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9世元凶!

第137章 9世元凶!

复天盟总部,悬浮在众多大殿之上的主殿内。

紫微帝君听罢顺风耳、千里眼二位元帅的禀告,禁不住身形后仰,目中也流露出几分思索。

王善去了蓝星?

如果说,复天盟有什么心腹大患,那自然就是截天教。

妖魔本质就是一盘散沙,背后在控制、影响这些妖魔的截天教,才是复天盟真正的对手。

虽然王善与截天教没有正面交集,但也被截天教封为副教主,而且当年杨戬能攻入天庭,王善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他是五百灵官之首,道门第一护法神,却选择支持杨戬。

“帝君!”

有老仙急道:“王善此去,怕是要对青华帝君不利啊!”

“大天尊当年那般器重王善,最后就养了个白眼狼!”

“现在说这些有何用?还是要想该如何救下青华帝君……这怕是只能请帝君出手了。”

紫微帝君眨眨眼:“我出手倒是能拦下王善,但我总不能一直在蓝星逗留。”

众仙闻言一愣。

紫微帝君这是……几个意思?

常言道,君心难琢磨。

此前紫微帝君的主动让贤,还定下了等青华帝君转世身金仙就自动退位的决定……难不成,紫微帝君只是在做做样子,实际上也不想让青华帝君转世身修到金仙?

殿内群仙心念飞速转动。

这一個个老神仙,道心都像是长了七八个穴窍。

紫微帝君轻笑了声,身体朝左侧倾着,手指轻轻敲打着扶手。

他缓声道:“王善去蓝星,未必就是去杀青华帝君嘛。”

“启禀帝君,”千里眼元帅在侧旁快走几步,抱拳禀告,“王善已进入蓝星范围,朝青华帝君转世身所在位置赶去。

紫微帝君的笑意渐渐收敛。

他站起身来,腰间横挎长剑,于书案前皱眉踱步。

下一瞬,紫微帝君抬手握住剑柄,身形咻的一声消失不见。

满殿群臣尽皆默声,心底倒是没了多少疑虑。

……

噼啪!

燃烧的干柴跳出了一只火星,火光映出了那张黯淡、严肃的四方面容。

这个中年男人的身影,远看有些干瘦。

他正坐在湖边的林间空地,凝视着面前跳动的火光,像是有什么心事,宛若刀削的下巴上铺满了扎手的胡渣。

一双褐色的瞳孔倒映着不断上舔的火苗,其内却捕捉不到什么神光。

他身上穿着的黑色长袍已经有些破烂,下摆沾了些许泥土,肋下也有着少许划痕,露出了那染血的内襟。

男人坐在这里半小时,方才被巡逻的仙人用肉眼发现踪迹。

不多时,以他为圆点,空中、地下、地表树丛,一道道身影或施展神通、或驾驭法宝,纷纷疾驰而来,迅速建起了包围圈。

王善眼皮都未抬,只是静静地等候着。

他像是有想不明白的问题,有思索不清的难题,又背负着太多不该背负的东西。

他沉默着。

他在等待着。

在沉默中守着这堆点燃在湖泊与树林交接处的篝火,等待着他相见的人主动过来。

那些离着他最近也有几千米的复天盟仙人们,却是满脸紧张,尽是一幅大敌当前的模样。

几名复天盟金仙对视一眼,暗中传声几句,彼此气机勾连,一同向前逼近。

坐在篝火前的中年男人微微抬了下眼皮。

嗡——

几名金仙身形僵在原地。

他们的视线、仙识,所观察、探查的这片天地,诡异地化作了一片漆黑!

一股难以言说的威压笼罩在他们身上,这漆黑之下仿佛涌动着无尽的血潮;而他们就如几只蝼蚁,随时会被那不知从何处踩来的巨足碾碎!

篝火前的男人眼皮半垂,继续对着眼前的火光发愣。

那几名金仙身形嗖地后退,回到外围大阵之中,面色铁青,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

这是……

半步造化!

“快保护帝君离开。”

“寅虎神将已经去青华帝君身边了,稍后若王善有异动,咱们拼死也要拦下他。”

“嗯,靠阵法或许能拖延一阵。”

有个仙人传声提醒:“这阵法,不正是他教的吗?”

此地众仙尽无言以对。

……

“都天大灵官?”

小队别墅中。

周拯看向西北方向,又看向眼前这满脸焦急的寅虎神将。

在他印象中,这东北虎神将既有万仙不敌之勇猛,又有谋定千里的沉稳;哪怕是白驹剑仙牺牲的大战,这神将都没有这么着急过。

一旁李智勇不断滑动着手机屏幕,快声介绍道:

“根据我查到的资料,王善是天庭五百灵官之首,西游劫难之前已成了天庭顶尖战将,与跳出八卦炉的孙悟空交手,将孙悟空挡在了通明殿之外。

“他善用雷木鞭,有雷法,通肉搏,阵法丹符皆精,还被封为道门第一护教真君,也曾得老君的指点,他的神像几乎镇守在所有道观之中。

“按理说,王善本是大天尊的近臣,最得大天尊器重,不知为何在三百多年前的天庭大战中,与杨戬联手里应外合,攻破了南天门。

“现在他是截天教的副教主,不过跟哮天犬的副教主一样,都是被截天教主动封的。”

周拯在旁竖了个大拇指。

寅虎正色道:“帝君,我这就护着您离开蓝星,王灵官若是真的打过来!便是我们十二生肖齐至,怕也护不住帝君!”

周拯微微摇头:“老君说过,我离开蓝星之日,就是大劫完全运转之时……咱们用大阵、战阵也拦不下他吗?”

“唉,”寅虎微微叹息,“您不知王灵官之勇啊!”

顶着熊猫眼圈、脸肿成了猪头的肖笙道:

“王灵官跟孙悟空大战时,其实刚上天没多久,当时他实力尚未到巅峰。

“但三百年前……那时天庭寄希望于他去抵挡杨戬,他与杨戬正面交手三次,前两次都将杨戬挡在了南天门之外。

“第三次不知为何却跟杨戬联手了。”

周拯陷入沉思,又道:“那你们觉得,他坐在离我不远的湖边是为了什么?”

别墅内的几人神情一滞。

肖笙喃喃低语:“他在等班长你自己过去?”

“嗯,”周拯道,“如果王善是来杀我的,那现在他应该已经到我面前了,按各位描绘的他的实力,这里的阵法、己方的高手,完全无法拦下他。”

众人各自点头。

周拯仔细分析着各类结果,缓声道:

“我如果直接逃了,大概率会招来他的雷霆打击。

“不如就去见一见他。

“反正事已至此,最坏的结果就是被他干掉,为什么不去搏点生机?这样起码还有点帝君的体面嘛。”

最后这半句,他是想活跃活跃氛围,开玩笑的罢了。

但很明显,这个玩笑没什么效果;小队几人的表情依然严肃且凝重,角落中的小猫更是一脸死相。

李智勇皱眉道:“这般着实不稳。”

“是呀,”双手缠上绷带的月无双小声道,“他如果是要来找班长的,咱们怎么能自己送上门去呢?”

“不,这样反而是比较稳的。”

周拯摇摇头:

“他不主动向前,那说明这事还有转机……退一步说,寅虎神将带我逃走的几率有多少?复天盟顶尖高手来支援的时间又是多久?”

寅虎神将沉吟几声:“带帝君逃走的把握,其实不足一成……说一成也是我抬举自己了,也就勉强零点二成吧。”

“那还逃什么。”

周拯随手在手腕中取出了一件法宝风衣,潇洒地披在身上,轻轻震了几下衣领。

“劳烦寅虎神将送我过去,等小鱼问起来,无双帮我给小鱼回个消息,就说我没什么问题,让她别担心。”

“可是……好吧班长。”

几人面露忧色。

寅虎神将倒也没多犹豫。——反正是帝君自己下的令,他不过是执行君令罢了。

少顷,一朵白云离开别墅前,飘向了不远处的湖畔。

周拯手机连续震动,他拿出扫了眼,是小鱼说她跟着冰柠、啸月两位教官正一同回来,就回了个‘老铁没毛病’的表情包。

夜色正好,月光铺洒,湖面像是一条大鱼翻起来的肚皮。

“帝君,”寅虎神将道,“我陪您过去吧。”

“不用,”周拯看着湖边那小堆篝火,抬手拍了拍寅虎神将的胳膊,随后一步跃起,乘风向前。

夜风拂过他的短发,月光照着他棱角分明却带清秀之意的面庞,深蓝色的风衣猎猎作响。

落地,周拯发觉这个中年男人抬头看了自己一眼,于是挤了个微笑。

他还算从容地向前,坐在了对方给自己预留的木桩上。

“道友是在等我?”

“嗯,”中年男人应了声,随后挪开视线,低头看着这堆不断跳跃的篝火。

周拯心念转动,一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该如何开启话端。

王灵官好像精神状态有点不正常?

“道友是来杀我的?”

“在考虑。”

周拯:……

周拯问:“道友杀我的理由是什么?”

“还自由于生灵。”

怎么说着跟杨戬一样的话?

也被天道洗脑了?

还是说,真有什么自己目前还不知道的隐情?

王善抬头看向周拯,轻轻叹了口气,平静道:

“你前面九世,都是我杀的。”

周拯浑身紧绷,差点就直接蹦起来。

忽听一旁传来呵呵的笑声:“唷,咱善哥怎么来这小星辰了。”

福伯!

周拯循声看去,却见湖面之上多了一胖一瘦两道身影,同时飘向这边。

胖成球的家伙自然是福伯。

那窈窕身影不是三藏大师又是何人?

月光下,唐三藏的身姿更显窈窕婀娜,那种女子的柔美与佛法的圣洁萦绕身周,竟有一种出尘脱俗的美感。

王善未有什么表示,只是看了眼这对师徒,继续坐在那对着篝火出神。

福伯对周拯挤眉弄眼了一阵,随后便拿出了两只马扎,和唐三藏一左一右坐在了周拯身旁,与王善凑成了一桌麻将之势。

福伯从袖中拿出三只小巧的酒坛,递给了周拯与王善。

后者倒是没拒绝,抬手接了过来,扒开瓶塞仰头喝了口,脸上多了一点血色。

唐三藏也未出手阻止,只是在旁静静坐着,闭目默念佛经。

福伯未喝酒,而是拿出了一罐绿碧。

他扣开易拉罐的拉环时,少许气泡溅了出来,身上加肥加大大大号的红色唐装多了几点水渍。

福伯先给周拯服下一颗定心丸:“我跟善哥关系比较铁,你放心吧,我在这,善哥怎么也要给点面子,是不是善哥?”

弦外之音:如果王善出手要杀周拯,他与唐三藏也会出手护持周拯。

“嗯,”王善应了声,并未多言。

周拯此刻还没能从王善那句简单话语中回转过来。

【你前面九世,都是我杀的】。

三百年轮回九世的元凶,就这么找到了?

福伯笑呵呵地问着:“善哥最近干啥呢?”

“此前一直在闭关,参悟最后的大道,”王善一手提着酒坛,注视着眼前的火光。

福伯问:“周拯三百年九次转世,真是善哥你做的?”

“嗯。”

“大天尊的命令?”

“不是,”王善应着,抬头看了眼周拯。

三藏大师睁开一双秋水眸,似是察觉到了王善的杀意。

福伯笑呵呵地道:“果然,这里面都是算计啊,九次转世聚起气运,善哥也是听命行事,小周你也别怪他。”

“莪并非听命行事,”王善有些生硬地回着。

福伯表情一僵:“善哥你跟青华帝君有仇?”

“并无仇怨,相反青华帝君于我有指点之恩,算是我的半个老师。”

王善慢慢抬头看着周拯,嘴角藏着几分苦笑,眼角略有些泛红,平静地讲述着:

“自我踏上这条路开始,就已决定弃善归恶,什么罪责我都可以背着,最后我也会了断自我,给那些死在我手里的兄弟一个交代。

“我有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一次次杀了青华帝君,可他还在被推着不断转世,每一次都比上一世聚起更多气运,我尝试了九次,去灭杀他的神魂,每次都是煅烧到渣都不剩,可……他总会回来。

“他总能回来!”

王善目中迸出厉芒,最后这五个字仿佛是在低吼。

周拯浑身紧绷,却强迫自己与王善对视。

周拯突然笑了声:“杀我九次,您还有理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高速文字手打天庭最后一个大佬章节列表https://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7章 9世元凶!

50.87%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