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漳水北岸

第三百五十五章 漳水北岸

秦亮军从界桥渡过清河,到了安平郡南部。没两天,又从一处叫“薄落津”的地方西渡漳水,按计划进入了巨鹿郡地界。

先前邓艾遣属官段灼来禀事,秦亮派黄远护送段灼、回到渤海郡南皮。

黄远回来后,说了一些南皮发生的事,“邓将军把城中百姓都召集了起来,准备了许多金汁(粪水)、桐油,滚木石块。贼军派人把劝降书射上城,邓将军叫我带回来了。”

秦亮伸手接过帛书,见到上面的字迹、认出又是毌丘俭的笔迹。这是他第二次得到毌丘俭的书信。

黄远接着说:“邓将军当众称,卫将军尚未出洛阳,便对他委以重任,之后更是信任有加,他岂能不尽心尽力?若守不住南皮,他当提头谢罪!”

秦亮点头回应、未作评论。他当然也不相信、邓艾会投降毌丘俭,否则见人就降的话,邓艾真会变成人见人嫌的吕布了。

然而,邓艾想在南皮为秦亮卖命的愿望、亦未实现。

很快秦亮便得到了消息,毌丘俭劝降不成,却没有再去攻南皮的迹象。毌丘俭军已占据了漳水北岸的成平、河间郡治乐成,并在漳水与清河交汇处、修筑营寨工事,防备邓艾袭击粮道。

秦亮一看形势,心头顿时明白了,毌丘俭什么都不管、也不想长驱南下,这是冲着主力会战来的!

毌丘俭军势头很猛,看起来信心十足。

毌丘俭算是很能忍的人,几番受到激怒与引誘,都没有被影响决策。但他也十分头铁,认定的事、似乎谁也无法改变。

按理敌军越要实现的企图,己方便越要避免其实现。因为交战双方是矛盾体,只要是于对方有利的事,那必定对自己不利。

但是恰好此时秦亮也不想避战。

朝廷正值多事之秋,战事往后拖延、可能会有难以预料的变数。何况秦亮已经下达了聚集兵力的命令,如果这时候选择退避,气势上就先输了一截!

秦亮遂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延续之前在青渊县城的部署。

不过每到傍晚、大军扎营后,他都会问一句身边的人,有没有常山郡来的消息。

从洛阳出发的四路人马,都从冀州南部过来,虽然分开进军、但相距不远,各路军队之间都是平原,也很好机动。中军要在巨鹿郡会合是很简单的事。

只有田豫军要穿越太行山,又是从北边过来,既不好联络、也隔得远。

关键是田豫不算秦亮的人,他只是听从洛阳的调令而已。他若是想阴奉阳违,秦亮也拿田豫没办法,尤其是现在。

雨已经停了,不过天空没有放晴,依旧有灰白色的云层覆盖、不见阳光。前方有一片极其宽阔的湖泊,叫大陆泽。

秦亮站在军营寨门口,已经隐约能看到北边的水域。那湖泊就像一片大海一样,看不到对岸。

这时身边的参军杜预开口道:“我们可先在大陆泽南岸等待数日,如果田豫不能及时过太行,我军或可向东面安平郡调动。再令邓士载的冀州军、沿清河西下。大军聚集在安平郡,再与毌丘俭周旋。”

秦亮点头道:“这也是个办法。”

他当然知道,一旦邓艾调离南皮、渤海郡将完全落入贼军之手。而且邓艾在南皮,暂时没有机会与贼军开战,却也牵制了毌丘俭一部人马、起到了分兵的作用,毌丘俭必须在漳水河口防备邓艾。

但如果田豫军不能及时会合,秦亮手里就只有洛阳中军的不到四万人马。兵少的一边要决战,更需要聚拢兵力,向邓艾靠近是必要的做法。

就在这时,两骑带着羽毛,从大陆泽西北方向绕行而来,他们寻到中军营寨,出现在远处的平地上。

秦亮等人怀着期待的心情,观望着来人。经过游骑盘问之后,一个使者过来了,果然是甄俨的部下。

使者呈上甄俨的奏报,田豫部已经出井陉!甄俨把秦亮的军令送到了田豫手里,田豫没有停留、正在向巨鹿郡方向继续行军。

秦亮看完奏报,立刻拿给了身边的属官部将们看。

使者道:“府君(甄俨)见到田将军时,感慨将军终于赶来了。田将军道,大军在井陉时遇到下雨、山路湿滑,故耽误了一些时日。但大丈夫应言而有信,既已许诺秦将军出兵,他便是手脚并用爬山、也要爬到冀州!”

“好!”秦亮高兴地赞了一声,回顾左右道,“田老将军还是可靠的。”

大伙纷纷附和,说话的嘈杂声也随之响起。本来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无法就是友军奉命前来会合,但此时诸将倒忽然露出了些许欣喜之色。

这时秦亮才想到,田豫以前是跟过公孙瓒、曹操的人,几乎经历了整个汉末以来的乱世,已经七十好几了,年纪似乎比王凌还大!老将军似乎还头脑清醒、意志坚定,秦亮没见过面,顿时却也多了几分好感。

秦亮很快就离开营寨门口,转身果断地简单说道:“明日一早拔营,从大陆泽东岸去巨鹿。”

诸将抱拳道:“喏!”

回到中军帐篷,秦亮又拿着地图来看。这张地图都被他捏皱了,上面的标注也早已烂熟于心,不过他闲下来还是会瞧,或许是因为图上比较直观,能节省思维力。

杜预的声音道:“将军用兵沉稳,选了个好地方,巨鹿确实适合作为大营立足之处。”

秦亮头也不抬,点头道:“邺城附近囤积了粮草辎重,可以沿洺水、或漳水北运至巨鹿。且此地靠近太行,南边有大陆泽、数条河水为屏障,粮道、侧后都不容易受到威胁。毌丘俭只有从东边正面来,没有耍花招的空间。”

傅嘏道:“毌丘俭定会主动来攻?”

杜预说道:“南皮邓士载威胁平虏渠,毌丘俭连南皮也不管,就是想寻秦将军大战!但若我军选好地方,凭借河流、城池事先构筑工事,毌丘俭也可能不会太着急。”

秦亮听到这里,心里也赞同杜预的判断。

毌丘俭麾下有不少骑兵,除了幽州精骑,还有乌丸人的骑兵。平原上预设战场,仍可以用工事对付骑兵,诸如拒马枪、陷马坑等简单的工事都有效,只是难以移动而已。

从毌丘俭的战绩来看,此人至少很有作战经验,一旦发现战场对他不利,极可能不愿意自己送上门。

若官军采用保守的策略,毌丘俭的兵力就可能渡过漳水,把控制范围向安平郡、甚至清河郡等地扩散。到时候秦亮主动去找他,反而可能进入毌丘俭预设的战场。

既然此时两边都似乎有会战的意愿,秦亮也不想回避了。

幽州军和乌丸人以凶狠自称,两军尚未交战,秦亮要是表现得畏畏缩缩,好像怕了他们似的!

数日之后,秦亮军便来到了大陆泽的北边。

熊寿、杨威、文钦三路,也先后在巨鹿郡治廮陶县靠近中军,田豫已到了巨鹿郡北边的赵国南部。官军主力渐渐完成了集结,开始沿着漳水北岸、缓慢向东推进。

双方的大股人马还离得挺远,但战斗已经开始。每天两军的游骑活动、会在各处拼杀追逐,都想把对方的斥候游骑驱逐走,以缩小对方游骑的打探范围。

毌丘俭也应该明白、秦亮军有会战的意愿。

否则秦亮军主力会出现在漳水南岸。隔着一条比较宽的河流,更容易形成对峙的局面。

不断有斥候报来各种各样的消息,这时候长史傅嘏、参军杜预等人反倒更加忙碌。大多消息都让他们处理,总结之后再报到秦亮跟前。两人都颇有才干,能独立判断哪些消息重要、哪些消息可以忽视。经过军中的相处,秦亮觉得此二人应该可以独当一面。

此时秦亮可以明确判断了,毌丘俭亦正向官军推进!因为白马渠上出现了多道浮桥,每天都有大量人马西渡。

白马渠是连接呼沱河与漳水之间的渠水,贼军从那里大量渡河,便是冲着巨鹿郡方向来的。

大战已尽在眼前,除非有某一方先退缩回避,否则两军主力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近。贼军过了白马渠之后,甚至中间已毫无障碍!

既无河流,也无山脉,甚至连县城也鲜见,只有巨鹿郡东部边界的一个孤零零的县城。

这会秦亮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比起之前不断算计双方的地形、兵力、形势等利弊,原先复杂的心态已变得简单。

毌丘俭写檄文辱骂秦亮,趁势反叛落井下石、想把秦亮往死里整,其中的恼怒、仇视等都不再重要。过多去担忧结果、更没有作用,只会影响自己的决心!

现在秦亮只是想怎么冷静地弄屍毌丘俭。

漳水向着东北方向缓缓地流淌,朝阳刚刚探头,天气终于放晴了。

秦亮转头看过去,或许是因为迎光的缘故,漳水上景色很黯淡,只有水面上的波澜、在反射着星星点点亮晶晶的光辉。无数的人马排成多路长龙,远远看去,人们就像一条条黑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大魏芳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大魏芳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五章 漳水北岸

85.75%
目录
共4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