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猫1样的罗伯斯庇尔

第609章 猫1样的罗伯斯庇尔

罗伯斯庇尔之所以跟出来要和赵新谈话,是因为他感觉面前的这个身材高大的军官要比屋里坐着的那位将军更像个统帅。虽然他在整个大革命时期和战场全无关联,甚至连枪都打不好,可在政治圈里也混了两年多了,该有的政治敏感多少也练出来些。

问题是赵新是谁?他从一片原始森林创立北海镇到如今已经整整十年了,大仗小仗是一个接一个的打,不管是在军事还是政治上,早就不是当年一心只为金子的小中产了。如今在整个东亚乃至东南亚,只要他一个命令,即便不是万众景从,那也是天翻地动。

果然,当赵新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罗伯斯庇尔又有了之前的那种汗毛炸立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在对方面前似乎很是渺小,愈发觉得赵新不像是一个普通军官。

话说此人在性格上有两个最重要的特征,这也影响了他在法国大革命中的所作所为--多疑以及对于个人恩怨的耿耿于怀。

首先多疑没错。要知道一个搞政治的人必然是多疑的,他们每天都在怀疑可能的危险,猜测有谁在觊觎自己的位置。所以一个合格的当权者,首先要做的就是建立一套稳定的制衡结构,控制好内部斗争,同时还得把外部的事办了。

但是如果一个搞政治的人没有心胸,将个人恩怨凌驾于政治,别说成不了大事了,害人害己害社会才是最可怕的。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人数不胜数,比如韩信,比如项羽。

赵新把叼着的烟放回兜里,用英语回答道:“很抱歉,罗伯斯庇尔先生,我不会讲法语。”

罗伯斯庇尔一愣,随即又露出微笑,用英语道:“您的英语说的真不错,刚好我也会一点,那咱们就用英语?”

“好的。”赵新抬眼看了下正被议员们围着的邓飞,以及跟孔多塞聊的热火朝天的焦循二人,只好笑着点了下头。

“你是位军官,能否问一下您是从事哪方面的工作呢?”

“我是邓将军手下的一名参谋。”

“参谋?可为什么我会觉得您身上有种统帅的气质呢?”

赵新面不改色的道:“可能是因为我本人经常协助将军制订作战计划,在地图上指点山河?中国人管这叫‘纸上谈兵’,空有气势,底蕴不足。”

罗伯斯庇尔忍不住笑道:“您说话可真有意思。我觉得假以时日,您一定会成为出色的统帅!”

赵新大言不惭道:“谢谢,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在之前欢迎仪式和吃饭的时候,由于距离的关系,赵新对罗伯斯庇尔看的并不是很清楚。毕竟在社交场合上一个男人死盯着另外一个男人,要么是有所企图,要么就是有某种特别的癖好。赵新可不想被人误解,所以直到现在,他才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长相。

因为室外光线的关系,罗伯斯庇尔摘下了他的眼镜,露出了那双绿色瞳孔的硕大杏仁眼和大弧度的弯眉;他的鼻子很长但却并不大,也不高耸,在扑了粉的银灰色假发衬映下,恰好和他微微后倾的额头构成了一道弧线。

他的身材并不算矮,大概在1.74~1.75之间,

上身穿着件刺绣精美的蓝条纹马甲,外面罩着件淡黄色底绿色条纹的上衣,脖子上扎着白底红条纹的领结,下身则是条浅色的及膝短裤和雪白的丝袜,看上去整洁而时髦,打理的一丝不苟。然而在赵新看来,这实在不像是一个终日把人民挂在嘴边的政治家该有的穿着。

话说你不是“无套裤汉”的代言人吗?

罗伯斯庇尔上来就恭维道:“真是没想到,你们居然从十年前就着手建立一个共和制的国家,真是令人赞叹。我一直都以为中国就是一个由少数人垄断着文化知识的......专制国家。”

“我看您想说的其实是落后吧?”

赵新腹诽了一句,随即略一沉吟便问道:“请问法国现在有多少人口?”

罗伯斯庇尔很是自豪的道:“唔,2500万!在整个欧洲,我们的人口仅次于俄国。”

“中国的人口有三亿!而您所说的少数人差不多有一千五百万。”

“这么多!”罗伯斯庇尔不自觉的将双手握在了一起,脖子和肩膀如同痉挛似的晃动起来。他面色涨红道:“呃......很抱歉,这个数字太庞大了,超乎我的想象。”

赵新语气一转,半是自谦半是恭维道:“不过您说的也没错。的确,1500万对于三亿来说真的太少了,才占百分之五。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们的共和之路还很漫长,才只起了个头而已,远比不上贵国的成就。我在勒阿弗尔就听说,8月10日攻打杜伊勒里宫的那天,巴黎公社动员了两万民众!”

罗伯斯庇尔听了顿时露出一脸庄重的神色,沉声道:“那是伟大的一天,巴黎人民做出了伟大的表率,全法国的人民都在同一时刻站了起来。在这过程中,法国人民的庄严态度与他们的动机和目标一样充满了无上荣光。”

好吧,已经去世的米拉波在三年前曾这样评价罗伯斯庇尔:“此人大有前途,因为他真的相信自己说的话。”

侃侃而谈间,赵新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于是又不自觉的把烟掏出来点上,他特意绕到另一侧的下风处,好让烟气不要熏到罗伯斯庇尔。可他没想到对方好奇的看着他手中被点燃的香烟,突然道:“这是新式的烟草吗?给我也来一支吧。”

赵新随即介绍了一下卷烟,又掏出火机帮对方点上。感受到了卷烟的柔和味道,罗伯斯庇尔觉得很不错,不由眯起了眼睛。要知道这年月欧洲人都抽烟斗,那可比卷烟呛多了。只要雅各宾俱乐部一开会,那屋子里就跟烟囱一样。

在另一个时空中国人有句俗话--烟草是男人之间沟通的桥梁,到了本时空也不例外。随着二人喷云吐雾外加红酒,话匣子也逐渐打开。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罗伯斯庇尔在说,赵新当听众。

“......我非常确信,共和精神是一种品德,是对祖国的热爱,是为了公众利益而牺牲私利的崇高品质。以目前的法国来说,共和国的敌人是自我中心主义者,是野心勃勃的腐败者。在人民的中间混杂了不少狡诈的骗子和政治流氓,他们背叛了人民的信任。革命者的唯一出路就是不断革命,变本加厉地革命,这样,才能战胜反革命分子,巩固和发展革命的成果。”

“我认为,专制比无政府状态还要可怕!作为立法者,他需要有过人的智慧,能了解人类的所有激情,而自己能保持冷静,为了他人的利益而不懈努力......”

“就像卢梭说的‘启蒙且无畏的哲人’?”

来法国的途中,赵新顺手翻了遍《社会契约论》,结果他的话让罗伯斯庇尔面露惊奇之色。

“您居然还看过卢梭的书?真想不到......我们要对当权者的罪行毫不留情,同情那些可怜和软弱者,尊重人民。”

赵新对这番陈词滥调毫无兴趣。这完全就是一副自画像--极尽自我吹嘘之能事!这厮是坚信自己比其他人更为接近卢梭描述的理想立法者形象。不过他表面上还是摆出一个合格的倾听者模样,偶尔提出问题,引的对方滔滔不绝。

罗伯斯庇尔的语速很慢,而且每句话之间停顿极长,以至于他每次停下来抿口酒或是抽口烟,赵新都以为他结束了。可事实上,这厮只是环顾一下四周,然后再为刚才那已经够长的句子补上一两个词。

不过让赵新感到有些别扭的是,尽管罗伯斯庇尔讲的滔滔不绝,可他从不直视自己,而且总在不停的眨眼睛,这让他觉得很是不舒服。

就像是法兰西第一共和国的“教父”一般,当罗伯斯庇尔将革命才是通向美好社会的唯一途径,也只有他才是法兰西真正的、彻底的革命者代表向赵新表述清楚后,他心里突然一惊,心说我怎么跟一个初次见面的东方人说了这么多?

正当他打算向赵新询问关于公众利益和个人利益孰轻孰重的问题时,吉伦特派的核心人物罗兰夫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向赵新问起了他在马车上说的那段话。赵新顿时如蒙大赦,立刻就跟其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罗伯斯庇尔大感无趣,想插话又插不进去,只得晃了晃脖子和肩膀,就如同猫抖了抖身上的毛一样,讪讪的回屋里去了。

罗兰夫人找赵新可不是为了聊什么文学,她的丈夫德拉萨尔就是现任的内政部长,民生救济和公共秩序维护是其主要职责之一。她从丈夫的口中听说中国人的船上可能有大量的小麦,于是便借着讨论文学的机会同赵新拉近关系。

赵新以前只是听说过罗兰夫人,并没看过其传记。等聊过之后他才惊讶的发现,这女人可真不简单。她居然在内政部有间专门的办公室,负责引导公共舆论,传播政治理想,并且内政部长阁下的大部分政治文章都是由她撰写的。

好家伙!难怪这个女人要掉脑袋呢!

虽然眼前这位著名的“美女”已经38岁了,可由于自己曾盗用了人家的名言,赵新总觉得亏欠点什么。所以关于粮食的事,他直接就承认了。

“是的,夫人。我们的船上还有八千磅小麦,之前都是当做压舱物在用的。”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用小麦当压舱物的,你们也不怕小麦发芽?”

“我们的船是用钢铁造的,所以防水无须担心。另外小麦也是我们国内产量最大的农产品。”

“好吧,如果找到机会,我一定会去参观一下。”罗兰夫人露出微笑,随即话锋一转道:“如果我国政府想把这批小麦买下,你们打算以什么价格出售?”

赵新道:“其实......按照邓将军的意思,这批小麦将无偿赠送给贵国,就用这点粮食作为促进中法友谊的桥梁怎么样?”

罗兰夫人眼中放出光芒,她伸手握住赵新的手表示了感谢,心里已经打算明天就给这位英俊帅气的年轻中国人写封信,邀请他来参加家里举办的私人沙龙。

夜里回到住处的时候,无论是赵新还是邓飞都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洗漱过后倒头就睡。反倒是焦循和黄承吉都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看的出,他们和孔多塞谈的很不错,而且孔多塞还邀请他们后天去家里做客。

之后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中午起床吃早饭的时候,管家布卫将两份请柬和一封信交给了赵新,说是上午有人送来的。赵新打开一看,请柬是英国大使和美国大使的,请共和中国使团去参加晚宴;信是罗兰夫人来的,请他参加后天在家中举行的沙龙。

赵新让布卫把请帖都送到邓飞那去,由他去出面应付,然后便来到书房,分别写了两封信。一封是中文,是给留在雷神号上的自己人,告诉法国内政部的人会来提粮食,可以把货舱里的3吨半小麦全给他们。

接着,他又用英文给罗兰夫人写了封回信。一是表示感谢,会按时参加沙龙;另外就是告诉对方,可以派人去勒阿弗尔接运粮食,不过到时需要拿着另一份中文信件当凭据。

等写完了信,用胶水封好信封,他便让管家布卫把信送到罗兰夫人家。

国民公会的人基本上都见过了,今天他要专心研究一下怎么把路易十六或是他的儿子营救出来,以及平安的带走。

特战营的人潜入圣殿塔不是问题,那些国民卫队在北海军面前就跟盘菜一样。关键是怎么把人带出巴黎,乃至带到勒阿弗尔港口外的船上。

一开始他想的很简单,用汽艇顺着塞纳河一路向西,沿途的国民卫队肯定反应不过来。可到了中午,德吉涅派人送来了一份法国地图后,他看完这才知道不行。塞纳河向西一直入海是不假,可河道弯弯绕绕兜圈子太厉害了,有那工夫,都能带着人坐马车在勒阿弗尔和巴黎之间跑一个来回了!

藏马车里带走?也不行,前脚圣殿塔出事,后脚中国人就告辞,傻子也知道这里面有鬼。且不说年仅7岁的路易夏尔不好隐藏,那个拉瓦锡夫妇也得带上!

赵新左思右想,最后决定玩一把险的。他告诉额鲁,一会自己有点事要离开,可能明天才会回来,不要大惊小怪。另外让两个人去自己卧室门口守着,等那个布卫回来的时候,绝对不能让他和其他佣人进来,就说自己在写东西。

等一切都准备好,赵新换上了一身另一时空的便装,悄悄溜到了一楼,趁着四下无人,转眼就消失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乾隆四十八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乾隆四十八年
上一章下一章

第609章 猫1样的罗伯斯庇尔

99.14%
目录
共6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