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百花降凡

第一百零九章 百花降凡

那金光即将落下时竟分成了两,两道身影同时悬停在冰身前周仰头看去,先是一,随后又是一右边那位仙子好漂亮;但为看着好眼熟?

如果说,冰如一抹清冷月光,右边的这位仙子就好似一抹温柔的晨-张鹅卵石型的脸蛋,既不显清秀,也不显丰;一双清明亮的桃花眼,一点恰到好处的鼻,一双不笑也会带着盈盈笑意的薄唇,与那细眉巧耳万般巧妙的搭配在了一起一切竟都是那般恰到好处,而最难得的便是恰到好处彷佛造物主在思考何为‘娇美’时,就是参照的这个仙子她穿着一袭纱裙,裙上绣着各式各样的娇美花朵,打内的胸与布裙完美相称,透过薄纱隐隐见她玉肩,束腰包裹又见她体态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位仙子的双深处,少了本该有的那般温柔多情,藏着许许多多的疲倦劳累想来,这位仙子原本应是在天宫之中养尊处优,现在却要为三界众生奔波劳苦指南周不由肃然起敬冰之所以露出笑意,也是因这位仙子此刻冰与对方对视一眼,后者含笑轻唤:“冰儿!你竟是被分到这了!”

冰仙子低头欠身,口中轻唤:“见过百花仙另外一位中年面相、面容端庄的女将轻轻了周,打量着沙滩上的情形,眉头紧紧皱了起中年女将道:“此地怎的如此伤风败俗?女闹戏!这!成何体统!

金星君?

西方第二宿,金狗?

周立刻将目光从百花仙子身上挪向一旁,仔细打量着这位中年女将木狼是西方第一宿,金狗仅次之一一这是他们的官职名,并不代表他们本体是狼或者狗请金狗盯档木狼?倒是不错的人选这位金星君给周的威压感,虽比日星君要浅一些,却也是稳稳的金仙之听闻金星君责难,冰不疾不徐地解释道“星君勿怪,只因此地凡俗并无那么多规矩,衣着清凉,只为无所拘束,并未有什么越格之举金星君皱眉摇头,干脆侧过身去:“唉,世风日下!本官可看不得这个”笔迷楼

“冰儿!”

百花仙子主动向前拉住冰,嗓音也如百灵轻:“这几年可劳累吗?”

冰略微摇头:“我是清闲的”

“你其实不必外出奔波,专心修行就好了,瞧你又瘦了些,姐姐瞧着当真心疼,”百花仙子袖中拿出两只瓶,偷偷塞到了冰袖中,还对冰轻轻眨眼冰眼前一亮,不动声色地将瓶收了起来,对百花仙子眨了眨眼周:送礼还偷着送?

这是怕他这个外人发动‘见者有份’的神通?

此刻周也是大饱眼福这两位仙子,一如桃花艳艳,一个如空谷兰,一个好似清晨含着朝露的丹一个就如夜空下的清冷月光“?这位是谁?

百花仙子总算注意到了下面的大活人,上下打量了几眼周,一双桃花眼中泛起了点点思索,小声问:“怎得看着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是哪位尊神?

冰道:“他的情形有些特殊,也是转世神仙,我们先去屋里吧”

冰看了眼远处那群站立不安的仙人修士“莫要扫了他们的兴致”

“好呢,”百花仙子掩口轻笑,“冰儿竟然学会为旁人考虑了,当真不错”

金星君笑道:“两位叙旧便是,本官先去与虎将军打个招呼,木狼已在蓝星,当真不可掉以轻心的”

“有劳星君,”百花仙子轻笑道,“那我可就明目张胆的偷个懒,在这跟冰儿叙话了“百花你歇息下就好”

金星君露出几分‘慈祥’的笑意,化作一束金光朝西方疾飞这位星君一走,百花仙子明显更放开了些,直接挽住冰的胳膊此前周都没觉得什么,此刻百花仙子与冰老师离得近了,才发现这位百花仙子应是属于小巧的身材,比高挑纤瘦的冰老师矮了三寸也是因身段分配的太过完美,此前并未看出来罢了两位仙子落去窗台时,百花仙子只是对外面站着的周微微首,并未多说什么两者本就不熟“老师,”周道,“您在这叙旧,我去跟他们玩了”

,”冰道,“他们也应瞧见这边了,明日让他们来与百花统领见礼吧“好!”

周嘴笑了笑,又抬头看了眼,只能看到百花仙子与冰的侧颜他心底莫名有些空落,随之振作精神,转身小跑着回归‘大家庭’许是见过的神仙太多了,李智勇和都没震惊的,已经在安排第二波烟花凤仙子倒是伸了个娇懒的懒腰,转身熘达去了旅馆,想是去跟这位统御百花的仙子见礼沙滩上,周略有些神不守舍,烟花在头顶放,却也没去多看,只是望着夜间宁静的海岸“了班长?”

蹲了过来:“有心事啊?”

周哑然失笑:“只是突然想到了点什么,我能有心事”

自脖子上的号大金链出了一堆乐器:“弹弹琴,唱唱歌?”

“我敲鼓吧,就会这个,或者吹也行,以前当手艺练过’“班长你练干?”

“说了是手艺,”周双手一摊,“以前看准了葬业好赚钱,后来因为没有找到团队就算了,现在还挺怀念小树林吹的”

眨眨眼,在自己的存货中出了一把递给周,自己又拿出了两只铃、一把皮鼓月无双好奇地凑了过来:“你们在这密谋什么?”

“给!敲个鼓!”

笑着,“咱帮班长回忆下青春!”

“哈?”

月无双头一歪,尚未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几分钟后,沙滩上响起了一曲哀乐,笑的那群仙人修士前俯后仰,唯有躺在沙地上扮尸体的李智勇额头满是黑线这不是太不吉利了点?一点都不稳健!

与此同时旅馆冰房中,正对着沙滩上的窗台后冰端坐在木椅中,将一本经文铺在膝上,低头细细品读,时不时与百花仙子叙旧说话,心情为愉悦百花仙子倚在窗边的梳台上,素手扶着额角,对着夜空静静出神她一吉轻叹,嘴鱼笑意收,目中多了几分克怨冰问:“还没寻到吗?”

“,”百花仙子目光变得深了许多,“借着复天盟使者之名,我已寻遍了大半个三界,却连他是谁都忘却“还没能找到办法突破天道干预吗?”

冰面露关切,将书本合上,轻声问:“之前不是说,紫微帝君会出手相助吗?

“帝君三年前帮我了,但帝君也无法寻到他的踪迹”

百花仙子轻轻嘴,枕着她那细如玉的小臂,双眼略有些没有焦距“三百多年前那场灾祸,天道碎时产生了太多波动,有很多仙神或主动、或被动,借着这场大劫隐了自身的行踪,抹去了自己在天道内的印,在众生心底擦除了身影“我竟连他是谁都忘了,只记得他的背影,还有他嘴边的笑意“也怪我了,为什么这般懒散,不去努力提升本领,以至于……唉冰抬手轻拍百花仙子的肩头她道:“你定会寻到他的”

“若他站在我面前,我自是能认得的”

百花仙子打起精神,对冰轻轻眨眼:“冰儿陪我在这颗星辰转一圈吧,我去搜查一遍“走吧,我陪你就是,最近就在我这多住些时日,我学了许多做饭的本领”

冰收起经文,想着该如何帮百花仙子打起精神沙滩上,一群男人凑在一起,口中乱叫,已经进行到了跳大神说唱的环节…

天山,天池白梦仙静静盘坐在大殿角落,一名身材、身着浅黄长袍的中年男人,正皱眉坐在她身后,一只手掌抵在白梦仙背部正中白梦仙皮肤上爬出了如蛛网般的金色纹路很快,中年男人收回手掌,略微皱眉一旁众道向前,忙问:“大人,解不开吗?”

这中年男人,自然就是此时牵动了蓝星所有高手心神的木狼“好怪的封禁,似天道、非天道,”木狼低声道,“便是紫微帝君在此,也不应有这般手段才对”

白梦仙忙道:“有劳大人费心,贫道再想想办法就是“不用太担心,”木狼道,“我方才为你细细查探,发现此封禁之力似无根之水,在缓慢衰退,应该不会持续太久,最多百日可解白梦仙与众道顿时松了口气木狼起长袍下摆,缓缓起身他生得相貌堂堂,眉目多锋锐、双目神韵,自身带着几分天成的威严“说说吧,这颗星辰发生了什么,他们意这般着急呼唤本将来此”

“大人……

白梦仙转身行礼,先请木狼去主位高坐,带着本地十几名截天教众排成两列,开始详细告妖都之战木狼越听,那双浓眉皱的越紧,神色也是越慎重“名为周的转世仙,奇怪的封禁”

木狼不断低,坐在那陷入了沉思角落中,靠墙壁站着的叶燕静静地出神不知过了多久,木狼缓声道:“须得一探……你将当时的情形,一五一十详细与本将言说,莫要有半点遗漏”

“大人还有一事”

“讲就是“有位道友离开了,转投了复天盟那边,”白梦仙低声道,“虽说我截天教来去自如,但也需让他忘掉一些咱们的隐秘木狼微微首:“人各有志,不必强求,找出他的气息所在,本将去封他记忆就是,先说这个封禁之事”

“是,”白梦仙恭声应着,开始从头讲述,这次却是说的十分详细修行还是不能落下的深夜时分总算安静下来的沙滩,那座旅店也被阵法包裹了起来因为旅馆住宿房间不多,周、李智勇、三人一间房,月无双也抱着家里的猫,跟两位女修稍微挤一挤他们自都是在静静打坐生的年轻修士凑到一起,也会有攀比之心各处静悄悄的,周却睁开双眼,低头看着掌纹,似是陷入了思考周想到了那幅,自己曾在梦中见过的画面那是前世的主视角所见,包括自己前世在内,四个仙人坐在一处仙亭中有个男仙英俊洒、额有竖眼,应该就是终结天庭的二郎真君有个额头长了个桃子的老者,根据周后面查资料、找教官打听,可能是福寿三福神之一当时还有位美貌的仙子但因天庭女仙多不胜数,周也没没能找到关于她的信息没想到,当时一同论道的女仙,竟然就是大名的百花统帅,百花仙子前世的自己、杨、某福神、百花仙子,凑在一起在论什么道?

不管如何,这位百花仙子应该是自己前世的好友吧算了……还是别相认了如果是个男仙,周自是没什么怕的,上去跟对方寒寒、套套近乎,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信息,解答一些心底的疑惑但女仙,还是如此风华绝代、千娇百的仙子,白己还是该避避嫌万一被当成轻浮浪子,那就不太妥了随之,周开始思考起了,月教官让自己来海边躲躲的用意他已经暴露了妖都的作战计划,因为他提前出手出现了巨大的漏洞,也留下了莫大的隐患白梦仙逃了体验了自己金轮爆发的白梦仙逃了,截天教必然会注意到周的存在;而木狼今夜抵达了蓝星,说不定已开始调查这股奇怪的封禁之力截天教能与复天盟分庭抗礼,自是有大能存在,说不定也会有洞灵真人这般‘奇人’自己现如今的处境,其实已十分危险要不,自己去山躲躲?大树底下好乘凉也不对,老君说他出蓝星就要引动大劫,这还真不能离开周扭头看了眼李智勇他现在于中越陷越深,也就越能体会到那本《白首太白经》的珍贵不过,有失就有得自己现在虽然失去了安全性,但也得到了更多机会啊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周手机震动了几下他摸出来扫了眼,不由得一手扶额月教官:虎神将刚发来消息,木狼的气息消失在了西北线,已进入了我们后方,你小心点,就在海边呆着也不用担心,金星君在暗中盯着这大半夜的,也让人不得安生周收起手机,坐在窗边出了会神,最后还是摇头一笑,闭目入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担心无用,不如修行还好,后半夜安静划过,一晨照在周脸上,将他自入定中唤醒他看了眼在各自结界内修行的李智勇和,套上衬衫、踢踏着拖鞋,想去门口走走,看看清晨的大海,顺便去抓点海鲜给大家当早餐周在吧台后忙碌了一阵门口仙光闪,两道影同时现身百花仙子双眼迷离,那双纤细的腿脚似有些无力,朝冰歪倒,被冰抬手住股人心脾的香气自她身周漫开来,让周感觉莫名熟悉“她醉了,”冰叹道,“你忙就好,我扶她去休息”

“怎么了吗?”

周连忙凑了过来,却也不敢去搭把手池仙子都挺保守的冰轻轻一叹,只是道:“她也是个苦命人,连自己要找谁都忘了,却一直在找寻,搜遍了仙凡,查遍了,昨夜寻遍了整个蓝星,最终也不过是换来了一场烂醉罢了’周道:“我去准备点醒酒茶水”

“什么茶能解百花酿?”

冰轻笑了声,右手托着百花仙子那轻盈的身子,左手一翻,将一只小巧的玉瓶递给了周她道:“你不是喝不醉吗?试试这个”

这玉瓶,好像就是百花仙子昨日送给冰仙老师的周嘴一笑,也没拒绝,将玉瓶收了起来这可是好东西啊,自己倒是不能吃独食冰扶着百花仙子走向楼梯,百花仙子那轻柔的身子左右摇摆着,却也没有什么失态之举忽听她醉声低:“思君不见,未有归期”

刚要走回吧台后的周脚步一顿,勐地抬头看向楼梯口,目中露出了浓浓的疑惑这句话,自己在梦里听过避灾那次,梦境中有个女子站在树下,眼里含着泪光……

可那并不是百花仙子,顶多是跟百花仙子有几分相似这?什么情况?昏暗潮湿的矿道中,陆叶背着矿篓,手中提着矿镐,一步步朝前行去。

网站内容不对,请下载app阅读正确内容。少年的表情有些忧伤,双目聚焦在面前的空处,似在盯着什么东西。

外人看来,陆叶前方空无一物,但实际上在少年的视野中,却能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树的影子,灰蒙蒙的,叫人看不真切,枝叶繁茂,树杈从树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开,支撑起一个半圆形的树冠。

来到这个叫九州的世界已经一年多时间,陆叶至今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当自己的注意力足够集中的时候,这棵影子树就有几率出现在视野中,而且别人完全不会察觉。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声叹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醒来,还不等他熟悉下环境,所处的势力便被一伙贼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杀,他与另外一些年轻的男女成了那伙贼人的俘虏,然后被送进了这处矿脉,成为一名低贱的矿奴。

事后他才从旁人的零散交谈中得知,他所处的势力是隶属浩天盟,一个叫做玄天宗的宗门。

这个宗门的名字听起来炫酷狂霸,但实际上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宗门。

攻占玄天宗的,是万魔岭麾下的邪月谷。

浩天盟,万魔岭,是这个世界的两大阵营组织,俱都由无数大小势力联合形成,互相倾轧拼斗,意图彻底消灭对方,据说已经持续数百年。

在陆叶看来,这样的争斗简单来说就是守序阵营与邪恶阵营的对抗,他只是不小心被卷入了这样的对抗大潮中。

历年来九州大陆战火纷飞,每年都有如玄天宗这样的小势力被连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占据各处地盘,让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矿奴就矿奴吧陆叶自我安慰一声,比较起那些被杀的人,他好歹还活着。

能活下来并非他有什么特别的本领,而是邪月谷需要一些杂役做事,如陆叶这样没有修为在身,年纪尚轻的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这一处矿脉中的矿奴,不单单只有玄天宗的人,还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门的弟子。

邪月谷实力不弱,这些年来攻占了不少地盘,这些地盘上原本的势力自然都被覆灭,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谷送往各处奴役。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还没有开窍,没有修为在身,所以很好控制。

九州大陆有一句话,妖不开窍难化形,人不开窍难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开灵窍,只有开了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

开灵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普通人中经过系统的锻炼后能开启灵窍的,不过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门的,有长辈指点,这个比例可能会高一些。

陆叶没能开启自身的灵窍,所以只能在这昏暗的矿道中挖矿为生。

不过矿奴并非没有出路,若是能开窍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报备的话,便有机会参加一项考核,考核成功了,就可以成为邪月谷弟子。

然而矿奴中能开窍者寥寥无几,在这昏暗的环境中整日劳作,连饭都吃不饱,如何还能开窍。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矿奴都已经认命,每日辛苦劳作,只为一顿饱饭。

陆叶对玄天宗没有什么归属感,毕竟刚来到这个世界,玄天宗就被灭了,宗内那些人谁是谁他都不认识。

他也不想成为什么邪月谷的弟子,这不是个正经的势力,单听名字就给人一种邪恶感,早晚要凉。

但总不能一辈子窝在这里当矿奴,那成何体统,好歹他也是新时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所以这一年来他一直在努力开窍,原本他以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树能给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帮助,可直到现在,这影子树也依然只是一道影子,莫说什么帮助,有时候还会影响他的视力。

陆叶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转过一道弯,远方出现一点微弱的光芒,那是矿道的出口之一。

今日收获不错,将矿篓里的矿石上缴,应该能得三点贡献,算上前几日积累的,约莫有十二点了,两点拿来换两个馒头,剩下的十点刚好够换一枚气血丹。

气血丹是一种很低级的丹药,并非辅助开窍之物,但是想要开窍,就必须得气血充盈才行,气血丹虽然低级,却正适合陆叶这样没开窍的人使用。

邪月谷之所以愿意拿出气血丹,也并非善心发作,而是他们深谙人心之道,这最廉价低级的丹药可以让心怀希望之人愈发努力挖矿。

比如陆叶每日就很勤劳。

距离矿道出口还有三十丈,陆叶的目光不经意地瞥过左前方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块巨石横亘。

他脚步不停,继续朝前走着,直到十丈左右,才将背负在身后的矿篓放下,紧了紧手中的矿镐,又从矿篓里取出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稍稍掂量了一下。

下一刻,他朝着那块巨石奔跑起来,临近巨石前,侧身滑步,一脚踏在矿道的岩壁上,整个人借助反弹的力道对着巨石后方俯冲而下,犹如一只矫健的猎豹。

两道身影正半蹲在巨石后方,借助巨石遮掩身形,浑没想到来人竟会发现他们的踪迹。

听到动静,再看见陆叶想要起身已经来不及了。

在两人惊恐的注视下,陆叶抬手扔出了手中的矿石,正中其中一人的鼻梁,那人当即啊呀一声惨呼,仰面倒在地上,面上鲜血直流。

陆叶另一手的矿镐再度出手,却没打中第二人,那人反应不错,偏头躲过了。

然而陆叶已经冲到他面前,一脚踹下,正中对方小腹,那人顿时满面痛楚,跌飞出去,跪倒在地,一口酸水吐了出来。

陆叶迈步上前,一手揪住了对方的头发,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冷笑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兄弟两个!

这两人他认识,是一个刘氏家族的弟子,刘氏所在的地盘被邪月谷攻占之后,刘家一些年轻的弟子便被送到这里来充当矿奴了。

严格说起来,陆叶与刘氏这两兄弟也算是同命相连。

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我有没有说过,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否则宰了你们!陆叶说话间,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下砸的不轻,刘氏老二只哼了一声,便直接被砸晕过去。

陆叶又朝之前被他打伤的刘老大走去。

刘老大额头都被打烂了,鲜血模湖了双眼,隐约见到陆叶朝他行来,吓得连滚带爬:饶命啊,我兄弟二人不知道是你过来了,还以为是旁人饶命啊!

刘氏兄弟二人鬼鬼祟祟埋伏在矿道出口前,自然是没安什么好心。

这两人在被抓来之前,俱都是娇生惯养之辈,哪怕成了矿奴,也不愿吃苦,可是矿奴身份低贱,邪月谷的人根本不把矿奴当人看,没有矿石兑换贡献的话,根本换取不到吃食。

所以这两兄弟便经常蹲在矿道的某个出口前,打劫那些落单的矿奴,不少人因此倒霉,不但每日辛苦开采的矿石被劫走,还被打个半死。

上次他们就是想打劫陆叶,结果不是对手,被教训了一顿。

不曾想,这才没几天,又碰到这两兄弟了。

一样米养百样人,矿奴中有如刘氏兄弟这般好吃懒做之辈,也有如陆叶这样心怀梦想之人。

这一年来,陆叶通过矿石兑换到的贡献,除了保证每日的温饱之外,皆都换取了气血丹服用。

林林总总他服用了不下三十枚气血丹。

这就造就了陆叶强于绝大多数矿奴的体魄,虽然他的体型不算壮硕,可身躯内蕴藏的力量,已经胜过普通人。

对付两个好吃懒做的矿奴,自然不在话下。

刘老大还在告饶,陆叶只当没听见,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扬起另一手的石头,狠狠砸了下去。

一年多的矿奴生涯,陆叶见过太多惨剧,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人吃人的世界,任何怜悯和同情都是没有用处的。

矿奴们也不是一片和睦,来自不同势力的矿奴注定没办法团结起来,为了一块上好的矿石,矿奴们经常会打的头破血流。

矿道中每天都会死人,每走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具散落在地上的枯骨。

因为被人打劫而饿死的矿奴不在少数。

刘老大应声而倒。

陆叶捡回自己的矿镐,重新背上矿篓,迈步朝出口行去,他没有杀刘氏兄弟,倒不是心慈手软,而是受伤的矿奴在这里一般都活不了多久。

才走没几步,出口处忽然慌慌张张冲进来一个人。

滚开!那人低喝着,一巴掌朝陆叶扫了过来。

这一瞬间,陆叶遍体生寒,只因他看到对方掌心中有澹蓝色的光芒流过。

那是灵力的光芒,换句话说,对他出手的是一个修士!

开启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才有资格被称为修士。

修士的灵力是一种极为神奇的力量,陆叶曾见过邪月谷的一位修士出手,虽没有太强的威势,但那人只是轻轻一掌,便拍碎了一块矿石,正是见过那神奇的一幕,陆叶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开启自身灵窍,成为一名修士。

他也曾暗暗评估过,哪怕邪月谷修为最低的修士,也能轻松吊打十个自己。

所以在察觉到朝自己出手的是一位修士的时候,陆叶便知自己要大难临头了。

生死危机关头,他硬生生止住步伐,勐地往后跃去。

胸膛一麻,骨折的声音响起,陆叶应声倒飞,跌倒在地。

剧烈的疼痛让他头脑清醒不少,在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之后,他立刻起身。

咦!出手的那个修士有些惊讶,刚才那一掌他虽然没有用全力,只是随手拍出,但也不应该是矿奴能够承受的。

借着微光看清矿奴的容貌,脱口道:陆叶?

陆叶此刻已经摆出转身逃跑的姿势,听得声音之后也愕然至极:杨管事?

这个姓杨的修士是矿上的一个小管事,陆叶时常会与他打交道,因为气血丹就是从他手上兑换来的,所以彼此间也算熟稔。

杨管事很看好陆叶,毕竟如他这般能吃苦耐劳的矿奴很少见。

不过看好归看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待,一日没有开窍,陆叶这样的凡人与修士之间都有难以逾越的鸿沟。

在认出陆叶之后,杨管事对于自己一掌没能拍死对方的事就释然了,陆叶这一年来从他手上兑换了不少气血丹,身体素质本就比一般的矿奴强,再加上他只是随手一击,没有要刻意杀人,对方能活下来并不奇怪。

杨管事对面处,陆叶心中直打鼓。

邪月谷的修士一般不会理会矿奴的死活,他们也知道矿奴在矿脉之中会经常发生打架斗殴的事,除非被他们碰见,否则基本不做理会。

陆叶这边才把刘氏兄弟打的头破血流,昏倒在地,转头杨管事就拍了他一掌,在陆叶看来,这分明是杨管事在教训自己……不过很快他又觉得不对,因为杨管事冲进来的时候神色慌慌张张,不像是在为刘氏兄弟出头的样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 百花降凡

63.1%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