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少侠倒霉未婚妻(二十)

第七百七十九章 少侠倒霉未婚妻(二十)

宁王办事的效率极高。

不过一夜,就将所有涉及李煜之死的人抓了起来。

并且以他那阴谋家的脑子,甚至脑补出了完整的经过。

朱筱竹无论怎么被严刑拷打,只承认烈情散是她给楚七七的,但昨晚之事与她没有分毫关系。

而那楚七七在酷刑之下却坚定的认为是朱筱竹打晕了她将再将她扔进了屋中。

两人各执一词,在酷刑之下,都不改口。

宁王自然是把目光移到了三个女人嫉恨和李煜垂涎的对象—梁秋月身上。

破晓之时,天光透过窗户落在宁王沉沉的眸中。

“通知本地官府,牵连我儿案件的人,皆在午时处以极刑。”

消息传出之时,上官庄主腿都软了。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还是他珍之爱的发妻所生,他实在是没法子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兄长,你想做什么我不拦你。宁王此次虽没有牵连铸剑山庄,但此事过后,铸剑山庄也不会在上官家手中了。”

上官庄主的胞弟叹气,准备解散铸剑山庄之人。

他既然拦不住兄长,就只能让铸剑山庄之人免受牵连,省的在事后全部入狱。

梁秋月一行人已经被放出紫薇园了。

楚七七上官心慈等人被处以极刑的消息传出后,梁秋月就觉得这位宁王着实是狠。

在青城内将上官心慈处决,那上官庄主会没有动作?

他一旦有所动作,铸剑山庄岂不会受牵连?

这样一来,铸剑山庄只剩一条被抄的路。

不过不关她事。

这位宁王就没憋好屁,

逮着机会就弄死她了。

她干脆将还在青城中的沧浪宗之人全部遣散,让他们往落霞门去,省的到时受她牵连。

“师父,我的仇人是不是宁王?”

正在捋胡子的俞九剑诧异的顿了顿,眼中有意外,“你从何处得知的?”

“师父既然知晓,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告诉过我!”

俞九剑道:“告诉你?你能去报仇?还是你想让为师给你报仇?”

“师父,你明知道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不想被瞒着。”

“你既入江湖,便迟早会查清真相。”

俞九剑叹口气接着说道:“你父和宁王的恩怨是朝堂之争,不过宁王选择了江湖人的方式将人除了。你现在既已入他眼,以后便没有安生日子了。”

“你是要渡海随我走,还是继续闯荡江湖?”

谢临风神色坚定,“不为父母报仇,枉为人子。”

午时一到,梁秋月从从客栈出来,到了青城中行刑的菜市口。

此时菜市口被围的水泄不通。

人爱看热闹那是刻在骨子里的天性,连砍头都能当成热闹看。

上官庄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上官心慈被砍头,他不知道上官心慈被宁王转移到哪了,只能劫法场。

他知道刑场定然会被宁王布置的滴水不漏,但他别无选择。

除了上官心慈、楚七七和朱筱竹,被压上刑台的还有帮上官心慈做事的丫鬟和仆从,那乞儿也没逃过,正戴着枷锁跪在刑台之上瑟瑟发抖。

“有什么好看的?你什么时候和我打一架!”

珈尘阴魂不散的一直跟着她。

“和尚离我远点。”

她不是歧视和尚,主要是看到脑壳上的戒疤,她实在是下不去嘴。

珈尘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哼道:“你和我打一架,小僧立马走。”

梁秋月这才抬头看他,眼神颇为奇异。

九黎是头发没了,性格也大变了。

谁来把这和尚收了。

刑台之上,朱筱竹颇为狼狈的跪在那里,脸上身上的伤触目惊心,一眼便知她受了多少折磨。

眼见着行刑官和宁王来了,朱筱竹眼睛更红了,身体瑟瑟发抖。

她神色乞求的看向谢临风,口中无声说道:“公子,救我。”

谢临风面带嫌恶的回看她,没有任何表示。

他那次如白日做梦般见到朱筱竹给了楚七七烈情散,本以为是幻觉,却没想到她竟是这么狠毒之人。

朱筱竹见谢临风眼中的嫌弃,还心都凉了。

楚七七在人群中看了一圈,找到了梁秋月,眼睛那是噌的一亮,“师叔救我!”

楚七七大喊出声,“我爹是沧浪宗掌门,你们敢杀我,我爹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嚣张,莫不是以为天下都是你沧浪宗开的!”青城父母官喝骂道。

“好大的官威,张口便给沧浪宗扣了顶谋反的帽子,大人此等口才,未来这江山一定都是你的。”

梁秋月以内力将话语传的四面八方都是,根本让人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那官员脸色大变,正欲说什么,宁王冷冷看他一眼,他只能讪讪住嘴。

“午时已到,行刑”

火签令落地,行刑之人举起了砍刀。

手举刀落,一颗人头咕噜噜的从刑台上落下,鲜血喷洒而出。

梁秋月眼前的光亮被遮住,和尚珈尘鬼使神差的用手盖住了她的双眼。

一旁的谢临风神色奇怪。如果和尚捂住的不是梁秋月的眼睛,他甚至想说一句,“你一个和尚还懂怜香惜玉?”

梁秋月挥开珈尘的手,“你们和尚不杀生,你是不是该捂你自己的眼?”

一旁的谢临风轻咳一声:“即便你是和尚,也该注意男女有别,不要随意对别的女子动手动脚。”

珈尘上上下下轻蔑扫他一眼,“你是哪根葱,敢管小僧的事?”

谢临风怒道:“秋月与我有婚约!”

梁秋月平淡的说道:“这我可不认,你欠我父母两条命,还不清就该给我做牛做马,让我嫁你,隔着两条命,我不憋屈?”

谢临风无话可说。

一旁的珈尘摸了摸光头,一脸赞同的点头道:“女施主是个明白人,成家有何好,倒不如一人潇洒自在。”

梁秋月赞同的点点头,“和尚你也是个明白人,这另一半,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珈尘见她神色认真,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是为什么。

三人说话的间隙,侩子手已经举起屠刀砍了四颗人头。

谢临风看着朱筱竹死不瞑目的头颅,叹了一口气。

“不舍得她死就下去陪她,她肯定非常高兴。”

谢临风喉头一哽,“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我只是…”

梁秋月:“这些话我不想听,你对别人说去吧。”

谢临风:“…”

街上长什么样我都忘了()

(本章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快穿:女主不按剧本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快穿:女主不按剧本走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七十九章 少侠倒霉未婚妻(二十)

96.53%
目录
共80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