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小’哪吒

第119章 ‘小’哪吒

‘我叫周拯,是复天盟的合同工,某天庭大神转世,十世纯阳(目前)、九世善人,刚获得荣誉称号大劫之主,已集起【青梅竹马从天而降】、【报恩龙女太可爱了】、【前世情缘完美无瑕】、【西游续集内定主演】等多个珍稀成就。

至于我为什么会与改变了容貌的妖王,以及天狗族的后起之秀,一起坐在治安所的拘留间里。

这就一言难尽了。’

铁门,铁窗,铁锁链。

周拯、啸月生无可恋地看着门外正与治安所交涉的李智勇。

李智勇赔着笑,嘴上说着温和的话语,手中提供着完备的证明,确保在不暴露他们是特殊调查组成员的前提下,把人搞出去。

这能暴露身份吗?

这不丢人吗!

一旁的风磬改了眉眼,隐藏了气息,在周拯的感觉中,非但没有一丝丝妖气,反而还有类似神荧境修士的法力波动。

风磬本来是要走的,毕竟他来隆辰市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但风磬之前根本不敢妄动。

他刚才见到了那个少年;

那個把他们弄进了局子,然后大摇大摆在他们面前离开的少年。

如果风磬没有认错,那少年就是!

“这事,”啸月传声嘀咕,“谁也别往外说哈,丢人丢大了。”

风磬与周拯同时点头,随后各自扭头看向左右。

几分钟后,治安所外的房车上。

“哪吒?真的是哪吒?”

刚才未露面的冰柠、凤瞳,皱眉看着刚‘载誉归来’的两人一狗一狐狸。

这个奇怪的组合能被抓回凡人治安所,当真有点离谱。

此刻,冰柠的纤手始终没有离开过剑柄。——只要风磬有所异动,

她就会爆发出雷霆攻势,不管有用没用先【封】再说。

风磬老老实实坐在角落,那双狭长的双眼中满是亮光。

如果真的是哪吒来了蓝星,时局又会出现不同的变化。

“应该是,”啸月道,“我应该没认错,就是三坛海会大神,李天王家的三太子,以前我天天琢磨投靠天庭哪一路强神时,没少去李天王家门口溜达,见过三太子好几次。”

凤瞳纳闷道:“他为什么会直接出现在你们那?”

啸月看了眼风磬:“难道是,这位大神觉得我可能跟妖族私通,所以过来瞧一瞧?然后发现我们是在谈事,就直接逗了逗我们。”

“那个,”周拯举手发言,“哪吒应该……可能,我是说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是被派来找我的。”

李智勇笑道:“应当是紫微帝君派这位大神前来护持主劫之人。”

东海三仙面露恍然。

风磬略微思忖,缓声道:

“本王是否可以离开了?

“本王此行的目的,想必周拯小友已经明白了,具体如何,你们可自行商议,也不必特意告知本王结果,一切看默契就是。

“今后若无必要,本王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哼,”冰柠清冷的俏脸上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周拯忙道:“老师,风王此行算是正式与我们和谈,我们虽不会联手,但会在两个阵营中,朝着同一个方向行进。”

冰柠收起冰剑,对周拯微微颔首,扭头看向窗外的街景。

周拯拿出手机,调出自己的二维码。

风磬怔了下,拿出手机扫了扫,发去了好友申请。

周拯笑道:“如果有紧急情况,风王可与我们直接联系;当然,我位卑言轻,只能给神将、教官们一些小建议,不过我觉得万灵共存,肯定是今后的主旋律。”

“有劫主这句话,某心安不少。”

随后,风磬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周拯和冰柠几眼,摇头轻笑,身形化作一缕青芒,消失在了车窗缝隙。

啸月着实松了口气:“我这就向神将禀告……你们之前的对话,有啥不能说的吗?”

“教官如实禀告寅虎神将就好。”

周拯同样看向窗外,打量着街上往来的行人。

那眉清目秀的少年去哪了?

他就是哪吒?

性子烈到削骨还父的小哪吒;

本领可硬拼大圣时期孙悟空,孙悟空用身外身偷袭才取胜的小哪吒;

西游路上孙悟空最常请的小哪吒;

拥有绝版成就【刚出生三天就得到了一条完整龙筋】的小哪吒……

啊、这!

周拯抬手扶额,总觉得自己是被紫微帝君针对了!

小鱼化龙归来后,真的不会跟哪吒打起来吗?

哪吒跟龙族应该是有仇怨的吧?

自己好像在做龙族女婿的这条路上,已经发足狂奔,今天还刚给敖一凌大姐了几个许诺,说自己不会始乱终弃啊!

周拯抬手捂住双眼,总觉得自己未来的修道生活,会是无比的多姿多彩、充满戏剧性冲突。

人生如戏。

“三太子大人去哪了?”凤瞳小声问。

“不知道啊,”啸月啧了声,“你们先回去吧,我安排人找找,这位大神辨识度还是挺高的。”

周拯叹道:“我也去找找吧,毕竟是冲我来的,我不招待下也不太妥当。”

“那行,”啸月扒拉开胸前的狗毛,变出了自己的手机,狗爪认证解锁,在通讯录找出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头像,点了通话。

嘟嘟两声,那边传来了一声吆喝:

“干哈玩意啊!”

“神将,是我,给您汇报与对方接触的过程。”

周拯在旁听着,嘴边也不自觉露出几分笑意。

他随后又想到了什么,看向风磬离开的方向,又打开了风磬的朋友圈,发现风磬在朋友圈还挺活跃。

当然,自己跟风磬没什么共同好友,也看不到其他人的回复。

最新一条朋友圈是战绩截图,风磬十分神勇,战绩竟然是正的,还有他一张侧脸自拍。

有意思的是他的游戏名……呃,【网恋被骗十八万】。

周拯向后翻了下,发现风磬的朋友圈是公开展示的,基本都是些游戏内容,很多是游戏截图、游戏结婚时的留影,然后附加一张自己的侧脸自拍。

风磬不只一个账号,而且账号名字都挺有意思。

【她已离我而去】;

【放开那个辅助】;

【哀莫大于心不死】;

周拯张张嘴,总有一股吐槽的冲动,却不知如何表达。

等他回过神来,周拯总算想到了一个合适的词汇。

网恋教父。

……

奇怪,哪吒大人跑哪去了?

傍晚时分,周拯与啸月走在街头,不断朝着各处巴望着。

啸月调动了满城的特殊调查组,虽然因为建设妖都调走了大批精锐力量,但有监控网络这‘便捷利器’,只要哪吒不是刻意隐瞒行踪,按理说不难寻找才对。

哪吒有必要隐藏行踪吗?

蓝星仙人绑起来都不够他一个人打的。

“这位大人该不会是看这里好玩,找地方玩耍了?”啸月传声嘀咕,“要不我们别找了吧,等大人自己过来就好了。”

周拯心底略有些不安。

他道:“教官再派人找找游戏厅吧,我去图书馆转转。”

“也行,”啸月汪汪叫了两声,“蓝星文化有好有坏的,可别把这位心思单纯的大人给污染了。”

心思单纯,所以一露面就故意整他们?

周拯哑然失笑,买了点慰问品,朝就在附近的图书馆赶去。

他再次见到搬山道人时,这道人俨然换了个模样。

原本脏到打结的头发,此刻竟然变得柔顺乌黑,简单束在了脑后,头上戴着一顶蓝色的保安帽。

他穿着保安服,身形笔挺地站在图书馆的进出口,那棱角分明、皱纹如沟壑般的面容,倒是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

刚好有两个路过的年轻女孩,拿着手机对这个新保安拍了两张照片,然后笑嘻嘻地低头跑走。

见到周拯,搬山道人露出了几分复杂的微笑。

这笑容中最多的就是辛酸,还夹杂了少许的无奈、抑郁、悲哀、痛苦、求援。

周拯鼻尖嗅了嗅……是廉价沐浴露的芬香。

“咋的了这是?”周拯小声问了句。

保安亭中看书的黑熊先生笑而不语,放下手中的《果壳中的宇宙》,开门走出来。

搬山道人仰头看向天空,眼角有一滴泪划过。

“不洗澡怎么能行呢?”黑熊先生温声说着,“如果连身上的污垢都不能动手清理,又怎么能清洗掉心底的污垢呢?”

周拯弱弱地问:“所以……”

“他禁锢了贫道元神把贫道扔到了海里,”搬山道人轻轻一叹,双眼已没了什么焦距,“贫道是游回来的。”

黑熊先生眯眼笑着,对周拯眨了眨眼。

周拯将慰问品——一袋小熊饼干放到搬山道人手里,笑道:“看来这些代价都是能克服的嘛,道长在这里任职了?”

“并未,”黑熊精笑道,“复天盟给的拨款有许多,倒是不必非要去赚两分薪水,小僧毕竟不是什么恶人。”

“熊兄,莪有事相请。”

周拯对黑熊精拱拱手,简单说了哪吒来此之事,想请黑熊精出手找一找哪吒的下落。

黑熊精略微思忖,随后闭目凝神,应该是在搜索全城。

搬山道人吃了块饼干,略微思忖,还是把周拯拉到了一旁,小声道:“道友你跟百花仙子的事……是真的?”

周拯满脸无辜:“什么事?”

“前世情缘。”

“大概是真的,”周拯苦笑道,“道友怎么也开始八卦起来了?”

“不是贫道八卦,”搬山道人习惯性地将双手揣在袖口,嘀咕道,“别的不说,你想怎么处理跟小燕儿的关系?”

周拯:……

“小燕儿虽然平时不太合群,但好歹也是我亲眼看着成长起来的。”

搬山道人嘀咕道:

“你也知道,纳入道则碎片必须无道之人,没有强大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是不可能成功的,小燕儿当时就是靠着一股意念支撑下来的。”

“什么意念?”

“让你和她不会被人欺负。”

搬山道人嘀咕道:

“听着好像不够宏大,但这就是她当时投影出的信念,无比清晰。

“顺理成章的,她得到道则碎片后付出的代价,就是困于与你的羁绊。

“你是大劫之主,以后肯定会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大人物,自己从小相依为命的青梅竹马,该不会就直接抛弃不管了吧?”

周拯额头挂满黑线,低声道:“我一直把燕儿姐当亲姐姐。”

搬山道人嘿嘿一笑,手肘撞了撞周拯:“那不是更刺激?”

周拯扭头看了眼已经睁开眼的黑熊精,小声道:“神僧,他当着你的面开黄腔。”

“嗯?”

黑熊精眼底精光闪烁:“洛迦神掌。”

一只大手印横推而出,搬山道人的身影唰地消失不见,径直出现在了千里外的蔚蓝大海中,顺带被封起了元神。

图书馆附近的行人却没有发现半点异常。

“阿弥陀佛,”黑熊精双手行佛礼,“善哉善哉,水利万物而不争,愿无边海水能洗净搬山道友心底的污浊。”

周拯挑了挑眉,与黑熊精相视一笑。

“小僧已寻到了哪吒元帅的气息,他也并未隐藏行踪,只是离着这里比较远罢了。”

“他去哪了?”

“这个,小僧带你过去便是。”

周拯第二次见到哪吒,是在东南部一座小城的某公寓住宅里。

哪吒盘腿坐在餐桌上,抱着胳膊,气呼呼地瞪着眼前跪着那个带着酒气的中年男人,旁边还有一对相拥的母女。

此刻那男人泪流满面,那对母女也是惶恐不安。

这少年突然出现在他们屋里,身形立地悬浮,打扮的像是电视剧里走出的人物,背后还飘着一根红色绸带,确实吓到了她们。

卧室门后的洁净墙壁出现少许波痕。

黑熊精带着周拯迈步而出,两人同时朝着外面探头看去,却被哪吒一眼瞪了回来。

黑熊精笑呵呵地施了个佛礼。

周拯干笑着拱拱手。

没想到黑熊先生直接一步到位,他还以为会出现在门外,可以敲敲门、组织下言语。

哪吒对黑熊精拱拱手,随后就撅起下唇吹了下额前的刘海,抱着胳膊看向周拯。

“你找我?”

“有些担心大神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周拯眯眼笑着,“这是怎么了?”

“小事,跟你没关系。”

哪吒继续看向那对母女。

“打不打?”

她们的身体同时颤了几下。

周拯视线扫过屋内,看到了桌子上歪倒的酒瓶、桌旁裂开的痒痒挠,还有女孩胳膊上的条状淤青。

“你怕什么?”哪吒骂道,“只能他打你,你就不知道反抗吗?他是你爹就了不起了吗?”

那看着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女紧咬嘴唇,挣开母亲的胳膊,用力吸了口气,快步冲到那男人面前,攥着拳头……轻轻打了一下中年男人肩膀。

男人头埋的更低了些,眼中只剩惊恐。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直跪着,身体根本不受控制。

哪吒皱眉道:“用点力!”

女孩身体轻颤着,眼底却露出了几分恨意,抬脚踹在了中年男人手臂上。

她站立不稳差点跌倒。

哪吒没好气地轻哼了声,从餐桌前跳起来,飘到了男人面前:

“记住,你再发酒疯动手,就是我来踹你。”

一抹印记落入男人眼中,后者猛地点头,随后身体瘫软倒在地上,像是刚从海里捞出来一般用力喘息。

哪吒飘过女孩身旁,朝周拯迎去,嘴里嘟囔一句:“真没用,多吃点肉,一点劲都没。”

女孩抬手擦了擦眼,沙哑着嗓子小声喊:“谢谢……”

哪吒抱着胳膊打量几眼周拯。

“走吧,换地方做自我介绍。”

“大神稍等,我办点业务。”

周拯抬手点出一指,一家三口当即哈欠连天,各自找地方躺下入睡。

随后,周拯拿出手机联络了守备这个小城的特殊调查组,让他们过来处理后续之事。

“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哪吒在旁反问。

周拯想了想,点头道了句:“这就是多此一举,不过这也是复天盟定的规矩。”

“懒得管你们,”哪吒摆摆手,“我去逛逛此地凡尘,回见。”

“哎,大神留个联系方式啊!”

“你有麻烦我会出现。”

哪吒嘴上这般应着,但身形隐入墙壁时,还是扔了一只玉符过来。

玉符上画着一截莲藕,倒也是十分别致。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9章 ‘小’哪吒

44.6%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