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李靖的日记

第120章 李靖的日记

‘你有麻烦我会出现。’

三坛海会大神还挺潇洒。

山水画中,周拯把玩着手中的玉符,丝毫未掩盖自己目中的向往。

他在向往哪吒的实力。

当自身实力足够强的时候,便是紫微帝君这般掌权者,对哪吒下的命令也会有足够的弹性,这就是对高手的尊重。

这世界的本质不就是这样吗?

弱者憧憬强者,所以修士不断修行;穷困憧憬富足,所以人们不断逐利。

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应对人生的波折和挑战时,不至于一击即溃、有自保的实力罢了。

当然,过度追寻这些,就会不可避免地陷入野心的陷阱,沦为欲望的奴隶。

周拯突然觉得,自己如果读几本哲学,对修行可能会有增益。

他笑了笑,将这件事记在心上,将玉符收入护腕中,双手缓缓前推,带着一缕缕灵气在指尖旋转,随后双手拇指抵在中指指腹,手背枕在膝盖上,呼吸渐渐放缓,闭目坠入空冥。

万籁寂寂,心神归一。

周拯背后宛若有一棵巨木显现,枝叶轻轻晃动,似有万古长青之姿。

这座宝塔同层的角落。

肖笙伸着懒腰,靠着裂缝的墙壁,凝视着周拯背后的树木。

他现在已经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虽然自己提前重修了十几二十年,但班长的境界突破速度太快了;更要命的是,如果肖笙不主动问询,他已经看不出班长到底是在归墟境几阶了!

李智勇那家伙就不能教点好的吗?

整的班长好好的大劫之主,看起来就……怪阴险的。

不过,有李智勇这家伙在旁边,肖笙确实多了几分安全感。

肖笙已经学会了——如果遇到棘手的情况,

就盯紧李智勇,如果这家伙神色无比凝重、转身要逃,那跟着跑肯定没错。

如果这家伙眉角带笑,而且说话时蔫蔫地坏笑,那遇到的问题再复杂,也不必太着慌。

啧啧,都觉得他肖天正瓜,其实他一点都不瓜,而且聪明的‘雅痞’!八壹中文網

叮!

肖笙脑袋上的几根毛刺闪耀出十字亮光。

‘不能被班长落下太多,尽早飞升!’

肖笙吸了口气,让自己心神归于宁静,继续闭目打坐。

作为一名合格的天将,肖笙现在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清晰,知道自己就算恢复了前世巅峰的实力,也不过是马前卒的水平,跟班长相比,上限差了太多。

但起码;

在自己抵达上限之前,也要陪班长走这一程,斗这一场。

他早已感觉到了,此前消磨在琉璃殿前那一阶阶台阶上的热血,再次滚烫,灼烧着他原本已有些懒散的道心。

再加把劲!

肖笙攥拳地打了下膝盖——他发誓,他绝对是轻轻地打了下,但拳头与膝盖的碰撞似乎迸发出了一道微弱的冲击波。

十几秒后,肖笙刚要入定,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簌簌的声响。

他眨了眨眼,脖子像是生锈的轴承,有些费力地扭头看向身后。

哗啦!宝塔的墙壁外皮簌簌落下,一块门板大小的墙皮对他当头拍落。

“卧槽!”

轰!

远处的周拯睁开眼,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边,很快就是一怔。

少顷,李智勇、月无双,连同冰柠、凤瞳两位仙子,齐齐出现在了此处,盯着墙皮脱落后的墙壁。

灰头土脸的肖笙,有些心虚地挠挠头,传声道:“那个……损坏文物怎么赔?”

“嗯?”

周拯眨眨眼,因为感知被拉长,动作变得有些缓慢,但传声的嗓音并未受到影响:

“墙皮脱落跟肖哥你有关系吗?现在的重点,是墙里面藏着的这东西啊。”

“这是一只玉简吧,”李智勇有些不太确定地传声问。

“这宝塔是李天王曾用过的宝物,”凤瞳仙子轻吟几声,“此前是专门练兵用的,帮天兵天将快速提升道境,这里如果藏了东西,很可能就是李天王故意留下的吧。”

肖笙问:“李天王不是失踪了吗?”

“对呀,所以这线索就很重要呀!”凤瞳翻了个白眼,“李天王乃大天尊亲封的三界兵马大元帅,他如果能现身支持复天盟,定会有大批高手归来。”

“我们要把它取出来吗?”

周拯忧心地问:“会影响这里的建筑结构吗?我们毕竟还要靠这個开挂修行。”

“开挂,”冰柠嘴角微抿,却并未说什么,径直向前。

周拯还没来得及提醒冰柠老师小心点,她已是一只手摁在墙壁上,将整座墙壁用玄冰包裹,素手轻点,那只玉质的书简缓缓向外飘来,落在了她掌心。

“给。”

冰柠并未多看,似乎对李天王之物没什么兴趣;她将书简放在周拯手中,发出了轻轻的响动,随后身形闪烁,径直消失不见。

几人饶有兴致地凑了上来。

周拯想了想,传声道:“咱们出去看吧,我们几个小修士在这里动作太慢。”

凤瞳嗤的一笑:“小修士?哪里小?”

周拯:……

是他听错了吗?

仙子教官在飙车?

于是,五道流光同时落在客厅中,几人朝餐桌聚了过去,脸上都写满期待。

正坐在楼梯处,侍弄楼梯拐角处花草的百花仙子抬头看了过来,让周拯道心微微一漾。

她竟换上了蓝星现代的装束。

一袭碎花白裙,显出了她那宛若史上最精巧的画笔才能描绘出的曲线身段,湿漉漉的长发随意披散着,却不显半点纷乱,脖颈周围的白色圆领,在她如雪肌肤的映衬下,竟显得有些灰沉。

那张精致的俏脸不会因未施粉黛而褪色半分;

那双天生就散发着妩媚柔情的桃花眼,也不会因少了描绘而黯淡半点。

周拯心底思忖着:

若是这世上真有所谓的美之大道,她应是离此道最近的仙神。

当然,这只是关于她容貌与气质的赞美,单纯的赞美罢了。——起码周拯自己这么觉得。

“发现了什么?”百花轻声问着,眼底带着几分好奇。

“李天王留下的东西,还没看。”

周拯将玉简摆在桌子上,自顾自地坐下;

肖笙动作麻利地搬来一张座椅,摆在了周拯身旁,正当旁人以为肖笙要入座时,这家伙用袖子擦了擦椅面,笑容可掬地道了声:

“仙子您请。”

“多谢将军,”百花仙子脚尖轻点,那娇小纤秀的身子飘飞而来,并拢双腿,在周拯身旁自然入座,低头看着玉简。

凤瞳、月无双齐齐翻了个白眼,心底不定在骂肖笙什么。

李智勇在旁暗自观察总结。

很明显,班长大人的后院,已经形成了明显的支持队列。

“咳,打开看看吧。”

周拯解开束着玉简的仙绳,将其慢慢摊开,其内近乎空白,只是在每个玉简上写下了一个年号。

百花仙子手指轻点,周拯才注意到她做了浅粉色的美甲,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

也对,她怕弄伤花草,自不会留太长的指甲。

那写着【入天庭壹陆贰玖伍年】的长条玉符缓缓亮起,其上浮现出了一个个方正的‘仙字’。

确实是仙字,每个文字都由上百个比划构成,与其说是文字,不如说是阵法、符箓。

“天书呀?”月无双小声问。

“这是道文,”百花仙子柔声道,“不是用肉眼去看的。”

周拯立刻明了——这是承载的讯息。

他将一缕缕灵识探入其中,心底浮现出了被他自己‘编译’成了通俗文字的内容。

这好像是一篇日记。

周拯仿佛听到了写下这篇日记的那位天庭兵马大元帅,正在用一种低沉的嗓音诉说着什么:

【这是我入天庭第16295个年头。

我也不知道,用凡俗的记年方法是不是合理,这只是我来天庭的一万六千多天,我的感知中,只是过去了四十多年罢了。

我成神前的那个凡俗已是变得陌生,没了我和李家的任何痕迹。

地上一年,天上一天。

大概这就是天条要求天庭仙神必须斩断凡俗牵连的原因吧。

我觉得,我必须在每日操训兵马的间隙写点什么,这个天庭给我的感觉,总归是有些不太对劲。

原本我以为的天庭,应该是大公无私,各处能见逍遥快活的神仙,是善人行善积德一辈子后该有的归宿,各处都是祥和的景象。

来到天庭后才发现,这里依旧是靠实力说话,实力高强的哪怕做个闲职,也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也能不同程度地蔑视天规。

当然,这没什么不对的。

我之所以被玉帝陛下器重,是因为我的统军本领,我自身实力有些不太够看。

但陛下应该比较满意我自身实力的缺失;陛下说过,统军者本就不应太强,不然会让掌权者产生忧虑。

这也没什么不对的;我在凡尘效命于人间的帝王时,也必须适当地展现自己的怯弱,每次出征也都把家人留在京城,还要不定时地给家人去书信表达思念。

那种诡异的不对劲,来自于我的部下。

我一直在尽量用他们的名号去称呼他们,这样显得亲切,但他们给我的感觉,却像是对自己的名字失去了热情。

我最近操训的这批天兵中,有很多小伙子精神头十分不错。

但莪今天路过花园去问候妻子时,突然看到了在府邸院门守着的老天兵,他们的双眼好像失去了光彩,就如两个泥塑般站在那里。

这是为什么?

我故意去找他们聊天,他们给我的感觉又十分自然,完全不像是被心魔所侵入的样子。

又似乎一切都是正常的。

我暗中观察了他们几天,发现,他们记得自己的家乡、心底有正常仙人该有的欲望,会对路过的仙子出神,偶尔才会显露出那种木然的眼神。

‘似乎没什么不对劲的。’

我这般想着。

但又有一种冲动,想让我将这些琐事记下来,算作对我自身的警醒。

兴许会有些用处。】

“这?”

肖笙眨眨眼:“你们看到的是什么?我怎么看到的是一篇文绉绉的文言文,读不懂啊。”

“嗯?我看到的是比较普通的文字叙述,”周拯对此颇感奇异。

凤瞳笑道:“这就是这类道文的奇妙之处,周拯你把看到的写下来吧,这里应该是三十六篇,我去里面逛逛,看能不能找到其它的留笔。”

“好。”

周拯答应了声,角落中的灵沁儿伸了个懒腰,立刻去书房拿纸笔过来,倒是越来越有眼力。

很快,周拯将自己看到的第一篇内容完全写了下来,通俗明了。

正准备晚饭的冰柠也凑了过来,负手站在一旁观摩。

“大家怎么看?”

周拯问了句。

“李天王多心了吧,”肖笙讪笑,“天庭当差其实很无趣的,不值日的时候还好,值日的时候一站就要几天,表情木然不是很正常吗?”

李智勇道:“如果只是这样,我觉得李天王不必非要写下来,他想表达的那种感觉应该是难以用言语描绘的。”

周拯用笔帽敲着桌面,目中带着几分思索。

他道:“我继续搞第二篇。”

第二枚玉符的内容倒是意外的少。

【入天庭第16450年。

夫人近日脾气有些暴躁,她似乎对如今天王夫人的身份越发不满,总觉得是沾了我的光,自身并不该脱离轮回苦海。

最近有许多散仙都在看佛经,说这西方佛门的经文能让人心底安宁,稍后去帮夫人搞两本佛经吧。

最近倒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其实也只是过去了数月罢了。】

周拯摸了摸下巴:“真就是日记?”

肖笙啧啧笑着:“李天王也不正经呀。”

“别乱用梗,”李智勇正色道,“李天王为人刚正不阿、用兵如神,那可是我们李家人的榜样。”

百花仙子对此颇为认可,打开了第三枚玉片,周拯边看边译。

【嫦娥之舞真不错。

此间尽绝色,人间难寻觅。

细腰不堪握,欲语还羞思。】

李智勇:……

百花仙子:……

周拯抬手扶额,说了句“这可能是酒后写的”,就切入了第四枚玉符。

【入天庭第16490年。

最近外出剿灭妖魔,这是我入天后领兵的第一战,平日里的操训倒是没有白费。

凡俗中除妖十二载,灭妖王六十,大妖小妖不计其数,得了不少功德嘉奖。

天降功德时,金光入体,自身道境似也有些上浮,功德果真是天庭最珍贵之物。

陛下为我们设宴犒赏,又见到了嫦娥之舞,七位嫦娥翩翩而舞,倒是让我泛起了少许年轻时看见夫人的念头。】

第五枚玉符:

【入天庭第16523年,实际上应该是16523天。

我在静坐修行时,仿佛看到了一点微光,那是一扇大门,推开此门就能见无边道藏,但当我拾级而上时,又觉得这扇门有些遥远,道心莫名有些不安。

这应该就是赤脚大仙前辈所说的天庭捷径,那些阶梯似乎就是由功德凝成。

我虽已是天庭赚功德最快的将领,但想要触及到这扇大门,最少也要天上百年……】

第六枚玉符:

【入天庭第16550年。

一方大世界妖族聚兵造反,我主动请缨,率军出击,外出求学的二子半路而来,给了我一顶宝塔,说是佛门送给我的礼物。

我并不喜欢这座塔,但它的威力确实不错,佛门是想通过我去游说陛下,让他们能在天庭有一席之地吗?可笑。】

【入天庭第16551年。

愧对夫人,鼠妖误我。】

周拯手中的笔一抖,抬头与众人对视几眼。

这、真的是能看的吗?

“鼠妖?”冰柠认真分析着,“哪个鼠妖?李天王不是有个义女吗?”

肖笙“哇哦”了一声:“莫非,义女只是掩人耳目,那是私生女?”

“要不,咱们别看了吧,”周拯皱眉道,“窥探别人隐私总归不好,哪吒就在蓝星呀。”

“嗯?”

一旁传来轻咦声。

周拯道心瞬间扑腾了几下,扭头瞪眼看向传来声音的角落,见到了那转着圈慢慢显形的老道,顿时松了口气。

是信使真人、咳;

是洞灵真人啊。

还以为说哪吒哪吒就到。

不过,真人不是说他最近几年不露面了吗?咋又过来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0章 李靖的日记

44.95%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