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香烛杂货铺,第一笔生意

第八章 香烛杂货铺,第一笔生意

所谓阴扎,以阴气为引,灵气为辅,凝结成液化的纸张,运用灵气进行编扎,便成了,不过这样扎出来的阴扎只是基础中的基础,可以说杀伤力也就顶多跟一个刚去世变成的鬼魂差不多。

阴扎便是在编扎出躯壳的基础上,将鬼魂的魂魄引入其中,如果鬼魂越强,阴扎自然就会越强。

当然这些都只不过是入门级别的阴扎而已,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不值一提!

......

时光滴滴答答的流淌,转瞬即逝,三天眨眼直接就从手指间流逝了,利用这三天的时间我也初步将阴扎(超级基础版)的过程给学废了,怎么都做不到随心所欲的控制自身的阴气和吸收运用灵气。

王飞也从昏迷之中,苏醒了过来,一切都开始走上了正轨,我也终究要踏上属于我自己的人生征途了。

天色微亮,我和王飞早早的起来,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打算跟爷爷说一下,然后去杂货铺了了。

我和王飞背着个包,刚走出房门就看见爷爷站在门口,似乎好像早就知道我们今天早上要离开了一样。

我刚要开口,王飞就先笑着朝慕苍白说道:“慕爷爷,感谢您老人家这么多天对我的关照,托您的福,我才能这么快恢复。”

慕苍白将双手搭在我和王飞的肩膀上,然后侧着脸,一脸祥和看着王飞就像看自己家的孙子一样看着道:“小飞啊,都是一家人,别这么见外啊,要不是你的话,慕生现在估计都投胎去了。”

说着就朝我撇了一眼,然后板着脸看着我说:“看看人家王飞,再看看你,唉,多学学人家,修行上有不懂的多问问他。”

说完又笑嘻嘻的看着王飞,和善的说道:“小飞啊,接下来,慕生,又要拜托你照顾一阵子了,你多多关照他一下哈,要是他不听的话就往死里干他哈!”

王飞像个听话的乖孩子似的连连点头,说道:“慕爷爷,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慕生的。”

慕苍白哈哈一笑,然后拍了拍我们的肩膀,连连说:“好啊,好啊,祝你们一直好运。”

慕苍白一直将我和王飞送到门口,突然爷爷将我一把拉了过来,然后将一把只有小手指大小的纸剑,用一根灵力编制成的丝线穿过剑柄,将纸剑挂在我的脖子上,然后郑重的说:“爷爷接下来还有别的事要去处理,可能不能随时来帮你,这柄纸剑关键时候能救命,不过是一次性的,爷爷不在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

我咧开嘴笑道:“爷爷放心吧,我还要等着给您老人家送终呢,怎么可能会死。”

爷爷瞪着眼睛,一脚将我踹开,然后喊道:“小兔崽子,赶紧滚,看着就烦。”

我摆了摆手,说了就走了,然后一阵小跑跟上王飞,身后传来爷爷的骂喊声:“滚啊,最好别回来了!”

慕苍白就这么站在门口,目送在我和王飞离开,人影早就看不见不见了,可他还是站在那里,像木头人一般,浑浊的眼眶不知何时已经噙满了泪花,可却不知这一别却是永恒!

过了好久,慕苍白才回过神来,然后擦去眼角的泪花,往向山的那边,正是那一夜黑袍男子离开的方向,几个纵身就朝山的方向奔去,如同野兽低吼,低声说道:“敢打我孙子的主意?看我不拿四十米长的方天画戟给你梳个中分!”

公交车上

我透过窗户,看向窗外,紧紧握着挂在脖间的那柄纸剑,远远的看着那片越行越远的群山,心中不免有些许低落,确实我也该长大了。

我闭上双眼,开始凝神尝试感受着四周的灵气,试图想要控制那些肆意漂浮在四周的灵气,可是随着公交车的几阵颠簸,再次醒来就已经到站了,竟然在我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睡着了,大意了呀。

等到到站的时候,天色已经逐渐变得昏暗,漆黑的夜色也伸出无形的巨手,向大地缓缓笼罩而来,我和王飞走在幽长而窄窄的小道上,路上只有稀稀疏疏的行人,黄昏将人影拉的纤长。

当我们赶到香烛杂货铺的时候,天已是乌黑,店铺四周没有其它店铺,显得有一点幽旷寂静的气氛烘托开来。

我走上店铺门前,轻轻一推,随着“咯吱”一声,店门就被轻轻松松的推开了,惊得树梢上熟睡的乌鸦惊慌的拍着翅膀,“嘎嘎”的飞走了。

我和王飞进屋后,麻利的收拾了一下,就上床准备睡觉了,就在我们刚躺上床,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幽长而又嘹亮,刺破了这夜的寂静。

王飞直接掀被而起,将鞋子朝脚上一套,就往门口跑去,口里还骂道:“老子,就想睡个觉怎么就这么难,我倒要看看,谁大半夜的敲我的门。”

我看着王飞急冲冲,有点火气上头的样子,不免有些哭笑不得,我也起身穿上鞋子就朝王飞追去。

我突然想到什么一把拉住王飞,微微皱起眉头道:“老王,你说会不会是鬼敲门啊?”

王飞闭上眼睛,掐作剑指,片刻之后,睁开眼,一脸的诧异的表情,懵懵的道:“没有阴气,倒是有很浓的尸气呀!”

说着,王飞就赶忙去把门打开,随着门的长大敞开,我的眼睛瞪得浑圆,就连王飞也是一副震惊的神色看着门口。

门口一个蓬头垢发的男人,布满尘土,穿着一件带着好几个破洞的浅蓝色上衣,一手扶着胸口,一手撑在一旁的门板上,胸口那块被一抹暗红色的血液所浸透,这个男人不停的喘着粗气,不时的发出淡淡的呻吟声,如同受伤的野兽发出的低吼一般,听着都能感觉到十分的痛苦。

王飞从腰间摸出一张符箓,直接甩在这个男人的胸口处,紧接着,一缕缕黑色的气体从那个男子的胸口散发出来,这个男子疼的牙齿“咯咯”的直打颤。

王飞摸摸头,看着他道:“我帮你除去尸毒,这样好受些。”

说着王飞便走上前,搀扶着这个男子缓缓走到屋内的椅子前坐下,在灯光下才看清这个男人的脸庞,脸上划刻着几道深深的血痕,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面色苍白,身子直打着颤,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男子看着我们露出一脸祈求的神色道:“求求你们,去救救我的朋友好不好?”

我和王飞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子,男子见我们没有回话,作势便要下跪,我赶忙托住他,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呀,我们答应还不行吗?”

————————————————————

()没什么就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开头顺顺利利。

祝沐姐姐学业有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健健康康,快快乐乐每一天。

感谢各位大大这么多天来的支持,也祝所有书友新的一年里取得属于自己的傲人的成就,祝大家新春快乐!

虎年大吉('ˉ)

喜欢的这本书的话,就动动手指投票支持一下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阴阳古扎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侦探推理 阴阳古扎人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香烛杂货铺,第一笔生意

25.81%
目录
共3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