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符擒鬼婴

第二十四章 符擒鬼婴

王飞皱着眉头看着李娜,心中想到:众生教最近貌似教主换人了,真是越来越猖獗了,有必要好好修理修理。

李娜见王飞直接说出了众生教,捂着嘴巴“咯咯”一笑道:“唉,看了今晚我的鬼婴这里又要加餐了呢。”

周围的五个灵异局成员,纷纷向前一步,完全释放出自己的威压,都是道士境后期,一齐压向李娜。

其中一人开口喊道:“众生教,打着众生的名号,为非作歹,今日定教你有来无回!”

王飞注意到瘫倒在地,重伤垂死的我,嘴角一抽,该干正事了,开口道:“你们五个拖住李娜,那个鬼婴交给我。”

那五人不再多说,将李娜团团围住,纷纷抽出桃木剑,握在手中。

“杀!”的一声怒吼!

一人提着桃木剑,灌入灵气就朝着李娜刺去,她的表面浮出一层阴气,气体和剑锋每一次碰撞都会发出“噗呲”的声音,就好像水倒入火中一般。

一击打完,另一个人衔接上,就这样几个人和李娜消耗了起来。

李娜毕竟也是一位大道士境,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被干掉?

李娜身体表面的阴气越发的浓郁,渐渐化作一张巨大的鬼爪,朝着其中一个灵异局队员轰击而去。

几个队员立刻聚集在一起,将桃木剑的剑锋对着空中的那道巨大的鬼爪,口中念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令!”

咒语念罢,便朝着桃木剑中注入灵力,然后一齐对着那道鬼爪用力一刺,与那道鬼爪激烈的碰撞了起来,震起阴风阵阵,冲击着众人的斗篷“咧咧作响”。

双方的攻击在空中,僵持不下,最后一同散在了天地之间。

这道攻击虽然结束了,但是还有下一道攻击,战斗也依旧没有结束,双方依旧一直在对弈着。

另一边

王飞看着眼前的鬼婴,一身的威压和鬼婴的威压激烈的碰撞着,即使低了一个小境界但是这都不是事,天赋可以弥补。

王飞远远的看了一眼鬼婴身后,瘫倒的我,从腰间摸出两张符箓,这两张符箓上的符纹,都很简易。

王飞并指夹住两张符箓朝空中一甩,道:“疾行符,敕令!”

两道符箓于空中显出黄光,形成两道符纹,悬浮于空中,王飞对着空中抬手一招,那两道符文像见到了家长一下,奔了过来附在王飞的腿部。

王飞感受到腿部的符纹传来的力量,嘴角微微的扬起,朝着鬼婴身后冲去,毕竟慕生最重要啊!

鬼婴身体的周围一团团血水,一顿颤动,紧接着,化作一支支血水飞箭朝着王飞飞射了过来。

王飞果断的拿出符箓,迎着攻击而上,“星火符,敕令!”

符箓于空中化开,化作点点星火,分别朝着那几道血箭击了过去,一道道白色的烟气飘起,攻击被成功化解。

鬼婴“嘎嘎”的叫了几声,然后便举起鬼爪朝着王飞击杀而来,顿时阴风呼啸。

阴气团团的聚集在它那纤细的鬼爪上,阴气附在它的爪子上,带着一股杀伐血腥之气。

王飞不紧不慢的从腰间拿出一张符箓,朝着手臂贴上,喝道:“金刚符,敕令!”

一道黄光倚附在手臂上,王飞抬起手臂直接就一个横扫,“铛”的一声,碰撞在一起,两股力量不相上下。

紧接着,王飞也不恋战,手臂一震,借着力量,朝着我这飞跃而来,一个潇洒的落地,稳稳抵达我的身边。

我看向王飞忍着疼痛挤出出一抹微笑,王飞看着我,拿出三张符箓,对着我一贴,念道:“疗伤符,敕令”

三道浅绿色的光芒将我包裹,原本身上还在流血的几处也都被止住了,身上暖洋洋的,就像沐浴在阳光里一样。

身上的伤势也渐渐有了好转,伤口开始愈合了,只是气血有些不足,灵气还仍旧处于亏空的状态罢了。

王飞见我伤势开始缓和,便留下一句:“好好休息,我这就去将这个鬼婴拿下。”随后就转过身朝着鬼婴走去。

王飞从腰间再度,拿出几张符箓握在手中,随后一把撒向空中,符箓于空中黄光大绽,一道道符纹从中剥离开来。

只见王飞手指微微一挑,一个个符纹汇聚向王飞的掌心中。

鬼婴身子周围的血色雾气越发的凝实,点点血珠浮动在空中,一副蓄势待发,临阵以待的样子。

王飞先发制人,手中的一道符纹,如同蛟龙出海一般,飞快迅疾的朝着鬼婴飞溅而去。

“火炎符,敕令!”

那道符纹瞬间化作一团炎炎烈火,血珠涌动凝结在一起,便朝着火团飞击而去。

“木藤符,敕令!”

只见鬼婴脚底地面窜出一道道藤蔓朝着它缠绕而去,鬼婴躲闪不及,直接被缠住了双脚,“嘎嘎嘎”的尖叫声,似乎在哭诉着它的疼痛(Д)。

“金罡符,敕令!”

空中凝结成几柄散发着森森寒气的刀剑,剑锋所指,杀气凌人。

“嗖”

“嗖”

......

几道破空声接连响起,顷刻间便以抵达鬼婴身前,随即直挺挺的刺破,它外围的黑色阴气,长驱直入,插进了鬼婴的体内。

一缕缕的黑色阴气,开始疯狂的扩散开来了,鬼婴开始拼命了!

王飞见状也不着急,要破食指,在空中勾画着什么,过了片刻王飞才放下手中,长长呼出一口气,脸色看上去也苍白了许多。

空中的那道符纹看上去比起先前的要复杂不是,散发着淡淡的血色光芒。

王飞掐出一个印诀,随后空中的符纹开始缓缓转动起来,悠悠的朝着鬼婴飘去,纵使那些血珠击打在上面,也不见有所破损,反倒是令其红光更盛。

符纹笼罩在鬼婴的头顶,然后缓缓落下,王飞爆喝道:“鬼邪禁封符,敕令,封邪!”

(╯°A°)╯︵○○○去吧大师球!

那道符纹化作一张巨网,将那个鬼婴团团笼罩住,它就好像被关进了笼子里一般。

鬼婴不断的用着身躯撞击在笼子的内壁,不过没有任何用处,一切都是徒劳罢了。

王飞以一重之差强行镇压鬼婴,看的我满脸的震撼。

这个家伙现在真的好强啊!

王飞处理完鬼婴之后,朝我走来,将我一把扛在肩上,道:“我刚才帅吧!我来救你有没有被感到到?”

“蛮帅的吧不过比起我还差那么亿点点而已,就算你不来我也一样能离开这里。”我厚着脸皮说道。

“哈哈哈,走吧,他们那边也差不多结束了。”王飞爽朗一笑道,其实就是不说,王飞心里都懂,这就是默契。

自古以来符师的实力就不能用那些境界来衡量,他们的实力主要取决于对符箓的参悟程度,以及画符水平。

而世俗中的符师的符箓消耗大,威力小,所有优势就没有那么显著。

但像王家一样的符箓世家,耗灵小,威力大,所有他们的实力,往往都是超越自身境界的。

王飞身为王家符箓世家的传人,从小就和符箓打交道,所以打个鬼婴还是简简单单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阴阳古扎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侦探推理 阴阳古扎人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符擒鬼婴

87.1%
目录
共3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