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智取章鱼怪

第一百一十八章——智取章鱼怪

四五根巨大触手或鞭笞,或缠绕,对着蚩尤和青鹤两人不断发起攻击。蚩尤并没有现出真身来对抗这个大家伙,而是闲庭信步般左闪右避,总是在鞭笞落下来之前就鬼魅般出现在了另一边,而青鹤因为之前受伤的原因,每次都总是堪堪避过攻击,稍显狼狈。

为了速战速决,我将能量集中于双腿之上狂奔而去。本竟和与介本身便是两团雾气,携带着我往目标奔去,在黑暗中化作成了一道白色的闪电。

大章鱼似乎注意到了向自己飞快跑来的人,腾出两只触手拦在了我的面前。不能在这浪费时间,我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嘭”的一跃而起,高高的跃过这两根触手,而刚才脚下坚硬的石块也龟裂开来。

离这个大脑袋已经很近了,我干脆落在了章鱼触手之上,沿着这些触手根部直直向着他的脑袋疾驰。

我飞身到这章鱼怪的头上,朝它看起来最薄弱的眼睛发动攻击,从而将眼前这个大家伙瓦解。

幻想很美好,现实确是却异变陡生!

身后“啊”的一声惨叫,让我心神一动,我回头看去。

是青鹤,青鹤受伤了。

她被一根触手砸中,这会儿被触手拍在地上,按的死死的,完全不能动弹,粗壮的触手压在她纤细的腰肢之上,不断扭动着,感觉随时都有将她折断的可能!

我想返身先把青鹤从触手下解救出来,而这怪物丝毫不给我机会,身后又传来“轰”的一声,随即大章鱼开始疯狂的翻腾,我慌忙中借力脱离了它的身体。

“快去救她啊!”

我在这一瞬的空档对蚩尤喊着,不知道他为什么今天一直没有发动攻击,而是一直闪躲防守。

他面对贝哈穆特的豪情跟现在躲在黑袍之下左右闪避的身形,让我怀疑眼前的蚩尤是不是假的?

还是说,他在顾忌着什么…

蚩尤却像没听见我的话,也没有看到青鹤的处境一般,只是自顾自的躲避着那触手的攻击。

不知道他又犯什么病!

青鹤毕竟是为我阻挡那黑暗之门后面的东西才受的伤,我不能见死不救!

我将手中的本竟和与介抛向那巨型章鱼怪的方向,“先帮我撑着点儿!”

我点石翻身,来到青鹤身边,用匕首将那蠕动的触手从头划到尾,它整整齐齐的被我开了个背。

我从触手下,抱起奄奄一息的青鹤,鲜血从她的唇角渗出,她的右边翅膀,无力的耷拉在一边。

我小心翼翼的将她安置在靠近里面的一块平整岩石之上,用希望圣疗暂时封闭了她受损的经脉。

“撑着点儿…”

那边,本竟和与介面对章鱼怪的大脑袋在顽强抵抗,他们化作一叉一戟,在和两根触手缠斗着。

这东西好像完全不会疲累,而我们的攻击对他来说好像完全不起作用…

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要在鱼人回巢前离开…

因为一旦招惹上鱼人,就会引来这个大家伙,它把洞口堵的死死的,还有不断生长的触手…

一旦进了这里,将再也无法出去。

“回来!”

我再次迎上面前巨大的章鱼怪,本竟和与介仿佛感应到我,亦或是听懂了我的意思,再次凝聚成一棒一斧,回到了我的手中。

现在我们的力量被章鱼的触手分散,根本无法对本体造成更具杀伤力的攻击,而今天的蚩尤也极其古怪,压根不出手,只是自保。

我向来是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他人,可现在的形势让我头脑中的思考方向不得不往这方面想,或者,蚩尤想让我们死在这里,凭他自己,想必肯定是有离开这里的办法,他之所以迟迟不出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青鹤。

他不想让青鹤离开这里。

我确信了这一点后,反倒冷静了许多,与其靠蚩尤带我们走出这一死局,靠自己的把握要大的多。

既然他分散我们的力量,那我就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去!”我将手中握着的本竟和与介化形的斧头高高的抛了出去,斧头的形状带着一串白雾,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白色弧线,这雾气看似轻柔,若是落在身上,比铁斧子还要锋利的多!

眼前这青黑色的软体动物贼溜溜的眼睛显然被空中的这道雾气吸引,它蠕动的身体向上收缩,准备应对这当空一击的白斧!

我瞅准时机,在章鱼怪应对白斧身子向上的一瞬间,跳入了被抽干了水的池塘之中!

“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在重力和惯性的加速度下向下俯冲,手中本竟和与介所化形的另一根棒子,就像坠入深渊的一颗流星,划出了另一道白色弧线...

我不断下坠,就快要砸落在池塘底部时,我借着章鱼怪盘踞在池塘底部洞口的触手反弹,将手中的棍狠狠地插入它的软体之中!

这章鱼怪果然还有很大一部分的躯体在池塘底部的洞里,如果它完全钻出来,这一个洞穴都无法盛下它!

章鱼怪的注意力此时还是停留在空中那柄斧头上,下身的触手都放松了警惕,我这使劲一扎,喷射出了很多青绿色的汁液,溅的到处都是,腥臭无比...它发狂似的扭动着,想要把我甩到一边。

既然打开了一个口子,我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在章鱼怪底部触手间左右横跳,这一段时间在残刚训练下,我的身法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此时我在这触手上跑动如履平地!

同时,我将手中本竟和与介化形的棍不断拉长,绕着身下的章鱼怪左右翻腾拉扯,本竟和与介的力量居然如此不可思议,它不仅仅是能化作各种武器,而且好像无穷无尽!

我手中的棒此时已经成为了一条泛着雾气的丝线,将这章鱼怪绕了里三层外三层,是结结实实的捆成了个大粽子!

我召回空中还在和章鱼怪比划的另一部分本竟和与介所化成的斧,将两端接在一起,牢牢地打了个结!

本竟和与介的钢针威力不容小觑!丝线所缠绕进触手的部分,都像被戳破了的球,往外渗出绿色的腥臭的液体...

硬刚刚不过,没想到换了一种办法,竟将这看似无法击败的章鱼怪给控制了?我不敢相信我真的做到了...还是戒备着章鱼怪会绝地反击,然而它被五花大绑着,只能不断的痛苦扭动着肢体。

蚩尤闪身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我的身旁,我正想调侃他干活的时候装死,分享胜利果实的时候,出现的怪积极,却看到他披着黑袍下的脸,隐隐泛着红光,不对劲!

我再仔细一看,那是他眼睛所发出的一种诡异的红色的光,看着就带着一股邪性!

“你...你干嘛?”

蚩尤纵身一跃,跳到只会蠕动的章鱼怪的头顶,双手环动,在胸前聚起微弱的红光,我明白了,他要下杀手了!

“不要...”

洞穴角落传来青鹤的声音,她因为受伤严重,声音气若游丝,“它已经求饶了...不要赶尽杀绝!”

蚩尤像没听到一般,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停,我知道,他一旦聚足,这章鱼怪将会在这力量之下,爆炸成一滩滩腥臭的绿肉和脓水。

蚩尤身边的红光渐渐强烈,像是已经疯魔,对我来说,我并不在意他要对这章鱼怪做什么,我只是单纯不想看到这么恶心的场面,只是青鹤或许有别的理由要留下这章鱼怪的性命。

这东西长到这么大,想必也很不容易,上天有好生之德,毕竟是我们打扰到他们的清净在先,他们只不过是保卫自己的领地。

“行了行了...”我也对着蚩尤摆手,示意他停下。

那一团红色的球已经凝聚在他胸前,他用手在小心的运着...

突然!他闭着的眼猛地睁开,死死的盯着半昏半迷的青鹤!

糟糕!我怎么才意识到!

他要攻击的并不是这身下的章鱼怪,而是青鹤!

“你疯了!”我看出蚩尤的企图,急着上去拉他试图打断他的施法。

“她跟着我们出去,会成为我们接下来道路的绊脚石的!”

蚩尤低声冷冷的对我说,说着就双手发力,将那红色的能量朝着青鹤的方向打去!

“不行!”

我已经来不及阻止,只有用身体猛地撞向蚩尤,让他的攻击路线稍微偏转了一些...

那能量巨大到将坚硬的岩壁轰出一个篮球场那么大的洞,四周碎石掉落,脚下也震动不已!

这洞穴结构可能本来就不太稳定,现在随时都有塌方的危险!

“她刚刚救了我,如果你有杀她的理由,最好在离开这里之后再说服我。”

我也学着蚩尤的语气,冷冷的回了他一句,偏飞身去查看青鹤的情况,她看着更加虚弱,好像完全不知道,刚刚那致命的攻击,本来目标实际是她...

“快走...这里要...这里守不住了...”

“别说话,我们现在就走!”

我打横抱起青鹤,来到了池塘边,蚩尤眼见一击未成,这会儿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不做声的站在一边。

“现在没有水了,这么多洞口,到底哪一个才是我们来的时候穿过的水道啊?”

我问蚩尤,他双手一摊,表示他也不知道。

青鹤努力抬起手,轻轻的摸着章鱼怪的触手,那不断扭动的章鱼居然平静了下来...

“放了它吧...它会带我们离开这里...”

“放了它?那怎么行!我好不容易...”

此时,洞穴深处传来噼里啪啦石头碎裂的声音,就像踩在干枯的树枝上发出的声音那般,我感觉我们的脚下,也有那种声音,就像在薄薄的冰面上一样,不知道脚下的地面,会从哪一块开始裂开。

“放了它...它已经求饶了...”

“好吧...”青鹤好像有可以跟这东西交流的能力,我选择相信她。

“本竟与介,回来吧!”

我把本竟和与介召唤回我的身边,他们又恢复成正常大小的雾气萦绕在我周围。

那巨型章鱼怪抖动了一下触肢,然后不断的向池塘底部的洞口缩去。

“跟着它...”青鹤说。

我看了蚩尤一眼,转身,抱着青鹤跳进了洞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新元纪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新元纪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智取章鱼怪

68.21%
目录
共17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