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梦遇0花,帝君之赠

第117章 梦遇0花,帝君之赠

周拯其实没办法确定,奎木狼的哭声,是为了保命的权宜之计,还是真的被骂破防。

应该,两者都有吧。

或许这家伙在等一个机会,让自己能从截天教的漩涡中挣脱出来;

但不管如何,这毕竟是个反天者,双手沾了天庭仙神的血。

这种事,可不是一句原谅就能揭过的。

周拯仔细思考了下,自己之前这番话的主要作用,本质是给奎木狼一個台阶,至于奎木狼会不会就坡下驴,那就另当别论,非他能管的事了。

后续诸多仙神商量了一下,由娄金星君押解奎木狼回返复天盟总部,交由紫微帝君发落。

然后这一来二去……

百花仙子就光明正大地留下了!

奎木狼被娄金星君带走后,冰柠与啸月、凤瞳商议,是否去前线支援。

此刻,奎木狼被抓,截天教暂时翻不起浪花。

本是为了配合奎木狼行动的妖魔一方,此刻反倒有些进退两难;再加上妖族新来了一批高手,正是需对原十七路妖王立威之时,妖魔战线的大战应该还会持续几日。

有一说一,这百花酿还挺上头。

周拯原本坐在餐桌上,听三位教官商量讨论,但很快就晕晕乎乎地闭上了双眼,单手撑着脸颊,开始小鸡吃米般不断点头。

凤瞳正说着:“咱们去支援也需要在这里留下足够人手,

免得他们杀个回马枪。”

“要不带周拯一起去前线?”啸月给出了建设性意见。

冰柠却指了指周拯,两位教官扭头看去时,刚好听到那似有若无的鼾声。

“让他休息下吧。”

冰柠轻声说着。

啸月正色道:“此地聚集了大量散修,星辰之外的散修更是数之不尽,我们最好按兵不动,若是西线南线吃紧,两位神将自会召唤我们,想来是之前来的那批援军发挥作用了。”

“行吧,”凤瞳摇摇头,“我让手下盯紧东海,这个时刻,那边可别出什么幺蛾子。”

说话间,百花仙子已是走到了周拯身旁。

她一根纤指小心翼翼地前探,醉酒的周拯便睡的更深沉了些,呼吸间也嗅到了少许花香。

随之,周拯身体款款舒展,被送去了一旁沙发上躺平。

一只花瓣编织成的毯子铺在了周拯身上,百花仙子款款向前,在屋内仙人猫狗的注视下,在沙发旁摆了圆凳、香炉,散出一缕缕仙雾,又亲手搬来了几只盆栽,放在周拯耳旁。

百花仙子手指轻划,用仙力凝成了一只‘蚊帐’,把周拯罩在下面,顺便施展了隔音隔光的结界。

做完这些,百花仙子双手端在身前,静静地低头注视着周拯。

冰柠负手向前,轻声问:“可有心事?”

“冰儿,”百花仙子的目光十分复杂,“我有些不知该如何自处……”

“你是我好友,”冰柠道,“在蓝星多住些时日又怎了?”

百花轻轻眨眼,瞧着冰柠那张清清冷冷的俏脸,笑着挽住冰柠的胳膊,抬手点在冰柠鼻尖。

“不愧是我的好冰儿,姐姐没白疼你,走!咱们去泡百花蜜。”

冰柠道:“趁着此时空闲,我也露一手本领。”

“什么本领?”

“随我来就是,”冰柠那双冰蓝眼瞳绽出了罕见的亮光。

两位仙子相携去了厨房忙碌,在现代厨房背景下的古裙打扮,倒也是别有一番韵味。

啸月摇摇头:“都愣着干啥,该干啥干啥去,在这当电灯泡啊!该起的阵法都起了!”

院内众仙各自莞尔,化作流光飞向各处。

此前被封禁元神的十三位真仙,只能各自跑步转移。

很快,别墅内外亮起阵法,第一农业岛也被数重大阵包裹,隔绝了各处的探查。

至于后续事态会如何发展……

最起码,接下来大半天会发生什么,与醉酒睡熟的周拯,暂时没了什么关联。

隆辰市大阵阵壁内侧,在山坡上观战的百多名散仙,此刻依旧没有退走的意思,各自讨论着感兴趣的话题。

比如那能够封禁二十八宿的金光;

比如奎木狼的猛男嘤嘤;

比如这个名为周拯的主劫之人的忽悠本领。

推着冰柜路过的月无双和肖笙满脸愁苦。

班长让他们做做调研,试着给复天盟招纳点人才,这……怎么招?

……

天山,天池。

仙殿内的十多名仙人大多面色愁苦,回来就盘坐在那,各种长吁短叹。

他们逃回来的很快,也是用了珍贵的遁影符箓,直接挪回了自己的大本营,顺便开启了天池周遭的各处布置。

大殿角落,换上了黑色胶衣的叶燕儿缓步而来,眼底流露出几分疑惑。

她都已经准备出手,在此地护持小拯,看这情况……

那个传闻中的西方首宿奎木狼呢?

哒、哒、哒的脚步声中,叶燕迈步向前,身周包裹起了浓郁的碧绿光亮,随着她缓步向前,黑色胶衣化作长裙,裙摆滑落遮住了她白皙浑圆的大腿。

“师父,小拯呢?”

白梦仙轻叹了声,扭头看向一旁。

叶燕眨眨眼,皱眉道:“奎木狼大人呢?”

有个老道酸溜溜地道了句:“被你相好的抓住了,还被娄金星君押着送走了。”

“嗯?”

叶燕不由怔了下。

“奎木狼这么水吗?”

一群靠着融合金仙道则有了如今本领的截天教众,顿时面露苦涩,半天说不出话来。

叶燕儿略有些遗憾地啧了声。

她还想着,如果奎木狼抓来小拯,自己还能找机会跟小拯增进些感情,毕竟多年没一起相处了,难免会有些生分。

可万万没想到……

叶燕摇摇头:“奎木狼大人当真让人失望呢。”

“燕儿!”

白梦仙皱眉道:“莫要如此言说,大人其实、其实尽力了。”

有个老道以手掩面:“好像更心酸了。”

叶燕问:“复天盟这般强势吗?”

“是你那青梅竹马有些邪性!真的邪乎!”

有位坤道颤声道:“今后咱们还是离他远点,这主劫之人了不得,探查会被他封,封了还要被他说教,非要把你说哭了为止!”

“杀人诛心,这是杀人诛心!”

“谁再说我们截天教是魔教,贫道跟他急!先是搬山道友被他忽悠走了,又是奎木狼大人被他忽悠着叛教了!”

“真的是,以后关于那小子的任务,贫道打死也不去。”

“都少说两句!”

白梦仙摇摇头:“封闭大阵,各自安歇,且等后续援军,上面定会无比重视此事,定不会让此子猖狂太久。”

一旁有位与叶燕私交不错的坤道小声提醒:“燕儿,有件事你还是要知晓下。”

“什么?”

“那百花仙子我亲眼见到了……咱好像,没什么优势。”

叶燕儿微微撇嘴,静心思索。

与此同时;

复天盟总部,紫微大帝议事的大殿中。

因为开始了星域收复之战,大殿内谋臣齐聚,遥遥指挥着那群武将。

此刻,此地仙神却没讨论前线战事,而是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大殿正中,那个提笔挥舞、临空画下了一幅幅画作的中年文士。

画作虽是云雾构成,却是栩栩如生,前后一十八幅,囊括了蓝星上发生之事。

《奎木狼哭了》系列连环画。

连带着,蓝星上正发生的妖魔两线大战也在画中,成了此事的背景。

待十八幅云墨图缓缓展开,众仙面露了然,那作画的中年文士一甩头巾,擦了擦额头热汗,对着紫微帝君拱手行礼。

紫微帝君温声道:“有劳马良爱卿,歇息吧。”

中年文士低头退去朝班之后,与顺风耳、千里眼并肩而立。

“哈哈哈哈!”

紫薇帝君抚掌大笑:“妙啊!这主劫之人当真是个妙人,竟是将奎木狼心防破了!”

“帝君,”洞灵真人皱眉道,“当真不向那边派些援军吗?便是一两名金仙也是好的。”

“派一些吧,”紫微帝君摆摆手,“既然娄金星君正携奎木狼回返,那就选派三名雷部正神,去蓝星驰援;稍后娄金星君前往正面应敌。”

“帝君,您打算如何处置奎木狼?”

紫微帝君笑意渐渐收敛,双眼蕴着几分金光。

他沉默了一阵,众仙神也未开口多问,只是静静等着。

“这倒是有些棘手。”

紫微帝君身体侧倾,抬手揉着眉头:

“奎木狼是天庭叛将,按理当斩,以正我复天盟之名,但奎木狼又是二十八宿之一,如今也算不可多得的高手。”

“帝君,造反者如何能纵容?恐根基有失啊。”

“奎木狼造反也是被旧天条给逼的嘛。”

有老仙叹道:

“咱们聚在一起,为的是重塑天庭,也是为了修改旧天庭,护持三界苍生。

“而今截天教越发势大,妖族难封,邪魔四窜,佛门避世,合该放奎木狼一条生路,以神通宝物禁之,使其为复天盟效命,去偿还此前的血债。

“帝君三思啊。”

“好了,”紫薇帝君摆摆手,“奎木狼先镇压三年,受苦磨砺,看其是否真的有改过之心吧。”

众仙神低头应是。

“倒是这个主劫之人。”

紫微帝君轻笑了声,双眼微微眯了起来,轻声道:“你们可知他身份?”

众仙神各自摇头。

紫微帝君淡然道:“时机未到,等他归来之日,我这个位置也是要让他坐的。”

众仙神齐齐一惊,却也不知紫微帝君说这话藏了什么意思。

二者要争上一场?

“洞灵真人?”紫薇帝君出声轻唤。

洞灵真人一甩拂尘,笑吟吟地低头行礼:“请帝君吩咐。”

“劳烦真人再跑一趟蓝星,”紫微帝君手指轻晃,一把空着的剑鞘缓缓而来,“将此物给周拯,其他不必多说什么。”

“遵帝君令。”

洞灵真人双手捧过剑鞘,入手就觉其上蕴藏着玄妙道韵。

霎时间,洞灵真人便明了,这应是周拯前世贴身佩戴之物,只是被紫微帝君寻到了,应该是在天庭废墟中捡到的吧。

这,强行给周拯加速觉醒?

那宝座上有针毡不成?紫薇帝君就这般迫不及待地撂挑子跑路。

这蕴的是什么道?

洞灵真人细细推敲,心底那层迷雾似是缓缓消散。

此前一直猜测周拯是谁的洞灵真人,先是一愣,随后面露恍然,摇头轻笑一二,将剑鞘收起,转身驾云飞出大殿。

……

周拯又做梦了。

这次的梦境内容不多,同样分成了上下两段,像是老规矩般,上半场梦境所呈现的,还是前世的情形。

梦中的自己,一袭白衣、束着发巾,坐在桃花树下,坐在百花丛中,坐在烟柳堤上,坐在如镜湖面上的扁舟中,面前总是那个仙子的笑颜。

是百花,也是牡丹。

她时而翩然起舞,时而专注地栽培花草,时而捧来蜜水佳酿。

一切都是周拯的主视角呈现。

他们曾驾云同游仙宫神阙,曾在凡俗行走找寻两串可口的冰糖葫芦,也曾在天空低矮昏沉的幽冥赏景。

周拯能感受到这些记忆碎片承载的情绪。

是安稳的,也是心喜的。

不过让周拯略微放心的是……

梦境中没有什么太大尺度的画面,顶多就是十指相扣、树下四目相对。

好像是天条不允;

而且百花也在等一个名分。

梦境前半段走完,周拯的主视角从天上落到了凡尘。

周拯眼前多了几道身影。

一袭浅白短裙的敖莹委委屈屈地站在他面前,头顶长着两只可爱的龙角,小嘴撅的可以挂两瓶醋。

‘周,咱们的恋爱是不是不算数了,抱都抱了,亲都亲了,没想到百花仙子竟然还能横插一脚。’

算啊,怎么不算啊?

周拯有点着急,但梦中的自己却好像不会说话了。

‘小拯。’

一声轻唤传来,周拯扭头看了过去,叶燕儿穿着有些褪色的黑色连衣裙,背着手出现在他面前。

‘男人不可以言而无信哦,咱们说好了的,我嫁你娶,我们拉过钩哦。’

姐姐!那是四五岁拉下的勾啊!

正此时。

冰柠捏着她那光洁的下巴,身着冰蓝长裙,梳着流云发髻,在旁缓缓路过,目中流露着几分思索。

周拯:……

冰老师您来凑什么热闹啊!

啊,这是自己的梦境。

周拯双腿一弯就要在梦里给冰柠老师磕头道歉。m.81??.??m

‘抓到你了。’

耳后仿佛传来了轻唤声,周拯又觉得自己被人拥住,扭头看去,恰好看到了百花仙子的俏颜。

这一幕好像是在哪儿见过。

但紧接着,画面一转,眼前浮现出了一幢木楼。

窗边摆满了盆栽,朵朵鲜花正开着,百花仙子倚窗而站,双目有些失神地看着窗外,面容也多了几分憔悴。

‘你已逝去了吗?他终究不是你呀。’

周拯驻足眺望,心底没由来的多了几分无奈。

啊,自己骂奎木狼是混蛋,九世之前的自己,好像也有点混蛋。

难办。

沙发上,周拯睁开双眼,那两层结界自行消散。

他对着天花板出了会儿神,一直到百花仙子撑在沙发靠背上,附身凑到他眼前。

“醒了?头疼吗?你现在还未成仙,百花酿对你来说为时过早呢。”

周拯不自觉视线下撇,随后立刻闭上双眼,细如蚊声地嘀咕了句:

“仙子,衣服。”

“嗯?”

百花仙子低头瞧了眼,随后俏脸绯红,捂着长裙领口款款起身,又掩口轻笑:“糟了,这下名节都被毁了,当真是要你负责才是。”

周拯抬手揉揉眉心,低声道:“仙子您别闹,我现在心乱的很。”

“对了,家里来客人了哦,你都睡了大半天了。”

“嗯?”

周拯顶着头疼坐了起来,突然感受到了餐厅那里传来的恐怖气息。

扭头一看。

嚯!

敖一凌!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请退出转码页面,阅读最新章节。

为你提供最快的天庭最后一个大佬更新,第一百一十七章梦遇百花,帝君之赠免费阅读。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7章 梦遇0花,帝君之赠

42.42%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