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奎木狼:总感觉被针对了

第114章 奎木狼:总感觉被针对了

“大王!”

戴着耳机的风磬眉头一皱,看着灰掉的电脑屏幕,忍着脾气扭头看向身旁跪伏的狐女丞相。

“讲。”

“狮族来人,说是来了头五头狮子,是青元大王的叔父,已开始接管狮族领地,收拢狮族高手,另有十多名各族的高手一同前来,说是奉各位老祖之命,协助狮族接管这颗星辰。”

风磬面部肌肉微微抽动。

“奉各位老祖之命?是奉他们狮族老祖之命吧!哼!”

叮叮——

玻璃烟灰缸被风磬随手扫去地面,带出了几声脆响。

别墅内,各处人影连忙跪了下去。

这位体态微腴的狐女丞相低声道:“大王,想必那五头狮子稍后就要召集众王商议,咱们还是早做准备才是。”

风磬闭目做了个深呼吸,抬手示意自家丞相退下。

就知道狮族不会轻易放掉这里的势力!

但风磬明显低估了这个狮族的无耻。

十多名各族高手一同前来,却只是去他们狮族之地,想必背后十多家已是商议好了吧。

他们青丘狐族当真是败落了!

几個老祖屁都不敢放的!

自己明明已经向上禀告了这颗星辰的重要性,此地的文化和意识形态,谁若是掌握了,谁就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浪潮中弄潮而起,而不是做那大劫的劫灰!

风磬抄起手中的鼠标就要砸,但他看了眼屏幕中的画面。

算了,不能卖队友。

风磬戴上耳机,咔哒咔哒地点起了鼠标,目中多了几分思索;

他没注意到的是,在自己精神力不集中时,他手下的人物却是从未有过的勇猛。

很快,一局对战匆匆结束,风磬拿出手机,找出了那个用哈士奇表情包当头像的‘老友’,又仔细思忖十多分钟,方才发了个消息过去。

‘后天我去隆辰,

有事相商。’

与此同时,坐在柳树下,刚敲定了最新作战计划的啸月,拿着手机眨了眨眼,有些心虚地瞧了眼身旁的神将。

啊这?

要不要向上禀告?

这种敏感时刻,跟妖王私下接触,是不是不太妥当?

可如果禀告了,神将又会如何处理这般事。

小灰狗看着手机屏幕陷入了沉默,在它还没反应过来时,两位神将带着十多名高手化作流光,赶回了西线、南线坐镇。

妖魔大批高手降临,局势必然会迅速恶化。

截天教妖人与妖魔两股势力加起来,已对复天盟蓝星势力形成了莫大的压力。

啸月略微沉吟,抬头扫量,很快就盯上了周拯与李智勇这两个疑似人形犬科的家伙,摇着尾巴凑了上去。

“哎,你俩过来,本教官跟你们商量点事。”

“咋了教官?”

“周拯知道,看这个,”啸月爪子前推,手机落在周拯手中。

“妖王风磬?”

周拯低声喃喃,心底浮现出了几次与风王碰面的过程。

一次废弃仓库的斗法,一次网吧开黑的潇洒,还有前不久代表双方交涉的暗中配合。

李智勇问:“莫非有诈?”

“智勇你不了解之前的状况。”

周拯传声解释了几句前事,李智勇面露了然,笑道:

“班长,如果说是设计埋伏、做阵法布置,我可以尽量出出主意,但合纵连横这些需要大局观,我就不多掺和了。”

言罢拱手告退,背着手走回别墅。

啸月啧啧一笑:“这家伙倒是挺有趣,一点也没有年轻人的争强好胜之心。”

“也是有的,”周拯挑了挑眉,“只不过他凭自制力控制住了……风磬会主动给教官你发消息,我大概能猜到一点。”

“猜到什么?”

“新来的这批妖族高手,应该是以狮族为主,显然他们的到来,并不利好原十八路妖王的所有妖王,妖族已经出现了利益分歧。”

周拯将手机还给啸月,目中划过两道神光。

柳叶依依,清风徐徐。

“教官您先对神将禀告此事,也表达自己想跟风王接触下的意向,但这件事只限两位神将知晓,其他人都要瞒下。

“如果神将同意,后天我跟教官一同走一趟吧。”

“唷,”啸月对周拯挑了挑眉,“现在咋这么积极了?之前你可是能躲就躲,怎么,想在百花仙子面前表现表现?”

周拯洒然而笑。

他背负双手,看向了柳叶飘动时露出的院墙,还有大阵光壁外,已是沉甸甸要收割的玉米田。

如果当时在妖都,自己与四个年轻人坐在门口等候时,能多等两分钟,计划就能完美施展,自己也就不必非要暴露金轮,还在暴露后让白梦仙走脱吧。

不过,再来一次,周拯觉得自己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事情是我惹起来的,”周拯道,“我有责任去让事态平息下去。”

啸月顿时有些迷糊,倒也没多说什么。

……

局势恶化的,比周拯和李智勇预料的还要迅速。

周拯还没来得及催熟灵仙蛋,又被抓去连着开了几个会。

妖族大会是晚上开的,十八路妖王的大军是第二天上午在西线聚的;

复天盟只能调大批高手赶去西线,与妖魔近距离对峙,仿佛大战立刻就要爆发。

好在,第一批复天盟援军,在中午时分就抵达了蓝星,来了一百多名转世仙、十六名临世仙人,都是从最近的几颗星辰上借调而来,代价是这几颗星辰的复天盟转攻为守。

这也是复天盟的拿手好戏了——压力均摊。

没办法,妖魔太多,复天盟的人手总体还是不太够。

紫微帝君那边也是神速,大批高手投入了目标星域之中,将妖魔打的节节败退,甚至还偷袭斩杀了两名妖族的老祖。

这让妖族与截天教,不得不将大部分可调动的力量压去了该星域。

蓝星这边压力反倒更小了一些。

经过隆辰众守备仙的商量,他们趁着夜色,将此前已经疏散了凡人的第一农业岛直接搬去了隆辰大阵之外。

鱼饵就位。

东海十二城的守备力量紧急朝隆辰汇聚;

啸月也打开了隆辰市的宝库,一重又一重大阵布置在了第一农业岛之下,灵石宛若不要钱一般,在地下铺成了几个‘龙脉’,并彻底封死了地下可能存在的通路。

李智勇在这个过程中,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他也没亲自做什么,只是拿出了一张复杂又简单的阵图。

仙人们本来也没太重视,他们抱着试试的态度,按照这个阵图搭起了三个阵法,使三个阵法首尾相连,然后……

布阵的那几个仙人就走出不来了!

《绝品连环阵》:稳教秘典。

放鱼饵、调高手、布大阵,这些只是比较常规的计划,也比较依靠硬实力的地方。

仙人们搞这些事时,周拯与李智勇躲在地下室中,开始仔细琢磨放出去的流言,并利用修士群聊中的妖族内应,搞了个‘谣言放大器’。

大阵布置差不多的时候,他们放出去了第一个谣言,也是这个钓鱼计划前期的最关键之处。

这则谣言据说是紫微帝君亲自占卜后给出的批示,内容也只有六个字:

【首狼死,劫主现。】

所以,紫微帝君根本不担心蓝星这边的战况,也不会派更多高手前来此地。

首狼何意?

奎木狼是西方白虎第一宿,针对性可以说很明显了。

至于效果如何,周拯和李智勇还真没底,毕竟他们并不算了解奎木狼。

做完这些,两人马不停蹄,分头开始搞事。

李智勇带着肖笙、月无双去请冰柠老师帮忙,巩固他们自家别墅的阵法,争取做到随撤随走,确保爆发天仙级乱战也能有一条退路。

周拯则去找娄金星君,与之喝茶交流,问询奎木狼的过往,钻研奎木狼的处事风格、神通术法、性格漏洞。

怎料,周拯刚对娄金星君行了个礼,这位中年面容、穿着唐装的‘真·阿姨’,就轻哼了声,侧过了身去。

“劫主之礼,末将可不敢受。”

周拯眨眨眼,他哪里得罪这位星君了?

如今在蓝星上,最了解奎木狼的,应该就是这位‘奎木狼的前同事’了。

周拯赔了个笑,转了半圈,对娄金星君低头行礼:

“星君,晚辈不知何处让您有些气恼,还请星君明示,您打也打得、骂也骂得,但请星君与晚辈言说奎木狼之事,此事对于如何应对当前局势无比重要。”

娄金星君皱眉凝视着周拯,随后微微摇头,道:“坐吧。”

“多谢星君。”

周拯心底暗自琢磨。

自己这是听百花仙子说话听多了吗?

张嘴都开始带‘古’味儿了。

娄金星君面色稍缓,轻叹了声:“我恼你也是没来由,大概是怕百花被你哄骗了……你要问什么?”

“奎木狼其人。”

周拯正色道:“这位星君的过往,我大概是了解的,二十八星宿之一、西天白虎星宿第一,实力超群,曾化身黄袍怪参与了西游封魔劫,配偶是百花羞。”

“呸。”

侧旁突然传来了轻啐声。

周拯扭头看去,却见几道仙光环绕,百花仙子出现在一旁餐椅上。

宛若白云般的裙摆飘落,隐隐能见她并拢双腿;

她将身子前倾,右手托着脸颊,这般半卧半坐瞧着周拯,手腕处的轻纱宽袖缓缓而落,那已是天地间少见的翠玉镯子,竟比她肌肤逊色了几分。

“奎木狼才是真的负心薄幸!”

百花仙子轻斥了声,带着几分嗔怒,哼道:

“当年他被捉回天庭,为了自保,竟眼睁睁看着百花羞妹子受庭杖而死。

“他是二十八宿,又是天庭的男仙,当时哪怕站出来说句话呢,百花羞妹子都能撑到我们赶去找大天尊求情。

“当真是毫无担当,为了自身活命,却是脸都不要了,亏他还口口声声说对百花羞妹子用情至深!若不是为了这个,我才不会一直追杀他!”

周拯眨眨眼:“您打得过奎木狼?”

“打不过,但能困住他,他修的是搏杀的神通,却是看不透我的百花幻阵。”

百花仙子轻笑了声,小声道:

“我其实懒得很,恰好要在三界各处行走,就答应了复天盟帮忙盯住奎木狼。”

周拯心底莫名有些感激。

这位仙子已在刻意回避她为何在三界行走,不去说她找寻之苦,不去吐露她思念之切。

终究只是怕他尴尬,又怕给他带来什么压力。

只能说……

前世的自己还真挺混蛋,怎么就没给人百花仙子一个交代,就直接‘若一去不回’了?

“那在两位看来,奎木狼的道心是否存在缝隙?”

娄金星君道:“要说道心缝隙,百花羞与那两个孩子,应算是奎木狼的道心缝隙吧。”

这位星君面露回忆的神色,又轻叹了声。

“西游劫时,他回返天庭后曾消沉过一阵,我们几个还曾去劝过他。

“他自是知道对不住那娘仨,但终究是选择明哲保身。

“按理说,这应该就是他道心最大的漏洞。”

周拯点点头:“除了这些,还有其他的吗?”

“没了,”娄金星君道,“应是没了,奎木狼杀伐狠辣,在天庭时除妖就他下手最狠,似乎对妖族十分厌恶,这或许跟他修行时的经历有关,但他没有对我们说过这些。”

周拯拿了个小本本将这些记了下来。

“那,多谢星君,多谢……牡丹姐。”

百花仙子轻轻眨眼:“再喊声听听。”

“我先忙正事,忙正事。”

周拯赶忙跑路。

一旁凤瞳仙子拿着手机路过,还边走边嘀咕嘀咕:

“紫微帝君的批语?首狼死,劫主现?这哪来的消息?怎么仙人群都在传。”

周拯暗自轻笑。

娄金星君问:“什么批语?”

百花仙子也来了兴致:“群是何物?”

凤瞳仙子立刻转了过来,周拯却是悄悄溜走,继续想办法搜集奎木狼的讯息。

……

半天后,地下室内。

“大概就是这个情况。”

周拯道:“我们如果要搞奎木狼心态,就只能拿他黄袍怪时期的问题做文章。”

肖笙和月无双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此刻保持着高深莫测状。

李智勇皱眉道:“那就用百花羞吧,两个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对,我也这般觉得,用百花羞去破奎木狼心防就好了。”

肖笙举手发言:“为啥非要搞奎木狼心态?”

“必须让奎木狼保持红温状态,不能让他太冷静,不然,我们肯定要付出更多代价。”

周拯解释道:

“这是一个天庭老将,此前表现出的战力你们也感受到了,若非百花仙子困住他,我们现在已经没机会商量这些了。

“但娄金星君后来找到我,提醒了我一句,奎木狼不只心狠手辣,更是颇有智谋,并非莽夫。”

月无双道:“这般人物,真的会在意一个女子吗?”

“会的,”李智勇道,“他能冒险下凡去找百花羞厮守,必然是曾动心过的。”

“我已经托冰柠老师去找百花羞的画像了。”

周拯目中带出了几分狠劲。

肖笙问:“直接找百花仙子拿不就好了?”

“这个,还是避开百花仙子吧,”周拯有些尴尬。

月无双笑吟吟地岔开话题:“班长,灵仙蛋怎么样了?小朱雀可以出世了吗?”

言罢,周拯指尖绽出少许仙光,一颗三尺高的巨蛋落在周拯面前,下方正有一朵九品火莲托着。

莲台绽出一缕缕火属灵力,被这颗巨蛋尽数吸纳,蛋壳外围已出现了一层浅浅的火光。

只是拿出来几秒,原本清凉的地下室就已有些燥热。

周拯将灵仙蛋送回了它专属的戒指。

“莪之前还想着,它能早点出世帮忙斗法,不过看这样子,最少也要一两个月,必须慢慢吸纳这些宝物的灵力。”

李智勇问:“班长,第二道谣言可以放出去了吗?”

周拯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沉吟几声:“再等等,水还不够浑。”

肖笙和月无双满脸问号。

他们是被开除队籍了吗?

与此同时。

砰!

奎木狼将面前书案直接踹翻,起身之后怒气勃发,浑身散发出了恐怖的威压。

此地十多名截天教仙人噤若寒蝉。

“随我去捉这大劫之主!”

白梦仙忙道:“大人是否再等等,两位金仙已是在路上……”

“哼!我们等援兵,他们也在等援兵,莫要等他们补成大阵。”

奎木狼目中精光爆闪,满是冷厉。

“给妖族传消息,让他们配合我们出手,我倒要看看,首狼是怎么死,劫主是怎么现!”

这十多名截天教仙人同时应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4章 奎木狼:总感觉被针对了

41.41%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