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沙滩,蓝天,比基尼(上)

第一百零七章 沙滩,蓝天,比基尼(上)

回隆辰市的运输机上周双手包裹着带,静静地靠在窗边闭目养神打青元妖王?

没有的事,复天盟优待俘虏,他怎么可能去待一只柔弱无助,被宝轮、虎神将神通、三重大阵一同封印的三头小狮子呢?

就是,周隐隐有点担心,自己会给冰老师留下一些不好的印象啊,怒气上头就没忍住,当青元妖王执意要用面部碰他盾牌,他连续爆了好多粗话一点都不优雅周眼睛睁开一条缝隙,了眼在过道对面座位上捧书阅读的冰窗透过少许光亮,铺在了她那不知什么材质但看着就十分柔滑软绵的浅蓝古裙上,乌黑长发盘起流云,手中的书册彷佛都变得柔光闪亮,应该是被老师讨厌了冲动了,在社会这个大染缸生活多年,修身养性多年的自己,没想到还会莫名破防可能是对现在的自己而言,冲动的代价并非指南然后……周视线余光扫到了角落蹲着的搬山道人,这道人是缠上他了?

虽然搬山道人在关于妖都的行动中,帮了复但本着功不能抵过的原则,搬山道人并没有反倒是,这位前截天教成员,就这么地i后,就陷入了思考状态然后就稀里湖涂跟上来了!

这办?赶他走?

如果放任他再回截天教,那不是给截天教增力可带他回隆辰,这真的不是给隆辰埋下一颗定时炸弹吗?

搬山道人,搬山,合实力天仙境四品,融合了金仙道则碎片,提升道则可提升实力自己留他下来干?做保?高级搬运工?队的高配版?

他们小队就几个没成仙的年轻人,完全没这个必要周思前想后,心底大概有了主意“班长!青元大王招了!”

一声呼,抱着手机冲了过来运输机上的众人眼前一亮,便是冰也放下书册,对此事表露了些许关切“,什么时候的事?”

周抬起两只肿成猪蹄的带手,接过手机,上面是几张照片,下面还有一连串的语音这是的转世仙哥们发来的,如此看来,复天盟并不打算隐藏青元大王招供的内容笑着“你刚离开他就招了,现在神将刚让对外公布“当时随便进去了天仙查看青元大王状况,这家伙就抱住天仙的大腿,哭爹喊娘说他什么都愿意说,条件是别让你进去了“刑啊班长,你还有这本事!”

李智勇的一笑:“你被往死里六个小时试试?对方什么都不问你,这就能一点点击你道心”

月无双小声感慨:“班长的体力好强”

跳到一旁座位扶手上的波斯猫了声:“身体不错哈小伙子周…无双的感慨只是表面意思,但这只猫绝对是在调戏他!

“哥,他招什么了?”

“对,班长现在手不方便,我帮你放出来,这是青元大王的录音青元大王审讯实录仙人甲:‘升月之仪是什么?’‘是一种秘法……用、用四十九对阴时阴刻出生的童男童女为,用三千生魂炼成血水,可帮他们突破…’仙人乙:‘你维持妖都的目的就是这个?’仙人甲:还嘴硬是不是?还嘴硬是不是!拿我方天画!’仙人乙::、不要动怒,不要动怒,快去请周小哥!’‘说!本王说!是截天教!’青元大王的嗓音明显在颤抖当年本王率领我族数百精锐,穿过灵气通路,抵达这颗星辰,奉老祖之命征服此地凡俗,建立我狮族领地……‘此地连个修士都没有,那些凡人空有强大的火器,心神却没有任何防备,很容易就被我们操控…‘在本王即将扫掉这座城市时,是截天教的人突然找到我,说让我留下这座城市,觉得这个星辰上的大城很有意思,作为报酬,他们帮我突破天仙境峰的,给我迈入金仙的机会‘这些年,关于这座城市,都是截天教的人偶过来做一些布置,他们观察了这里十多年,什么都没做……没有吞这里的生魂,也没有炼制法器、布置阵法,只是观察仙人甲:“你这个妖都里,名流商都是妖魔假扮’“这也是他们吩咐的,’青元大王低声道,‘本王最初也不解,如此岂不是浪费数万精锐,但很快就发现,截天教这种安排很巧妙,本王也入驻其中,感觉平日里多了许多乐趣’仙人乙:‘那你觉得,截天教此举的目的是什么?

‘探索他们所说的新秩序吧,或许还有别的原因’仙人甲:‘新秩序是什么?

‘万灵同处,妖魔统治凡人’青元大王叹了声,沉默了一阵,方才开口‘我听白梦仙与其他几名截天教成员讨论过,说的是什么…用所的帝王权势统治凡人,得到的只能是周期性的衰退和反抗,但用这种资本关系去腐蚀凡人,给他们根植金钱至上的论调,就能自然而然的确立一个统治阶层,从各方面封住凡人反抗的念头让能产生血脉压迫的妖魔成为统治阶层,再在这个统治阶层产生等级森明的阶级,如此就不会有越阶之乱产生‘这样一来,一颗星辰就能长久稳定不变,可以推广到三界所有凡尘,建立起新的秩序仙人乙:‘他奶奶的,截天教妖人都失心疯了?不好好修行,磨的都是些什么歪门邪道!’审讯录音然而止运输机中,周着眼,与几人面面相李智勇神情却是从未有过的凝重嘴骂道:“截天教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都听不懂?

月无双了声:“多读点书吧你!对,你没接受过十二年义务教育”

“问题有点手,”李智勇道,“我之前老虑过这般可能,没想到还直是这般最坏的状况周点点头,坐在那陷入沉思倒是不懂就问:“为?这手?

“这是意识形态利器,可抵百万天兵”

李智勇简单解释道:“蓝星的文明是灵气断绝了几千年发展出来的,比较独特“我之前向月教官讨教过,与天庭关联越深、天庭关闭灵气通路越晚的凡俗,发展就越慢,现在大多都是帝王将相、士农工商的模式,这是天庭传输出去的观念,起源于南部洲“蓝星就不一样了”

周接着道:“大灾变发生前,蓝星已是十分繁华,这种繁华不只是体现在武器、科技、经济和人口,还有文化与认知“当时这颗星球上的社会意识形态,已经发展到了两颗拳头互相碰撞“其中一颗拳头建立在金钱至上论,以货币建立体系,让社会的一切都可以被钱衡量和评价,优点是能刺激人们的竞争意识,让人疯狂地追逐财富,提倡个性;缺点更明显,强者愈强、弱者愈弱,钱生钱永远比劳动赚钱要讯速,社会资源会逐渐朝着百分之一、百分之零点一的人身上汇聚“也就是现在截天教想推广的这套东西李智勇道:“这可比帝王将相那套更可怕”

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刚想随波逐流地点评几句,就被月无双一只小手住嘴“别问了!小心被警告!”

顿时一脸怨冰在旁道:“妖都存在的意义,就是截天教新秩序的试验场?”

“,”周道,“截天教其心可”

搬山道人突然开口:“妖都的这个模式,已经被送出去了,也引起了各位长老的重视周、李智:…冰又问:“青元大王的实力提升这么快,是截天教帮他的?

“不错,青元大王归根结底,只是想将蓝星作为跳板,在他家的老祖面前扬眉吐气与其他只是想享受大王之乐的妖王不同,所以我们当时选中了他搬山道人缓声道:“很遗,贫道也参与其中了”

“道长如今是迷途知返,难能可贵,”周问,“关于妖都,道长可还有什么能跟我们分享的情报?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搬山道人沉默许久他虽是来寻自身之道,却也不愿去背刺此前的道友;出手帮忙救出妖都,也只是不愿看生灵涂炭“道长不必为难,”周缓声道,“我大概知晓了”

“木狼大人很快就会过来”

搬山道人低声道:“他来视察妖都,顺便调查此前三之死,毕意死伤了两名金仙,各位长老和大人都十分重视木狼?

那不是二十八宿周看向冰,小声问:“木狼叛变了?”

二,”冰轻轻首,“木狼当年就是杨的助力之一,他对天庭天条不满已久周仔细想了想:“要不要提醒福伯,提前避一避?福伯现在还在妖都”

“不必担心,论逃命的功夫,净坛使者也是一绝”

冰解释道:“木狼的动向,复天盟高层自是在监视着,若木狼来蓝星,必有我方高手前来应对“我还是给福伯发个消息吧”

周用法力招出手机,随后看着白己这两只捆成了子的手堂,以及那个不断闪的指纹识别标识,嘴角一阵抽“让月去知会一声吧”

冰轻声说着,澹定拿出手机开始千里传信月无双满是不解:“福伯为什么要躲着木狼呀?”

肩,在旁详细解释:“西游封魔劫时,木狼被劫念引动,与披香殿玉女百花羞私通“他们在天庭乱搞怕被发现,就相约去凡尘遥快活羞羞,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想来凡尘几十年、天庭之内不过几十天,也不会出什么乱子“后来啊,这个木狼就成了西游劫难的一劫,化身黄袍怪,走了转生成一国公主的百花羞,做了十几年夫妻,生了两个孩子“那时的思想你懂得,很封建,走私通生孩子行“更何况还是木狼这个神仙化作妖怪,顶着天条去生了两个孩子,这就是打了天庭天条的脸“所以在西游小团队过这一劫时,天庭为了保住木狼,就暗中命令猪八戒、咳,天蓬元帅与卷帘大将,将那两个孩子……送去轮回了“也是天蓬元帅心软,当时他们接到的命令,据说是不要让这两个孩子留下任何痕迹,也就是魂飞魄散,还是天蓬元帅硬保下了这两个小孤魂,偷偷托给了地府转“木狼当时对天庭服了软,没曾想,已是起了祸心,更是在日后追杀过卷帘大将和天蓬元帅,后来才有人对木狼传消息说,他的两个孩子都已经顺利轮回“也不知道木狼现在对天蓬元帅还恨不恨了月无双微微嘴:“如果是这样,倒也怪不得木狼反天”

一把住月无双的樱桃小嘴,骂道:“你才是少说两句!都是封建思想的锅月无双脸微红,在手掌后轻轻点头了声周叹道:“旧天庭……确实有很多问题啊”

“不过总体而言,”冰也道,“天庭对三界生灵必然是功大于过,看看如今这局势就知晓了“对了班长,”李智勇笑道,“你找到自己的道了吗?”

周肩一笑,并未应答周也不知道福伯到底躲没躲起来但他刚回隆辰就接到了调令,让他去海边一处港口城市避避风头,免得妖魔暗中针对于是,小队别刚‘展开’,他们休息没半天,就开始换装踏上新的行程中午时分,图书馆门前的保安亭中周踢踏着人字拖、穿着花衬衫与大裤,对黑熊先生一阵肩晃身“数月不见,甚是想念呀熊兄”

黑熊精摇摇头,摘下保安帽,走出了自己的小凉亭,打量着站在一旁的搬山道人黑熊精问:“继续听故事?”

“不了不了,”周忙道,“我队友马上来接我,还要赶高铁……能麻烦熊兄一件事吗?

“先讲”

“这位道长,”周引着搬山道人向前搬山道人不由有些拘束,看黑能精时,目光也有些警惕周笑道:“他感觉人生很迷茫,找不到向前的方向,想让我帮忙指引我的人生阅历,熊兄也是知道的,可以说不值一提“我思前想后,能否让他在这与黑熊先生相处一段时日,熊兄为他指点迷津、点拨一二?

黑熊精笑道:“是怕他失控,你们几个年轻人控不住,所以让小帮忙压一压吗周坦然地点点头:“当然,更重要的还是黑熊先生您的学识与养”

“让他在这里办张读书卡吧”

黑熊精道:“指点迷津谈不上,小也只是追随修行千年罢了“刚好,我们最近图书馆有充值活动,充值越多优惠越多,如果你一次性充值到对应的档位,还可以增加每次借阅书籍的上限数量,十分划算言说中,黑熊精对周眨了眨眼周额头挂了几道黑线“先生您看书也要花钱?您不是内部职工吗?”

“规矩就是规矩,”黑熊精有些无“这都小事,”周大气的一挥手,“您先带他进去,帮他垫一下办卡的钱,我马上请月教官拨专款过来,我这边还有事“班长-”

远处传来呼唤声两辆敞越野车缓缓在路边滑停,前面开车的月无双已是换上了海边套装,比基尼外裹了一件宽松的衬衫,又用衬衫衣角在肚上方打了个结,秀出了有着马甲线的女修之腰旁边的老猫娘也是差不多打扮,本该小巧的身段彷佛散发着几分燥火也就后座冰依然是长裙加身周扭头对黑熊精挑挑眉,又对搬山道人手行礼,随后迈开大步跑了过去“专款很快就送到!放心吧二位!”

他跳去了后面的越野车副驾驶位,与对视一眼,各自笑了起来越野车很快启动,迅速消失在了街路尽头黑熊精摇头撒嘴:“搜搜的”

“沉兄!”

“嗯!”

沉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彷佛对什么都很是澹漠。

对此。

沉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澹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沉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沉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沉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沉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沉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 沙滩,蓝天,比基尼(上)

61.9%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