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观音赠佛名!

第134章 观音赠佛名!

假出家这招还真不错。

周拯一把薅下头套,瘫坐在沙发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过关!

嗡嗡的手机震动声中,周拯接到了热心好友‘武松受死’发来的消息。

已有大半仙子离开了,但仍有许多仙子在赶来的路上,妖族那边与截天教女子都算比较平静,还有仙子对外坚称自己是吕洞宾情缘的身份,并为此大打出手。

她们最初想见吕洞宾转世身的念头最大,见到周拯之后等于了却了心愿,自然看视线范围内的‘同道中人’越发不顺眼。

没爆发大规模仙魔妖斗法,那都是寅虎神将动作迅速,让三方势力的女子撤得迅猛。

“班长。”

肖笙一脸严肃地凑了过来:“我打算拜您为师,不是斗法那种的,你懂我的,两世纯阳、我很抱歉。”

周拯咬牙骂道:“肖哥你信不信,我起来就是一套纯阳剑法!”

“哈哈哈!”

肖笙连忙闪躲,口中一阵猖狂的大笑。

周拯有气无力地瘫坐在那,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短发,心底略微松了口气。

还有头发就好。

不过,自己短时间内是离不开这个头套了,外出什么的都要带着。

嗯,后面还要搞几本佛经背一背,总不能老是‘天道不公’来滥竽充数。

刚才的道歉会,黑熊先生好像也来了,周拯瞥到他了,感觉黑熊先生的表情十分严肃,也不知道为何如此。

自己前世跟洛迦山三雄有过节?

不应该啊,犯不着啊。

西游的时候还是第一世‘东极青华大帝·太乙救苦天尊’在活跃,与木吒或许可能有些交集,与黑熊精和红孩儿完全不挨着啊。

呃,黑熊精有姐妹?

周拯沉吟几声,决定还是不要去问这个问题,避免撞到黑熊精的枪口上。

现在,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俩字——躲着。

等风波过去,再演戏装作去了紫微帝君身旁修行,给蓝星打造一個相对稳定的环境。

其它事,一件件来吧。

周拯振作精神,主动去地下室找李智勇,两人凑在一起,开始商量如何瞒天过海、暗度陈仓。

顺便,周拯也想套点李智勇师门,也就是那个神秘‘稳教’的典籍。

总觉得会有大用。

……

与此同时。

璀璨星空,一处星云之中,有处璀璨亮光铺成的星海。

就在这星海之上,能见一座仙岛,其大可跨星河,其小可如芥子,似是处在此间天地之间,又似只是将这星海当做了幕布背景,并未入了画中。

这便是观音大士如今的道场,洛迦山。

此刻,道道流光自星海边缘飞射而来,汇入洛迦山中,随着这些流光内的人影抵达,洛迦山的祥瑞气息更多了几分。

且看那竹林深处,一座座莲台轻轻盘旋,各处云雾婉婉弥漫。

观音大士一袭素白僧裙,头戴发巾、面容端庄,怀中躺着那玉净瓶,瓶中插着那杨柳枝,此刻面露笑意,含笑瞧着眼前聚来的这些佛门高手。

此间都有谁?

观音大士此时并未坐在主位,而是将主位空了出来,为消失不见的如来佛所留,又或是为那久不现身的弥勒佛所留。

而在观音大士身旁,自有普贤菩萨与骊山老母,都是面容祥和、佛光相伴的佛门高人。

再看左右,又有那十八罗汉的三位,十八珈蓝中的四位,二十诸天中的两位,加上此前亲近佛门,而今与佛门一同抱团的数位散仙……

这差不多就是佛门现如今,

能聚起的所有的高手了。

三百多年前的劫难中,漫天仙佛消失不见,虽说佛门失踪的高手,远比不上天庭失踪的高手,但天庭本来就人多,两者没什么可比性。

比如骊山老母,她乃道门高手,只是与观音大士走的近,而今也是来给观音大士撑个场面。

佛门虽然在三界还有庞大的信众,但这能拿得上台面的高手……着实不多了。

看人差不多到齐了,观音大士一声轻叹:“三藏应该已在赶来的路上,咱们先论一论青华帝君之事。”

佛门众高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保持沉默。

还是骊山老母笑道:

“青华帝君我也是相熟的,曾经的天庭男仙之首,后来的纯阳剑仙吕洞宾,如今转世身更是肩负起了大劫之主的责任。

“虽然他做吕洞宾时,在天庭胡闹了些,也荒唐了些,但毕竟修的是纯阳无极之大道,也是难能可贵的童子身。

“如今他有意加入佛门,自可带动佛门之气运,当是好事一件。”

笑狮罗汉苦笑了声:“青华帝君怎么看,都只是借着咱们佛门的戒律,来挡住前世的孽缘,这……”

“菩萨,”满身布袋的布袋罗汉问,“那重演西游之事是真是假?这般消息已在三界传开了,众妖魔颇为惶恐,怕是要对咱们仅剩的几处佛国下手。”

观音大士含笑点头,目中始终带着几分无奈。

“也不知为何,天机出现了变数,原本我已推演出了后续事态,此时却是突然变化了。”

这位佛门大士缓声道:

“重演西游之事是真,却与咱们没了关联,这是三清祖师的算计,老君亲手做的布置,具体由大天尊与青华帝君操刀。

“只是,西游封魔劫在前,妖魔恨苦了我佛门,如今就算是说出这些,也是毫无作用。”

普贤菩萨微微叹息:“青华帝君这步棋好生犀利,自身尚未成仙,就已是将我佛门逼到了这般境地,修生养息都已是不能。”

骊山老母笑道:“应当是复天盟快撑不下去了,青华帝君估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咱们今日需商量个章程出来,说这些也是无用。”

观音大士缓声道:八壹中文網

“眼下青华帝君欲入我佛门,我佛门是接还是不接?”

“如何能接?”

布袋罗汉皱眉道:“佛门残破,妖魔势大,当避其锋芒才是。”

普贤菩萨却道:“而今三界大劫已起,应当说,三百年前的这场大劫即将迎来终结,主劫人已现,这未尝不是我佛门再次兴起的契机。”

“谈何容易!”

笑狮罗汉叹道:“诸佛菩萨消失的消失、失踪的失踪,佛祖更是连半句偈语都没留下,咱们如今若是接纳青华帝君,那……那又该安排哪般名号?这比咱们辈分地位都高了不少。”

“这倒也是,”骊山老母笑道,“若是他来了,最少也该是个佛名。”

“谁来赐这佛名?”

“不若就给个青华佛之名。”

普贤菩萨笑道:“这般不动他原本名号,既无不尊之意,也不会惹来道门诸位高手的反感,我等只是尊他为客卿罢了。”

竹林间的众人各自思索,而后接连点头。

这样的话,佛门的面子和里子,倒是都算保住了。

“如此甚好,倒是咱们借了青华帝君的气运。”

“南无阿弥陀佛,而今诸佛消失无踪,当由观音菩萨主持大局。”

观音大士颔首道:“此事却也是容易的,只需选个使者,送去诏文,敬为门外佛,也需准备些礼物,同时昭告三界,不过……”

佛门众高手关切地看着观音大士。

“我佛门经此一遭,却是再无法置身事外。”

观音大士缓声道:

“此前准备的佛兵也应派上用场,各位不若一同去复天盟走一遭,在复天盟讨个闲职。

“如今三界众生多悲苦,我佛门虽已残破,却也不能一直默不作声。

“普渡众生不应只是死后接引,也当尽力护持,使善者善终、恶者回返;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我等皆需,观世之音。”

诸僧各持佛礼,口诵舍利。

忽见林外有仙光划过,一道倩影驾云而来,身周环绕着淡淡佛光,面容却是说不出的端庄秀美。

观音大士笑道:“瞧,这送信的使者也到了。”

诸僧怔了下,随后恍然大明白。

既然青华帝君宣称这场大劫乃重演西游,那让上一位主劫之人去送信,自是再合适不过。

当下,观音菩萨定下佛门今后之路,备好礼物、聘书,打发这刚来的女子去周拯处送信。

其余诸高手一同动身,朝复天盟总部所在星域而去。

此正是:

本是假意入空门,却得诸僧赠佛名。

青华尚未踏星路,复天已得持戒兵。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后事如何。

……

和煦的微风中。

周拯抽了抽鼻子,忍住了打喷嚏的欲望。

这是多少人挂念自己,才形成了能让归墟境巅峰修士鼻子痒的感应?

距离自己的道歉会已过去两日,第二批赶来的仙子,已被道歉会拍下的视频打发走了。

复天盟将逗留蓝星的各位仙子,都安排去了隆辰市。

这一来二去,复天盟在此地的纸面实力,达到了一种惊人的程度,让各路妖魔、海中精怪、星外散修,尽不敢有什么异动。

《仙子的威慑力》。

周拯负手在院中漫步,按李智勇指点的那般,半数心神用来感悟大道,形成‘惯性感悟’,半数心神思索一些琐事。

因为未能踏入飞升境,他现在还无法神游幽冥,也就无法去给后土娘娘致谢。

复天盟传来喜报,说是已经找到了百花仙子,紫微帝君亲自批示,派了几名紫微天的神秘女仙出手,将百花仙子转世身带去了复天盟的秘密基地。

那里布置了能加速岁月流速的‘混元大阵’,本就是培养转世天兵之地,也是复天盟能快速崛起的根本。

可以说,自己已经欠了紫微帝君莫大的人情。

周拯有意去东海走走,但如今蓝星上的仙子太多,外出戴个头套太不方便。

也不知小鱼什么时候出关,她得知这些事之后,又会是什么反应……

周拯又想到了自己的功法。

他修的是青木法诀,倒是跟青华帝君的路子相近,但周拯现在最好奇的,其实是吕洞宾修行的纯阳类功法。

没别的的意思;

他绝对不是羡慕前世那爆棚的女人缘。

纯粹只是觉得,这门功法既然是三清祖师所创,又是为吕洞宾量身打造的,而今自己十二世纯阳之体如果去修行这个,那说不定……

能起飞!?

那自己该怎么去得到这门功法呢?

周拯不断思忖着,不知不觉已在柳树下路过了十多次,惹的哪吒看漫画都不能专心。

等周拯再次路过……

“有事?”哪吒皱眉问。

“嗯?”周拯如梦初醒般,“打扰到你了?”

“没事就坐着吧,”哪吒道,“我看书都不能静心。”

“好,”周拯在一旁躺椅入座,让身体尽量放松,“大神你修的什么功法?”

哪吒淡然道:“喊我哪吒就行了,我修的是火属功法。”

周拯又问:“那从哪里能搞到三清祖师的画像呢?我想挂在房中,每日上柱香。”

“每日上香作甚?”

“求罩求保护。”

“嗤,”哪吒也是一乐,抬头看着周拯,淡然道,“这是没用的,三清祖师并不在意香火供奉,你当是那些靠着香火提升实力的佛和菩萨?”

周拯还要再问,大阵光壁轻轻闪烁光亮,一颗球挤了进来。

该‘球’笑道:“唷?聊着呢?”

周拯眼前一亮,不自觉就笑了出来。

“福伯!”

“哎哟哎哟!”

福伯腿一软,左手提着烧鸡、烧鹅、腊肉、小菜,右手提着两坛美酒,此刻连连摆手。

“使不得,使不得啊!不说你第一世帝君的身份,便是第二世吕洞宾也是比我高了半辈分,可不能乱喊柏柏。”

周拯嘴角微微抽搐。

您老真不知道?

怎么感觉,此前您就是在占便宜暗爽,迷失在了一声声‘柏柏’中无法自拔了!

“这只是称谓罢了,”周拯笑着道了句。

屋内的灵沁儿颇有眼力,立刻伴着桌凳跑了出来,用法力接过福伯拿来的美酒美食,去了屋内处理。

福伯对周拯挑了挑眉:“帝君身份适应的挺快哈,我还以为你现在正愁眉苦脸。”

周拯问:“福伯您之前去哪了?”

“莪感觉这边快打起来了,提前跑路了啊。”

福伯摇头笑着,却是绝口不提他去堵覆海大圣之事。

福伯对哪吒拱拱手,拿着腔调,喊了声:“三太子,给您见礼了!”

“嗯,元帅多礼,”哪吒摆摆手,继续读自己的漫画。

福伯从袖子里摸了一副扑克出来,等吃食的时间段,就拉着周拯、哪吒开始斗地主,很快就让少年心性的哪吒发现了新乐趣。

不多时,月无双与灵沁儿来回走动,端来了八九盘美味,捧来了福伯带来的美酒。

“之前我去东海逛了圈,”福伯对周拯挑了挑眉,“你家冰老师正在东海水晶宫,好像是在帮你家敖莹莹化龙,她化龙应该快结束了,我都看到白龙之影了,确实挺漂亮啊。”

周拯心底多了几分热切。

随后他有些纳闷:“冰柠老师去东海作甚?她不是元神被封了吗?”

“狗也在,不用担心。”

福伯对周拯挑了挑眉,目中满是羡慕:

“你当真是幸福啊,你瞧我那倒霉师父,终日怕这、怕那,被佛经搞坏了脑袋,为了躲情债,竟然还特意跑去轮回换了个性别。

“你看看你!大帝创业未半而后宫三千,尽享齐人之福啊。

“对三!”

哪吒在旁一阵撇嘴,甩了方片五和梅花五。

男女这事有什么好的?

那么多女仙想凑到他面前,结果一个个连他半拳都受不住。

周拯苦笑道:“我现在快被前世情债给烦死了,福伯你有什么好法子没?对尖。”

“好法子?有啊!”

福伯在袖中摸索了一阵,拿出瓶丹药,偷偷地塞到了周拯手心。

“好东西啊,固本培元、养精蓄锐,感觉出虚汗、腰杆疼的时候就吃一颗,半个时辰后就可龙精虎猛。”

周拯:……

还有这好东西?

他随手就把丹药收了起来,对福伯眨了眨眼,又立刻义正辞严地道了句:

“福伯您别调侃我了,我是说正经的办法。”

福伯眼一瞪:“你这家伙!怎么无耻起来,已经开始有你前世的风范了?”

“毕竟咱解封了嘛,顺子。”

周拯淡定的笑着,心底却浮现出百花在自己怀中消散的瞬间,又将这般画面埋入心底。

福伯想了想:“你现在处理的方法就很巧妙,借着佛门戒律,倒是谁都不能说你什么,就是给了佛门莫大的压力。”

周拯问:“佛门现在高手还多吗?”

“高手不多,佛兵不少,与复天盟倒是刚好互补。”

福伯的笑容颇有深意,扔出了四张纸牌,炸住了周拯的牌势。

“赶紧打,打完吃吃喝喝,”福伯笑道,“我估摸着,很快就会有故人前来,给你送些好处。”

“故人?好处?”周拯纳闷道,“谁啊?”

福伯刚要说话,阵法光壁再次闪烁光亮,寅虎神将匆匆而来,见到周拯就是双眼放光,吼了声:

“帝君!唐僧来了!哈哈哈!快来看!女唐僧贼好看!”

福伯双手一摊:“这不是来了?”

周拯收起手中纸牌,刚要起身去迎接,心底突然响起了熟悉的男嗓。

“吾乃北极紫薇,再次打扰各位。

“有一则喜讯,佛门上下已决议与我复天盟合作,重铸天庭,护持苍生,佛门大士观世音菩萨今后为复天盟第一副盟主。

“佛门奉青华帝君为东极青华佛,算是客卿之位,以此彰显道、佛两门再次通力合作。”

滋滋。

那男嗓消失不见。

周拯眼中满是茫然。

这?

东极青华佛?自己怎么就成佛门客卿了?

他一本佛经都没念过,现在也就会个‘天道不公’,这是不是太荒唐了点?

正愣着,门前的阵法大开,一只莲台缓缓飘来,其上那穿着僧裙、蓄着长发的端庄女子,已是看向了树下。

福伯站起身,向前迎出两步,又怅然若失地站在原地,胖胖的面容上多了几分怅然,此刻轻声念着:

“师父?”

那女子笑吟吟地道了句:“八戒,你怎得也在这,为师正找你呢。”

周拯、哪吒、寅虎神将对视一眼,三者齐齐打了个哆嗦,都有点不知所措。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阅读天庭最后一个大佬最新章节请关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4章 观音赠佛名!

49.83%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