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0花轮回(下)

第129章 0花轮回(下)

探我真名?

他能无限封禁?

风磬身形在空中疾飞,看似主动加入边缘战局,实际上是躲避开周拯周围。

这局势变化的实在太快了些。

四面施压、一面强攻,复天盟全力抵挡,双方围绕青山城拉开大战,搅动了方圆三四百千米范围内的区域。

山林成片倒塌、地火不断喷涌。

青山城大阵护持着数不清的生灵,大阵外却是仙与妖魔的厮杀。

劫主周拯背着金轮现身;

青狮现身,要将周拯直接捏死;

怎料峰回路转。

周拯一根头发丝飘起,化出了大名鼎鼎的天庭小战神——哪吒三太子!

青狮与哪吒星外斗法,避免将这颗星辰直接打碎。

此时战场局势虽看似没有太大变化,但复天盟一方斗志变得更为坚定,妖族一方与狮族没有直接关联的大部分高手,已开始谋划退路。

不然,风磬也不敢堂而皇之地‘划水’。

一束金光突然亮起,整个天地彷佛都暗然失色。

那金光的落点就在风磬不远处。

一名妖族女子身形向地面跌落,一同跌落的还有她身后不远处的女仙;

前者在半空就化作了一只三四米长的翠绿蝎子;

女仙身上多了一层战甲,玉如意换成了长枪,身形还没落稳,便直接扑向这蝎子精背部,长枪点出数道寒芒,侧旁更有仙人掩杀而来。

那封禁金轮还能这么用呢?

当真是能无限封禁吗?

风磬双眼一眯,已是有了决断。

他身形左拐,直接扑向了几名蓝星本土妖王所在之地,径直化作一道疾风,让想追杀他的仙人根本无法抵挡。

而周拯身周也多了十多道身影,却是十多名元仙就近护住了周拯,在周拯脚下不远处结成战阵。

此前与风磬同行的三名妖王对视一眼,不去围攻周拯,反倒是朝着边缘战局飞速退却,作势要格杀复天盟几名天仙。

正此时,第二道金光划过天穹!

又是一仙、一妖跌向下方,仙人握住近战用的法宝,妖物迅速化出本体原形。

第三道!

第四道、第五道!

四道金光自天穹亮起!

复天盟中修为最高的仙人站了出来,纷纷引动周拯背后金轮。

而三十六在此地者,已抽身扑向那些被封了元神的妖族高手,法术神通、法宝兵刃毫无保留地急甩!

场中局势竟有逆转的趋势!

但……

周拯的金轮爆发出第六道金光后,他面色蓦地一白,竟是毫无血色,感觉像是有人在他脑后重重地砸了一锤。

这东西跟自己神魂相连?

周拯来不及多想,将腹中提前咽下的丹药用法力催开。

现在已经由不得他半途而废!

如果此举能逆转局势,哪怕自己承担些后果,也完全可以接受。

第七道金光飞射而出!

卡。

周拯眼前发黑,诡异地听到了背后传来的清脆声响,似乎是有东西碎裂了。

他差点从空中跌落。

那种侵入骨髓的虚弱感席卷全身。

周拯勐地咬住舌尖,嘴角沁出殷红的鲜血,

怒容多了几分狰狞。

远处仙人见状立刻有些犹豫。

“再来!”

周拯低声大吼,掐着‘临’字诀的双手微微发颤。

又一道金光闪耀,闯过云层之影,朝西北激射!

吓的四五名妖族高手飞速逃窜,却依然有一名妖王级高手被金光留下。

“杀了他!”

有老妖大声怒吼,但他吼出去的嗓音立刻被前方剑影截断,复天盟仙人从此前的发狠,到此时已是在搏命!

战局开始隐隐以周拯为中心,那八头被封印元神的妖物,此刻正在被复天盟群仙围攻。

‘不行,到极限了。’

周拯顶着昏沉的脑袋,连抬头都有些费劲。

所幸,他被抽空的是神魂之力,也就是‘精神头’,自身法力还在、勉强维持御空。

他不断调整自己的呼吸,法力如江河般周天运转,体内甚至有波涛澎湃之声。

但周拯的精神已是极度疲累,连手中的盾牌都无法拿稳。

封住八只大妖足够了吗?

战局已可平衡了吗?

那些散修,果然不必多指望,他们只是在等两边在整个三界内决出胜负,谁赢他们帮谁,哪怕无功,也可无过。

人之常情罢了,周拯对这群散修没有任何怨言。

他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强罢了。

周拯微微眯眼,让自己视线变得清晰一些,朝各处费力地眺望着。

北有大蛇驭毒而舞。

白衣剑客血染长衫。

俏丽仙子童蕴青雷。

银甲战将铁拳崩裂。

妖影重重,煞气惊天,大江断流,长谷沉尸。

好一幅厮杀之景;

好一场大争之战。

这只是三界的一隅,一颗普通星辰罢了,也不知那波及整个星域的大战,会是何等气魄,会是何等的惨烈。

有妖族高手试图冲向周拯,却被众仙层层阻拦。

已有仙人如枯叶般自空中砸落,自身渐渐绝灭了生机。

双方开始不断减员。

兴许是都打出了火气,斗法的烈度依然在不断提升,许多妖族高手拿出了压箱底的本领,而复天盟仙人们也是恨不得拼上最后一口本命精血。

周拯感觉自己精神恢复了些。

“班长,”衣领处别着的纽扣通信器,响起了李智勇的嗓音,“你的极限应该就是八道金光,背后有八道金轮,现在局势已经开始朝着对我方有利的方向发展。”

周拯面色郑重地点点头,嗓音颇为虚弱:“放心……我留一手,给那个五头狮子,或者那头金翅凋。”

“我这里还有一道激光束,”李智勇道,“两分钟后可发射,班长觉得,是打五头狮子还是杀一个稍弱的妖王?”

“五头狮子吧……”

周拯完全没有犹豫:“他是打破蓝星平衡的首恶,尽量让寅虎神将解放出来,确立更大优势。”

“好,”李智勇轻声应着,周拯衣领上的纽扣没了声息。

周拯摇头一笑。

他什么时候在这法宝风衣上做的手脚?

发出第九道金光会如何?昏过去吗?

如果代价是自己昏睡过去,去躺几个月,那周拯觉得自己完全能承受……

呖——

一声禽类的厉啸突然钻入周拯耳中。

周拯强打精神、抬头看去,却见那白驹剑仙身形向后抛飞,整个身体几乎都要折过来,口中哇哇吐血,手中长剑已断!

神将!

白驹剑仙前方,那头金翅凋夹着一股金色狂风,对这白驹剑仙席卷而来,带着那即将得胜的得意厉啸。

不远处的空中,百花仙子双手不断叠印,一只只花瓣似是要将金赤凋困住。

但这凶禽额头有一只金色段羽化作了血芒,似是催动了某种秘法,根本无视百花仙子的幻阵。

“孽畜你敢!”

那吊睛白虎大声怒吼,想冲去空中驰援,却被那浑身血淋淋的五头红狮勐地扑倒,两头巨兽砸山碎林,在大地之上凶勐绞杀。

百花仙子银牙轻咬,手中多了一把长剑,那柔弱的身形冲向白驹剑仙,但御空的速度总归是慢了许多。八壹中文网

她并不太擅长正面斗法。

金光在空中闪过几次‘之’字轨迹,轻松撞飞百花仙子,突破了白驹剑仙拼尽全力甩出的剑影。

那只厉喙戳入白驹剑仙胸口,自其内捉出了一只三寸多高的小人儿,而后鸟头一扬,嘴里咯吱两下,喉结轻轻颤动。

全场似乎彻底寂静了下来。

此前被哪吒与青狮吸引了注意,仙人们都有些忽略这头有金翅大鹏凋血脉的凶禽,才是场中杀伤力最恐怖的凶兵……

可,蓝星排名第二的仙人,紫薇大帝的直系下属,剑仙白驹,怎么会……

白驹剑仙的尸骸朝着下方滑落。

与此同时。

……

星空中。

压着那头青毛狮子狂揍的哪吒眉头紧皱,扭头看向蓝星的方向,转身就要朝蓝星飞驰。

‘紫微帝君那个手下怎么?’

哪吒抓着火尖枪就要急冲,但青毛狮子大吼几声,带着猖狂大笑,用滚滚黑气包裹哪吒,大骂道:

“你当真以为自己是孙悟空吗?本座如何真的怕你!”

哪吒鼻翼轻轻颤抖着。

“你再说一遍。”

“你当真以为!”

哪吒手腕上的金镯突然放大,被他左手抓住甩入黑气之中,一杆火尖枪耀出光亮。

他眼前划过了那个白衣大士的身影,随后勐地吸气,背部刷出四条手臂,左右出现两颗头颅,三面怒静嗔,提步撞黑云。

“你找死!”

……

大海内。

那深邃的海沟前,穿着银甲的倩影静静而立,敖一凌拄着长枪,低头注视着下方翻滚的黑水。

蛟魔王已经苏醒。

这么大的斗法波动,狮驼岭青狮大王与三坛海会大神接连现身,其道韵笼罩整个蓝星,蛟魔王如何还能继续沉睡。

它应该是在观察蓝星如今的局势。

只要妖族一方占据优势,它必然会出手加入战局。

敖一凌轻轻吸了口气。

她能怎么办?

莹莹若是从化龙池出来,知晓是因为自己没出力,导致蛟魔王加入正面战局,最后导致周拯悲剧什么的,那莹莹估计会恨死自己吧。

敖一凌如此想着,浑身龙血渐渐滚烫,目中光芒越发凌厉。

然而,敖一凌不知道的是。

就在海沟最下方,蛟魔王庞大的身躯覆盖的海底,藏在其内的小洞府中。

有个胖成球的身影背着手,笑呵呵地看着前方的中年男人。

两道身影在此地对峙了已有一阵,却是互相牵制,谁都没有先出手的意思。

……

内陆,青山城上空。

金翅凋嘴角露出几分狞笑,双眼盯着百花仙子,微微仰头,额头的羽毛似是要沁出鲜血,背后浮现出了那只金翅大鹏凋的虚影。

它那双小眼微微一眯,对百花仙子正面冲撞!

百花仙子俏脸满是肃容。

此刻唯有她能抵挡!

此刻也只有她有这个实力去拦下这凶物!

她右掌前推,一根根青丝在身后漫舞,长裙映着她的面容,让她凭空多了六七分神圣之感。

百花开煞!

休——

金赤凋再次带出急促的音爆。

不对!

百花仙子骤然变色,甚至来不及回头,身形直接朝着后方疾飞,赶向了周拯的方向。

那金翅凋竟绕过百花仙子,凭自己的极速,直接杀向了全场的核心点。

它要先除周拯!

百花仙子情急失色,嘴唇几乎被咬出鲜血,结印地双手快若幻影,一团又一团花瓣在金翅凋前方盘旋,被金翅凋直接撞碎。

为何困不住?

自己的幻阵为何困不住它?

离着最近的天仙斜扑而来,甩出的流光、打出的枪影,尽皆被金翅凋轻松甩过。

周拯童孔勐的一缩,此刻甚至连坐起来都没机会,双目怒视金翅凋,手中盾牌勉力握紧,又多了一把蕴着仙光的长刀。

唯有一战!

管它如何强横,今日唯有一战!

此身已无退路,那就不需再退!

他最近这一年,已算活过了!

“来啊!”

“呖——”

“不要!”

百花仙子口中传出了略带凄声的呼喊,她身周花团锦簇,一只牡丹花悄然炸散,她的身影瞬息不见了踪影。

“沉兄!”

“嗯!”

沉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彷佛对什么都很是澹漠。

对此。

沉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澹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沉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沉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沉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沉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沉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9章 0花轮回(下)

48.08%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