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乐

第133章 乐

最新网址:

青山城的重建工作,在仙人们暗中搬砖支持下,进展的十分迅速。

前些时日的仙魔大乱斗,虽然金翅雕划破了青山城外层大阵,但它当时一门心思想弄死劫主周拯,幸得凡人未有死伤。

当时,黑熊精就负手站在书店门口。

它虽是妖族出身,不愿出手参与这般妖与仙之战,又得菩萨之命不可干预此间之事;

但如果是护持凡人,倒也不介意打出几道熊掌。

而今风平浪静,书店所在的废墟也在被有序清理,黑熊精与搬山道人也已离开了此处,转战青山城的图书馆。

让黑熊精颇感意外的是——青山城这里的藏书,竟然比隆辰市多出数倍,种类还特别齐全!

转念一想,毕竟隆辰市灾变前只是个小城市,属于灾后发展出来的大型城市,跟青山城这种大灾变前就人口稠密的大城市,没什么可比性。

黑熊精这几日遨游书海,乐不思洛迦山。

尤其是这里还没恢复秩序,图书馆建筑作为避难所之一,免费进出。

这就让黑熊先生十分的快乐。

今天一大早,黑熊精就放下了那厚厚的哲学著作,喊上搬山道人,一同离开了图书馆。

“欸?”

搬山道人扣着耳朵,纳闷道:“今天要去哪啊前辈?”

“阿弥陀佛,”穿着图书管理员制服的黑熊精笑道,“看个乐子。”

搬山道人满脸疑惑,打量着各处的风景。

几個孩童在路边弹着玻璃珠,远处的施工队正在恢复一栋大楼的破洞,更远处能见如棉花团般的白云,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雨。

这能有啥乐子?

拐过街角,搬山道人微微皱眉。

前方停了几辆越野车,十多名身穿深蓝色制服的小修士排成一排,封锁了前方的街区。

搬山道人这才想起自己可以放出‘仙识’感知,仙识扫过,便发现这片区域已被戒严,表面上是特殊调查组的先天、神荧小修,实际上暗中藏了上百名转世仙、十多位临世仙人。

这是在搞什么?

黑熊精脚下绽出少许光晕,将搬山道人贴了进去。

他们两个光明正大地走过了那排特殊调查组成员身旁,却没有引来任何视线,自然就没有遭受半点阻拦。

搬山道人此时已是来了兴致,各处扫量着,很快就发现了一处建筑还算完好的酒店,此时已经被强力大阵包裹,无法探查其内的情形。

那里就是今天的‘乐子发生地’。

“前辈,什么事啊?”

“去了就知道了,”黑熊精笑吟吟地说着,雄壮的身躯却透着一股读书人的文雅。

搬山道人满头雾水,跟着黑熊精进入了酒店,踏入了那装修华丽的一楼大厅,毫无阻碍地闯入了大阵之中。

单就黑熊精这一手本领,就让搬山道人道心再次震撼。

搬山看着黑熊精手中抱着的书籍……

看书,真的有用?

“嗯?”

一声轻咦在搬山道人耳旁响起。

他眼前一花,有个穿着莲花宝衣的少年已是出现在自己眼前,正面色不善地皱眉看着自己。

卧!

哪吒!

搬山道人下意识就要施展土遁,却被黑熊精一把拉住。

黑熊精眯眼笑着,单手施了个佛礼,缓声道:“小僧见过三坛海会大神。”

“行者多礼,”哪吒对黑熊精也算客气,眼底带着几分警惕,“不知行者来此有何贵干?”

“并无要事,”黑熊精温声说着。

这口吻,搬山道人都想在旁边抚琴一首,给黑熊前辈加点背景音乐。

黑熊精道:“只是来看个乐子。”

哪吒嗤的一笑,却也知道黑熊精的底细,轻轻点头:“那我就不打扰了,二位乐呵就是。”

言罢,哪吒脚下绽出一团火焰,身形随之消失不见。

“这边坐吧。”

黑熊精温声说着,拉着搬山道人去了会场角落。

会场中摆了七排总共一百多张椅子,前面还搭起了演讲台,铺上了红毯、摆上了瓶装矿泉水。

十多名特殊调查组的年轻妹子在各处忙碌着。

搬山道人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啥,直到几个壮汉跑过来,在主席台上方挂了个横幅。

【吕洞宾前世情缘道歉会暨青华帝君转世事件发布会】

搬山道人脑子顿时嗡嗡的,这是几个意思?

几分钟后,几名白发苍苍的老天仙出现在会场中,他们搬了两张桌子,卡住了进入会场的位置,开始皱眉讨论着什么,面前摆上了一个个‘账本’。

又十多分钟后,一辆大巴车停在酒店外,车门打开,一位位美丽的仙子鱼贯而出……

搬山道人当时双眼都有些直愣了。

他承认,自己其实对女色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厌水这个毛病,也让他根本不可能招女子喜欢。

但眼前这美景着实太多,环肥燕瘦、秀外慧中,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各类美貌应有尽有,一时竟、竟看花了眼。

搬山道人看了看标题,又看了看这群女子,突然咧嘴笑了。

乐。

黑熊精单手持着那本哲学经典,含笑读着,并未多看这些女施主几眼。

这群仙子到了门前,被几位老天仙拦下。

“诸位,入内之前还请在此处留下姓名,因情况较为特殊,青华帝君并未保留前世记忆,所以我们必须听一听你们讲述的故事。

“还请勿要隐瞒或夸大,此地有试心石,也请在讲述完故事后,立下天道誓言。

“众所周知,天机在二十多年前已经恢复运转,天道誓言自是管用的。”

众仙子或面露悲愤,或面色凄楚,或神情冷淡。

最前面那名仙子向前,坐在桌子前,拿着手帕擦了擦泛红的眼角,低声道:

“那年十八,仙人聚会,站着如喽啰……我是随母亲去参加的这次聚会,与他说过了几句话,心底便有了他的影子,而后数百年苦心修行,终是能与他再次相会,我一发而不可收拾,他也并未太过克制,我们二人在树下弹琴奏乐,他是抱过我的。”

几位老天仙点点头,放了这个仙子入内。

第二位是个神情冷淡的仙子,穿着战甲,手持长剑,淡然道:

“我来此地,只是想问问他,他说要传授我名为《云枷十八抹》的枪法,到底还算不算数,别无他意。”

几位老天仙略微斟酌,还是放她进去,并暂时没收了她手中提着的半米长大柴刀。

第三位是有着一双粉色狐耳,身段好到略有点夸张的妩媚妖女,她拉着一旁那六七岁大的小萝莉,低头叹了口气。

此时,老天仙们的表情出现了微弱的变化。

“这位小姑娘是……”

“哦,这是我与如今夫君所生的孩子,与吕洞宾没有关系的。我来就是想问问他,他当年与我饮酒时说过,等我修出完整的人形会娶我,我如今改嫁,还来得及吗?”

几位老天仙额头挂满黑线,后面的仙子、妖族女子们纷纷皱眉。

“怎么什么人都来呀。”

“就是,我等好歹也是与他正经相恋过的。”

“还带着孩子,也不怕孩子心里多想些什么。”

场面有点趋于混乱。

角落中的搬山道人手中多了半个西瓜,蹲在椅子上,一勺一勺往嘴里送着。

嘿嘿嘿,乐。

……

半个小时后,会场后方的阵法中。

周拯透过木门的缝隙,看着外面的场面,整个人都差点斯巴达了。

这么多?

这还只是赶来的第一批?!

自己上辈子做吕洞宾的时候,不是在搞对象就是在去搞对象的路上?!都不修行的吗?都不用领悟大道的吗!

真的不用给上洞八仙组织的其他七位成员赔礼道歉吗!

虽然大部分都是人族出身的仙子;

但那十多位妖族女子,每个种类都不一样啊!

不过有一说一,那位马族女子的大波浪棕色长发,与她丰腴却没有半点肥胖感的身段,确实蛮搭的。

那个蛮牛族的少女也不错,小蛮腰与马甲线完美融合,小麦色的肌肤散发着青春朝气,脸蛋却是出奇的水灵。

啊这!

周拯只能说,不愧是自己前世招惹的女子,一个个的长相都卡在了自己的审美点上。

啪的一声,周拯抬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让自己迅速清醒了下来,开始分析该如何应对当前这个局面。

他已经把长发恢复成了精神短发,此刻随便穿了一套制式的风衣。

这怎么办?

自己等会该说什么?

就算是自己只有锻体境却要面对风磬大魔王,他也没这么紧张过啊!

周拯用力呼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不管如何,自己只能去面对,去告诉大家,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什么浪荡子,对于前世留下的这些缘分,他只能鞠躬说一句:

十分抱歉!

犯了错就认!

一个男人,可以不去享受前世带来的福荫,但必须去承担前世丢下的责任。

嗯!

勇敢周周,不怕困难!

周拯抬手就要去拉开木门,一旁却传来了李智勇的传声:

“班长,班长?我有一策,可帮你渡过此劫。”

周拯差点就飞扑过去。

“什么办法?智勇啊,关键时刻还是要看你啊!”

“其实,”李智勇眯眼笑着,在袖中拽出了一件僧袍、一件袈裟、一只特殊处理过的头套,嘴角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这是?”

“假出家,”李智勇道,“如今唯有此法。”

“可我,”周拯沉吟几声,也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只要提前跟小鱼打个招呼就可以了。

李智勇缓声道:“其实班长,这是一石三鸟之计。”

周拯问:“哪三鸟?”

“班长是当局者迷,并未能看清此间纠缠。”

李智勇道:

“其一是为了应对当前局势,班长你又转世、又出家,她们也不好纠缠你了,从来只是听过火居的道士,没听过火居的和尚。

“其二是如今妖魔已知道班长你就是大劫之主,那重演西游之事何必再隐瞒?直接说了,反而能吸引妖魔的视线,让他们去琢磨新西游之路在哪,再有班长这和尚扮相,二者可互相印证。

“其三,也是需慎重的一点,就是班长您在道门中有不错的地位,如果投身佛门,反而可以让佛门无法置身事外,有利于推动复天盟建设。

“当然此事也有弊端,就是恐怕三清祖师会不喜……”

周拯已麻溜地戴上了头套。

他正色道:“道在我心中,不在我嘴上,更不在我头上,福生无量天尊,南无阿弥陀佛只是嘴边唱的偈语,智勇你格局小了,需知……”

“什么?”李智勇不明所以。

周拯调整了下头套的位置,让它与自己的皮肤互相融合,随后又脱下风衣、换上僧袍、披上袈裟、拿起了木鱼和木凿。

他转身向前,眼底满是决然,只留下简单的四个字:

“佛本是道。”

李智勇浑身一震,不由肃然起敬。

吱——钮——

两扇名贵木材打造的大门缓缓开启,周拯闭上双眼,脑后出现了一圈光晕,嘴角带着恬淡的微笑。

再次睁开眼时,双目已是无比清澈。

下方众女子齐齐起身,面容或激动、或错愕、或震惊、或欣喜。

但当周拯敲着木鱼缓步入内,嘴里碎碎念着一些‘GodIsAGirl(天道不公)’之类的蓝星大灾变前所存语种,面容十分凝重。

负责主持今天会议的寅虎神将都看愣了,随后立刻明白了周拯的用意,心底感慨不已。

为了平息这般风波,帝君大人竟……

哎嘛,太感人了!

角落中,蹲坐在椅子上的搬山道人忍着没笑出声,肩膀各种晃动,最后仰头倒了下去。

乐翻了。

黑熊精却是含笑看着周拯,但他笑着笑着,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咳!”

寅虎神将放出自身威势,正色道:

“各位仙子请入座,你们的基本情况,本将都了解了,先做个自我介绍,本将乃天庭十二生肖队伍中的一员,今日主持这个道歉会。

“如各位所见,这位就是吕洞宾的转世身,我们敬爱的青华帝君第十二世,周拯。”

“阿弥陀佛。”

周拯双目下垂,缓声道:“小僧失礼了。”

众仙子大半起身还礼,目中满是关切。

“洞宾,你若是被复天盟绑架了,就眨眨眼!”

“哥!你怎得、怎得这般打扮了?”

“我们去天涯海角的誓言呢!莪们一同生养子嗣的许诺呢!你、你都不顾了吗?”

“各位施主,还请稍安勿躁。”

周拯轻轻一叹,全场却立刻安静了下来。

他已经在走路时想好了说辞,此刻缓声道:

“是小僧的前世对不住你们,小僧并非要逃避责任,事情既已在面前,自是要去面对。

“今三界遭劫、生灵涂炭,若小僧还要禁锢在男女之小爱之上,是不是太过不负责了?各位也知晓,小僧还有另一重身份。

“而今,有大能盘算,重演西游、重封妖魔,小僧很快就要启程前往紫微大帝身旁,由紫薇大帝处出发,踏星路,走星河,再演西游封魔劫,还这天地太平盛世。

“这方才是……大爱!”

众仙子鸦雀无声。

有一位仙子激动道:“那我们呢?你睁眼看看我,你为何不敢睁眼看我!”

“施主,”周拯抬头看去,目中带着几分歉意,起身施了个佛礼,“小僧只能对您说一声抱歉,但我前世临死都是纯阳之体,小僧如今也着实不知该如何补偿各位在情感上的损失。”

言罢,周拯叹了口气,入座开始念诵自创的经文。

“罢了。”

有个女仙凄然一笑,凝视着周拯的身影,目中痴痴缠缠,低声道:“等你西游过后,我再来寻你吧。”

言罢低头而去,背影略有些失魂落魄。

周拯起身行了个佛礼。

“我只是来看你一眼罢了,你安好就可。”

“取经路上会很累吗?你心底怀揣的大爱,却是我这般小女子远不能及的,我会去复天盟总部那等你,等你踏上星路。”

“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洞宾,与你相遇,我不悔的。”

周拯:……

为什么?

他现在就想问,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前世为什么不把当情圣的心得,给自己留一点回来!

不过,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般事只能快刀斩乱麻。

每有一个女子起身离去,周拯就起身行一个佛礼,说一声抱歉,心底反而有了释然之感。

终于,会场中只剩下十多名不愿离去的女子。

周拯并未久留,只是低头唱了句阿弥陀佛,在寅虎神将的护持下离开了会场。

角落中,黑熊精紧紧皱眉,合上书本,开始思考对策。

……

“青华帝君扮成了和尚,还搞了个道歉会?安抚走了前世大半的情缘?还说出了重演西游劫的事?”

紫微帝君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忍不住起身踱步,目中满是思索。

很快,他摇头轻笑:“青华帝君身边有厉害的谋臣啊,这一步棋走的妙,妙啊。”

下方众仙颇为不解。

“帝君,此举不是有诋毁道门清誉之嫌吗?”

“哈,”紫微帝君摇头一笑,“顺风耳元帅,劳烦听一听洛迦山。”

顺风耳在旁拱手行礼,将手掌抵在耳旁,侧耳倾听状。

很快,顺风耳向前禀告:“帝君,观音菩萨似乎召集了佛门残存的佛、菩萨、罗汉。”

“哈哈哈哈!”

紫微帝君抚掌而笑:

“这是帝君用自身之名誉,逼佛门作出抉择,而不是继续作壁上观。

“他佛门如果还是支持三界恢复秩序,接下来定然会给青华帝君一个封号,这封号大抵只是个荣誉,而且绝对不能低了,青华帝君现在尚未成仙,这般做根本没有任何压力。

“如此,咱们复天盟很快就能得一大批助力,妖魔与截天教的气焰,总算能打压一二了。

“妙啊叔父。”

群仙仔细思忖,随之尽皆叹服。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最新网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3章 乐

49.48%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