!”

“那你能承认说你不希望他是你男朋友吗?得了吧我的明菲姐,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这当妹妹的还能不清楚么?刚刚不是都还在想,哎呀早知道会这样我就把他推倒,跟他告白,说楚子航你跟我在一起好不好嘛,转头就不认账啦?”路茗沢扭扭捏捏的好似一道波浪,夹着嗓子模彷羞涩的少女心态,看的路明菲很想把她裙子扒了狠狠的打屁股,好让她知道什么是姐系威严。

“安心吧。”路茗沢浪够了,终于恢复正经,“楚子航还活着,你们这两支团队里的每个人都还活着,但我这会儿忽然就不想和你讨论事业问题了,你跟我提恋爱,那我也想八卦一下,哪个美少女还没有点犯恋爱脑的时候呢?你刚刚想的那些东西还算不算数?”

“什么意思?”路明菲骤然警觉。

“早知道这样就先对他告白什么的。”路茗沢说,“说真的我挺关心姐姐你的终身大事,一定得挑个好姐夫,如果你一定要选择楚子航也不是不行,至少这家伙真的很会关心女孩,还是个血统过的去的富二代,就是可能缺少分泌荷尔蒙的腺体,你脱光了投怀送抱他都未必能搞懂。”

路茗沢贴近路明菲耳边,神色诡秘:“偷偷告诉你,这家伙其实挺不老实的,他曾经喜欢过年少时的夏弥一瞬间,好在夏弥后来放弃了,不然你还真没什么机会。显而易见这么拖下去不是什么好事,鬼知道哪天夏弥会不会忽然想通了,回头施展功力三秒钟就推倒楚子航。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我觉得不如我们直接先下手为强,勇敢的小猪向前冲,直接把楚子航拱倒扛起来就跑。”

“你让我去对他告白?”路明菲终于听懂了,连连摆手,“不行不行,绝对不行,那家伙脑子缺跟筋的,万一被拒绝了你让我这张脸往哪搁啊?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么?朋友都没得做了!”

“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成功了呢?”路茗沢轻声诱惑,就像恶魔诓骗懵懂的少女将自己作为祭品奉上,“回到卡塞尔学院你就可以搂着他的脖子,大声说从今天起这个男人就是我的东西啦!霸气侧漏,全世界都会为面瘫狮心会长终于和s级美少女喜结连理送上礼炮,背后的阴影里会有很多人偷偷抹泪,女生得向楚子航告别,男生心碎说这辈子再也遇不到如明菲这样的三好少女了。那个瞬间的你该有多幸福多威风啊?回到你的仕兰中学去再开一次同学会,这次直接坐楚子航大腿上叫他喂给你吃,什么陈雯雯苏晓樯柳淼淼都得酸的直咬牙!”

“别老想着美好,好好考虑一下失败的后果!”路明菲嚷嚷。

“别老想着退路,人是要向前看的!”路茗沢也学着路明菲的口吻劝告,“你自己都知道他是根木头了,妈的不助跑加速狠狠飞起一脚把丫叶子都踹个秃噜皮,他怎么能知道呢?夏老师都教过你那么多回了,好好想想为什么楚子航曾经会喜欢她!再墨迹下去,下次你就该看着楚子航公主抱夏弥走向红毯,而你只能像个傻逼一样带着僵硬的表情鼓掌了!”

路明菲不说话了,大概是路茗沢描述的那个场景刺激到了某根敏感的神经。她不是没有隐隐的感觉到,夏弥确实对她很好,但她对楚子航也很在乎,远超普通异性朋友之间的关系。虽然夏弥曾经很大方的说过自己是喜欢过楚子航,后来放弃了,可路明菲又不是笨蛋,听过那种话了之后当然会在意,把曾经都没注意过的小细节都看在眼里。

这会儿楚子航找不到人,夏弥也找不到人,往坏了想想指不定孤男寡女俩人一起被抓,关在同一个小黑屋里呢?软萌的姑娘要是不小心说出一句我怕黑,楚子航怕不是一个响指君焰给她照明,那软萌的姑娘还不依偎在他怀里说师兄你真好啊?以夏弥那种性子怕是都敢直接把丫脸颊掰过来直接强吻上去了,说师兄要是我们能逃出去的话,我就直接嫁给你!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针刺一样从四面八方袭来,冷的路明菲直打喷嚏,路茗沢默默捂脸免得被喷的七荤八素。

这样下去不行,绝对不行!既然楚子航还活蹦乱跳,那她路明菲当然就该去美女救英雄!见面的第一时间先把丫剥光了验明一下是不是处子之身,没问题那就直接按倒说爷今儿就是要把你丫娶了,但凡你敢说个不字,明天起来就别想脚尖能挨地!

路明菲嚯地起身,雄赳赳,气昂昂,下定决心之后孤单的姑娘瞬间就能斗气爆棚堪。路茗沢趟的正舒服,猝不及防咕噜转了一圈正脸着地,这个非常不体面的姿势通常叫做狗啃泥。

“对不起对不起!”路明菲回过神来赶紧去捞亲爱的妹妹,-路茗沢黑着脸推开她自个儿爬起来了。

“我差不多明白那些传统思想的父母为什么都不愿意要女儿了,真就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在你心里我能有楚子航10%重要么?”路茗沢揉搓着青疼的鼻子。

“同样重要!我可不是见色忘友的人!”路明菲满脸正义,攥拳宣誓。

“我信你个鬼,还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一下自己吧姑娘,别这会儿斗志满满搞的好像火箭发射,等真见了楚子航又犯怂了,夹着腿勾搭着指尖,踏着小碎步扭扭捏捏地靠过去说师兄你没事吧?师兄你还好吧?师兄我下面给你吃吧?”路茗沢扮鬼脸对着路明菲吐舌头。

路明菲气的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怎么还学会开荤腔了!”

“就因为你戴着黄色眼镜所以看什么都是黄色的,我这边可是在认真说话,是你自己满脑子不正经思想!”路茗沢呸呸满脸不屑,“走了走了,痴迷美色的姐姐不值得我鞍前马后的照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叫路明菲,不是路明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叫路明菲,不是路明非!
上一章下一章

一百六十二.尼伯龙根狩猎(1)

93.01%
目录
共18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