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惹祸上身

第0005章:惹祸上身

夜色倥偬,乙振华三人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趁夜而行,脚下不时传来吱吱的响声,那是森林中常年累积的厚厚树叶枯枝被踩所发出的声音。

由于是夜晚,没有太阳做指引,三人虽有指南针却也搞不清楚出路在哪里,三人就像迷路的猎人一样,小心敬慎的前行着。

为了确保安全,赵大全一手持枪一手扛猪走在了最前面开路,皓月也拔出她腰间双枪,神色警惕的护在乙振华身旁。

…………………………

三人在森林中走了一夜,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程,终于在天色刚刚放亮,太阳初升之时走出了茂密的树林,来到了一处位于山脚的小湖边上,走了一晚上,三人是又渴又饿。

而且这时候的海南天气十分燥热,加上他们在茂密的丛林中穿行了一夜,身上早已经是汗流浃背,脏乱不堪了。

见到面前这小湖清澈透底,碧凉逼人,乙振华顿时萌发了跳进去洗个凉水澡图个凉快,打定主意,乙振华便扭头对赵大全和皓月道:“大全,皓月,你们俩要不要洗个凉水澡?”

皓月脸颊一红,从身上取出一个行军水壶,走到小湖边将水壶装满,随即转身对乙振华道:“我去警戒!”说完迈开步子朝远处走去。

赵大全挠了挠头咧嘴憨笑道:“指挥官阁下,您先洗,卑职在这为您站岗!”

“哦,也好!”乙振华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看已经走远的皓月,刚才自己一时嘴快,说了句废话,皓月好歹也是个女孩子,怎能让她陪自己一起洗澡呢?不过要真是能和她一起洗个鸳鸯浴,还真不错。联想到皓月那天使般的面容和魔鬼般的火爆身材,乙振华有些邪恶的幻想着。

环顾了一眼四周,确定没人,乙振华开始将自己身上已经布满汗渍和灰尘的T恤和短裤脱了下来,只穿了一件四角内裤大步朝小湖走去。

刚一入水,一股清凉从脚底板瞬间传遍全身,身上的燥热感顿时得到缓解,往前一扑,乙振华跃入了水中,掀起水花四溅。

岸边上,赵大全将那头死野猪放在了地上,双手持枪开始来回走动,目光则时不时的巡视着周围,像一名忠实的卫兵,守卫着乙振华的安全。

就在乙振华刚一入水,异变突生,在距离入水处不足五米的水面,忽然溅起一团璀璨的水花,一副绝美的画面出现在乙振华眼前。

一名身材窈窕的女子突然从水面站了起来,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散披双肩,雪白的肌肤上带着滴滴水珠,宛如出水芙蓉一般清雅脱俗。

在她起身的那一瞬间,乙振华被震惊了,面前的女子年约十七八岁,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一些水珠、挺直的秀鼻,红润如樱桃般的小嘴勾勒出一幅如诗如画的绝美画面。

只是当她看到面前的这名陌生男人时,一双原本灵动可人的水汪汪大眼睛顿时充满了震惊和恐惧。

“啊………”一声尖锐刺耳的尖叫声从面前这妙龄美女的樱桃嘴中迸发而出,乙振华被这声音登时震醒,顾不得欣赏美女胸前的诱人风光,连忙想上前解释:“那个,小姐……我……”

不曾想,女子见他上前,连声惊恐的快速转身朝另一侧岸边游去,嘴里还惊恐万分的喊着乙振华听不懂的话语。

女子的尖叫声早已经惊动了岸边的赵大全和不远处的皓月,二人均是快速持枪赶到岸边,赵大全已经看到了水中有一名女子正在朝远处仓皇游去,当即举枪大声问道:“指挥官阁下,您没事吧?!”

乙振华顾不得追前面的女子,闻声回头,当看到赵大全要开枪射杀她时,连忙摆手制止道:“大全,不要开枪!”

赵大全依言放下了手中的钢枪,这时乙振华已经游到了岸边,上了岸,当他穿着四角内裤上岸时,一团绯红再次攀上皓月白皙的脸颊。

“指挥官阁下,怎么回事?”赵大全疑惑不解的问道。

乙振华边快速穿衣服,边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刚游了没多远,那名女子就从水中窜了出来,把我吓了一跳!”乙振华的确吓得不轻,尤其是那女子失声尖叫时,一刹间他还以为自己碰到女鬼了呢。

“那我们怎么办?”赵大全问道。

“先下山再说吧,此地不宜久留!”乙振华穿好衣服回头看了看涟漪未散的湖面,淡然道。

…………………………

五指山四周的山脚下,方圆几十里范围内,遍布着大大小小数十个本地彝族人村落,这里的彝族人生活习惯以及社会经济发展还停留在半封建半原始社会程度,当地百姓以“峒”为组织,进行生活生产,类似于中原地区一些大家族或者北方的大院一样。

每个峒都有其固定的疆界,若有侵犯,时常会爆发峒与峒之间的纷争械斗。每个峒都有一名长辈为峒头,也可以称为族长,负责维护当地社会秩序和调解峒中之人的纷争。

峒的组建基础和北方中原地区的家族、世家一样,基本上都是以血缘关系为基础,一个峒的人都是相互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每个峒的规模大小不一,大的“峒”有上千乃至数千人,中等的峒有数百人,除此之外也有百余号人的小峒。

历史上,在中国建国前期,这里都比较落后,当地百姓种地都还采用合亩制的生产方式,虽然当地百姓早已经从汉区获得了铁制农具,但其耕作技术还是十分落后的,牛踩田、手捻稻、不施肥、刀耕火种是这里的普遍对象。

金牛村坐落于五指山南端山脚下的丘陵地带,金牛村是五指山附近数一数二的大村子,同时它也是金牛峒峒头的居住地,相当于汉区的政府机构行政办公驻地。

村里有近五百多村民,为了防止野兽和别的峒的袭扰,村民们在村外大量栽种了带刺的竹篱作为保护村落之屏障。

同往常一样,天色刚刚放亮,金牛村村内便升起了袅袅炊烟,村里的男人们在村长和峒中长老们的带领下开始忙碌于农务或村里的公务,女人们则在家里准备早饭。

而一道倩影打破了村中的祥和宁静气氛,一个身穿红色绸缎服的妙龄女子一路掩面哭泣,朝村中最大一处院落跑去。

沿途的村民见状纷纷闪身躲避,谁人都知道这名女子是谁,那是峒头诺图的女儿,因为村子中除了她能穿得起绸缎,再无他人。

诺图的家位于村正中央,比其村中的宅院都要大一些,这样正常,毕竟他是峒头,整个金牛峒的两千余名百姓都归他管。

诺图家中,峒头诺图正在院落中负手散步,诺图年约五十余岁,体态彪壮,广鬓虬髯,肌肤黝黑,臂膀粗壮,眉宇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长者气势。

诺图正来回踱步间,只听见院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头望去只见自己的女儿诺雪蝶一脸泪花的跑了进来。

“雪蝶,你怎么了?”诺图见状连忙上前关切的问道。

“阿爹……”雪蝶见到父亲,顿时泣不成声,哽咽着将自己在后山洗澡被乙振华偷看的事情添油加醋的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诺图听完,顿时怒火冲天,勃然大怒道:“岂有此理,哪来的外人,竟然敢偷看我的女儿身子,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说完,诺图便大步朝院子外走去,召集村民去了。

PS:过几天就要回家结婚了,这些天忙的晕乎乎的,耽搁了更新,今天恢复更新。抱歉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铸剑琼州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铸剑琼州 铸剑琼州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005章:惹祸上身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