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既见我来,为何不拜?

第100章 既见我来,为何不拜?

两天后,傍晚时分。

周芳周霖姐弟租住的公寓中。

冰柠保持着‘周芳’的妆容,此刻正贴心地帮‘弟弟’整理着那身笔挺的燕尾服。

妖将青梨今天刚派人送来这套礼服,特意叮嘱周拯今晚穿戴正式些。

门外,两排青影卫静静站着。

它们虽保持着人形,但身周偶尔会有妖气泄露,让走廊有些昏黄的光线轻轻扭曲。

这些青影卫能听到里面的谈话声。

‘周芳’问:“今晚要干什么?”

“我也不清楚,”周拯笑着回答,“听青梨副总经理说的要紧,应该是比较高级的舞会吧。”

“那你做事小心点,可别冲撞了大人物,你好不容易有了不错的发展。”

周拯:……

过了,戏过了姐!

几分钟后,屋门被周拯拉开,他扭头说了声:

“姐早点休息,今晚不用等我。”

‘周芳’温柔地笑着,目送周拯关上防盗门,转身关了客厅的灯光,回卧室床上继续低头看书。

外面的青影卫向前凑成两排,一言不发地将周拯夹在中间,朝楼梯口走去。

周芳的卧室内,她静静注视着眼前的书本,时不时翻过去一页,读的十分入神。

实际上,她只是一具冰雕。

周拯也没想到冰柠还有这般手段,弄了个几可乱真的假身出来。

若是此刻有人仔细观察周拯,会发现周拯比往日里多了一点细节。——他左手食指带着一只精巧的戒指。

这枚戒指是存储灵仙用的,可藏活物,隐蔽性十分不错。

此刻冰柠就藏在这枚戒指中,在原本用来孵化那只‘带有微薄麒麟血脉’灵仙蛋的蒲团上悬空打坐,随时准备暴起发难。

当然,冰柠今晚最重要的任务,其实是近距离探查那所谓的‘升月之仪’。

今晚是最佳的机会。

去揭开这妖都之秘,弄清楚青元大王为何能迅速提升实力。

如果有阴谋,那就去破掉这阴谋。

如果藏了隐秘,那就让这一切大白于天下。

根据周拯在青梨那里套出的消息,‘归化之仪’是凌晨零点整进行,‘升月之仪’还在前面,寅虎神将与冰柠都推测,应该是在亥时三刻进行。

此刻,寅虎率领数名仙神,已在外太空看极光;

另有两批高手化整为零,悄悄摸到了妖都的外围。

——对于寅虎这般金仙强者来说,从太空发起突袭,是最快也最隐蔽的方式。

公寓楼下,周拯低头上了自己的专车,两名青影卫坐在驾驶与副驾驶位,前后各有一辆小车同步前行。

看似是保护,但周拯怎么感觉……

这是妖将青梨怕他半路反悔,派手下过来押送?

也难怪,今天这个日子,对这個妖将而言十分重要。

汽车引擎声中,周拯闭目养神,表露出恰到好处的紧张。

前方不管是龙潭虎穴,还是刀山火海,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自然没有再退缩的道理。

‘升月’之仪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今天没有月亮啊。

连个月牙都没。

……

晚八点零五分。

妖魔战线,

复天盟前线中军大营。

厚厚的几层结界,将这座大帐完全笼罩;

此前十多位复天盟高手被召入其中商议军情要务,直到现在还没出来。

外面把守、巡逻的修士兵卫,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

也不知最近是不是有什么艰难险情;

这两三天,寅虎神将不断召集同一批高手议事,每次也都是这般阵仗,差不多要两三个小时才能结束。

实际上,在那数层结界内,此刻只有寥寥数个身影。

他们聚在一处‘会动’的沙盘周围,表情大多有些紧张。

啸月坐在沙盘角落,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神将咋想的,本官这么重要的战力都不用,这不是白白给我方增加难度吗?”

肖笙笑道:“狗不如狮子勇猛,这还用多说吗?”

“呸!”啸月骂道,“再吵吵咬哭你!”

月无双忧心忡忡地问:“时间上会不会来不及?不是说,班长和冰仙老师要先混进去,从他们发信号到神将降临,大概需要五六分钟的时间。”

“对啊!”

啸月反问:

“他们提前五六分钟发信号不就好了吗?

“信号发射器就是一根头发丝粗细的绳索,周拯拽断这根头发丝就行了,这能暴露啥。

“如果不是搞不清楚对方到底是靠什么快速提升实力,也不用这么复杂,直接莽进去就行了。”

“还是要稳妥一些。”

坐在角落的李智勇轻声说着,手中端着一枚玉符,不断审阅着玉符中自己所写的讯息。

其他十七家妖王的行踪,此刻能确定;

青元大王地盘上的各部妖兵,都在监察之下;

妖都内的高手数量并未增加……

还有什么是可能算漏了的?截天教妖人?

己方排兵布阵时,发起突袭的高手之所以临时增加了几名,几乎动用了一半的临世仙,就是考虑到了截天教妖人有可能在妖都暗中活动。

毕竟那什么升月之仪,一听就很有截天教的风格。

那,还能有什么错漏?

李智勇皱眉凝思。

玉符中的条目不断晃过,李智勇的脑门渐渐沁出热汗。

不管如何,他们几个已经请天蓬元帅过去了,这位福伯对十八路妖王能呈碾压之势。

虽然福伯的意思是,不到万不得已,不到有威胁到周拯生命安全的危机时,都不会出手;

但只要福伯在那,班长的个人安全自然有保障。

肖笙在旁小声嘀咕:“智勇脑袋是冒烟了吗?”

“那是热汗,是热的出蒸汽,瞧你没文化的,烟跟汽都分不清,”月无双轻哼了声,继续注视着面前的沙盘。

沙盘上漂浮着十几把三角小旗,这些小旗自四面八方围在了妖都二字周围,另有五只小旗与妖都二字重合。

太空中。

寅虎神将负手而立,眺望着逸散层附近的‘极光’,神态徒略显凝重。

大战将起。

……

晚九点零五分,亥时。

周拯跟在妖将青梨身后,离开了飘荡着悠扬弦乐的豪华餐厅,坐上了被两名黑西服大汉把守的电梯。

这顿晚宴吃的确实不错。

“不用紧张,”妖将青梨缓声道,“稍后你会跟四个人一起休息等候,不要跟他们交谈,记住了吗?他们都知道你是我的人,遇到什么麻烦就忍一下,一切等过了今晚再说。”

“嗯,”周拯点点头,轻轻呼了口气。

他此时的紧张并非作伪。

只不过,周拯是紧张于即将展开行动,不是担心什么归化仪式。

谁爱归化谁归化,他反正觉得做人挺好的。

电梯在二十层停下,正当周拯以为这就到地方了,妖将青梨并未迈步,外面却进来了两男两女。

走在前面的是两名真仙境妖将,与青梨实力差不多;它们见到青梨的一瞬,表情有些凝固,但很快就展露笑容。

“青梨副总也在,刚好一起。”

“嗯,一起吧,”青梨不冷不热地应了声,身形笔直地站在电梯中央。

周拯心底浮现出几个字眼,却是冰柠近距离‘传字’提醒。

‘一蛇一鹿。’

懂了,这俩是外来投靠青元大王的妖族高手,与青梨不对付,但青梨是青元大王本族,就算它们修为相同、职位相同,也天然压这俩一头。

这两个大妖身后分别跟着一名少年、一名少女,各自神采奕奕,自然也是被忽悠来参加归化之仪的。

这对少年少女对周拯投来了带着善意的目光;周拯依照青梨所说的那般,并未搭理他们。

电梯直接去了负六层。

电梯门打开,一对有些阴森的暗红大门迎面而来。

暗红大门与三部并排电梯间隔十多米,留出了一片铺着大理石的空地,空地左右则是光线昏暗的回廊。

这暗红大门后,应该是一座圆形大殿。

殿门打开一条缝隙,有个身着长袍的老妪,拄着拐杖转了出来:“三位还请抓紧时间,大王已有些不耐,那三个小家伙去角落等候吧。”

这狮、蛇、鹿三妖将立刻向前窜入大门缝隙,两扇大门立刻闭合。

周拯只敢朝里面瞧了一眼,只能见到一只只悬浮在空中的火盆,以及那刻画着密密麻麻阵符的地面,还有两只位于阴阳鱼眼处的青铜巨鼎。

冰柠一声轻咦,对周拯暗中传声:“有天道法器的波动,此地不简单,当心。”

周拯眨了下眼算是回应。

虽然不知道天道法器是什么东西,但听这名字,很可能就是他们一直在找寻的秘密。

今天大概率没来错地方。

现在要请神将突袭吗?

周拯微微眯眼,自是记得福伯转达的神将叮嘱——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等他们仪式正式开始再发信号,这样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说不定还能让他们直接走火入魔吐个血。

周拯自是依言而行。

角落中有三只长椅,已有两个年轻男人在那坐着。

周拯率先迈步走了过去,那少年少女也不敢在这阴森的大门前久留,低头快步而去,与周拯间隔着入座。

接下来就是等待时机……

叮铃铃——

昏暗的走廊中似乎传来了铃声。

周拯扭头看去,却见一名穿着短衫长裤、模样四五十岁的女人,领着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女童,在走廊中快步赶来,铃声来源于女童脚腕处的铃铛。

周拯略感不解。

这女人拽着女童径直赶向木门,那女童抬头小声问:“院长奶奶,我们要去哪儿呀?”

那女人似不愿回答,只是闷头向前,到了木门前想拍门,却被木门处亮起的暗红光壁阻拦。

吱呀一声,木门再次打出缝隙,此前那个长袍老妪出现,拄着拐杖看向那女童。

“这次的生辰八字对了?”

“对了,对了,错不了了,”‘院长奶奶’轻声说着,“长老恕罪,是属下办事不力,属下……一次要四十九对,福利院孤儿的信息很多都不全,出差错着实难免。”

“哼,还敢狡辩?稍后自己去领罚,还好没误了时辰!”

言罢,这老妪一只手点向那女童额头,女童本能地想要闪躲,但随着老妪目中闪烁紫色光亮,女童双眼迅速变得呆滞,宛若失魂了一般。

女童被粗暴地拽了进去,暗红色木门再次关闭,发出一声闷响。

周拯愣在角落的长椅上,看着那名‘院长奶奶’如释重负的表情,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攥了一下。

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掐断了耳后的一根头发。

悬浮在外太空的寅虎神将突然睁眼,大手一挥,仙力拖拽身后几名天仙,化作一颗火球朝大地极速砸落!

这位神将五分钟后就可抵达妖都!

五分钟后,埋伏在各个方向的复天盟高手会同时发难,强攻妖都的几个核心区域。

一切只需要等五分钟左右……

‘老师,里面什么情形。’

‘无法看真切,内外有数层阵法阻隔。’

冰柠解释道:

‘只能隐隐感觉到,有一名金仙、四名天仙境妖魔,有两名天仙境妖魔的气息之前未曾感应到过。’

周拯心底问:‘她们说的四十九对……是什么?’

‘如果是妖魔的惯例,就是四十九对童男童女为祭,’冰柠问,‘要去搭救吗?祭祀一般是在仪式开始前,他们现在可能就要动手了。’

‘我们应对不了。’

周拯在灵台回复道:

‘就算老师你我配合封了青元大王的元神,只要有一个天仙保存完整战斗力,我们都只是白白送菜。

‘我们等乱战起了,在关键时刻发起突袭,一举定乾坤,才时最明智的选择。’

冰柠轻轻应了声:‘听你的。’

周拯闭眼轻轻呼了口气。

他开始盯着那两扇大门,道心渐渐紧绷。

他仿佛听到了秒针滴滴答答的声响,这滴答声要再响近三百次。

他……

‘院长奶奶,我们要去哪儿呀?’

那女童的背影仿佛出现在了木门前,扭头看向了他这边。

但两扇暗红色的木门蠕动了起来,有一股股鲜血自门缝涌出,瞬间化作滔天血浪,要将那女童的身形吞没……

周拯猛地站了起来!

一旁那四名年轻男女同时看向周拯。

周拯呼吸有些不畅,双眼布满血丝。

他手上的那枚戒指闪烁出冰蓝光亮,其内的冰柠已握持冰剑,随时可以冲出发难!

她的目标将只有青元!

“你要干什么?”

有个年轻男人大声喊着。

周拯头也不回,一把扯下燕尾服摔在地上,白色衬衫的纽扣几乎崩开,他径直冲到那两扇闭合的朱红色木门前,左脚猛踹,目中有金光绽放!

木门外绽出暗红光壁,但这光壁尚未完全显形,遇到周拯脚尖的金光便冰雪消融!

砰!

归墟境五阶的修为全力爆发,那两扇没了阵法保护的大门直直向内砸落。

周拯指尖处,冰蓝色光亮即将彻底爆发,但周拯心底定声呼喊:

‘老师!’

‘嗯?’

‘让我自己试试。’

看圆形大殿内!

悬浮在殿顶中央,那一身西服打扮的青元大王;

站在大殿五个角落,身体浸润在五处血池中的青梨等五妖将;

正在一阴、一阳两口大鼎前站立的两名长袍老妪;

还有角落中静静注视这一幕的两名天仙妖将,以及截天教白梦仙与搬山道人;

齐齐看向大门处!

那里,一个年轻男人静静而立。

青元大王双眼一眯,立刻就要抬手将这年轻男人碾碎,但他刚要有所动作,妖心忽然一颤。

诵经声!

恢弘磅礴的诵经声好似是从虚空而来,自门口那道人影身周盘旋回转。

这股威压,这股熟悉又让青元大王惊惧的威压……

天道威压!好浓郁的天道威压!

角落中的白梦仙仔细辨认周拯面容,那搬山道人似是发现了什么,满是憔悴的面容露出几分震惊。

正此时!

门口的年轻男人身体缓缓悬浮,背后缓缓凝成八只宝轮,正反旋转。

金光照亮了整座大殿!

“阿弥陀佛。”

周拯用法力加持过的浑厚嗓音响起,那般气定神闲,那般镇定自若,右手缓缓抬起,做单手佛印悬于身前。

观音大士的影像在他心底划过,一抹佛光掺在了金光之内。

“孽畜!既见我来,为何不拜?”

“您是……”

本就被天道威压惊到的青元大王双眼一眯,口中低喃,紧紧盯着周拯背后的宝轮,想探究出其内的无穷奥秘,辨认出来者何人。

不只是他,那两名老妪,角落中的白梦仙,此刻尽皆盯着周拯背后金轮。

突然,八只宝轮的旋转诡异停下,几只宝轮左右扭动,一张刻画着六十四卦的圆盘自周拯背后显现,圆盘正中,那只蕴含无数星光的竖眼已然张开!

万物之奥妙尽在此中!

天地之玄妙皆在其里!

“不好!”

白梦仙突然出声,但那竖眼已完全睁开,四束金光同时爆发!

青元大王从半空直直砸落!

周拯指尖,那一抹冰蓝仙光再次闪亮,先将两只收起了童男童女的大鼎立刻被万载玄冰包裹,以免大鼎被斗法所伤。

一缕缕秀发飘舞,周拯身前飞出的仙子身着冰蓝长裙,手中长剑挥洒出一抹抹冰蓝色仙光。

周拯一声冷哼,仙宝盾、刀已握在手,身周金光漫漫,提刀向前猛冲。

他口中大喊:“过来挨封!”

大殿内的这群妖魔方高手竟纷纷避让,根本不敢凑向他身前,术法神通都不敢对准他释放。

打的就是信息差之战!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章 既见我来,为何不拜?

37.98%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