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玉龙出关,煞神将抵

第136章 玉龙出关,煞神将抵

敖莹有点懵。

她顺利化龙,成功把自己的身高提升到了一米六五,顺便还借着化龙的机会,把自己身材好好打造了一番。

女为悦己者容嘛。

毕竟化龙塑型的机会得之不易,必须考虑‘婚后如何保持新鲜感’这档子事了!

冰柠姐姐能来看她化龙,敖莹自是十分开心的,又隐隐担心周拯的安全问题。

可她万万没想到,短暂的祝贺之后,大姐满脸严肃地开口,一句话就给她打懵了:

“莹莹,我与你说一件事,你……你千万不要害怕!”

“什么?我不怕呀。”

敖莹的瓜子脸蛋上满是不解:“大姐,是复天盟在这颗星辰败了吗?”

“不是,”敖一凌叹道,“比这种事更可怕。”

“更可怕?难道是他、他出事了?”

“好得很,”冰柠道,“不必担心,他现在应该是复天盟最安全的人之一。”

敖莹着实松了口气,光脚踩在池边,她那小巧的玉足有着恰到好处的足弓,脚趾晶莹剔透,仿佛有着荔枝果肉的质感。

她略有些不解,自储物法宝拿了两根头绳,动作轻快地扎起马尾,还对着清澈的池水轻轻晃了晃身子。

个头高一点,扎马尾果然好看多了。

敖莹怯生生地问:“到底怎么了呀?”

“其实也没什么,”冰柠道,“只是你需要重新认识下周拯了。”

“嗯?”

“今时不同往日,唉!”

敖一凌仰头轻叹:“莹莹你先找地方坐好,且听我们一一道来。”

原本没太紧张的敖莹,此刻也不由皱眉屏息。

冰柠柔声道:“你化龙的这段时间,

发生了很多事,在一次大战中,周拯解开了自己的封印,虽然没有什么前世的记忆,但却知晓了前世的身份。”

“莹莹你要撑住,”敖一凌道,“大姐的态度,还有你母亲传信表达的立场,都觉得你与周拯相好,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敖莹下意识攥紧小手:“他莫非、莫非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吗?”

敖一凌摇摇头。

冰柠反而问:“如果他是大奸大恶之徒,你如何做?”

“我……”

敖莹目中有些纠结,她抿着小嘴,脚趾也在轻轻扣动着地面的玉石。

她试图从冰柠姐姐脸上看出什么,但后者的表情没有任何破绽,始终都是那般的清美冰冷,这也是她的特色。

“我还是要跟着他的。”

敖莹抬头看向冰柠,目中满是坚定:

“他救了我,我已是放不下他,化龙时一梦百年,也总是与他的身影相伴,一直想与他厮守才让我冲破玄关,跃过了龙门。

“就算……就算今后一同被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也是无悔的。”

敖一凌苦笑道:“我早就该察觉出周拯有古怪,怎么就把我小妹迷成了这般。”

敖莹急切问:“到底怎么了?”

冰柠道:“周拯就是吕洞宾,东极青华帝君的第十二世转世身,如今的大劫之主,刚被佛门奉为青华佛。”

“什么?”

敖莹纤秀的身子轻颤了下,忍不住后退两步,几乎站立不稳,急声问:“他真是东极青华大帝转世?”

冰柠与敖一凌齐齐点头。

敖莹再次后退几步,目中满是不敢置信,俏脸渐渐变得有些苍白,那还有些不太稳定的龙威时隐时现。

冰柠心底一叹。

这也难怪吧,毕竟吕洞宾的名声实在是太差了,天天胡闹没个正形,还自诩什么放荡不羁,明明只是放荡,哪来什么不羁?

这般喜欢沾花惹草的家伙,偏偏又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就连心气极高的百花都沦陷了,更不用说是敖莹这般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小龙女了。

知道周拯竟是那個百花丛中过的纯阳剑仙吕洞宾,敖莹肯定是受了莫大的打击……

“莹莹,我可以为你清白的作证。”

冰柠柔声道:

“我在此地等你,便是为了等你出来告诉你这般事;也可帮你作证,你们虽一起住了几个月,但彼此并没有逾越那条红线,不影响你今后嫁人。”

“他当真是吕洞宾?”敖莹目光无比复杂。

“嗯,”敖一凌面色凝重道,“哪怕那些长老有意让你去服侍这位帝君,我也要保你……”

“哎呀!”

敖莹俏脸通红滚烫,两只小手捂住脸蛋,满是不知所措:

“那我以后岂不是要被他欺负了!我、我只是东海龙宫的小公主,地位远比不上他的!”

诶?

冰柠忍不住轻轻蹙眉。

敖莹眼中满是亮光,两条小细腿来回走动,竟只是在原地转了两圈。

“那他会不会嫌弃我地位卑微?

“我听说喜欢他的仙子能从南天门排到凌霄殿,还能绕蓬莱仙岛好几圈呢。

“这糟了,我化龙的时候还是保守了,只是调整了身段,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好看些,这、这还能回去再化一次吗?”

这?

敖一凌皱眉道:“那可是吕洞宾!天庭鼎鼎大名的浪荡仙人!”

“可……周是他的转世身,也没记忆了呀。”

敖莹眨眨眼。

冰柠若有所思,在旁捏着自己下巴一阵思忖。

她来龙宫的目的正如刚才所言,就是给敖莹出一份‘贞洁证明’,毕竟在冰柠的理解中,敖莹与周拯此前已经同居过了,名节恐会有失。

但现在来看……

敖一凌忙道:“莹莹!你该不会是脑子坏掉了,他是吕洞宾,周围很多女人的!”

“真的吗?”

敖莹不禁也有些担忧。

冰柠轻声道:“周拯与我印象中的吕洞宾性情并不相同,他刚开了几次道歉会,还假意遁入空门,打发走了那些前世情缘。”

“真的吗!”

敖莹那双眸子仿佛宝石般闪亮。

敖一凌瞪了眼冰柠。

那表情仿佛在问:咱们不是该统一战线吗?

冰柠道:“不过他现在也在纠结,你可知百花仙子?”

敖莹轻轻颔首:“知晓的,我听闻过百花仙子与吕洞宾的故事,吕洞宾三戏白牡丹。”

“唉……”

冰柠微微一叹:“我将此事详细与你言说,此时我元神被封,周拯在生死之际偶然解开封印,一切都是因此前这场大战。”

……

咚!

周拯额头砸在桌子上,整个人仿佛丢了魂儿。

咚、咚!

肖笙、月无双、灵沁儿、寅虎神将同时趴在了桌子上,仿佛四条大小不一但即将渴死的鱼。

别墅内外开启了层层大阵,仿佛下一瞬就会有强敌打上门一般。

周拯有气无力地问了句:“真出门了?”

“大师说要去外面走走,看看这凡尘,”月无双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班长,莪有点心疼西游小团队了。”

灵沁儿满脸悲愤:“这唐僧这么唠叨,怎么没被孙大圣一棍子打死!我说了我对佛经不感兴趣,硬是在我这讲了三天三夜的大道理!”

寅虎神将更是泪流满面:“我就吃了个鸡腿,就吃了个鸡腿啊!她就给我解释了两天为什么要吃素,我差点自己滚犊子了我!”

肖笙嘿嘿笑了声,双目无神地喃喃道:“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婆娑诃。”

差不多已经快是三藏大师的形状了。

周拯突然吸了口气,猛地坐了起来。

“同志们!我们不能这么下去了!”

几人强打精神坐了起来。

周拯皱眉道:“智勇呢?喊他一同来商议一二!”

“我在,”地下室传来李智勇的嗓音,这家伙背着手、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过来,对寅虎神将拱手行礼,随后坐在了周拯身旁。

肖笙双眼瞪成了金鱼眼:“你咋没事?”

李智勇笑道:“我此前并未在御弟姐姐面前走动,每日只是吃斋、念经、修行,自是不会被唠叨的。”

“智勇快给出个主意!”

周拯满脸悲愤:

“三藏大师竟然在这里住一个月了还不想走!我都托人问过了,佛门并没有让她在这里常驻!快想点办法打发了吧!”

“就是就是!”

肖笙幽幽一叹:“我现在都快把我一身毛病都戒掉了。”

寅虎神将抱起胳膊:“最要命的是,假如、我是说假如哈,你们几个千万不要误会……如果咱们几个大男人,最后对唐三藏怦然心动,这传出去那不成笑话了?”

吱——

肖笙与周拯同时带着椅子远离寅虎神将几寸。

“不是,”寅虎神将急道,“我都说了是假如!我、我喜欢纯爷们也不能喜欢女版的唐三藏啊!”

唰唰几声,周拯小队外加一只猫出现在了墙根,看着这个金仙境大高手,满脸假笑。

寅虎神将仰头长叹,满是失落地离开了此地,临走还有些欲言又止,但最后只是发出了命运的感叹:

“这咋说实话都没人信啊!”

片刻后。

等寅虎神将离开,周拯打了个手势,李智勇、月无双、肖笙、灵沁儿回归座椅附近。

几人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几分轻笑。

“没外人了,开个小会。”

月无双小声问:“咱们这么对神将是不是太残忍了?”

“哎呀,不用担心啦。”

灵沁儿摆摆手,一身简单女仆装的她,也就是正常发挥颜值的水准。

“先讨论下三藏大师的事,”周拯道,“她应该是留下来保护我的,具体实力未知,不过考虑到能横渡虚空,确实是一位佛门高手。”

李智勇问:“班长想让三藏大师留下?”

“不强求吧,”周拯道,“你们莫忘了,她是孙悟空的师父,而如今的孙悟空是个隐患,观音大士这般大人物,每走一步棋都别有深意,必然不可能只是随意让三藏大师留在咱们这。”

肖笙道:“我支持班长的观点,我暗中打听过了,天仙也看不透三藏大师的实力。”

周拯道:“既然这样,我们就采取不主动驱赶,也不主动挽留的态度。”

“不主动,不拒绝?”月无双眨眨眼,“这么对待一个女孩子,是不是太不好了点呀。”

“去讨论三藏大师的性别没有意义,无论是男是女,三藏大师始终是三藏大师,是上一位主劫之人。”

周拯正色道:“不过我还是要提醒智勇跟肖哥……你们一定要把持住。”

“放心吧班长,”肖笙挑了挑眉,“我就算看上无双,也不可能看上御弟哥哥啊!”

有杀气!

砰!

肖笙脑袋上冒出了几只小鸟,吐着舌头身体歪倒,像是一滩烂泥滑到了桌子底下。

月无双眯眼笑着,抓住了肖笙的脖颈,将他直接拽向了卫生间。

“班长你们先讨论哦,我跟他有事相商。”

很快,卫生间内传来了不可描述的声响。

不可描述的画面一般分为两种,这大概是很少出现的后一种。

李智勇笑道:“班长,最近的局势变化你关注了吗?”

“嗯,”周拯道,“蓝星成为漩涡中心,反倒出现了短暂的平静,昨天我跟风磬开黑的时候,听到了一条消息,说是有一批老妖要来对付我,不过被拦住了。”

李智勇道:“班长近来不要外出,就在这里呆着吧。”

“我还想出去走走,”周拯苦笑道,“不是说,我前世的那些孽缘都走的差不多了吗?”

李智勇笑道:“这偷梁换柱之计本是为了引开那些老妖,没想到妖族根本不信,最后只是引开了这些仙子。”

“不提这个了,”周拯摆摆手,“我最近道境压不住了,马上就要突破到飞升境,我担心因为我如今感悟积累太多,飞升境就立刻要飞仙。”

李智勇身形后仰。

周拯剑眉挑了挑:“有法子吗?”

“法子倒是可以有,”李智勇难得露出犹豫的神色,“只是现如今时机还不成熟,班长你……不如再努力压一压,修道这种事,其实也讲究个欲扬先抑。”

周拯纳闷道:“什么时机?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班长你不用多想。”

李智勇挤了个难看的笑容:

“你至今不知道,我那天晚上的梦境,大脑被塞入了多少信息,人差点就傻了。”

周拯:……

他看着李智勇,李智勇也坦然与他对视,两人目光都是坦荡且清澈。

许是银币相惜,二人相视而笑,默契地揭过了这个话题,开始讨论蓝星附近的局势变化。

周拯如今虽然没有去任职,但他只要开口,就能影响复天盟的部署。

两人讨论了半个多小时,定下了几条中规中矩的策略。

“现阶段我最担心的,是妖族不惜一切代价刺杀班长,他们说不定会派一些高手死士。”

“死士?”周拯道,“我只要不出门,他们应该也拿我没法子吧,智勇你有话就说,怎么欲言又止的。”

“我确实有个办法可以帮你,但现在还不能拿出来,时机未到。”

周拯纳闷道:“你到底在等什么时机?”

“这个,等一个老人与班长你碰面……”

嗡、嗡!

周拯摸出手机扫了眼,整个人一个激灵。

李智勇面色一变:“嗯?”

“莹莹醒了,化龙成功了。”

周拯喉结上下颤动了几下,抿嘴、皱眉。

多久了,他没感受到这种发自内心的紧张;直到这一刻,周拯方才明白,自己对这条已经化龙的小鱼是何等的在乎。

他当真怕失去了她,因前世的浪荡事而让她远离了自己,他……

指纹解锁,划开屏幕,两条回信出现在眼前。

【家养的鱼(敖莹):我化龙成功了,只是……】

【家养的鱼(敖莹):百花仙子是吧?她既然轮回去了,那就是我先来的!反正我龙族公主不可能当妾室!】

周拯额头挂满黑线,头顶冒出一个个气泡,最大的气泡中浮现出了一个狂傲不羁的龙宫少女。

等会,这口吻好像是……

周拯想了想,点了个视频申请,等了一阵方才接通,而刚一接通,画面正中就出现了旋转的圆圈。

信号奇差无比。

不过,就算信号差,周拯也看到了一幅扭曲的画面。

画面是俯拍视角,突然像是长大了三四岁的敖莹脸蛋上写满着急,正伸手去抓手机,一根玉指刚点过接通按键。

抓着手机的明显是敖一凌,此刻仗着比敖莹高了些许的个头,与敖莹拉扯争夺。

旁边还能看到正抬手扶额、不忍直视的冰柠老师。

啊这。

李智勇嗤的一笑,对周拯挑了挑眉,起身飘然退走。

与此同时。

土星环附近,那两个相对的灵气漩涡前。

守在此地的众仙神,此刻或是昏迷、或是倒地不起,所幸并未减员折损。

他们的防线被突破了。

被突破的过程很短暂,他们组成的大阵,几乎转眼就被对方找到了破绽。

天庭的这些战阵,这些对敌的手段,对方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些仙神面色大多有些复杂,领头的几名仙人商议一二,再次重组战阵,并将消息传给了蓝星寅虎神将,以及复天盟总部。

【伐天叛臣,原都天大灵官王善,已至蓝星】。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高速文字手打天庭最后一个大佬章节列表https://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6章 玉龙出关,煞神将抵

50.52%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