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3【Part two】3-3

第二部分3【Part two】3-3

【3-3】

自1924年,德国医学家汉斯发现了脑电波,到1946年,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埃尼阿克”研制成功,一个科学发现加上一个科技发明,就已经拉开了人类探索“脑机接口”的序幕:

1963年,西班牙神经科学家戴哥多(delgado),在公牛大脑中植入电极,通过遥控抑制斗牛的越轨行为。

1978年,独立研究者杜柏利(williawdlbelle),在盲人杰瑞(jemy)的视觉皮层上植入68个电极阵列,成功制造了光幻视。

1999年,米国凯斯西留地大学教授享特(huntcwpeckham),用64导脑电图恢复了瘫痪病人的手部运动功能。

2003年,米国南加洲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师西奥马·百格(theer),带领实验小组成功研制能够模拟海马功能的神经芯片。

2014年,已瘫痪九年的利亚诺·平托(juliawopinto)在巴西世界杯的开幕式上,用意念操控外骨骼,在65000名现场观众面前把足球踢进球门。

2016年,残疾人内森·科普兰(nathand)用意念操控智能手臂和米国首脑obama握手。

2020年,“科技狂人”卡尔·麦克思给猴子“猴哥”植入脑芯片,“猴哥”以心灵感应的方式即兴演奏奥地利钢琴家车尔尼的599号作品《车尔尼599》。

……

在脑机接口技术的核心应用中,要想通过大脑灵活操控电子器械设备,达到以意驭物的层面,其实是非常复杂的过程。在机器学习中有一项众所周知的小悖论,越简单越复杂。

要知道一个非常简单的人类行为背后,可能是复杂异常的大脑机制。就算是拿起一杯茶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其实都是我们大脑超强算力的产物,它牵涉到大脑多个区域的综合作用与运动计划、控制、协调和反馈相关的初级体感皮层(s1),初级运动皮层(m1),辅助运动区(sma),运动前区(pmc),以及小脑、脊髓等通力合作的结果。

颜华在植入脑芯片的同时,也安装了“颠覆性假肢”,一只“luck手臂”和一条“luck脚腿”,这种“颠覆性假肢”与普通的假肢中,所使用的无触觉感受的金属钩子或抓手完全不同,佩戴这种“颠覆性假肢”的患者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对物体产生触觉,从而执行一些精细的任务,比如拿鸡蛋或者摘葡萄,通过深度的学习,甚至可以写字或弹琴。

但如前面所述,要达到这种心领神会,就需要一个漫长的练习过程,就像学习钢琴一样。首先,五线谱和琴键要一一对应,然后是手指编号……从断奏到连奏,再到背奏,再到精练一定量的作品。

在随后的日子里,江水青就一直陪着颜华练习这种所谓的“意念控制”,他们真的从拿鸡蛋开始练习,颜华在捏碎几百个鸡蛋后,终于找到了“灵感”,然后就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很快就与他的“颠覆性假肢”产生“心灵感应”,非常挥洒自如的控制左手右腿的假肢与右手左腿的协调配合,不经意间还真看不出他是一个装有义肢的人。

现在,他的“luck手臂”不但可以轻巧的拿起鸡蛋,还可以抛起来,再轻轻接住;甚至可以握着江水青的眉笔,在江水青光洁的肩膀上画上一朵精致的玫瑰……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无为之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无为之王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部分3【Part two】3-3

87.88%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