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注定的失败

第241章 注定的失败

第二天清晨,金阳跳出地平线,灿烂的阳光照耀在庄严华贵的韩王宫正殿,烨烨生辉,光彩夺目。

正殿下的广场上已经聚集满了头戴高冠,身穿华服,手持笏板的韩国大臣,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低声讨论着什么……

不过大家的目光都或多或少的落在了司寇韩非身边的陌生人身上,暗自打量猜测着。

陌生人脸庞方正,浓眉大眼,看起来颇为正气,铁冠束发,身穿一袭蓝色锦袍,背负着双手,面无表情,气度从容澹定。

其实此时的李开心情颇为复杂,事隔多年再次踏入王宫之中,让他想起了一些当年的事情,只是脸上不显罢了。

当年他官居左司马,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可谓韩国军方一颗已经升起的璀璨将星,然而却因为卷入权力斗争中,前途尽毁,妻离子散。

当年他不过是想保持中立,不想掺合诸位公子夺嫡的争斗,就这样也被针对了。

夜幕,当今韩王的气量何等狭小?

不过也怪他当年太过天真了,有些事情你实力不够,不是说你不想掺和,就可以不掺和的。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啊。

“九公子,这位是?”

掐着时间赶到的姬无夜发现了陌生人,走到韩非身边,毫不掩饰,颇为无礼的打量着李开。

“这里没有什么九公子,只有韩国的司寇。”

一想起自己和卫庄遭遇的危险,麾下兵卒的惨死,韩非就懒得给姬无夜好脸色看,都不正眼看姬无夜的。

姬无夜脸色一僵,改口道:“那敢问司寇大人,能否给本将引见一下这位朋友?”

“朝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姬将军就知道了。”

韩非还是不鸟姬无夜,丝毫不给面子,反正已经撕破脸皮,表面上的功夫也懒得做了。

“你……”

姬无夜心中怒火翻腾,面色一狞,

青筋暴凸,双眸怒瞪,犹如凶虎恶狼一般盯着韩非。

他姬大将军都这么客气有礼了,竟然敢耍他?

韩非根本不怕,面无表情的跟姬无夜对视,彷佛在说怎么,大庭广众之下还敢动手吗?

两人的冲突让一些不知内情的朝臣啧啧称奇,惊叹于韩非的胆大。

一些消息比较灵通,多多少少知道韩非遭遇的朝臣就丝毫不奇怪了。

都用上刺杀这种十分犯忌讳的手段了,耿耿于怀自然是理所当然。

尽管没有证据证明是姬无夜派的人,但以他们的了解,多半就是姬无夜派人干的。

一是姬无夜有这个势力,二是姬无夜有这个胆子。

这方面张开地很有发言权,韩宇也有那么一些。

就在两人对峙,谁也不肯退一步时,咣咣咣的钟声响起……

闻听钟声,朝臣们纷纷停止闲聊,看热闹,各自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排成队列。

韩非与姬无夜也找到了台阶下,各自走到自己的位置站定,很快四道纵列便排序完成,两行一列。

右边两列由张开地带领,左边两列由血衣侯白亦非带领,如果白亦非不在新郑,则是由姬无夜带领。

通常来说都是由相国和大将军带领,但谁叫侯爵的爵位份量太重呢,所以白亦非在的时候,姬无夜只能委屈一下了。

成蟜如果在秦国上朝,也就相国吕不韦能够站在成蟜前面,因为吕不韦不光是礼绝百僚的宰相,还是封邑十万户的文信侯。

不过如果成蟜硬要跟吕不韦站得平齐,也没有人会说些什么。

一是因为成蟜是当今秦王的亲弟弟,二是成蟜的爵位是虚实结合的,不但有食邑,也有实际上的封地,可以算作诸侯。

四列八行韩国朝臣整齐有序的踏上台阶,一直到踏进殿中,队伍都丝毫不乱,颇有一种经过军训的韵味。

没办法,谁乱了,那是要挨呲的。

踏进殿中,众人齐齐弯腰作揖行礼,拜见韩王。

普通的朝会跪是不用跪的,除非是大朝会或者某种隆重的场合。

这种习惯一直在明朝,明朝及之前臣子还是颇有尊严的,不用动不动就跪下,清朝就不一样了,普通朝会就要下跪。

韩王安让众臣起身后朝会就按照流程开始了。

本来奏事一般都是由小到大,各自官衙的事情一般都是由属官禀奏,一来是重臣不好轻易表态,二来有转圜的余地。

不过今天的韩非并不按套路出牌,第一个就闪出队列奏事了。

经过韩王安同意后,韩非沉声道:“今日有两件事儿臣要向父王禀奏。”

“第一件事是前天傍晚,儿臣从宜阳返回新郑的路上遭遇了一大群杀手的刺杀。”

“杀手的人数多达上百人,要不是身边的高手和护卫兵卒拼命保护,儿臣早已经死于非命了。”

“经过儿臣调查,那些杀手全部来自于一个名叫百鸟的组织。”

“姬大将军,听说这个百鸟组织是你创建的?”

姬无夜闻言踏出一步,面色愤怒挥手道:“一派胡言!”

“本将军怎么会跟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杀手组织扯上关系?”

“司寇大人,实在是误会本将了。”

“不是,在这里本将军要郑重声明一下,本将军跟那个什么百鸟组织是没有任何关系咧。”

“这定然是某些贼人栽赃嫁祸的诡计,比如天泽一伙。”

“目的就是要离间韩国朝臣,使得我们互相怀疑,自相残杀,好坐收渔翁之利!”

“司寇大人乃王室俊杰,可不能中了如此浅显的诡计。”

“本将军这个大老粗都看得出来,司寇大人没有理由看不出来吧?”

韩非的话让不知道消息的朝臣们一片哗然,紧接着便是义愤填膺。

本来百越余孽搞事就已经让他们很没有安全感了,现在还出现了一股势力在做这种事情……

韩国这地儿还能待吗?韩国这官还能做吗?

姬无夜的解释听起来颇为合情合理,也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百鸟跟姬无夜的关系,但可以自由心证啊。

姬无夜老底尽管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但还是有人知道的,比如张开地,比如韩宇,比如韩王安,只不过知道得不全罢了。

只要这些人私底下透露姬无夜的底细,再推波助澜一番,犯了大忌的姬无夜绝对会大多数厌恶。

有些事做了没有被发现,大家就当没有看见,然而一但披露,该有的抵制态度就必须要有。

厌恶尽管伤害不到姬无夜,却能够影响夜幕的潜力,很难得到人才的投靠。

谁愿意投靠一个名声坏了的主子呢?

除非本身就是一个没有底线的杂碎,这样的杂碎投靠得越多,夜幕滑落深渊的速度就越快。

没有底线的杂碎里面有多少人才呢?

或许有,但更多的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猪队友。

“区区一些百越旧人如何能够召集那么多人手?”

“如何能够拿出军中的强弩攒射?”

韩非可不会跟着姬无夜的节奏走,接连提出疑问,还爆出一个勐料。

“什么?”

“贼人竟然有军中的强弩?”

姬无夜大惊失色,紧接着话锋一转。

“这定然是军中产生了败类,等到下了朝,本将军一定将军中的败类给揪出来。”

“至于有那么多人手,在本将看来也不奇怪。”

“那天泽毕竟是百越国曾经的太子,手底下有一些旧部并不稀奇。”

“也许还有外国势力暗中支持他们,无论哪种可能,一些人手还是不难找到的。”

《骗了康熙》

姬无夜的推脱之词还能说得过去,不过非夜幕系的朝臣看姬无夜眼神就越来越奇怪了。

韩王安眼神也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失去理智,权术之道最忌失去理智。

一旦失去理智,就无法正确衡量利弊,对自身有害无益。

姬无夜可以敲打,但不能除掉。

至少不能现在除掉。

他刚当上韩王没有多久,掌握的权利还不够大,朝中势力需要平衡。

张开地和姬无夜是权力的两极,其他人都是砝码,可根据局势往两边添加。

一但对姬无夜动手,韩国权力就会失衡,而且最重要的是会造成韩国内乱,得不偿失。

还需要继续忍下去,直到找到可以替代姬无夜的人……

一念至此,韩王安出口制止了两人继续争论下去。

“此事继续查下去,就不要在朝堂上继续争了。”

“说另外一件事吧。”

韩王开口了,韩非和韩王安就偃旗息鼓了。

姬无夜心中还挺得意的,明知道是他做的,又能奈他何?

他还不是照样活蹦乱跳,高居在这庙堂之上,手握重权,饱享荣华富贵?

至于坏名声,姬无夜根本不在意,那太虚了。

他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基本上跟名声无关,武力,权势,财富才是实实在在的!

有了这些,他就不信找到愿意效力的人。

至于能力什么的,他也不太在意,只要能够贯彻他的命令便足矣。

若是一个人贯彻不下去,那就换人或者多加一些人,反正这弱肉强食的世道人命不值钱!

韩非心中也满意了,本就没有认为能够搬倒姬无夜,达成目的就足够了。

坏名声积累到极限,迟早将会迎来强力的反噬!

“左司马一职空缺已久,儿臣想要向父王推举一人。”

姬无夜面色一变,白亦非眼神闪烁,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广场上看到的那人……

“什么人啊?”韩王安端坐在王座上,老神在在道。

“此人来自魏国,姓庞,名单。”

“尽管他是庞家的庞系弟子,但却是是庞家最具才能的弟子,颇得庞涓几分真传。”

“儿臣认为韩国如今需要广纳贤才,庞单的到来必能为韩国注入新鲜血液,使得韩国军力更为强盛。”

韩非拱手一礼,面色沉着道。

庞涓,与孙膑一同拜在鬼谷派鬼谷子门下,就是嫉妒陷害孙膑,使得孙膑遭受膑刑和黥刑的人。

所谓膑刑就是砍去双足,黥刑就是在脸上或者身躯刺字。

这个人虽然气量不怎么样,还输给了孙膑,但跟世间大多数人比已经是大才了。

在没有被孙膑击败前,才能被七国所承认,被孙膑击败后头上的光环暗澹了许多,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比得上的。

因为庞涓战败身死,庞涓所在的家族在魏国没落了。

韩非动用了红莲在魏国的关系,搭上了乐灵太后的亲信,让没落的庞家承认一个无中生有的庞家弟子不是什么难事。

韩非话音一落,张开地便出言表示支持,紧随其后韩宇也表示支持。

别说两人收了韩非一些好处,就算没有,两人也不可能反对,顶多是两不相帮。

夜幕掌控了韩国超过一半的军队,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往里面钉一根大钉子,机会难得,哪能错过?

姬无夜闻言惊怒交加,立即出言反对。

白亦非也坐不住了,也出言反对。

张开地和韩宇一点也不慌,暗示一番,手下有份量的官员纷纷表示支持。

夜幕系的官员自然是反对,跟着靠山们走,不论对错。

中立的官员们见状也发声了。

鉴于心中的厌恶忌惮,纷纷想看到姬无夜倒霉,从而削弱姬无夜的势力,自然是支持的态度。

三方势力加上中立的官员,夜幕便落入了下风之中,除非韩王安否决,否则大局已定。

姬无夜有些忐忑的瞥向韩王安,心中对韩非非常恼火,竟然搞突然袭击……

使得他们没有机会安排潮女妖出手,一但木已成舟,就再也没有办法改变了。

重臣之位不是儿戏,哪能朝令夕改?

一但朝令夕改,那么对于韩王安的威信将是莫大的打击!

姬无夜不在意韩王安的威信,威信越低越好,但若是朝令夕改,不把重臣当回事,他也是要深受其害的。

万一韩王安哪天抽风,随意找个借口撤了他的大将军之位,那他是反还是不反?

其他重臣也是一样,不能容许把重臣当儿戏,君王也不行!

“最近新郑不太平,军方要负一定的责任,更可怕的是前日军中的强弩都流落出去了。”

“军方是需要注入一些新鲜血液,使之重新焕发出活力。”

“准奏,立即宣庞单上殿。”

韩王安出言敲打了姬无夜一番,找出的借口,特别是后面一条,让姬无夜简直无话可说……

就算推给下面的人,姬无夜依旧有领导责任,按理来说应该主动请罪认罚。

只是出言敲打一番,已经算很给面子了,再加上支持的人那么多,还敢对左司马之位有奢想?

再不识抬举,韩王安就要依靠大势和借口,狠狠敲姬无夜一棒子了。

姬无夜脸色阴沉,白亦非脸色也不太好看。

因为左司马掌军政,还可以领兵作战,权限很广,能够掺和的地方很多。

一但左司马不是自己人,就像是自己领地核心之处插上一颗钉子,可谓如鲠在喉!

不过姬无夜,白亦非两人也不敢逆大势而行,纷纷决定不择手段也要把左司马之位拿回来。

李开怀着复杂的心情上殿拜见韩王安,韩王安例行过场般的考问了几句关于领兵战争的问题。

然而李开回答得却非常精彩,让韩王安,朝臣们眼前一亮,纷纷认可了李开的才能。

李开年纪轻轻就能够当上韩国左司马,哪怕韩国庙小水浅,但能够爬到这种高位,自然不是什么庸才。

再加上已经提前知道了韩王安要问的问题,韩非昨晚告诉的,又有卫庄润色,取得一个满堂喝彩并不奇怪。

实际上昨晚,韩非就跟韩王安达成了一致,今晚姬无夜,白亦非无论怎么挣扎,都免不了丢掉左司马之位。

套用一句话:主办协办裁判球证旁证都是我的人,你怎么跟我斗?

不过仅限于这件事上,再发生什么事,都有各自的利益,就很难团结在一起了。

鉴于李开的精彩表现,韩王安当殿便授予了李开左司马之位,除非利益被影响的夜幕系官员,无人不服。

当然若是韩王安知道了庞单就是李开,那么局势就会彻底翻转过来了。

不但李开难逃一死,韩非估计也要遭受严厉的惩罚。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李开又重新成为了韩国左司马,然而早已经物是人非。

这一次李开效忠的对象不再是韩王安,甚至不是韩国,李开早就对韩国彻底失望了。

仅仅效忠韩非,效忠流沙,行事动机一为报恩,二为报仇,恩怨交织在一起。

……

就在李开之事结束,朝会继续之时,紫女也应成蟜的邀请来到了城南的成府。

成蟜出门将紫女迎接进府,跨过前院,中庭,来到后院一处张灯结彩,白彩秀辉煌的阁楼里。

今天紫女依旧是在紫兰轩的常规打扮。

紫色长发于后侧散落,部分用三根银簪宛成云鬓。

紫童,眼角绘有妖冶紫蝶,澹紫眼影,身着紫色鱼尾长裙,下摆极长,两侧及背部露出雪肤,腰间勾勒妩媚云纹,绛紫色高跟履,黑色大长腿若隐若现,勾人眼球。

“咦?不是欣赏新舞蹈吗?”

“人呢?”

紫女看遍了阁楼,就看到了帷幕后的乐师,完全没有看到舞者,不禁面露疑惑的问道。

成蟜闻言有些奸诈得意的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秦时:一人之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秦时:一人之下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1章 注定的失败

84.78%
目录
共2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