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2【Part two】2-4

第二部分2【Part two】2-4

【2-4】

当颜华睁开眼睛时,一张美丽的俏脸正梨花带雨似的看着他……

“水青!”颜华兴奋的坐了起来。

江水青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颜华心疼的用手帮江水青擦去脸上的泪水。

“为什么不早点找我?”江水青声音更咽的问道。

颜华正想解释点什么……

“嘘——你不用跟我解释,我只想让你知道,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也不管你快乐还是痛苦、孤独还是热闹;甚至不管你活着还是已经死去,你都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想你,在等待着你……”江水青说罢,又泪如泉涌。

颜华握住江水青的手也动情的说道:“水青,我也想让你知道,没有你,我这半辈子已经虚度,如果还有下半辈子,我希望能陪伴你,用尽我生命的气息呵护你。那怕有一天,我变成了一只野鬼孤魂,也要在你身边缠绕你,追随你……水青,你听见了吗?水青?水青……”江水青好像消失了,颜华紧紧的抓住那只手,从梦中惊醒过来,他顺着他抓住的那只手往脸上一看……触电似的松开了手,然后像抽去了棉芯的棉被一样,瘫在床上。

“又在想水青了……”马天行揉了揉被颜华?痛了的手,关切的问道。

“我要见水青,我要见水青……”颜华好像还在梦里喃喃自语,但语气又异常清晰明了。

“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去把她接来的,放心吧!颜老弟!”马天行伏在颜华的耳边,温和的说道。

颜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仿佛还想回到那个梦里。

……

当马天行再次来到病房的时候,颜华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他刚才也通过医生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金天中了两枪,一枪在后背,一枪在大腿,今天凌晨就已完成手术,目前情况稳定,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他自己已经昏迷了十二个多小时,左手的义肢中了一枪,子弹还留在里面;心脏起搏器出现了故障,目前已更换;右腿的义肢在车祸中严重折断,已被拆除。

另外,颜华的头部在车祸时只受到了轻微的脑震荡……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又一次死里逃生……”颜华暗地里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不过,还有很多疑问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很想找人了解一下。

这时马天行指着他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向颜华介绍道:“这位是cia特别行动处的高级特工——海顿先生,现在由他来负责这次事件的调查。”

“颜先生你好!其实我们也算老朋友了,十九年前我就认识你。”海顿说道。

“十九年前?”颜华一时一头雾水。

“当然,你不会认识我的,你一直在沉睡嘛……十九年前,尼泊尔加德满都,我和莫剑先生是最早切入你的事件的。”海顿有点感慨:“后来,我还陪莫剑先生去森特拉医院看过你……一晃就十几年了,你看,我都从一个见习生变成了一位中年大叔了。”海顿不怎么像幽默的幽默让现场的氛围缓和了一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接下来,颜华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后来,那个‘白衣少女’和‘眼镜男’怎么样了?”颜华问道。

“你还不知道吧?当时你们发生车祸后,他们也停下车来,准备前去将你们置于死地……还好,警察及时赶到了。”海顿说道。

“我确实在昏迷之际依稀听到警笛的声音。”颜华说道。

“但是,这两个亡命之徒却是一对狠角色,他们利用夜色和荒漠的地型,负隔反抗,与警察展开了一场猫与老鼠式的枪战,一位警察还被重伤……最后,还是等特警队赶来,才将那位‘眼镜男’击毙,而那个‘白衣少女’最终却选择了吞枪自尽”海顿说道。

“这么凶悍!到底是什么来路?”马天行问道。

“他们身上的护照都是冒充的……据初步分析,只能明确他们是来自东亚的职业杀手,身份似乎很神秘,具体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线索断了,那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事件该怎么解释呢?”颜华问道。

海顿沉思了好一会……

“据我初步分析,发生在你身上的一连串事件,极有可能是一个一波三折又环环紧扣的刺杀行动。”海顿说道。

“怎么一波三折又环环紧扣?”颜华和马天行都很是困惑。

“首先,那个‘白衣少女’通过接触你,确认你的身份。”海顿开始分析。

“为什么要确认我的身份?”颜华有点不解。

“因为你刚整了容,还没人认识你这张新面孔。当然,当天晚上,到那个鬼地方观星的人群中,恐怕也只有你一个人是装有假肢的吧?”马天行说道。

“没错,当她确认你的身份后,顺便在你的咖啡里放进一些迷药什么的……”海顿看了一下颜华:“不过,因为你的咖啡洒了一大半,所以你只喝了一小口?”

“是的,我只喝了一小口,就把它扔在游客中心门口右边的垃圾桶里。”颜华说道。

“你确定是扔在门口右边的垃圾桶里?”海顿看颜华点了头就继续说道:“那这个咖啡杯肯定还可以找到,检验一下,就可以知道了。”海顿马上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接着,他们会在暗中观察你……”海顿打完电话继续说道:“或许他们没想到你会一个人到山上去,或许他们觉得如果你在山上昏迷,甚至有可能昏迷后从山上跌落,弄得像一场意外失足死亡事故,对他们来讲,也许是最好的一种方式。于是,他们在静候你的消息……”海顿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整了一下没点上,夹在手里闻着。

“他们没想到,你只喝了一小口咖啡,致幻剂量不足,没能把你昏倒……当你往山下跑的时候,‘眼镜男’就只好迎上去刺杀你……”海顿继续分析道。

“但是,‘眼镜男’严重低估了你的杀伤力,他不会想到,这位‘残疾大叔’居然是位武林高手。”马天行半开玩笑的补充道。

“所以,当你跑到停车场,准备乘车离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位‘白衣少女’只能原形毕露,对你疯狂射击,不巧,你的假肢帮你挡了一颗,金天又挡了两颗……看着你驾车离去,他们就赶紧追去上,准备使出他们的绝招了……”海顿有意无意的停顿了一下。

“什么绝招?”颜华似乎有点预感,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的心脏起搏器,但又不是很肯定。

“你当时紧急刹车前,出现了什么症状?”海顿问颜华。

“心跳加速……”颜华还没说完……

“你是说他们入侵颜华的心脏起博器吗?”马天行抢先说了出来。

“是的,他们通过远程操控,可以扰乱起博器的频率,导致血液循环失常,引起窦性停博……其实,这样的黑客入侵已经发生过数起,不久前还导致fda召回了50多万台心脏起博器,就是担心这些设备可能会遭到黑客的入侵。”海顿说道。

“这么说,这两个杀手同时也是电脑黑客?”颜华有点不敢相信。

“这有什么奇怪的,就像你是个病毒专家,还是一位登山家兼武林高手呢。”马天行又开起了玩笑。

“这个可能性很大,在他们的车上发现了一台配置很高的手提电脑voodoodnvyh:171,但是里面的内容已全部销毁。当然,目前还不能完全排除别的可能……因为,我们也发现了一件不可理宜的事情。”海顿说道。

“什么不可理宜?”这又勾起了马天行和颜华的好奇。

“按照颜先生的描述以及我们现场的勘查,都可以证实车祸是发生在今天凌晨一点十分左右,但是,警察接到的报警电话却是凌晨零点五十分。也就是说,警察提前二十分钟就接到了报警,这个时候颜先生应该刚刚从山上往下跑……也就是说,当颜先生和‘眼镜男’发生冲突时,已经有人报警。要知道,最近的警署要赶到现场,大概也是刚好需要二十分钟左右,如果等发生车祸了再报警,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海顿心有余悸的说道。

“难道有人未卜先知?”马天行和颜华都觉得确实不可理宜。

“更奇怪的是,这个报警人和十九前的那个报案人一样,挂完电话后就销声匿迹,查无此人。”海顿接着又补充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上面才叫我负责这个案子的,因为他们觉得这件事件和十九年前的案件可能有密切关联。”

“你是说,十九年前,有谁从雪山上救了我,十九年后谁知道有人要杀我,所以就报了警让警察来救了我,而这个谁是谁?我们都不知道?”颜华真的觉得不可理宜了。

“总结得不错!特别是用了这个‘谁’字。”海顿说道:“颜先生,刚才只是我个人的一些初步分析,还有待进一步的证实……因为这个事,以后可能要经常打扰你了,你可要见谅!”

“我们都认识十九年了,就甭客气了!”颜华不无自嘲的说道。

“那好,绿水长流,青山常在,后会有期!”海顿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这句江湖术语,他甚至行了个抱拳礼,然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无为之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无为之王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部分2【Part two】2-4

75.76%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