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第545章

ps:这章也暂时不要订阅,预计三天后能修改为正常的。

当曾诚和刘鹤明离开皇宫后,朱皇帝却是独自坐在乾清宫内发呆。

这是一场胜算很低的战争——纵然是再怎么雄才大略的雄主、明君,也未必能够完美的解决掉庞大的资本阶层。

比如说某位校长。

很多人都认为某位校长是废物,毕竟在占据大义名分的前提下,在有傻贼鹰援助的前提下,某位喜好在地图上开疆扩土的校长居然都没撑过四年时间就转进琉球。

实际上,这位校长搁在历朝历代都已经算得上是个狠人,就算再怎么样也绝对不可能比大清的十二代明君圣主更烂,也绝不可能比大明的那位战神皇帝、叫门天子更烂。

至于说证据……当初牛逼哄哄的叫嚣着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要让伙子们回家过圣诞节的麦克阿瑟率领十七个堂口也没能坚持四年,那位校长能坚持四年才转进,难道还不如以说明他的本事?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校长,也照样拿蒋、宋、孔、陈四大家族没办法,就连当时的太子爷蒋建丰亲自去松江府主持大局也没什么鸟用,最后抓到孔令侃头上的时候,宋美龄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校长,就说了一句“你儿子要抓我外甥”,那位聪明脑袋不长毛的校长大人就直飞松江府,把太子爷蒋建丰训斥一顿后放了孔令侃,轰轰烈烈的太子松江反腐行动也彻底宣告失败。

抗日名将傅宜生曾说这次的行动之所以失败,是因为那位聪明脑袋不长毛的校长大人爱美人不爱江山,可是要真正深究起来,更深层次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位校长大人无法对抗资本阶层。

首先就是这位聪明脑袋不长毛的校长大人完全是依附资本阶层才得以起家。

陈老爷和胡老爷等人一脸懵逼的望着侃侃而谈的齐峰,根本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齐峰嘴里说出来的。

胡老爷眼前一亮:“你说的那人,可是近畿诸蕃的张闻洪?”

大名和大名之间是不一样的。

大名起源于名主一词,名主指有名字的田,即私人土地,大名指拥有大量土地的人。

平安时代后期,倭国大量国家所有的土地、庄园被赐予藤原氏等贵族或被贵族们侵占,

倭国原有的班田制也随之瓦解,贵族们在京都执政、玩乐,其拥有的土地、庄园则是交给家臣打理,后来这些粗通武艺骑射的家臣们也逐渐演变为后来的武士。

平安晚期,倭国添黄们退位实行院政,拉拢武士充当爪牙以对抗藤原氏贵族,贵族因为不甘心自己的利益受损,也开始拉拢武士以对抗添黄,添黄和贵族对抗使得平氏、源氏武士集团首领平清盛、源赖朝乘机先后建立平氏政权、镰仓幕府,效忠他们的武士拥有的土地也随之被合法化,那些武士也就成为了名主。

室町幕府时期,跟随足利尊氏起兵的武士首领们被封为守护,统领一国或数国的武士,统称为守护大名。

应仁之乱后,倭国下克上之风盛行,多数守护大名没落,小领主崛起,成为战国大名。

江户时代,幕府将全国的大名分为谱代大名(德川家康的家臣)、外样大名(原臣服于丰臣秀吉的大名)。

像犬养闻洪这样依靠舔着德川家齐女儿上位的大名其实是没有什么江湖地位的,因为他们本身的实力并不足以列入谱代大名,幕府方面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死活,更多的时候还是把他们当成了玩物,

换源app,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而更加要命的是,倭国朝廷也根本不信任这些依靠德川家齐女儿上位的大名,以致于犬养闻洪等大名的江湖地位处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尴尬局面。

对于这种局面,但凡是个稍微有骨气点儿的人都无法忍受,然而犬养闻洪能忍,不仅能忍,这货甚至还找到了自我安慰的方法——每当心里不舒坦了,犬养闻洪就会回忆当年在大明留学的时候有多么多么幸福,然后再自己安慰自己:不是我犬养闻洪太废物,而是倭国上上下下都没有识人之能,白白埋没了我犬养闻洪的一身本事!倘若换了大明来统治倭国……

犬养闻洪这种逼逼赖赖的行为自然惹得幕府和倭国朝廷更加不满,但是无论幕府和倭国朝廷再怎么不满,再怎么想一刀砍死犬养闻洪,最后都不得不捏着鼻子忍下来。

因为犬养闻洪说的是“如果换了大明来统治倭国”。

这话在倭国是绝对正确,反对犬养闻洪的这句话就等于是否认大明,否认大明……上一个敢指着大明骂街的狠人叫做哈米斯,现在大概已经开完了蒙,到了该上社学的年纪。

所以,犬养闻洪也越发的嚣张,除了经常对着他领内的武士、良民们宣扬大明如何如何,这货还私自搞了一份倭国版本的报纸,动不动就在报纸上对德川家齐和光格贱仁开炮,全然不在乎德川家齐是幕府将军兼他便宜老丈人的身份,更不在乎光格贱仁所谓的神性。

这货甚至还公然宣称,光格贱仁身为倭国国王,身上不仅没有一丝神性,同时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性,所做所为没能给倭国百姓带来福祉,辜负了大明皇帝对他的信任,光格贱仁就应该切腹谢罪。

在等级禁严的倭国表现的如此敢骂敢喷,犬养闻洪的身边很快就有了一大堆的追随者,这些人里也大多都是一些对倭国朝廷和幕府极为不满的武士、浪人。

现在齐峰提出要利用犬养闻洪搞乱倭国从而捞一笔的提议,在场的胡老爷、陈老爷等一众大明商人自然也是心动无比。

胡老爷嘿嘿笑了一声,捋着胡须说道:“单凭一个犬养闻洪,最多也不过是能乱他治下一地,咱们哥儿几个能赚到的钱自然也就有限的很,依我之见,倒该想办法拉更多的人进来才是。”

齐峰笑着点了点头,嘴里吐出来另外一个名字:“野尻西劲如何?”

听到野尻西劲这个名字,在场的一众大明商人又纷纷怪笑起来。

野尻西劲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如果单纯的以江湖地位论高低,野尻西劲其实是远不如犬养闻洪的,因为犬养闻洪再怎么着也是个大名,而野尻西劲却只是个乡野匹夫,平日里也只能以兰学学者的身份自称。

关键是野尻西劲这货他又不是个单纯的学者。

虽然野尻西劲不敢像犬养闻洪一样上喷倭国朝廷下喷幕府,甚至还敢拉拢一群对倭国心怀不满的矮矬子们办报纸,但是野尻西劲这货却是玩了命的喷倭国各地的藩主、大名,顺带着对倭国朝廷和幕府阴阳怪气。

在倭国朝廷和幕府的眼里,野尻西劲这货就像是个癞蛤蟆一样,咬不死人但是它能恶心死人,毕竟这货身上披着一层兰学学者的皮,平日里又跟大明商人走的比较近,倭国朝廷和幕府也不敢直接对付他。

现在齐峰就把野尻西劲给想起来了。

说白了,被无数无药可医者吹到天上地下的倭国,其实就跟天竺那边儿的情况差不多,天竺有种姓,倭国也有阶层。

比如说,那些失去主人的浪人武士为什么会一直当个浪人而不去找份工作?

这也就意味着,德川家齐想要彻底完成封锁,就必须先解决掉那些浪人。

筑前、筑后、丰前、丰后、肥前、对马、日向等一众藩主们也纷纷跟着响应起来,而其他的一众藩主、大名们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种地理位置上的不同,自然也就使得各个藩之间的发展并不均衡,有些藩比较富裕,而有些藩则穷的一批。

而穷富程度的差异又会直接反应在各藩当中的浪人数量上面。

越是穷藩,藩里的浪人就越多。

更重要的是,萨摩藩和筑前、筑后等一众藩主们其实还有一个共同的称呼:九州诸藩。

这些藩原本都是在九州岛那边儿混日子的,萨摩藩甚至还派兵拿下了琉球,逼得琉球王向倭国称臣纳贡。

要说甘心是肯定不甘心的,岛津久光和筑前、筑后等藩主们也不是没想过反抗,最起码也得弄个好的地方吧?

然后岛津久光他们就麻熘儿的搬到了虾夷那边,把九州岛彻底让了出来。

让他们听从藩主的命令,不理会德川家齐,幕府又会怎么想?彼此互相拖后腿扯皮,还清巢个鸡儿的浪人!

这可比直接拿钱出来支持德川家齐更让一众藩主们无法接受!

当德川家齐的话音落下后,在场的一众藩主们在暗松一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有些狐疑。

众所周知,德川家齐这货除了好色之外,最大的毛病就是贪财,他那些儿子、女儿们敛财无度的毛病完全可以说是遗传自德川家齐。

岛津久光这个虾夷马鹿都已经穷的跟狗似的还要派出武士和足轻帮着德川家齐,现在又第一个跳出来喝骂一众藩主,全然一副为了江户幕府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忠犬之态,而德川家齐却似乎很不爽?

暗自琢磨一番后,松平延信的脑袋里顿时闪过一道亮光——往好了想,德川家齐可能就是真的想要清剿那些武士,现在他跟岛津久光之间的表现不过是在演戏,为的就是引一众藩主们上钩。

要是往坏了想,可能德川家齐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彻底清剿那些浪人,而是奔着他们这些藩主们来的!一旦让幕府的武士和足轻大量进入到各藩的地盘,后面再发生什么事情可就不太好说了!

想到这里,松平延信的脸色不禁变得难看起来,既而又瞥了岛津久光一眼,高声道:“岛津家主说的很对,眼下正是我等齐心协力、共渡难关的重要时刻,我们可不能在这时候再瞻前顾后!”

随着岛津久光和松平延信先后表态,其他一众藩主们顿时也没了退路,无论是想明白又或者是没想明白的,都不得不跟着岛津久光和松平延信一起表态,表示会各自派出武士和足轻帮助幕府清剿那些浪人。

德川家齐心中却是暗恨不已。

陈老爷和胡老爷等人一脸懵逼的望着侃侃而谈的齐峰,根本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齐峰嘴里说出来的。

然而齐峰却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反而望着陈老爷和胡老爷等人说道:“怎么样?愿意跟我齐某人一起干这事儿的咱就一起干,要是有不愿意干的也可以自行离开,只要别给我齐某人添乱,以后咱们还是好兄弟。”

胡老爷忍不住皱眉道:“齐兄的想法是好的,可是咱们上哪儿找一个愿意配合咱们的大名?按照齐兄所言,这个大名首先不能有太大的势力,其次不能太聪明,再次又不能太笨,关键是还得能唬得住倭国那些矮矬子们,这样儿的大名可不好找吧?”

齐峰不禁冷笑起来:“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可是这两条腿的人不还有的是?不瞒诸位,我已经特色好了一个大名,此人也曾在大明留学一段时间,算是粗通一些医术,用来湖弄那些矮矬子们是足够了。”

胡老爷眼前一亮:“你说的那人,可是近畿诸蕃的张闻洪?”

正如松平延信所想的那样儿,德川家齐之所以提出要由幕府派遣武士和足轻去清剿那些浪人,一方面固然是真的要清剿那些浪人,以免后续进行封锁的时候出现什么意外。

至于说派出忍者或者弄一些已经患了麻风病的病人去光格贱仁父子俩的地盘上面祸害,德川家齐暂时倒还真没有这个想法。

可惜的是,德川家齐原本计划好好的,眼下却被岛津久光和松平延信这两个瘪犊子给破坏了。

在场的一众藩主、大名们不禁有些懵逼,不知道德川家齐这瘪犊子又想说什么。

一众藩主、大名们继续懵逼——大明是上国,是倭国的爸爸,难道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埋葬大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埋葬大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5章

99.28%
目录
共55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