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性感3藏,在线……

第135章 性感3藏,在线……

这、这!

周拯的双手正在微微颤抖。

他曾以为,女装大佬是有极限的。

但现在的他,改变了自己这浅薄的认知,道心一片震撼!

树下,那名为唐三藏的姐姐静静端坐。

她容貌秀丽端庄,明眸皓齿、皮肤白皙,此刻坐在杨柳树下,那有些单薄的身段也透着一种‘弱柳’的气质。

妩媚动人与她没什么关系,俏皮可爱也与她几乎完全绝缘。

但只是静静端坐,她身上那股神圣、纯洁的感觉就汹涌而来,让人心底一片宁静的同时,也有些挪不开眼。

这是唐僧?

那个名为唐三藏的白胖和尚?

周拯:我裂开了啊。

相比之下,那什么佛门给的荣誉称号,好像都不太重要了;观音大士亲自起草的聘书,也被周拯随手放到了储物法宝中。

他靠在门框旁,脑袋慢慢朝着一侧歪了下去,看着三藏姐姐在那与福伯叙旧,浑身时不时就冒出一片鸡皮疙瘩。

“功德佛竟然转世成了女子?”

肖笙抬手戳了下双眼。

月无双手指摁在肖笙肩头,目中带着几分困惑,低头看看自己,又抬头看了眼树下那位佛门大师鼓起的僧裙,俏脸上露出了几分悲愤。

她竟!嘤!

“乖乖,”灵沁儿小嘴赞叹,“御弟哥哥穿裙子好漂亮呀。”

“长得真得劲!”寅虎神将抱起胳膊,“尤其是那股特殊的气质,咱以前咋就没发现,六道轮回盘还有这功效呢,啧啧!”

“阿弥陀佛,”黑熊精面露感慨,“玄奘大师为参悟佛礼,竟舍身从阴,小僧远不如也。”

李智勇笑道:“人虽美,但感觉还是有些古怪的。”

哪吒抓着一把纸牌,

笑呵呵地道了句:“也不知那猴子看到唐三藏现在的状况,会不会把自己头皮扯下来。”

某不重要的复天盟金仙高手笑道:“小仙听说,三藏法师是为躲避女儿国国主的苦苦纠缠,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女儿国国主才是真的顶啊。”

“你们说,旃檀功德佛如果不是对女儿国国主动心了,怎么会把自己变成女的?而且还是舍弃了前世的功德佛身,重修佛法。”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是唐三藏不满自己是靠功德成佛,只是佛门的花瓶,所以才转世重修?女儿国国主只是一个说辞?”

“你没见过吗?女儿国国主之前还去过天庭,她据说是拜了某位大仙为师,早就成仙了,对御弟哥哥的执念,反而成了她修道的动力。”

门框旁的周拯额头挂满黑线,扭头瞪了眼屋内这数十個复天盟仙人。

都这么闲吗?

不去除妖卫道护苍生,都在这看什么热闹啊!

周拯开口道:“各位,热闹看一看就算了,莫要让三藏法师太过尴尬,散去吧。”

“遵帝君命。”

众仙连忙行礼告退,笑呵呵地从几扇后面的窗户排队撤离,临走前还各自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口中不断啧啧称奇。

黑熊精道:“小僧也告退了。”

“哎,黑熊先生别急啊,”周拯凑了上去,笑呵呵地摁住黑熊精肩膀,“您跟三藏法师也算是熟人了,不去打个招呼吗?”

黑熊精含笑摇头:“现在如果还不走,等会怕是要出乱子了。”

“乱子?”周拯有些不明所以。

黑熊精指了指窗台角落。

搬山道人怔怔地看着窗外,那张沧桑的面容上写满了回忆,直愣的目光、痴缠的眼神,微抿的嘴角带着少许紧张,略微急促的呼吸,仿佛是嗅到了三月桃花的芬芳。

周拯、月无双、灵沁儿、肖笙、李智勇齐齐歪头。

“道长?”

周拯轻唤了声。

“嗯哼!”

搬山道人捏着窗帘抖了抖一米八五的身躯,又有些害臊地拉起窗帘挡住了自己粗糙的脸庞,捏着嗓子回了句:

“这么看着贫道作甚,贫道……也会不好意思的……”

几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黑熊精身形刷地出现在搬山道人背后,一记手刀砸在后者脖颈,直接将被打昏的搬山道人夹在了肋下。

“阿弥陀佛,”黑熊精的笑容满是和蔼可亲,“小僧带他去海里洗洗脑子,诸位见笑了,种了法则的人,多少有点脑子不正常。”

言罢身形唰的消失不见。

李智勇抬手扶额:“我去洗洗眼,当真太糟心了。”

“我觉得挺不错啊,”肖笙嘿嘿笑着,“没想到三藏大师变成女人也躲不开情劫困扰,你想想刚才这道人跟三藏大师凑一起的画面……呕,我去厕所!”

周拯道:“我也去修行吧,这事……”

“周拯啊,”福伯在外喊了声,“你那边没事了就过来下,柏柏给你正式介绍下咱师父。”

周拯动作顿时有点僵硬。

哪吒一翻身去了窗边的沙发,对周拯轻轻挑眉,随后就注视着窗外柳树下。

这可比热血漫画好玩多了。

这咋办?

还能咋办,自己受了福伯这么多关照,当然不能拒绝这般小事。

而且选择什么样的性别,是人家唐三藏的自由,自己跟御弟哥哥也没什么交集,不过是前世与他在西游路上打过照面罢了。

周拯背着手,下意识端起了东极青华大帝佛的架子,漫步走到了树下桌椅处。

“福伯,”周拯笑道,“不用正式介绍,我都认识了。”

唐三藏盈盈起身。

柔软的僧裙裙摆自然滑落,遮住了她那双穿着布鞋的小脚。

周拯下意识抬眼看去……他对天发誓只是看了一眼,眼前这张端庄的面容,就让他道心轻轻一震。

最难得是娇弱气,曲线轻柔身玲珑。

她檀口一张,唇瓣竟是天然的粉色,与那白到微有些透明的肌肤组成了完美搭配。

就连嗓尖传出的声线,都是那般温柔。

“帝君多礼,”唐三藏轻笑道,“我这般模样可是吓到了帝君?”

“有、有点,”周拯实话实说。

唐三藏微微叹了声,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缓声道: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皮囊皆是外在,舍利子是诸法空相,小僧是男、是女、是丑、是美,与本心又有何碍?不过是我心之影,投于二、三者之识,仅此罢了。”

周拯隐隐有所得,双手合十,对唐三藏行了个佛礼。

“大师教训的是。”

唐三藏连忙双手合十还礼:“帝君多礼,小僧不过是为自己辩解一二。”

福伯小声嘀咕:“怎么这还互拜上了?难不成……”

周拯唰的一声跳到树杈上,抱着树枝,一脸严肃地道了句:“福伯你不要乱说!我绝对没有任何想法!我有鱼的!”

唐三藏眨眨眼,那双眸中带着几分疑惑,让周拯心底竟然生出了几分、几分负罪感。

“怎了吗?”她小声问。

福伯大手一挥:“嗨,师父您坐、您坐,别理他!”

“八戒,”唐三藏正色道,“如何能对帝君这般无礼?”

“啊,我这……”

“起身,”唐三藏皱眉道,“休要没了规矩。”

福伯连忙站了起来。

唐三藏微微叹息,身子微微前倾,一双秋月眸凝视着福伯的小眼,缓声道:

“为师当年给你这别名,是因你自言,受了菩萨戒行,断了五荤三厌,而今修成了净坛使者,也算得了正果,怎得又是这般大鱼大肉、荤腥不忌?

“八戒,你我修佛可是为了这果?为了这名?

“修行是为让你我明何为佛之意,何为禅之心,再由己苦行,度化世人,消除魔障,还复清明。

“而今三界正是乱世,你又岂能真放纵?听为师一句劝,还是要秉斋持戒,为他人做个榜样,也要在净化完自己内心的污垢之后,去净化这世间的污垢。

“需知……”

十多分钟后。

福伯双眼有些发愣,整个人像是一团失去了灵魂的肉球。

周拯在树上几次欲言又止,想帮福伯解围,但他真的找不到话头!

终于,唐三藏轻轻舒了口气,转身对周拯含笑做请。

“帝君,该你了。”

“该我……该我什么?”

“帝君来坐。”

唐三藏坐在福伯刚才的座椅上,一只素白纤手拍了拍一旁的座椅:

“小僧奉命前来,不只是为帝君送来佛名、送来礼物,还需为帝君讲述佛门历史、佛门持戒之事。”

“我这就不用了吧,我……”

“坐嘛!”

福伯一只大手摁了下来,把周拯强塞在座椅上,立刻道:“师父您先教着他,我去帮您倒杯茶水。”

唐三藏含笑点头:“有劳悟能了。”

福伯眯眼点头,背着手溜达去了别墅门口,留下面色发白的周拯孤零零地坐在那。

等柳树下传来三藏姐姐那温柔甜美的嗓音,福伯脚下逐渐加快,进了屋门就冲向后面窗口,几百斤的身躯却如灵沁儿那般灵活,跳出窗户、冲出大阵,一溜烟儿没了踪影。

柳树下。

“大师,大师!我能问下,咱们大概要聊多久吗?”

三藏姐姐仔细推算了下,温声道:“不长,也就是小僧念一次经的功夫。”

周拯松了口气,又问:“您念经一次大概多久?”

“三四日吧。”

“我!”

“帝君,您如今是我佛门外门之佛,口戒也是要持的。”

周拯扭头看向屋内,在各处窗口巴望的几道身影瞬间矮身蹲伏。

呸!没爱了!

……

于是,半个月后。

“听说了吗?”

水晶宫前,一队虾兵蟹将持枪走过。

两名背着纯白色蚌壳的蚌女,提着花篮、端着果盘,走在水晶宫那光滑透亮的地板上,小嘴巴巴的说个不停。

“这颗星辰外面呀都快乱套了,复天盟调了大批兵马朝着这里汇聚,说是要将这片星域的妖魔清扫干净。”

“哪有那么容易,妖族也调了大军,两边已经开始打起来了。”

“不曾想,这颗星辰已经成了现如今两边大势力争夺的核心,不过这里倒还是蛮平静的。”

“还是不是因青华帝君的转世身。”

“我听人说,这转世身好像跟咱们龙宫有些关系,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料想青华帝君这般古神,或许是瞧不上咱们这些水生海产的精灵。”

两女对视一眼,随后咯咯轻笑,消失在了走廊拐角处。

水晶宫最深处,数重大阵散发着莹莹亮光,一缕缕七彩霞光在阵内盘旋。

化龙池旁,几道身影静静而立。

一袭冰蓝长裙、长发束起云鬓的冰柠,此刻背负双手,目光关切地看着化龙池上方翻涌的云雾。

身穿银白战甲的敖一凌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神色略有些紧张。

某只小灰狗倒是最安逸。

啸月此刻被阵法隔在了阵外,里面的情形完全看不到,此刻只能仰躺在柔软的坐垫中,两只后足翘着二郎腿,两只前爪平举,由两位蚌女拿着手指长短的小锤轻轻敲打。

《龙王的待遇》。

冰柠现在出息了啊。

一年之前,它想跟神将请个假,在世间找找有没有中意的犬科灵物,也好结个伴,体会下甜甜的恋爱。

这种狗生大事,神将根本就不批假!

现在呢?

冰柠只是开口说了句‘我们去帮敖莹化龙’,神将反而还会问‘需要莪们准备点什么礼物吗’。

当然,啸月心底明白这是为什么。

谁能想到,咱周哥是大名鼎鼎的青华帝君,天庭鼎盛时的名义二把手、实权三把手。

那封禁一打开,局势大变啊!

什么叫大劫之主啊?

啸月的狗腿一阵乱晃。

忽然!

嗡——

大阵阵壁不断颤动,一团团云雾自化龙池涌出,转瞬间填满了大阵内的各处角落。

啸月眼前一亮,立刻跳了起来,仰头观察着化龙池内的情形。

它被扔出来,自是为了保护敖莹的隐私,此刻它自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隐隐看到那弥漫的云雾内,一条修长的苍龙徐徐展开身躯,在大阵内缓缓盘旋。

美角似麟鹿,迤身似蛇蟒,健爪似鹰隼。

那龙影盘旋了片刻,其内忽有纯白仙光绽放,一声声嘹亮却温柔的龙吟声,透过大阵光壁传来了出来。

啸月不明所以,但看自己附近的这些蚌女、虾兵尽皆跪伏,也知道是有真龙出世。

啊,感受到了,那股来自龙族对万灵的威压。

啸月咧嘴一笑,拿出手机想给周拯报告这个好消息,才发现……

“这龙宫的信号咋这么垃圾?”

大阵内。

一团团云雾包裹之处,那颗常人心脏大小的龙珠渐渐收回光亮,周遭盘旋的苍龙慢慢缩小身形。

这龙身竟似是用白玉雕刻而成,一枚枚鳞片都似是世上难见的珍宝。

而随着龙身不断缩小,这玉龙渐渐化作了人形,将龙珠拥在怀中,与龙珠完美相融。

三千青丝滑落,在她身后微微飘舞。

些许仙光在她身子周围盘旋,凝成了百褶裙与衬衫,遮起了那盈盈满月,藏起了那婀娜身段,只露出一双毫无瑕疵的玉臂,以及那白皙动人的小腿。

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她悬浮在半空慢慢睁开双眼。

原本的小圆脸变得清瘦了些,也多了几分成年龙族女子的明媚动人。

一双杏眼含温情,两抹唇瓣蕴蜜意。

她尚未看清池边站着的人影,就自轻轻呼了口气,眸光闪亮,带着满满的欢喜之意,轻声呢喃着:

“总算能去他身边护着他了。”

池边,冰柠与敖一凌对视了一眼,就算是不喜表露太多表情的冰柠,此刻也满是复杂的神情。

这,该怎么跟她解释……

高速文字手打天庭最后一个大佬章节列表https://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5章 性感3藏,在线……

50.17%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