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〇1章 正法之本在全真

第2〇1章 正法之本在全真

如果说小小年纪的方升不仅练到大宗师的武功修为,还精研了全真教的道法仙术,更精通与金刚伏魔圈异曲同工的全真三才阵,三渡委实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告诉他们这个少年却是不凡。

此次佛门和朝廷联手要以辩经大会打压削弱全真教,乃是从二十年前就开始着手的事情。

清玄帝君虽然有恩于天下,但是他的后世子孙总不能一直啃老本,既然全真教不济事了,自然难免有人生出心思。

也就是说随着江湖整体提升,各门各派,尤其是佛门实力大增,全真教二尹真人相继离世坐化后,有着五位武圣坐镇的佛门就想要跟实力大不如前的全真教分庭抗礼。

大宋和大元也想借助佛门力量打压全真教,让朝廷的力量彻底掌控整个武林和宗教信仰。

不过当年乌虚法和玉云真人何等修为本事世人多不知道,加上最让佛门和元宋皇帝忌惮的剑仙杨明也下落不明,所以朝廷和佛门并不敢公然挑衅对付天下第一的全真教,都只是在暗暗寻觅着剑仙杨明的消息。

直到十七年前桃花岛弟子韩千叶自海外来到中原,搅动的武林风云变幻,再起波澜,武林才知道剑仙杨明尚在人世,不过是隐居在南海仙人岛。

等到韩千叶与阳顶天大战一场后跟黛绮丝销声匿迹于江湖后,佛门和大宋朝廷又悄悄打探仙人岛踪迹,并且数年前也有少林寺弟子和青牛宫弟子在流求亲眼看到了仙人岛被剑光劈开。

之后在去年从桃花岛弟子和陆庄弟子、丐帮等多方途径得知剑仙杨明修成真仙飞升而去了,也确有弟子看到了桃花岛上冲天的剑光向北消失不见。

结合那道破开小岛,后来使得仙人岛沉没的剑光,佛门高僧和大宋皇帝都确信是剑仙杨明练成仙法飞升而去。

后来又对全真教、陆庄和桃花岛多方试探,朝廷更设法引得许多邪派高人杀戮攻打陆庄、桃花岛抢夺屠龙刀,不仅杀死了不少杨家的弟子和嫡孙,更是抢走了屠龙刀,逼得杨定将陆庄弟子儿女全部撤回桃花岛,只能守在桃花岛上,不敢离开须臾。

因此在此次辩经大会上杨定就不敢前来,唯恐岛上不成器的儿孙被妖邪们全部杀了,到时候就算是自己武功再高,满世界找到凶手杀了报仇,自家的儿孙们也不能复生了。

不过虽说宋元皇帝和佛门多方谋划,但是他们所图的也无非就是削弱全真教,少林寺和大轮寺是想在东西方跟全真教紫霄宫、玉清宫分庭抗礼。

大宋皇帝和大元皇帝求的是平衡武林力量,削弱全真国教,让国内唯一一个朝廷无法掌控的存在变得可以掌控。

不管是注意影响还是畏惧天上的仙人,又或者担心全真教内是否有隐世修行的仙人,这次辩经大会根本就没打算杀死甚至打伤全真教的真人高道。

即使是方才“方升”出手时,三渡的金刚伏魔圈也未敢下杀手,就是担心跟全真教结了仇,辩经就不再是正常的论法论道,而成了和全真教开战的引子。

毕竟若是辩经论道,即使全真教输上一百回,莫说没仙人在世,就是有仙人在,辈分地位非同小可的仙人也不会插手此事,只会教导儿孙,争取下次取胜。

可是若是佛门杀了全真教弟子,或者此次所谓削弱全真教的计划演变为腰斩全真教,覆灭全真教,就不说后续影响,便是飞升在天上的清玄帝君就有可能降下雷法劈死两国皇帝和少林寺、大轮寺的高僧们。

所以,即使是要以辩经大会为圈套削弱打压全真教,但是佛门也好,宋元皇帝也好,他们都精准的做好了计划,只敢小小的打压,不敢过度拿捏全真教,就是想要踩在仙人知道了也不至于为此出手惩戒的警戒线上对付全真教。

因为畏惧不知道会不会下凡显圣的神仙,所以这场精心策划的辩经大会在“方升”看来就是一场儿戏。

三渡不敢相信方升这个年纪就能练出比金刚伏魔圈还要高明的“三才法阵”,所以仍旧担心是此次计划被泄露了,然后金刚伏魔圈神功被全真教提前窃取功法,专门传授给了这个少年。

“方升”看着三老僧不住沉吟,似乎是颇为不服,知道他们是不信自己的说辞。

于是“方升”就冷哼一声,转身走到乌虚法身前,深鞠一躬,道:“弟子请教主赐下拂尘。”

乌虚法手腕一转就把拂尘把手递给了“方升”。

“方升”接过来走到三渡面前,微笑道:“你们怀疑我用的是你佛门的金刚伏魔圈?嘿,我道家真法高深莫测,天下无敌,你且看这门赤炼元君所创的拂尘功,你的金刚圈黑索能出的了此法吗?”

“方升”说着话就抖动拂尘,之间银丝马尾刷刷而舞,每动一下万千银丝就各动形态,每一根都蕴含着无上的武功变化,方才三渡的金刚伏魔圈招法变化也尽数囊括其内。

“方升”瞥了眼三渡神色,知道他们已经信服大半,于是就朗声道:“行者因修止观故,若得欲界未到地身心静定,忽然觉悟心生,推寻三世无明行等诸因缘中,不见人我,即离断常,破诸执见,得定安隐,解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慧开发,心生法喜,不念世间之事,乃至五阴十二处十八界中,分别亦如是……”

三渡闻言大惊,渡厄皱眉道:“此乃金刚伏魔圈的心法!”

“方升”微微一笑,道:“这法有何难?所谓正法之本在全真,仙道之基源紫霄。

我学得三才法阵后,再看你们的金刚伏魔圈便可立时通晓其中道理,我全真教也兼修释教,自然可反推心法,对比我全真正法看来,你们的心法中多有错漏,我以三才法阵与你点明。”

“方升”顿了顿,拂尘一扬搭在肩上,朗声说道:“破除人我四相须得一念不起,以正慧之红日,照破邪魔之霜露,令诸邪定邪慧,不消灭而自消灭矣,不过意欲一念不起,便已有起不起之念,如何能彻底破除?

倒不如我全真道家无上真法,修太素之本,观想诸欲诸邪魔,锤炼心神,壮大神念,如此修为渐深,便可为道日损,终达心中明明了了,清清楚楚,法喜充满,不念世间一切尘境之事境界……

如此三才法阵之心决曰:非沈空守寂,不逆不臆,而常先觉,以心眼观世界,御气合天地……”

“方升”侃侃而谈,不仅说出了少林寺第一神通的“金刚伏魔圈”心法和不足之处,还说出了“三才法阵”的心法口诀。

虽然只是寥寥数语,在三渡听来却不啻于雷霆棒喝,顿时大有所得,确信自家的“金刚伏魔圈”神通脱胎于全真仙法。

实际上“方升”所言既有自己的见解,也有天演镜观照推演的错漏和改进之法,因此才能一语中的,深不可测,让三渡钦服不已,相信全真教果真底蕴深厚。

一个小小的弟子便可以无上道法破除自己三人枯禅数十年修行的佛门神通,若是乌虚法真人亲自下场动手,只怕是自己三人更是绝非一合之敌了。

三渡暗自后怕,再想起乌虚法方才谦逊客气的行止语言,更是钦佩不已,上前深深一拜,道:“多谢乌真人手下留情,小僧敬服,少林寺得承清玄帝君之德,今日又感念真人厚德,以后少林寺安分修行,奉全真教为宗主首脑。”

三渡此言不可为不重,可以说不仅是承认败了,更要做全真教的小弟,空见、空闻等四大神僧都神色一变,有心劝解却自知无用,只能低眉顺眼的长宣佛号。

乌虚法心中惊喜,脸色不动,他其实不仅不知道清玄帝君什么时候创出传下过“三才法阵”,更不知道方才“方升”所用的赤炼元君拂尘功,但是他此时也确信“方升”所言必定不虚,恐怕他不是见过两位仙人学得仙法了,那就是清玄帝君的什么弟子投胎转世了。

不过不管是哪种身份,这个少年都是清玄帝君的关系,自己也不敢怠慢。

所以乌虚法先是微笑充方升点点头,这才转过来两手虚扶,微笑的看着三渡道:“好说好说,红花白藕,天下武学原是一家,三教修到最后也殊途同归,说什么高下尊卑,我全真教百年来何曾欺压过同道?

便是我教清玄帝君老人家当年也广度仙法,贵寺不也凭此才得以修成筑基正法的吗?依老道看,少林寺和紫霄宫皆是弘扬正法的所在,不要争竞,日后多多亲近便是。”

“真人虚怀若谷,小僧钦佩!”

三渡又躬身施礼后才起身,渡厄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宋元皇子,又看着八思巴长叹道:“少林寺栽了,八思巴法王,不如你大轮寺也认输吧,如此可不至于伤了和气,更不会有损你密宗法王的名声。”

八思巴是金轮法王徒孙辈的高人,自从八十年前他机缘巧合学得中原流传出的一些神功,数年间就练成龙象般若功第十层,然后行走江湖,不管是西域还是中土,近六十年都不曾遇到过对手,可以说是密宗震古烁今的人物,早就超越了师祖金轮法王。

近二十年更是结合东土换经时所得的筑基仙法练成了密宗史上无人练成的无上瑜伽密乘,如今按照中土说法已经是筑就仙基,开始修炼凝聚神念之法,虽然不算仙人,但也有一只脚踏上了仙流,在中原的诸多武圣中也可名列前茅了。

八思巴从来没有见过全真教的仙人,更不曾见过仙法,虽然听说过许多传说但也并不尽信,是以多付全真教他比少林寺还要上心,此时见三渡都认输了,八思巴就知道这三个老和尚并不想真的得罪全真教,多半是借故认输自找台阶。

想起大好局面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少年就要付之东流,八思巴眉头一竖,看向“方升”,冷笑道:“好一个全真弟子,辩经论道你们全真道人说不过我,比法论神通又胜过了少林寺的三渡圣僧,咱们便是扯平了,少林寺认输,我大轮寺还未败,不知方少侠是要与我辩经还是斗法?”

辩经都是谈说理论能否自洽,或者如何将对方带入悖论中,佛门自唐以来就精研此道,八思巴乃是密宗第一圣僧,辩经的技艺尤胜三渡四空。

若说辩经,“方升”也并无必胜把握,所以他轻轻摇头,道:“辩来辩去有什么用?还是看看咱们两教修出来的手段高下吧!”

八思巴自问无论是辩经还是斗法都不怕乌虚法,这个小小的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少年方才取巧破了三渡的金刚伏魔圈,八思巴并不以为意,他看不出“方升”竟然能比渡劫的金刚伏魔圈神功还精湛,更用了阴神法术震慑了渡劫,还以为是三渡有意相让。

八思巴心想方才三渡若是用了一半的功力这个少年也早就死了十次有余,自己的武功修为不在渡厄老僧之下,尤在渡劫和渡难之上,已经是半只脚踏上了仙流,这个还不算大宗师的少年挥手便可镇压。

八思巴态度和蔼,问道:“不知方少侠要如何跟老衲比较神通?”

“方升”早就以天演镜观照着八思巴,对于他的无上瑜伽密乘也有了些了解,知道这个无上瑜伽密乘虽然说的无比高明,练成以后能修成活佛之身,但是当真修炼便是天分再高之人也绝对修炼不成,只因此法只是猜想之物。

可是在近八十年前林清玄华山传仙法后,仙道筑基法门以各种形式流传在各大派中,八思巴不知从哪得来了一些筑基心法,然后凭借着自己惊人的聪明才智和天分将无上瑜伽密乘完善改进,竟然推演成了一部完整的仙道筑基之法。

虽然尚有不少不足,但是八思巴凭借此法已经练到了观想象雄古佛和大日如来、无边炼狱,以此炼气化神,凝聚神念的地步,只等神念凝聚为一,便可有诸多神通,踏足仙流了。

“方升”神色不动,但是在通过天演镜看到了八思巴弥补不足,几乎等于创出的“无上瑜伽密乘”筑基仙法后,即便他自己已经是开辟仙路的道家祖师,修炼到阴神之境的当世大能,但是方升体内的林清玄却也暗自佩服八思巴的聪明才智。

在林清玄看来,自己这一世的一百三十五年里所见过的能和八思巴相比资质悟性和天分的人里唯有终南祖师张三丰和剑仙杨明、老顽童周伯通和小龙女四人。

林清玄很清楚自己要是没有天演镜,比起这几人就拍马难及了。

修仙之法的开端靠的是周伯通,如今修仙之路百花齐绽,还有了比自己和周伯通炼气化神之法更便捷且威力巨大的剑修之法,林清玄很清楚未来必定是剑修为主流了。

所以目前和未来修仙之路就要靠杨明、小龙女、张三丰,如今还要再加一个八思巴了。

本来林清玄见三渡乖觉认怂,八思巴还不知死活就有心将他打杀了,以此威慑天下,可是此时见八思巴未来也能走出一条不同的修仙之路,林清玄就压住了杀心,准备折服此人。

装模作样的想了想,“方升”才笑道:“八思巴法王,久闻密宗神功别树一帜,当年金轮法王就足可与四大宗师相提并论,还有瑜伽神通也非比寻常,不如晚辈一一领教吧!”

三渡此时遭逢大败,又承了全真教大恩,灰头土脸的朝着乌虚法告辞就要离去。

“方升”知道三渡虽然信服了,但是四空却未曾折服,而少林寺如今掌权在位的正是空见、空闻、空智、空性四神僧,于是就拦住了三渡,道:“三位圣僧是佛门大德,我与八思巴法王斗法还需得你们做个见证。”

“方升”话说于此,三渡也不勉强,点点头就退回蒲团上坐下。

“龙象般若功老衲练的不算到家,还请方先生赐教。”

八思巴见到方升破了三渡的金刚伏魔圈,也心惊全真道法神通厉害,担心若是第三轮辩经斗法乌虚法亲自出手自己也未必是老道的对手,这个少年方升再厉害也定然功力有限,正该此时动手再胜一场。

八思巴心中想定主意,僧袍一扬就要动手。

“方升”轻轻摆手道:“且慢,老前辈你且听我一言,你我斗法,我若用出全真道法仙术必定立时取胜,但是我若取胜了,恐怕你也未必心服,所以这场斗法结束了,我就作法请我教清玄祖师显圣降灵,好叫你们知道我全真教底蕴深厚。

不仅道法仙术无人能敌,弟子中高人辈出,随便几人便能镇压天下,便是当真后继无人了,也可请我教祖师帝君降法显灵!”

乌虚法和丘阳齐、玉云、通贞、通明等道人都心中激动,到现在他们都知道这位“方升”身怀惊人的秘密,绝对不是寻常人,所说十有八九便是实话。

若是当真能请清玄老祖下凡显圣,便是一大杀手锏,足以震慑武林数百年了。

八思巴左右打量着“方升”,见他神态自若,并不是瞒哄自己的样子,于是就心头一沉,知道若是他能请出清玄帝君显圣,那说明全真教掌握着沟通天庭上界的法子,虽然堂堂的仙人不至于谁惹了全真教都要出手惩戒,但是有这个大杀器在,只要佛门一日不能出现菩萨飞升,全真教便能永久的压在佛门的头上了。

八思巴此时心头暗自叹气,只觉得即便自己胜了这一阵,只要清玄帝君显圣后,辩经大会的胜败世人谁还在意结果?

话虽如此,不过事已至此,由不得退让了。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从全真掌教开始纵横诸天
上一章下一章

第2〇1章 正法之本在全真

82.79%
目录
共24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