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周导初秀,妖都赋名

第一百零五章 周导初秀,妖都赋名

搬山道人现在就很迷。

他觉得自己完全融入不进这几个年轻人的思想世界。

遥想当年,与周拯论道前,那是何等的逍遥快活。

天池仙殿住着,百年仙酿喝着,美味仙鹤养着,柴火古琴弹着。

那是,往来无凡尘,皆是超然人。

现在呢?

路边草窝坐着,醋味饮料喝着;

听不懂的辩论在不断增加,谜一样的故事让他开始质疑自己的悟性。

现在这几个年轻人在争论的话题,好像是【个人英雄主义在末日故事中的积极作用与消极影响】。

这一刻,搬山道人充分觉得,自己的道不是移山,也不是土行所属,而是……布吉道。

他是真不知道啊!

只见,周拯拿着刚被李智勇修改好的剧本,轻轻啧了一声:

“智勇你说的很对,我们应该突出集体努力的结果,要去强调大时代背景。

“但我们的故事本身,你来看。

“整座城市的居民其实是被外星人控制,外星文明毁灭人类文明其实是夸大了事实,渲染危机、控制人类,地球依然存在人类的文明,人类对外星人的战争已经到了全面反击的阶段。

“然后,是外面的人发现了这座城市的存在,外围联盟拯救了这个城市,驱赶走了外星人……这个故事不就显得有些太平了吗?

“没有起伏转折,好像就是趋势到了,事情就自然而然发生了,给人的感觉实在有些随意。

“我觉得,我们可以塑造一个小团队,他们费尽艰险,穿透了迷雾,冲开了外星防线的封锁,抵达了这座城市,发现了这里的人类,他们艰难困苦的奋斗了下去,发出了信号,遭遇外星人围攻……”

周拯说的口干舌燥,搬山道人听的如坠云雾。

李智勇仔细思量了下,摇头道:

“如果这样,这个故事不如就直接设置一个主角,故事主角的作用,是为了让观众更好地代入这个故事,寻找到共鸣点。”

“不不不,”周拯摇摇头,“应该是一个特战小队,我们去刻画不同的角色,满足不同观众的口味,他们的牺牲和遇到的艰难,正是对这些被拯救凡人的价值肯定。”

“我觉得没有必要,”李智勇道,“我们是要用这个故事去修改大家的认知,没必要采用太多的艺术手法,越简单、越直接,越能让大家震惊,才越完善。”

“一个小团队我觉得是有必要的。”

“小团队存在的实际意义是什么?除了作为故事的叙述者。”

“他们的牺牲、付出,坚持和勇敢,也能成为一种鼓励,为这几百万个茫然失措的人类提供动力,刚才我也说了,他们的努力就是对被拯救凡人的价值肯定。”

“可这样一来,是不是会神化这个小队……”

周拯与李智勇的争论并不算激烈,但两人都异常坚持,一个要用以小见大的手法,一个要用背景叙述的手段。

肖笙在旁挠挠头,对这种事完全无力。

月无双见缝插针,提醒道:

“两位编剧导演,别忘了还有一半受灾群众是女性呀。

“女性的情感比较细腻,如果一个小队中有感情线的话,这样更容易引发女观众的感情共鸣。”

周拯和李智勇顿时沉默了下来。

两人各自思索,很快就轻轻点头。

李智勇笑道:“我只是提提意见,班长你的这套方桉是可行的。”

“咱们一起来不就好了。”

周拯招呼道:

“我们先假定,这个故事总字数不超过一千字,其中三百字给故事背景,这块由智勇负责;两百字给感情线,这个无双负责。”

肖笙瞪眼屏息,满脸期待。

周拯沉吟道:“肖哥你联络下各位仙人,问问修改记忆的具体过程,这个至关重要。”

“没问题!”

“猫……”

周拯本着‘雨露均沾’的原则,朝一旁喊了声。

趴在他腿边的波斯猫抬头看了过来,黑宝石般的眼睛带着浓浓的迷湖:“喵?”

“睡你的,没啥事。”

周拯眯眼假笑,继续埋头创作。

一旁搬山道人皱眉凝思。

这几个小家伙商量的这些奇怪事,到底能有什么作用。

然而这道人没料到的是……

在迷湖和困惑之道上,他只是刚起步的小学徒。

半天后,搬山道人站在青元妖都的大厦上,顶着上午越发炎热的阳光,看着城市各处奔波的修士,目中满是感慨。

‘要看他们在做什么。’

白梦仙曾如是说。

而此刻搬山道人所见,复天盟确实是在救人。

从后方几十座大城汇聚来的三万特殊调查组成员,已在最短时间空降妖都。

他们带来了充沛的物资,数以万计的储物法宝、法器用来承装粮食,甚至还有大批的燃油发电机。

妖都外围在最短时间内组装起了光伏发电矩阵,现在还能看到一个个修士扛着一摞摞太阳能电池板到处奔走。

在妖都人类的眼中,这些身穿着蓝色风衣的修士,都是‘异能者’,还是成建制的人类异能者大军。

这些人力和物资,已经是复天盟短时间内能调动的极限。

不过……当搬山道人扭头看向身后忙碌的场地,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

周拯难得‘大爷’一次,此刻戴上鸭舌帽与蛤蟆眼镜,坐在遮阳伞下翘起二郎腿,手中攥着卷起来的纸筒,脚丫不断颤动。

冰柠抱着胳膊站在角落,看周大导演时只是略微皱眉,倒是没太嫌弃。

李智勇编剧跑前跑后,一会儿跟六位被派来修改凡人记忆的天仙讲述故事背景;一会儿去跟周拯对一下剧本,再细化一些枝节;

时不时还要解答旁边围观仙人的一些小问题,可以说是忙的不亦乐乎。

终于,六位天仙准备就绪,身影飞到了妖都上空的六个区域,继续等候。

周拯拿起对讲机,问:“冯队、肖哥,你们那边准备好了吗?”

“妥当了!”

大厦下的废墟中,肖笙扯着嗓子大吼了声。

一旁冯不归扭头看着那些妖魔尸体,嘴角微微抽搐。

冯不归已经发现了,只要他跟周拯这个小队撞一起,那就是下苦力的命!不是当仓管、搬货物,就是搬妖魔尸体、给妖魔换装!

回去就申请调岗!

他去灵物管理局坐班不香吗?说不定还能收获几段跨越种族的爱恋。

周拯的嗓音在各处对讲机喇叭传出:

“开始!”

冯不归立刻进入状态,在废墟进出口朝着天空巴望。

空中的六名天仙齐齐催动仙法,双手掐印、脑后生光,天空中飘起了金色的光雨。

下方汇聚的民众仰头看去,但凡被光雨沾染着,双眼都会有一瞬迷茫,而后脑海中多出了一些自然出现的‘认知’。

【外星入侵、毒雾弥漫、幸存的城市、末日的危机、提心吊胆的二十年;毒雾外闯入的战斗小队、对眼前这座城市的惊叹、路上那些伪装成富人与名人的外星物种,激烈的战斗;大批人类援军赶来,外星人溃败退出。

科学驱散了外围的迷雾,真理带来了新的曙光。

这座城市即将迎来新生,而他们这些被外星人蒙骗了二十年的受害者,即将加入人类复兴的队列,为人类再次屹立蓝星之巅去奋战。

远方还有战斗没有停息,外星人的魔爪即将被粉碎。

没有了外星人的桎梏,这座城市的人类有天赋者也可以觉醒异能,没有这份天赋的,也可以积极工作、努力生产,为人类的崛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建设自己的家园吧!

这个时代需要你,人类的末日,需要人类用自己的双手去驱散……】

光雨持续了足足十分钟。

六位天仙悄然隐去。

妖都各处站着的人们,目中却渐渐多了几分亮光。

青鹏大厦楼顶,周拯端着对讲机道了声:

“各处路灯小队进场。”

几秒后,在城市六个方位,六个群众聚集最多的区域,各自涌出了数百名特殊调查组成员。

他们行动如风,扛着一具具兽首、人身、穿着银白色‘宇航服’的尸身,动作迅速地将他们挂在了一处处路灯上。

这些‘宇航服’上还有一张张照片,是这些妖魔人形时的模样。

人们聚了过来,辨认着他们是谁。

恐惧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但这份情绪很快就被愤怒取代。

也不知是谁先起了头,抓起一枚石子扔向了这些妖魔尸身,各处的人们纷纷开始抛掷在手边抓到的东西。

那股积压了二十年的恐惧,此刻尽数化作了怒火。

有人在嚎啕大哭,似乎是在宣泄失去的东西。

许多老人如释重负,目光复杂地注视着那些妖魔的尸身。

整个城市渐渐自沉寂中苏醒。

青鹏大厦顶端,周拯拿着对讲机不断发号施令:

“各焚烧小队注意入场时机,等大家情绪宣泄差不多了,就把这些妖魔尸身一把火烧干净……记得放下来烧,这些路灯是无罪的。”

“各搜查小队不要停下,城市中肯定还有潜伏的妖魔,不要放过任何细节。”

“后续指挥权移交临时建设局。”

“注意,各队长叮嘱下去,以后都不要再提起青元妖都这个称呼,先喊青山城吧,稍后仙人们应该会给新名字……”

又叮嘱了几句,周拯放下对讲机。

他忽有所得,对着城市的天际线出了会神,随后哑然失笑。

这就是权势的快感吗?

指挥上万人参与行动,感觉确实不错。

周拯关闭对讲机,在躺椅上伸了个懒腰,从导演的位置卸任,与李智勇汇合后继续推敲剧本的漏洞。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但事关一座大城、数百万人类,不得不慎重。

几道身影出现在了楼顶角落,啸月与几位天仙一同过来看热闹。

“这个故事模板不错啊,”啸月笑道,“这完全可以全范围推广,让大家相信是跟外星文明干了一架,干完继续建设蓝星文明,绝了啊。”

李智勇笑道:“还要感谢青元大王提供的思路。”

一旁冰柠出声道:“在蓝星人类的视角中,我们确实是外星文明,只是文明形式并非科技而是修行罢了。”

“老师说的对,”周拯竖了个大拇指。

随后,他直接问:“我们什么时候回返隆辰市,这里应该没有我们能做的了吧。”

“怎么?”冰柠却已是对他颇为了解,“急着修行了?”

“几乎停滞了几个月,”周拯双手一摊,“接下来定要闭关半年。”

“你走不了啊,”啸月对周拯挑了挑眉,“多呆两天吧,青元大王还没审,寅虎神将派人去给你找火属性的宝贝去了,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出面。”

周拯有些不解:“什么事?”

“青影教团。”

啸月伸了伸身子:“寅虎神将说,这个教团现在就很尴尬,一群年轻人成了外星人的走狗,接下来怕是处境艰难,我刚才熘达了一圈,发现这些人里面有不少是有修行天赋的。”

周拯缓缓点头,站在那陷入沉思。

确实,青影教团这件事,也只有他这个仅存的‘高级执事’去妥善安置一下了。

李智勇道:“如果运用得当,也会是一股维护这个城市的力量。”

“智勇跟我一起吧,我去召集下我的‘旧部’,”周拯的笑容颇为轻松,“这个任务就不找寅虎神将讨奖赏了。”

旁边,一直插不上话的月无双,忍不住小声提醒:

“班长是不是还没开手机?”

“啊对,在妖都几个月不用手机习惯了……糟!”

周拯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在脖子上的项链中掏出护腕,来不及戴上护腕就摸出手机,摁了几下都是黑屏,一时间火上浇油般原地乱转。

李智勇笑吟吟地递了个充电宝过来,并拿出自己的‘卫星通信’专用手机,共享给了周拯热点网络。

周拯赶紧插上充电,等了两分钟,开机、联网、打开聊天软件……手机瞬间卡死。

【‘敖莹(家养小鱼):闭关这么久呀,出关了吗?’

‘敖莹(家养小鱼):看,我今天又长出了一些龙鳞哦,这可是炼器的极品宝材!好不好看!图片已失效。’

‘敖莹(家养小鱼):还不在吗?’

‘敖莹(没水的鱼):想你了,想开语音,都三天了呢。’

‘敖莹(煮熟的鱼):嘤,你变了狗子!你以前闭关不会闭这么久的!’

‘敖莹(煮熟的鱼):澹了,感情澹了,不在身边守着就是不行呢!哼哼,我让母亲给我送化龙丹了,我过一两年就能化龙!’

‘敖莹(煮熟的鱼):他们说你其实是去冒险了,没有闭关,怎么也不跟人家说一声,反正原谅你啦。’

‘敖莹(晒干的鱼):昨天做梦了,你没事吧,是去不能用手机的地方冒险吗?’

‘敖莹(晒干的鱼):好久没听到你说话了。’】

平均每天三条信息!

最新的信息是在半个小时前!

还有六十多个未接来电!

周拯对李智勇投去了感激的微笑,抱着手机转过身去,连忙拨过去语音,用自己最温柔的嗓音道了句:“喂?”

怎料那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让周拯好一阵赔礼。

搬山道人微微摇头,目中流露出几分思索。

虽然这些儿女情长甚是无聊,但搬山道人此刻想起了叶燕儿,尤其是想到了叶燕儿的那个代价,不由陷入沉思。

‘危险了啊,燕子。’

……

又两个小时后。

青鹏大厦前那废墟般的广场上。

从各处汇聚而来的青影教团成员,站满了这里能站的空间。

青影教团总数超过六万人,此刻一级、二级、三级成员编制存留完整;此前他们也在帮忙维持秩序,但明显已经被民众排斥。

他们面色暗澹着,神情大多带着几分沮丧。

虽然只是两个小时,但也已经出现了青影教团成员百多起自杀事件,大部分被特殊行动组发现并阻止。

周拯站在大厦边缘,看着下方这些人影,久久没有言语。

他有些不知,该如何去鼓励他们。

鼓励让他们走出阴霾?去积极的帮助他人,以求得到大家的认可?

还是,让青影教团就地解散,把他们的身份恢复成普通人,让他们更好的融入这座未来注定繁华的城市?

周拯静静思考着,目中甚至多了几分迷茫。

他突然想到了洞灵真人转述的老君之言,想到了那句悟己道。

“我的道又是什么?”

周拯低声喃喃着。

不远处的搬山道人闻言一愣,本对周拯抱有希冀,想让周拯为自己指明前路的搬山道人,目中迷茫更甚。

冰柠负手向前,站在周拯身旁,那张白皙面容又恢复成了冰仙的清冷。

“道不就是在你自己脚下吗?一步都不肯走,又怎知它在哪?”

周拯哑然失笑,对冰柠拱手做了个道揖,身形自大厦边缘一跃而下,自空中背起双手、拱起右膝,倒是十分潇洒。

“各位久等。”

“沉兄!”

“嗯!”

沉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彷佛对什么都很是澹漠。

对此。

沉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澹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沉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沉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沉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沉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沉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 周导初秀,妖都赋名

60.71%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