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降服鲶魔足印碎,师徒惊闻乌摩妃

第59章 降服鲶魔足印碎,师徒惊闻乌摩妃

余禄缓缓将自身的念头徐徐放出,整个灵台都在朝外界敞开,超凡入圣的魂灵散发出一股诱人的甜香,吸引着天魔现身,不到片刻工夫,远处就浮现了数百道影影绰绰的幽暗身影,对余禄的肉身垂涎万分。

然而这股甜香没维持多久就被仙王脚印的腐臭给污染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天魔瞬间像是遇上了天敌一般,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摩登加女在第一头天魔接近的时候就隐藏了起来,余禄则耐心的等待着净世鲶魔上钩。

净世鲶魔和大多数以狡诈阴险而着称的天魔都不同,它的智力极为低下,但只要成年就相当于人族上三境的修士,几乎可以说是纯靠本能来生存的异种,对恶臭、腐烂、污染过的东西极度痴迷,所以他根本不怕净世鲶魔不上钩。

原本只徘回在仙王脚印附近的恶臭随着余禄的念头而飘向不可知的远处,终于成功吸引一群净世鲶魔的注意,大大小小十余头,它们迅速调转了原本的方向,朝着余禄此处赶来。

不多时,余禄就看到远处有着点点幽光闪烁,起初像是一团萤火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余禄逐渐看清了来者的面目。

那些东西有着鲶鱼的大脑袋,黄眼珠小到几乎看不见,看上去极不相称,两根长须几乎比身子还要长,肥硕的身躯上有着大片褐色的斑块,体型大的有百余丈,小的也有数丈长,它们的胃部长在肚子外面,晶莹剔透的,像是一盏美轮美奂的水晶灯罩,里面的灯油则是一股股正在翻滚的“淤泥”,这些都是凝为实质的异化污染。

“这就是净世鲶魔?”

余禄轻声呢喃道,悄悄退至一旁,任由鲶魔群朝着仙王脚印扑去。

“没错,它们的胃长在体外,若是吞下了超出它们承受能力的污染之物,胃部就会彻底脱落,不久之后还会长出新的。”

摩登加女的声音在余禄的脑海中响起。

“体型最大的那头净世鲶魔便是一位天魔将,而其余的天魔虽然弱了点,但也有大用。”

“若是融入到无间神狱之中,无间神狱处理污染的能力就会增强许多倍,能够更加肆无忌惮的使用天地熔炉。”

摩登加女三言两语间就定下了这群净世鲶魔的结局。

“行了,别再等了,赶紧动手。”

……

净世鲶魔几乎没什么脑子,

即使余禄正在旁边虎视眈眈,它们却好像看不到一样,继续蚕食着那一个个仙王脚印。

“幼~”

想着擒贼先擒王,余禄直接朝着那头最大的净世鲶魔暴起发难!

割鹿刀凭空出现在余禄的手中,发出轻灵的鹿鸣,他全力催动天魔转经轮朝着净世鲶魔的头颅重重砍去,璀璨的金辉从肌肉上倾泻而出,银白色的锋芒也在刀尖绽放,此刻他就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正在倾尽全力的将黑暗撕碎。

“锵!”

净世鲶魔却仿佛未卜先知一般的偏头躲过了刀锋,不等余禄变招,鲶魔就将肥硕的身躯一甩,那根强劲有力的尾巴便凭空出现,重重的拍打在了余禄的胸膛上,发出恍如金铁交击的清脆鸣音。

余禄金身上的不破琉璃为之动荡,泛起了阵阵涟漪,他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才卸去了这股恐怖的力量。

“鲶魔的肉身很强,你用刀砍还不如用炮烙刑柱砸呢。”摩登加女出言提醒道。

余禄认同的点了点头,果断开启了象王威行神通,一举一动都蕴含着斗战真谛,随后手掌一翻,割鹿刀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根充满肃杀之气的狰狞凶器!

不破降龙琉璃金身作为他武道九境凝聚出的结晶,赋予了余禄超乎想象的力量,几乎和天魔转经轮拥有的恶鬼之力等同!

【炮烙】玄异凝聚出的刑柱被这股神力牵引着,像是崩塌的天柱一般,朝净世鲶魔的头顶坠去!

有着象王威行的神通加持,净世鲶魔再无法像是之前那样优哉游哉的躲过去,直接被这根炽热的炮烙刑柱击中脑门,硕大的脑袋勐地颤了颤,剧烈的痛苦席卷全身,然后反应过来的净世鲶魔当即就是勃然大怒,瞪着一双小眼睛朝余禄撞来。

“轰!”

余禄也是毫不露怯,在头顶挥舞着炮烙铜柱,和净世鲶魔展开了厮杀。

虽然这头天魔将实力的净世鲶魔正在遭受攻击,可周围那些净世鲶魔却仍熟视无睹,自顾自的围绕着仙王脚印嗅着,那痴傻的神态活像是一群瘾君子。

数百个回合过去,余禄仍和这头天魔将打的难舍难分,按理说余禄以第一境修为硬刚天魔将说出去绝对算得上是骇人听闻,何况还是净世鲶魔这般天魔异种。

换源app】

可摩登加女却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她在余禄的脑海中大喊大叫,言语间极其轻蔑,“你到底行不行啊,戒色!”

余禄闻言更是恼火,直接暴躁的反驳道,“你行那你上啊!”

“那你看好了,为师只给你演示一遍。”摩登加女听似矜持的语气中透露着满满的娇横。

那颗曾令一众天魔王都闻风丧胆的玉面琥珀童突兀出现,净世鲶魔灵智低下,并不知晓这张俏脸的主人曾掀起了怎样的血雨腥风,但在摩登加女的头颅出现那一瞬间,净世鲶魔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竟然直接僵在原地动弹不得,紧接着就被那双柔弱无骨的纤细玉臂生拉硬拽,活生生塞进了无间神狱之中!

“还是师尊厉害。”

余禄收起了道藏玄异,凑上前去干巴巴的奉承了一句。

摩登加女饱含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正要说话,一连串破碎声打断了她。

“卡卡!”

摩登加女愣住了,勐然扭头望去,发现不知何时,那一串早于仙秦天朝、已经存在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仙王脚印居然被那群净世鲶魔给“吸”出了一丝裂缝,独属于至高仙王的道韵灵机宛如决堤江水,瞬间席卷域外千万里,为亿万生灵所感知!

靠得近的那群小的净世鲶魔当即被吹得人仰马翻,外露的胃承承受不了压力纷纷当场炸开!

“坏事了,戒色快跑!”

摩登加女连那几条吹到脸前的净世鲶魔都顾不得管了,焦急的朝余禄预警道。

余禄从没有见过摩登加女这么紧张的一面,丝毫不敢怠慢,就施展出扶摇同风翼,带着满腔的疑惑慌张遁走。

“这串亘古存在的仙王脚印突然破碎,势必会引来众多强者的关注……”摩登加女的神色前所未有的严峻,全力催动娑毗加罗先梵天咒为余禄掩护行踪。

可域外虚空却是天魔的主场,在仙王脚印破碎的瞬间,一道仿佛承载了万物反面的瘦长幽影兀自浮现,来者正是诸位天魔王之中的一员,天影魔一族的王。

但娑毗加罗先梵天咒不愧是连阿难尊者都能迷惑的外道神咒,全力催动之下,就连天影魔王都没能发现端倪,她看着空无一人的虚空,喃喃自语道,“逃得这么快吗?”

突然之间,她就对那串突然破裂的仙王脚印失去了兴趣,反而对逃走的始作俑者感到好奇起来。

毕竟腐烂之道和她本身的道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第一时间敢来这里只是因为恰好离得比较近罢了。

天影魔王搜索一圈,却不由得面露失望之色,正当摩登加女和余禄都松了口气,以为能够蒙混过关的时候。

没成想天影魔王突然邪气凛然的坏笑了起来,“小老鼠,你不会真的以为本王没发现你吧?”

这是诈我(们)呢,余禄和摩登加女脑海中同时冒出了这个念头。

“还不死心?本王这件寻人烟壶可是从一开始就有了反应。”

天影魔王见无人应答,便悠哉的取出了一枚形似鼻烟壶的奇特魔宝,壶身透明,可以看出内部有着上百亿的小“蝌蚪”挤在一起,像是深邃的漩涡。

刚打开塞子,一缕令余禄和摩登加女无比熟悉的气机就迫不及待的钻了出来,像是找妈妈的小蝌蚪一样朝余禄直冲冲飞来。

迎着摩登加女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余禄悔恨万分。

坏事了,真武斗场中那个背对众人的神秘影子果然有猫腻,竟然暗中收集了那么多人族天才的气机!

“哈哈,就让本王来看看你的丑恶面目!”

天影魔王发出一阵贱兮兮的下流笑声,然后瞬移到余禄的面前,打了个响指,娑毗加罗先梵天咒便宣告被破,余禄和摩登加女也随之现形。

“原来是个小瘪……”

天影魔王的奸笑声没持续几秒就戛然而止,她看着摩登加女那张略显凄冷、怒目而视的面容,先是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然后当即吓得冷汗直流。

“殿……”

“我不认识你!”

摩登加女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天影魔王,从余禄手中接过扶摇同风翼的控制权就跑。

从天影魔王前倨后恭的变化来看,明显是认识摩登加女的,可她却又着急撇清关系,余禄一时间也分不清这位天魔王是敌是友了。

难道是师傅修行天魔转经轮时的老部下?余禄猜测道。

“殿下,殿下,您失踪了那么久,天妃对您思念万分,还请至少回去见上一面吧!”

天影魔王顾不得去想刚才自己的僭越行为了,见摩登加女要走,连忙追上去,苦口婆心的恳求道,余禄则被她彻彻底底的忽略了。

“天妃?”

余禄暗自呢喃道,他用余光注意到,一旁的摩登加女脸色有些难看。

天妃?难道是那位乌摩天妃?难道是那位三千世界之主——大自在天的妻子?

这是余禄脑海中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想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无间诡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无间诡仙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章 降服鲶魔足印碎,师徒惊闻乌摩妃

99.69%
目录
共3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