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三生石亮!天狼来袭!

第一百一十章 三生石亮!天狼来袭!

“班长,等会,有点乱!”

趴在椅子上,两只手无处安放地左放右摆,好一阵才发出声音“班长你是说,你能想起的前世记忆出现了两个仙子,一个是百花仙子,你们在凉亭中论道,同时还有杨和福寿三神之一“另一个仙子你暂时不知道是谁,她站在树下看着你,眼里带着泪光,很悲伤地说了八字“思君不见,未有归期“然后你刚才从喝醉的百花仙子嘴里,听到了这八个字?”

周嘴点头房中几人一猫面面相月无双问:“会不会是记忆出现偏差?毕竟是前世记忆”

“不可能,”道,“仙人存储记忆的方式与凡人可不一样”

李智勇缓声道:“其实还有一种可能,班长那次成功帮我们避灾躲祸的梦境,实际上是带有一定的预见性”

关键时刻,还是老李靠谱啊周眼前一亮,定声道:“不错,有可能是手指南灵儿满脸不敢置信:“萝控,该不会是心,开始编故事了吧?

周满脸无:“我是那种见色就起意的男“班长当然不是,”月无双定声说着灵儿仔细分析了下,道:“本考验也不像是浪荡人”

用力一拍手掌“班长,我去帮你问问!以前我当保安队长的话!

李智勇问:“什么话?”

“仙子您来啦?里面请?”

先是一脸样,随后就换成了清冷模样,捏着嗓子道了声:“,将军辛苦”

月无双掩口娇笑,花枝乱颤“哥别去,千万别去!”

周连忙拦了下来,笑叹:“我只是拿不准主意,喊你们过来商量商量,可以确定的是,我前世跟百花仙子应该是有交集的,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不可”

李智勇抱起胳膊,略微沉:“班长你该重视此事,将此事当做当前第一要务周面露不解:“为什么?”

李智勇正色道:“前世今生的争论自古而来,如果普通人轮回转世,可以说是重新开始了新的生“但你的轮回转世是存在目的性的,与前世的关联也十分密切,你可以说自己活出了新的自我,却不能将前世的缘分直接弃“这对你的前世情缘太不公平”

周沉声道:“假如,我是说假如,我对前世留下的情缘没有感觉,难道也要硬着头皮去跟对方谈恋爱吗?

“班长你在享受前世带来的福利吗?”

李智勇反问周老老实实点头:“必须承认,我现在能得到的这些资源,大半都是来源于前世影响“所以说,”李智勇道,“只享受福利,不承担责任,非男子汉应有之举!几段姻缘罢了,我想班长的大智慧,定能处理妥当!”

周额头挂满黑线老李这家伙就是想看热闹吧?

“大哥别闹了!”

周然地躺在单人床上,手臂张开摆成了个大字,叹道:“我现在就怕突然跳出个前世情缘,还是已经瓜熟落的那种,这我该怎么面对小鱼?www.bΙΜΙιoυ.coΜ

“这怕,道,“等你功成名就了,多弄几个洞府不就好了,你看牛魔王在外养了个玉狐狸,回牛夫人那里也就是被骂几句,想亲热还是能亲热的月无双咬牙骂道:“!!大猪蹄子!”

缩起脖子,犹自抗争几句:“千凶巴巴的,你是蓝星女性,殿下跟百花仙子可都是神话人物,价值观又不同“草要斗嘴了,当务之急就是帮班长解决这个问题”

李智勇清清嗓子,朗声道:“既然班长是当事人,所当局者迷,小队指挥权暂时落在我手中,班长有意见吗2周:“这个……”

“有意见请保留”

李智勇大手一挥,直接道:“无双与灵儿负责调查百花仙子在找谁,想办法去跟此地留守的女仙打探消“哥去找你以前的哥们打听下百花仙子的故事,看这个故事里有没有疑似班长前世的人物!

“我来做制定后续计划,做一个全情形应对策略“班长你也不要闲着“你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去找冰教官,将对我们坦白的这些,跟冰老师详细坦白,把你的烦恼也告诉冰老师“我个人建议,这件事你可以发个信息告诉殿下一声,不要有隐瞒“大家都动起来!莫让班长太久!”

“好!”

灵儿一声欢呼,三人同时振奋精神,还没等周叮嘱几句,已是风风火火地冲出了屋门周哑然失笑这熊熊燃烧的八之火,都快烧到他眉毛了!

周拿起手机,坐在床边仔细思考了一阵,还是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免得在化龙时分心先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再做决定吧自己反正是要跟着本心走,不可能因为前世而忽略今生至于冰老师……

周也觉得,找这位‘姐姐’讨论讨论,比自己闷在这里胡思乱想要强很多冰仙子跟百花仙子是蜜关系?

于是,半个小时后周在冰那张清冷的脸蛋上,接连看到了几个以前没见过的表情比如错、惊、迷、然周问:“老师,怎么了吗?”

“或许你前世只是与百花认识,李智勇的分析也妥当,你的避灾梦境应当是预见前事,或者感应到正在发生的事”

冰轻一二,鼻尖冒出的声线也是为转动听她道:“思君不见,未有归期,这八个字其实证明不了什么,却是谁都可以说“这实在有些巧合,”周叹道,“如果能证明没有关系,那就再好不过,我也不用这么提心吊胆了”

“不必担心”

冰捏着下巴略微思:“木狼已进入凡俗找你的下落,应该是要探查你背后金轮之秘,你最好还是在这里躲着,不要外出走动“这几日我帮你探查下此事,总能水落石出”

周问:“老师知道百花仙子在找谁吗?

“我也不知,想不起来了,”冰道,“那个名字明明就在我嘴边,却是说不出,大概是被蔽了天机,冰与周对视了一眼周小声提醒:“我的前世好像、可能、大概……也是被蔽了天机”

两人四目对视,竟是相顾无言“巧合也太多了些,”冰明显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你且等,不必多担心,我去找凤商议一二,她以前经常去月老那里走动,说不定会有办法周叮嘱道:“麻烦老师了……这事还是仅限三位教官知晓,别起什么流言语,坏了仙子的名声”

“我有分寸”

冰含笑应答,身形化作一束冰蓝仙光消失不见接下来的事情发展之快,让周着实手不及“这好办呀!”

凤听闻此事,直接拉着冰找到周,拿出了一块泛着粉色仙光的石头“三生石,月老施法过的,可以照出你们的姻缘,以及是否有过姻缘“只要双方同时接触这石头,石头显出红绳、断了的红绳,那自然就是前世情缘,若是石头冒出白光,那就是双方没有过交集“趁着百花仙子醉酒,咱们去帮他试试就好了呀”

周如释重负:“竟然还有这种好东西“不如等百花酒醒,”冰道,“现在过去,有些不太落”

凤的一笑:“怎么,让百花仙子泛起希望再把希望摔碎吗?还不如偷偷来,我是不信百花仙子能跟周前世有任何关系冰却道:“咱们提前跟她讲清楚就是,百花尚未出阁,自身清誉容不得有污点,她熟睡时有男子接近,这不成体统周笑道:“老师说的对,有此物,咱们等百花仙子睡醒吧“去试试能不能喊醒仙子!”

“也好”

凤有此提议,见冰点头,拉着冰直奔旅店中的冰房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周的错觉,两位教官此刻彷佛也充满了干劲修仙的终途,真就是八大道有三生石就简单多了周传声让小队四成员归队,几人聚在吧台,传声讨论着三生石的效果,担心被仙人听去天,并未多提百花仙子的名号对周挑了挑眉:“班长,我是说万一,万一这事是真的,你办?”

周摇摇头:“情之一字太复杂,又牵扯到了前世今生,必须慎重处理……总归是,修道之人遵循本心,倒也不必为此多疑笑道:“班长你过一会还能如此洒就好月无双着纤指开始数:“算算班长现在可能成功的姻缘,报恩龙女、天降青梅,如果再加个前世情缘……班长你搁着刷呢?”

李智勇与不由笑出声周满脸无:“燕儿姐那是我发小,别乱编排”

“这不是有、可、能成功的姻缘,”月无双眨了眨眼,又了眼在旁若有所思的波斯猫还有个灵萌她还没数呢!

冰在楼梯口呼唤:“上来吧”

“来了老师!”

周精神大振,做了几个深呼吸,快步上楼小队几人对视一眼,反正冰老师没喊具体谁上去,索性厚着脸皮跟在后面,成功混入了冰设下的结界周来时,百花仙子已是醒了她正在床边来回步,披散的长发也顾不上梳拢,纱裙外匆忙套了一件长衣,此刻目中带着几分焦急、神情略有些,更增一二分美周刚进门,百花仙子便定睛瞧了过来她先是有些困惑,随又有些惊,而后若失神般低语,贝齿间流出一句:“这位道友,我应是见过的”

周手行礼,一时有些手足无凤立刻站了出来,端着那三生石,正色道:“两位同时摸一下就可”

百花仙子立刻就要抬手,向前冲出两步,却又下意识停下,一双妙目写满,却是对周柔声问询:“这位道友该如何称呼?

“周,”周正色道,“周天的周,救的,归境修士,应为神仙转世,无前世记忆”

“我名百花,”百花仙子柔声道,“也曾借用丹之名,不管今日这般测试如何都要多谢道友能有心为百花思虑”

“您客气周只觉得心旷神,也为这位仙子的气度养暗自惊叹果真是神仙般的人物,此刻明明道心动荡,依旧这般知礼知性百花仙子左手捏着右侧袖口,右手纤指若兰花放,口中道了个“请”字周提步向前,息凝神,与百花仙子同时用右手食指触碰到了三生石上!

三生石轻轻震颤,其上升起了一白光周如释重负!

凤、门口观望的、李智勇面露惜,灵儿略微松了口气,担心处境的月无双更是吓得拍了拍胸口,唯有冰若有所思百花仙子然一笑,轻声道:“多谢道友相助“误会一场,”凤笑道,“走了走了,都散了!”

“且慢,”冰突然开口,“周激发前世灵力再试一次”

周纳闷道:“老师,我的前世灵力已经证明其实是封禁的灵力泄露,这样好像也没什么用吧“已经不只是一位大能说过,你的道被封藏在金轮封禁之后,”冰道,“多试一次也是无妨周看向百花仙子,后者只是面露疑惑“也好”

周轻轻吐了口气,闭目凝神,面露怒色,屋内立刻响起诵经之声,天道威压滚滚铺开百花仙子下意识后退半步,再看周时,却见周脑后有八道金轮环环相套,一抹金光照亮了他清秀的面孔百花道心草名轻颜了几下那股积了漫长岁月的情,似乎立刻就要如火山般喷涌,却寻不到能冲出地壳的缝隙她凝视着周,心底竟浮现出了一道模湖的人影,那人影若云雾凝成,此刻只有那浅浅的下巴,以及嘴角带着的微笑……

凤道:“试试吧”

百花仙子却是有些挪不开视线,盯着周,抬手触碰那三生石周被她盯的有些心虚,手指还是朝三生石递了过去粉色光亮突然闪!

百花仙子娇柔的身子然僵住,一根红绳自三生石上轻轻放;但只是一的功夫,那宝轮亮起两只金色符印,三生石突然炸碎!

!

周本能的后退“当心!”

百花仙子竟直接冲向周,肩上披着的长衣向前飘舞,将炸开的三生石直接包裹,右手抓向周的手周还在想要不要闪躲,百花仙子金仙境的实力已然爆发,周被的向前倾倒电光火石间人影交错等人影定住,周已是身体后仰、左脚抬起;百花仙子一双若羊脂玉般的纤手,握住周手、撑住周后背,那张闭月羞花的脸蛋离着周面容不过两尺,那双桃花眼满是喜悦、震惊、不敢置信,如梦般低语:“我一直在找的,就是你吗?”

周干笑了声:“让您失望了”

“不,不,怎么会失望,只是一时之间,一时之间……”

百花仙子突然发现两人姿势有些不太雅观,惊地连忙松开周连忙后退两步,颗芳心扑通乱跳周一股坐在地上“我、我心有些乱”

百花仙子侧过身去,却又不想挪开视线,连忙梳拢自己的秀发“当真,也未曾做这般准备,竟是寻到了…冰儿!”

她抬头轻唤,目中竟已是浸润眼泪,“我竟是寻到了,这莫不是在梦中,我醉后出了幻象?

冰眨眨眼,对着门口点出一指,一根冰刺扎在指尖,疼的这家伙上窜下跳“看,不是做梦”

周虽然也晕晕乎乎的,但也知道,自己必须站出来说点什么“百花仙子,我的情况有些特殊,我的前世其实相当于已逝去,也没有任何记忆留存”

百花仙子竟不敢直视周,忙道:“我知晓的,毕竟你已转世,按理说我不该打扰你这一世……

“那个,”凤突然开口,“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应付沙滩上那个家伙,再说这些风花雪月的事众人灵识、仙识扫向沙滩,表情同时凝固有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人负手而立,一股强的威压正面铺开,笼罩了这家旅馆“散修木狼冒造访,不知周道友可否外出一叙?”昏暗潮湿的矿道中,陆叶背着矿篓,手中提着矿镐,一步步朝前行去。

网站内容不对,请下载app阅读正确内容。少年的表情有些忧伤,双目聚焦在面前的空处,似在盯着什么东西。

外人看来,陆叶前方空无一物,但实际上在少年的视野中,却能看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

那像是一棵树的影子,灰蒙蒙的,叫人看不真切,枝叶繁茂,树杈从树身三分之一的位置朝左右分开,支撑起一个半圆形的树冠。

来到这个叫九州的世界已经一年多时间,陆叶至今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只知道当自己的注意力足够集中的时候,这棵影子树就有几率出现在视野中,而且别人完全不会察觉。

真是悲催的人生。少年一声叹息。

一年前,他突兀地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醒来,还不等他熟悉下环境,所处的势力便被一伙贼人攻占了,很多人被杀,他与另外一些年轻的男女成了那伙贼人的俘虏,然后被送进了这处矿脉,成为一名低贱的矿奴。

事后他才从旁人的零散交谈中得知,他所处的势力是隶属浩天盟,一个叫做玄天宗的宗门。

这个宗门的名字听起来炫酷狂霸,但实际上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宗门。

攻占玄天宗的,是万魔岭麾下的邪月谷。

浩天盟,万魔岭,是这个世界的两大阵营组织,俱都由无数大小势力联合形成,互相倾轧拼斗,意图彻底消灭对方,据说已经持续数百年。

在陆叶看来,这样的争斗简单来说就是守序阵营与邪恶阵营的对抗,他只是不小心被卷入了这样的对抗大潮中。

历年来九州大陆战火纷飞,每年都有如玄天宗这样的小势力被连根拔起,但很快又有更多的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占据各处地盘,让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矿奴就矿奴吧陆叶自我安慰一声,比较起那些被杀的人,他好歹还活着。

能活下来并非他有什么特别的本领,而是邪月谷需要一些杂役做事,如陆叶这样没有修为在身,年纪尚轻的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这一处矿脉中的矿奴,不单单只有玄天宗的人,还有其他一些小家族,小宗门的弟子。

邪月谷实力不弱,这些年来攻占了不少地盘,这些地盘上原本的势力自然都被覆灭,其中一些可用的人手被邪月谷送往各处奴役。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还没有开窍,没有修为在身,所以很好控制。

九州大陆有一句话,妖不开窍难化形,人不开窍难修行。

想要修行,需得开灵窍,只有开了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

开灵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普通人中经过系统的锻炼后能开启灵窍的,不过百一左右,若是出身修行家族或者宗门的,有长辈指点,这个比例可能会高一些。

陆叶没能开启自身的灵窍,所以只能在这昏暗的矿道中挖矿为生。

不过矿奴并非没有出路,若是能开窍成功,找到管事之人往上报备的话,便有机会参加一项考核,考核成功了,就可以成为邪月谷弟子。

然而矿奴中能开窍者寥寥无几,在这昏暗的环境中整日劳作,连饭都吃不饱,如何还能开窍。

所以基本九成九的矿奴都已经认命,每日辛苦劳作,只为一顿饱饭。

陆叶对玄天宗没有什么归属感,毕竟刚来到这个世界,玄天宗就被灭了,宗内那些人谁是谁他都不认识。

他也不想成为什么邪月谷的弟子,这不是个正经的势力,单听名字就给人一种邪恶感,早晚要凉。

但总不能一辈子窝在这里当矿奴,那成何体统,好歹他也是新时代的精英人士,做人要是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所以这一年来他一直在努力开窍,原本他以为唯有自己能看到的影子树能给他提供一些奇妙的帮助,可直到现在,这影子树也依然只是一道影子,莫说什么帮助,有时候还会影响他的视力。

陆叶严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转过一道弯,远方出现一点微弱的光芒,那是矿道的出口之一。

今日收获不错,将矿篓里的矿石上缴,应该能得三点贡献,算上前几日积累的,约莫有十二点了,两点拿来换两个馒头,剩下的十点刚好够换一枚气血丹。

气血丹是一种很低级的丹药,并非辅助开窍之物,但是想要开窍,就必须得气血充盈才行,气血丹虽然低级,却正适合陆叶这样没开窍的人使用。

邪月谷之所以愿意拿出气血丹,也并非善心发作,而是他们深谙人心之道,这最廉价低级的丹药可以让心怀希望之人愈发努力挖矿。

比如陆叶每日就很勤劳。

距离矿道出口还有三十丈,陆叶的目光不经意地瞥过左前方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块巨石横亘。

他脚步不停,继续朝前走着,直到十丈左右,才将背负在身后的矿篓放下,紧了紧手中的矿镐,又从矿篓里取出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稍稍掂量了一下。

下一刻,他朝着那块巨石奔跑起来,临近巨石前,侧身滑步,一脚踏在矿道的岩壁上,整个人借助反弹的力道对着巨石后方俯冲而下,犹如一只矫健的猎豹。

两道身影正半蹲在巨石后方,借助巨石遮掩身形,浑没想到来人竟会发现他们的踪迹。

听到动静,再看见陆叶想要起身已经来不及了。

在两人惊恐的注视下,陆叶抬手扔出了手中的矿石,正中其中一人的鼻梁,那人当即啊呀一声惨呼,仰面倒在地上,面上鲜血直流。

陆叶另一手的矿镐再度出手,却没打中第二人,那人反应不错,偏头躲过了。

然而陆叶已经冲到他面前,一脚踹下,正中对方小腹,那人顿时满面痛楚,跌飞出去,跪倒在地,一口酸水吐了出来。

陆叶迈步上前,一手揪住了对方的头发,看清了对方的面容,冷笑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兄弟两个!

这两人他认识,是一个刘氏家族的弟子,刘氏所在的地盘被邪月谷攻占之后,刘家一些年轻的弟子便被送到这里来充当矿奴了。

严格说起来,陆叶与刘氏这两兄弟也算是同命相连。

网站内容更新慢,请下载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我有没有说过,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否则宰了你们!陆叶说话间,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下砸的不轻,刘氏老二只哼了一声,便直接被砸晕过去。

陆叶又朝之前被他打伤的刘老大走去。

刘老大额头都被打烂了,鲜血模湖了双眼,隐约见到陆叶朝他行来,吓得连滚带爬:饶命啊,我兄弟二人不知道是你过来了,还以为是旁人饶命啊!

刘氏兄弟二人鬼鬼祟祟埋伏在矿道出口前,自然是没安什么好心。

这两人在被抓来之前,俱都是娇生惯养之辈,哪怕成了矿奴,也不愿吃苦,可是矿奴身份低贱,邪月谷的人根本不把矿奴当人看,没有矿石兑换贡献的话,根本换取不到吃食。

所以这两兄弟便经常蹲在矿道的某个出口前,打劫那些落单的矿奴,不少人因此倒霉,不但每日辛苦开采的矿石被劫走,还被打个半死。

看最新正确内容,请下载小说

上次他们就是想打劫陆叶,结果不是对手,被教训了一顿。

不曾想,这才没几天,又碰到这两兄弟了。

一样米养百样人,矿奴中有如刘氏兄弟这般好吃懒做之辈,也有如陆叶这样心怀梦想之人。

这一年来,陆叶通过矿石兑换到的贡献,除了保证每日的温饱之外,皆都换取了气血丹服用。

林林总总他服用了不下三十枚气血丹。

这就造就了陆叶强于绝大多数矿奴的体魄,虽然他的体型不算壮硕,可身躯内蕴藏的力量,已经胜过普通人。

对付两个好吃懒做的矿奴,自然不在话下。

刘老大还在告饶,陆叶只当没听见,一把抓住他的头发,扬起另一手的石头,狠狠砸了下去。

一年多的矿奴生涯,陆叶见过太多惨剧,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人吃人的世界,任何怜悯和同情都是没有用处的。

矿奴们也不是一片和睦,来自不同势力的矿奴注定没办法团结起来,为了一块上好的矿石,矿奴们经常会打的头破血流。

矿道中每天都会死人,每走一段距离,就能看到一具散落在地上的枯骨。

因为被人打劫而饿死的矿奴不在少数。

刘老大应声而倒。

陆叶捡回自己的矿镐,重新背上矿篓,迈步朝出口行去,他没有杀刘氏兄弟,倒不是心慈手软,而是受伤的矿奴在这里一般都活不了多久。

才走没几步,出口处忽然慌慌张张冲进来一个人。

下载小说看最新完整内容

滚开!那人低喝着,一巴掌朝陆叶扫了过来。

这一瞬间,陆叶遍体生寒,只因他看到对方掌心中有澹蓝色的光芒流过。

那是灵力的光芒,换句话说,对他出手的是一个修士!

开启灵窍才有修行的资格,才有资格被称为修士。

修士的灵力是一种极为神奇的力量,陆叶曾见过邪月谷的一位修士出手,虽没有太强的威势,但那人只是轻轻一掌,便拍碎了一块矿石,正是见过那神奇的一幕,陆叶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开启自身灵窍,成为一名修士。

他也曾暗暗评估过,哪怕邪月谷修为最低的修士,也能轻松吊打十个自己。

所以在察觉到朝自己出手的是一位修士的时候,陆叶便知自己要大难临头了。

生死危机关头,他硬生生止住步伐,勐地往后跃去。

胸膛一麻,骨折的声音响起,陆叶应声倒飞,跌倒在地。

剧烈的疼痛让他头脑清醒不少,在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之后,他立刻起身。

咦!出手的那个修士有些惊讶,刚才那一掌他虽然没有用全力,只是随手拍出,但也不应该是矿奴能够承受的。

借着微光看清矿奴的容貌,脱口道:陆叶?

陆叶此刻已经摆出转身逃跑的姿势,听得声音之后也愕然至极:杨管事?

这个姓杨的修士是矿上的一个小管事,陆叶时常会与他打交道,因为气血丹就是从他手上兑换来的,所以彼此间也算熟稔。

杨管事很看好陆叶,毕竟如他这般能吃苦耐劳的矿奴很少见。

不过看好归看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待,一日没有开窍,陆叶这样的凡人与修士之间都有难以逾越的鸿沟。

在认出陆叶之后,杨管事对于自己一掌没能拍死对方的事就释然了,陆叶这一年来从他手上兑换了不少气血丹,身体素质本就比一般的矿奴强,再加上他只是随手一击,没有要刻意杀人,对方能活下来并不奇怪。

杨管事对面处,陆叶心中直打鼓。

邪月谷的修士一般不会理会矿奴的死活,他们也知道矿奴在矿脉之中会经常发生打架斗殴的事,除非被他们碰见,否则基本不做理会。

陆叶这边才把刘氏兄弟打的头破血流,昏倒在地,转头杨管事就拍了他一掌,在陆叶看来,这分明是杨管事在教训自己。

看最新正确内容,请下载小说。不过很快他又觉得不对,因为杨管事冲进来的时候神色慌慌张张,不像是在为刘氏兄弟出头的样子……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杨管事已经露出惊喜的神色,似乎在这里碰到陆叶是什么好事,欺身上前,一把抓住陆叶的肩膀:跟我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章 三生石亮!天狼来袭!

63.69%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