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我真不是吕洞宾

第132章 我真不是吕洞宾

最新网址:

啊,舒服了。

紫微帝君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嘴角露出了久违的、发自内心的微笑。

真以为他不会关这玉帝九龙玺吗?

不过是用了一点小计策,通过这种方式昭告三界仙神,他是要力捧东极青华大帝的转世身上位,可不是装模作样摆清高姿态。

三百年了,三百多年了!

他终于!

以前看下面这群文臣武将老神仙时,就觉得这些家伙一天天苦着个脸,就跟明天全都要陨落了一样。

现在一看……

唷,这些老菊花脸也挺可爱的嘛。

“帝君高风亮节,我等当真钦佩!”

下方众仙臣齐齐行礼。

紫微帝君摆摆手,仔细看了眼面前这方方正正的九龙仙玺,确定上面已经没了天道之力的波动,这才笑骂:

“什么高风亮节,不过是本帝君不想扛旗罢了。”

众仙多少有些尴尬。

紫微帝君笑道:

“你们不懂,这帝王事,本帝君了解的十分通透,毕竟每个人世间的帝王,都要来我这讲述他一生的功过。

“玉皇大帝这個位置,虽然是凡俗帝王不能比的,但也差不多。

“你如果享乐多一点,就有一批人骂你葬送祖宗基业,稍微赖一下床都要被骂惰政,对臣子凶一点就会被说暴戾,铺张浪费就会被说穷凶极奢,生气了打几个边境盗寇又要骂你穷兵黩武。心里要时刻装着家国天下,还要去看清楚下面人的勾心斗角,必须有玩得过那些臣子的权谋权术,一个不慎就是手足相残,那么大的后宫,都说不清自己的皇子皇女是谁的种。

“但封疆大吏就不一样了嘛,只要不跟皇帝闹掰,自身就是安心自在,天庭又不存在什么君臣猜忌。”

紫微帝君挑了挑眉。

“此事不必多议,等东极青华大帝迈入金仙境,我就与你们一同站下面。

“我那紫微天,好多年没能回去喽。”

众仙只能赔笑,心底却是起了少许念头。

他们当然不可能对紫微帝君不尊。

紫微帝君就算不去坐那个位置,依然是四御大帝。

他们只是在想,如果他日东极青华大帝入主复天盟,带着另一批班底,那他们这些老骨头,是不是连‘从龙之功’都莫得了……

礼什么的,该送就要送!

不行就安排几个姿色不错的孙女、义女过去,吕洞宾是什么性子,他们这些老骨头可是一清二楚,突出一个放荡不羁。

“嗯,还有几件事。”

紫微帝君拿着奏折,轻飘飘地道了句:

“传令下去,各处放缓攻势,以巩固如今已经护住的凡尘为主。

“开始加大力度培养新天兵天将,为东极青华大帝复辟天庭做准备。

“对外发布招贤令,此时加入复天盟者,只要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可以今后得到的功德,洗刷身上的业障。

“全力护持蓝星周遭安危,尤其是盯紧那个九灵元圣,他如果有异动,本帝君可亲自出手。

“另外,谁也不要再去打扰这位帝君,让他多享受享受凡尘之乐嘛。

“嗤!哈哈哈!毕竟今后他就没机会了!哈哈哈哈哈!”

下方群仙一时面面相觑。

某位神情枯槁的信使真人老脸各种抽搐。

你清高!

你了不起!

你怎么不自己去送信啊!

你挪移过去很难吗?当面谈啊!他一个四大真人跑来跑去不要面子的吗!

这一刻,洞灵真人只觉得自己来复天盟干活,就……

彼其娘之不值得!

……

“阿嚏!”

周拯揉了揉鼻子,

在修行状态滑了出来。

他现在已经坐在李天王所留下宝塔——也就是那幅山水画的第三层。

上次大战,他虽用光了前世灵力,但因那股前世灵力全面爆发过,他的道境也被推着向上走了两个层次。

现如今已顺利抵达归墟境巅峰。

说实话,周拯有些不太敢突破了。

倒不是觉得自己修行太迅速了。——有前世灵力、封禁灵力的加持,他这样其实算比较正常的速度了。

除非是有心魔作祟,一般转世仙在抵达前世境界前,通常不会遇到瓶颈。

此处不点名批评他肖哥。

周拯不敢立刻突破的主要原因,是归墟境巅峰之后,就是飞升境。

飞升境比较特殊,它没有等阶划分,也没有具体的参考,有人突破飞升境的下一瞬就是踏入元仙之境,也有人等了百年。

这个境界突出一个‘玄之又玄’。

“在当前境界停留两个月吧。”

周拯自言自语:

“智勇说的对,如果迈入飞升境直接就飞仙,前面道基不牢固的地方,今后就要花费百倍千倍的精力去弥补。”

说话间,他在戒指中取出了一颗萦绕火光的仙蛋。

其内蕴藏着的生机已是要溢出来了。

周拯看了看仙蛋下方飘着的莲花,又在储物法宝中取出了一只玉瓶,取出几滴火红色的仙兽血液,滴在了朱雀血脉的仙蛋边缘。

他说灵沁儿是宠物,其实只是说笑,趁势打击一下老猫娘的嚣张气焰。

这当然不是嫌弃灵沁儿;主要是他们的灵契并非自愿结成,实在是拜某个道人所赐,顶多算是搭伙过日子。

这颗灵仙蛋,才算是自己第一个灵宠!

周拯手掌抵在了灵仙蛋上,闭目仔细感应,能察觉到其内仙灵的喜悦之情、亲近之意。

‘要不要来个胎教?’

周拯轻吟几声,想搞个乐器演奏,才发现自己只会吹唢呐,只能放弃音乐胎教。

他温声道:“不必急着出来,把自己的根基打好。”

不知是不是他感觉错了,这灵仙蛋轻轻震颤了几下。

又等了一阵,灵仙蛋安安静静,没什么声息。

周拯这才将它收起,取出前世的剑鞘静静把玩了一阵,才发现自己心底已是刻下了那个女子的影子。八壹中文網

她虽只是与自己短暂相处,却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随之,周拯就开始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咱家鱼怎么办?

几个月的相处,几个月的网恋,天台顶的相拥;

她是在自己只是普通人时来到自己身边的,简简单单想要以身相许报个恩。

平心而论,自己此前并不是不想接受她;

仅仅只是几天相处,自己这个除却燕儿姐之外,其他女孩手都没摸过的正常青年就已经沦陷了。

纯粹是觉得‘报恩’这种事,坦然接受未免有点太卑鄙了。

后来也是渐渐对彼此有了依赖,一点点走进了彼此的心房……

这是真爱啊。

百花仙子怎么算?她找了自己前世三百二十五年,近十二万个日日夜夜,更是拿命护着自己,而自己对她的情愫也在心底根种了。

这好像也不是虚情假意……

总不能真的在跟小鱼搂搂抱抱的时候,看到走过来的百花仙子,说一句:

“你来的正是时候。”

那不成大猪蹄子了吗?

周拯突然想到了,李智勇师父给自己的那篇经文,里面提到过,情之一字乃是最大的因果。

现在看来,还真是这回事。

智勇那个神秘的师父确实是有东西。

想了想,周拯收起剑鞘站起身,身形化作一束流光消失在原地,回到客厅坐去沙发中,拿着手机给小鱼发了几条消息过去,坦诚百花仙子之事。

并随手给自己改了个网名——我真不是吕洞宾。

不一会儿。

嗡、嗡!

好友‘风某’发来消息:【呵呵,纯阳剑仙的前世魂,现在就觉醒了?】

周拯心底有点奇怪,这家伙字里行间的讽刺意味,怎么……这般浓?

他回了个消息:【有事?】

【风某:我青丘一族有笔账还未跟剑仙清算。】

【我真不是吕洞宾:什么帐?是我想的那样吗?】

【风某:哼,你想的什么样?现在我表姑正在赶来蓝星的路上!】

【我真不是吕洞宾:我去,我没前世记忆啊!我真不是吕洞宾!我是周拯!】

【风某:想赖账是不是?手都拉了,甜言蜜语说了,就差花田里犯点错了,现在转个世就想摆正人君子的做派了?好家伙,天庭仙神当真是不要脸啊。】

【我真不是吕洞宾:你们狐族也这么封建吗?只是拉拉手,不构成犯罪啊。】

【风某:呸!死渣男!我要发动蓝星大战!】

【我真不是吕洞宾:呵呵,也对,您借着上次大战,顺利显露了真本领,救走了那么多妖王,现在当妖族盟主了?】

【风某:没当,救了他们我就回来打游戏了,我只是不想让我族在蓝星没有立锥之地罢了,现在倒是不必太担心……别扯了,上线带我两局,输一天了。】

周拯坐在沙发上沉吟几声,看着还没阅读消息的敖莹,只能轻轻一叹,走去了角落复天盟公费给惠岸行者配的‘高档电脑’。

不多时,房间中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

屏幕灰了的间隙,周拯拿着手机不断搜索有关吕洞宾的民间传说,想看自己前世到底欠了多少桃花债。

大天尊之前搞的‘天道404’,确实不无道理。

周拯还是那个态度——我是我,不是其他人,自己这一世只是周拯,就算以后觉醒了部分记忆,那也只是前尘过往罢了。

但就如百花这般,如果自己前世亏欠的债,却也没办法完全赖掉。

力所能及的去补偿罢。

修道与变强之外的事,总归只是细枝末节罢了。

与此同时。

道道流光飞出土星环附近的灵气漩涡,稍微辨认了下方向,便朝着蓝星疾飞而来。

有仙光,有妖气,主要是以千娇百媚的古装女子居多。

……

隆辰市,周拯参加特训班的天府酒店顶层。

穿着一袭冰蓝长裙的冰柠,正在已经渐渐空旷的‘教职工宿舍’中来回走动,将一件件家具分门别类地收好。

之前去小队别墅旁的木楼居住时,她只是拿了部分家具过去,现在却是要整体搬迁了。

结束了,她的教导主任生活。

将会有两位新的天仙到隆辰搭班子,与凤瞳配合,继续镇守东海沿岸。

冰柠与啸月都被调去了青山城,奉命保护东极青华大帝的转世身——周拯。

啸月垂头丧气地坐在一旁,时不时幽幽地叹口气。

冰柠道:“不想去就找神将哭闹,在莪这叹气作甚?”

“哎呀,”啸月苦笑道,“神将这是关照咱,让咱能去青华大帝身边服侍,这是多好的差事,就是觉得离开经营了二十年的东海十二城,心底有点空落。”

“权势?”

“单纯舍不得这里吧。”

啸月扭头看向窗外的风景。

蓝天白云与远处朦胧的光罩。

连绵不尽的麦田与浓绿色的麦浪。

啸月突然觉得,它一只天狗,其实本不应该想这些,狗嘛,突出一个没心没肺、吃了就走。

“不想了,还是想想怎么找机会咬周哥一口吧。”

“嗯哼?”冰柠有些不解。

“狗咬吕洞宾嘛,”啸月抬起前爪做摊手状,“我们天狗族的至高荣誉,我很崇拜我大舅的。”

冰柠莞尔轻笑,走到一面照片墙前,看着上面那一张张合照。

她始终保持着清清冷冷的姿态,被一批批年轻学员簇拥着,留下了这些剪影。

冰柠在自己能用的‘低阶’储物法宝中取出了一块玄冰,这冰块飘过少许寒气,诸多合照被包裹一层玄冰。

随着一阵冰裂的声响,合照尽数化作了冰屑。

啸月纳闷道:“你不留着做纪念吗?”

“不必,”冰柠收回玄冰,“我与他们已了却了因果,也就不必再有什么羁绊,只是同道而行的道友罢了。”

“你还真是……那你对周拯呢?”

啸月那双短眉轻轻跳动:

“这可是青华大帝,而且对你毕恭毕敬的,你就真没点想法?

“咱们可算是老闺蜜了,坦诚点啊!

“这都内定复天盟盟主,今后的三界之主了,你们羁绊也挺深的,这可是绝佳的好机会啊!”

冰柠面色平静道:“我本玄冰,并不会有什么情愫,以前只是觉得他是个不错的晚辈。”

啸月眼前一亮:“现在呢?”

冰柠不由抬手扶额,表情多少有些无奈,语气也难得有了一点点激动:

“得知他是吕洞宾的那一刻,我差些提剑戳他两个窟窿!”

啸月嘿嘿笑着,却也不敢继续调侃,他正要说几句赞美冰仙的狗言狗语,忽然扭头瞪着窗外。

那里,一道道彩色流星撞入蓝星大气层。

“什么情况!”

“嗯?”冰柠此刻没法施展法力,只能走去窗边眺望。

啸月皱眉道:“虽然吕洞宾在天庭也经常胡作非为,但大多都只是放浪形骸,有些跳脱罢了,我可没听说他有这么多红颜知己,其实也就百花仙子和何仙姑传的比较真切。”

“大抵是一些慕名而来之人吧,想趁着周拯尚未成仙,早早俘获他那颗浪子之心。”

冰柠轻吟一二:

“我倒是听瑶池中的各位姐姐提起过,吕洞宾在下界还有几个相好,有妖族,也有人族,还有个是青楼花魁。”

“可吕洞宾修的是纯阳道,上一世一直没能踏入最高境界啊。”

冰柠目光朝着一旁撇去。

这个表情应该是‘不屑’。

她突然道:“你带我去东海的小水晶宫一趟。”

“啊?去那干啥?”

“助莹化龙。”

啸月脑袋上顿时挂满了问号。

那些飞入大气层的流星已经分成了三股,消失在了西北、正北、西南三个方向。

半天后,周拯接到了寅虎神将的求助,说是有十多名仙子在他那哭哭啼啼,恳请求见东华帝君转世。

周拯仔细思考了许久,给寅虎神将发了个信息过去。

【我不是吕洞宾:神将,说我已经走了吧。】

【武松受死:帝君,这么干不好吧?这些仙子很多都是有头有脸的,背后也各有势力,直接骗她们,她们发现了报复怎么办?而且很多都是说想见一见你,许诺不会纠缠你。】

【我不是吕洞宾:那神将你来安排吧,总归是要面对这些的。】

【武松受死:好嘞帝君,保准给您安排的妥妥当当!我去青山城逛逛,看哪里适合开见面会。】

【我不是吕洞宾:具体多少位仙子?】

【武松受死:不多,十七八位,不过只是复天盟或者旧天庭如今中立的,听说截天教那边也来了一批,妖族那边还有许多,要不一起请过来?这种事嘛,咱们肯定不打打杀杀,解释清楚就好了。】

【我不是吕洞宾:啊这!这用什么名义?】

【武松受死:吕洞宾前世情缘见面会?】

【我不是吕洞宾:别了别了,就用‘吕洞宾前世情缘道歉会’吧,直接摆明态度。】

【武松受死:末将遵命!】

周拯把手机一扔,瘫在电脑椅上,顿感焦头烂额。

这都叫什么事啊。

他晃了晃头,抬手抹了把自己这头飘逸的长发,略微思忖,忽地眼前一亮,在储物法宝拿了一把匕首,转身冲向了卫生间。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最新网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2章 我真不是吕洞宾

49.13%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