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尾声

毅虹和思锁火急火燎地踏上了奔赴黑铜山的征程,列车飞速奔驰,就像在追逐他们的希望和梦想。毅虹憧憬着穿着婚纱与金锁牵手,步入婚礼的殿堂……思锁想着和爸爸一起骑马,一起打篮球、踢足球……

然而,当毅虹来到黑铜山再次见到金锁时,她立即晕厥过去……

在施工中,金锁发现密道一处开裂,上方有碎石滚落。不好!会不会塌方?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指挥施工人员有序撤离。

他最后一个离开洞口,不幸被埋在了乱石里。经全力救治,生命是保住了,可是他再也没有醒来。

村民们自发排班,轮流守护,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呼唤他。他们祈祷着,期盼他们的致富带头人快快醒过来。

思锁把毅虹拥在怀里,喊:“妈妈,妈妈,你醒醒啊,你醒醒,你醒了爸爸也会醒。”

余大娘掉着泪,不停地为毅虹掐人中。

毅彩冲了一碗糖水,舀了一小勺,噘嘴吹了又吹,然后轻轻地送到毅虹嘴边,用纯正的十里坊土语说:“毅虹,妹子,妹子,吃点糖茶。”

咚咚咣咣咚咚咣,咚咣咚咣咚咚咣……喧闹的锣鼓声欢送新兵入伍,金锁戴着大红花,站在披红挂绿的卡车车厢里,他从欢送的人潮里,一眼就勾出了他的毅虹。他放声大喊:“草场——未来——”

毅虹举起双臂左右挥舞致意,引吭高呼:“草场——未来——”

毅彩的土语刺激了毅虹,让她想起了十里坊,想起了十里坊壮观的草场,想起了草场那座草菑的底部的洞穴。那是她和金锁亲手拔出的草洞,她和他在草洞里融为一体……

一幕幕刻骨铭心的画面,毅虹看到的不是悲剧的开始,在她的心里一直燃烧着希望。她咕噜一声咽下一口糖水,慢慢地张开眼,说:“姐姐,我要带金锁回十里坊。”

毅虹的决定让大家目瞪口呆。

长江号客轮从申海十六铺码头驶向了海通水域。

滚滚长江的晨景映入毅虹的眼帘: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她抚摸着金锁的手激动地说:“金锁,金锁你睁开眼看看,到家了。”

思锁离开海通之前就没有走出过十里坊,第一次身临长江遥望家乡的山景,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指着长江北岸说:“爸爸,妈妈,快看,那山,那塔,云雾缭绕,若隐若现,既羞答答又风姿绰约,美不胜收。”

“那是狼山,那塔是支云塔。”毅虹笑咯咯地说,“瞧你们爷儿俩,还都对那座山别有一番情怀。思锁,你知道你爸爸心目中的狼山是什么样子吗?”

思锁说:“快给我说说,妈妈,也许爸爸想起他心中的狼山就会出现奇迹呢!”

毅虹点点头,不无骄傲地说:“你爸也和你一样读高一,他的那篇作文作为范文印发给高中部的全体学生。”她又凑到金锁耳边说:“金锁,你还能想起那篇作文吗?我给你和儿子念念。”

她站起来,清了清嗓子,仿佛打开了金锁的作文本,声情并茂地朗诵起来。

那天,我和毅虹等同学相约郊游,遗憾的是她临时被老师叫走。然而,狼山的陪伴弥补了缺憾。

论年岁,你比不上泰山;论身高,你远远不及喜马拉雅山;论名气,你更无法与庐山比肩。

但是任何山都无法替代你,永远占据我的心田!

山中无狼,却取名为狼山,仿佛矗立原始森林;山顶的塔远非高大,却称作支云塔,宛若高耸云天。这就是海通人的幽默和气魄!

你引领海通从幼稚走向成熟,由荒蛮变为沃土。你是海通之母,似乎更应喊你娘山;你身处鱼米之乡,似乎更应叫你粮山,你佛光普照,似乎更应称你良山。无论如何称呼,有一点永远不变,你是海通人的骄傲,是我心中神圣而永恒的山,无论何时何地都有你与我同行、相伴……

“妈妈,你快看,爸爸的手指在动!”思锁激动地叫起来。

毅虹仍然陶醉在金锁的狼山情怀里,她迅即从神游中回到现实。啊,金锁哭了!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滚落下来。她情不自禁地喊:“金锁,你醒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走出十里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走出十里坊
上一章下一章

尾声

100%
目录
共19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