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初窥天机

第121章 初窥天机

“各位这是在看什么?”

洞灵真人笑吟吟地问着,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菊花盛开时才能有的奇景。

周拯眼疾手快地将玉简和笔记本盖住,对洞灵真人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这东西如果泄露出去了……

绝对会在三界大卖啊!

李天王的清誉,老李家的门风,可就都毁他周拯手里了。

“没什么,没什么,”周拯眯眼笑着,“前辈您这是,送信?”

“送宝。”

宝?

周拯顿时来了兴致,但洞灵真人优哉游哉的,反倒开始卖起了关子。

只见,这位真人眯眼笑着,先对百花仙子拱手行礼。

百花仙子欠身还礼,笑意盈盈、眸中含光,柔声道:“不敢当真人之礼,你们谈正事就好,我先告退。”

言罢,百花转身对周拯微微颔首,便朝着二楼而去。

冰柠向前拱手行礼,这是以武将自居;

肖笙、李智勇、月无双行的是晚辈礼,表情都十分严肃。

李智勇道:“班长,我们几个也避一避吧。”

“不碍事,不碍事,”洞灵真人笑呵呵地甩了甩拂尘,“现在事情都已传开了,妖族该记恨周拯小友的,也都记恨上了,遮遮掩掩反而不美。”

周拯讪笑了声:“我还是太年轻,有次行动冲动了,暴露了秘密。”

“这些事看似巧合,但一饮一啄皆在周天运转之理,小友莫非觉得,小友的性格不在天机演算之内吗?”

洞灵真人含笑说着,在周拯相请之下,坐在了侧坐的位置。

“真人这般说,我心底倒是好受了许多。”

周拯目中满是感慨:“我其实一直担心,因为自己的决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牵连到太多生灵。”

“这些不过都是双方争斗中不可避免的罢了。”

洞灵真人缓声道:

“很多时候,单独的生灵不必把自己看的太轻,也不必把自己看的太重。

“每个生灵都是这天地大势中的机关齿轮,只是有些齿轮离着中心较远、有些离着中心较近。

“大势非你我可掌控,顺其自然,试着去驾驭其上的一朵浪花,这已是寻常人之所不能。

“所谓自然之理,并非只是局限于自我的修行。”

周拯似有所得,心底压着的石块挪开了大半,对洞灵真人拱手道谢。

“多谢真人点拨。”

“本是说几年不来你这,没想到还是逃不过送信的命……可见到哪吒了?”

“已见过了。”

周拯干笑了声:“这位大神确实挺個性的。”

“唉,他也不容易。”

洞灵真人微微叹了口气,温声道:

“哪吒性子就是这般,不过你放心,哪吒与当年的孙大圣绝非同类,他虽有些愤世嫉俗,却知轻重、明事理,惩奸除恶、斩妖除魔,而且绝对不会吃人什么的。”

周拯:……

总觉得这位真人是在内涵某猴!

“那您此行?”

“紫微帝君命贫道送来此物,”洞灵真人在袖中一阵摸索,拿出了一只三寸长的剑鞘,宛若木雕的玩具一般。

但当真人将剑鞘放在周拯面前,此物环绕起少许仙光,

恢复三尺长短。

周拯心神莫名有些悸动。

刚去二楼的百花仙子,也忍不住在楼梯处眺望。

冰柠与小队三人凑了过来,那只波斯猫也是好奇地巴望着。

“这是我前世之物,”周拯用的是肯定句,“应该是开始九世轮回前的前世。”

洞灵真人眯眼笑着,却并未多说什么。

周拯略微犹豫,还是将手掌覆在剑鞘上,只觉此物的材质有些奇特,非玉非石非木非皮革,似乎是某种奇特的宝物,既坚固又有些柔软。

一股暖流汇入周拯手掌,自他体内游走一阵,最后钻入了周拯的额头。

隐隐的,周拯感觉自己背负的封禁,出现了少许松动。

洞灵真人问:“可想起什么?”

周拯摇摇头,手掌从剑鞘挪开。

他看向楼梯口,见百花仙子欲语还休,抬手便将剑鞘扔了过去,笑道:

“这应该是仙子做的吧,我在上面感受到了仙子的气息。”

百花仙子连忙双手接过剑鞘,目中带着几分疑惑:“我却是记不得了……”

“天机蒙蔽罢了,总归会有揭开的那日。”

洞灵真人缓声说着。

言罢,他起身对周拯拱拱手,笑道:“复天盟稍后还有几位高手前来蓝星驰援,如今这颗星辰已成了漩涡的中心,小友还有各位要多保重才是。”

“多谢真人挂念,您不留下喝杯茶吗?”

“不了不了,”洞灵真人笑道,“宝物已送到,贫道还是早些离去的好,免得被牵连其中,真成了专职跑腿的信使。”

“我送真人,”周拯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洞灵真人与周拯相携出了别墅,似是传声在说着什么。

周拯先是面露思索,随后微微颔首,最后对洞灵真人拱手道谢,目送这位真人驾云消失在天穹边缘。

周拯却负手站在门口,静静思索了好一阵。

直到一抹火红仙光从山水画中飞出,化作凤瞳仙子的身影,她纳闷道:“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房内几人笑而不语,冰柠已是去到百花仙子身旁,一同研究那剑鞘的秘密。

周拯转身回了屋内,已是恢复平时的模样,嘴角含笑、神态轻松,仿佛这天底下就没什么能难得住他的问题。

“李天王还有其它线索留下吗?”

“我搜遍九层,除却第九层禁制被毁,其它并无任何异样。”

凤瞳抱起胳膊,啧啧笑了声:

“小伙子适应的挺快呀,现在就直接对咱发号施令,我都下意识用禀告的口吻了。”

周拯双手一摊:“这大概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领导气质。”

“呸!”凤瞳翻了个白眼,“小合同工。”

周拯眯眼笑着,走回书桌后,将李天王留下的‘年记’拿了出来,又取出纸笔,继续投身翻译大业。

别说,这李天王的日记后续,还挺劲爆。

……

第八枚玉符:

第九枚玉符:

第十枚玉符:

第十一枚玉符:

桌子前。

周拯写着写着忍不住抬手扶额。

一旁已抱着剑鞘凑过来的百花仙子,此刻表情多少有些复杂。

她低声道:“就连李天王也……妖族女子可是有什么特殊的本领不成?”

凤瞳在旁掩口笑着:“这跟那鼠妖有多高的魅力无关吧,男人就没有不偷腥的。”

冰柠摇摇头:“男女事,心之毒,这也并非什么稀罕事。”

肖笙嗤的一笑:“我就不一样,我上辈子也是纯阳。”

李智勇温声道:“应该是没有被勾引的价值。”

肖笙额头挂满黑线,一旁月无双掩口笑个不停。

“李天王啊,”周拯感慨了声,“没想到也是性情中人,显然将这玉简藏起来,也是不想被人知晓这段过往吧。”

众人各自颔首。

周拯略微犹豫,还是先自行翻看着,一枚枚玉符看了过去。

这位托塔李天王似乎陷在了入天庭的第16551年,到第二十一枚玉符,都是简单的几句话,反复说着心底对那位夫人的愧疚,以及对那个鼠妖的迷恋。

可见,在外除妖那几年,李天王的生活十分惬意。

披战甲指挥千军,回营帐红袖添香。

在李天王的只言片语记载中,那妖族女子颇为温柔,也十分聪慧,对行军打仗之事从不敢打听半句,且让李天王感受到了从未在自家夫人那里感受到的快乐。

可惜,这终究是一段孽缘。

天庭有天庭的规矩。

如果是凡俗为将,就李靖当时的环境来说,带回去一个异族女子做侍妾,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但天庭天条禁止神仙相恋,更遑论是与一名妖魔。

李靖的心腹暗中进言,让李靖处理了这妖族女子,他们在外征战常有这般事,大家心照不宣、互有把柄,千万不可一时心软带回天庭,那是要被天打五雷轰的大罪。

第二十二枚玉符中,李靖就表达了心底的痛苦。

他想给鼠妖名分而不得,后者却也早已猜到了什么,最后的欢愉过后,跪在李靖面前乞求活命。

李靖终是未能下狠手,他将自己能给的宝物都留给了鼠妖,又抹去了她许多记忆,便将她暗中送去了其它凡尘。

班师回天,玉帝嘉奖。

托塔李天王扬名立万,离着天庭最高统帅的位置越来越近。

第二十三枚玉符:

第二十四枚玉符:

第二十五枚玉符:

第二十六枚玉符:

第二十七枚玉符:

第二十八枚玉符:

第二十九枚玉符:

第三十枚玉符:

第三十一枚玉符:

第三十二枚玉符:

第三十三枚玉符:

第三十四枚玉符:

第三十五枚玉符:

第三十六枚玉符。

这枚玉符十分特殊。

其上显露的并非那种能承载大量信息的道文,而是八个有些潦草的大字。

周拯停笔;

与屋内众生灵面面相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1章 初窥天机

43.77%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