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我的西游路【卷末章】

第140章 我的西游路【卷末章】

灵沁儿前一刻还以为,她这辈子能见到的、地位最高的神仙,大概也就是那个小白脸帝君了。

但她真没想到啊!

太上老君!

看着那缓缓下了青牛,在紫微帝君虚扶下向前迈步的高瘦道者,灵沁儿瞬间完成了化人、跪伏、磕头、竖呆毛的流程。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这个瞬间,灵沁儿只觉得沉浸在那般玄妙空冥的道韵中,已经没有什么世俗的欲望了……

喵这辈子,值了呀!

那一声牛哞唤住了周拯,也让屋内众仙神心神大震。

谁也说不清,太上老君是何时离开的兜率宫,但在天庭遭劫之前,这位老君就已没了踪影,兜率宫中很快就长满了从药圃‘越狱’的灵草。

太上老君乃三清之一——也有传闻是真正太上老君的一则化身,是三清道祖唯一还在天地间活跃的存在。

天庭为何能逐渐鼎盛?这与太上老君常驻天庭有着莫大的关联!

万道起于空,万法始于名。

原炁得真意,一气化三清。

老君一来,整個院内都仿佛多了一层云雾,他们的小队别墅似乎已经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周拯自是连忙向前,也不知自己适合行什么礼,干脆有样学样,效仿福伯和院内的王善,双腿一弯就直接跪……

哪吒、寅虎神将、屋内众仙、李智勇、肖笙、月无双齐齐抱拳拱手,齐声道:“拜见老君。”

哒。

周拯已是收不住架势,直接跪在了众人前面。

整个人都僵在原地,画面顿时多了一丝丝的尴尬。

不、不用跪的吗?

那福伯怎么!

啊,

福伯好像是兜率宫的编外弟子,弟子跪老师也说得过去;老君在天庭地位超然,跪拜礼反而不美。

周拯眨了下眼,眼圈突然就泛红了,看着前方正含笑注视着自己的清瘦老者,低头就是一阵呜咽。

“老君!我、我苦啊!”

周围这群仙人:……

总之就是不明觉厉。

老君一声轻叹,端着拂尘缓步入内,一双满是皱纹、似乎没有任何仙力的大手扶住周拯的胳膊,将周拯慢慢搀扶了起来。

老君温声道:“委屈你了。”

周拯似觉有一根心弦微微荡漾,自己此前修行的青木大道出现了少许松动。

仿佛有一场让自身大道蜕变的机缘。

这就是三清道祖?爱了爱了。

哪怕传闻中,天庭的太上老君只是三清其中一位的化身,但也远非半步造化如王善、紫微帝君的道韵能比。

清清渺渺无上仙,玄玄真真有妙道。

老君松开周拯的胳膊,拍了拍周拯的手背,随后缓步向前,走到那山水画之下,身处于百花仙子留下的盆景之间,身下多了一只简朴的蒲团。

他慢慢入座。

没有什么异象,也没有任何仙光。

但只是这入座的动作,就仿佛蕴含了无边无尽的自然大道。

就是……

门外那青牛伴着仙光化作了一个戴着鼻环的青皮壮汉,对黑熊精挤眉弄眼,后者只是含笑摇头。

青牛:干一架?

黑熊精:你不行。

大概就是这般。

少顷,老君轻叹了声:“各自入座就可,不必拘谨。”

众人各自向前,推开椅子、拿出蒲团,以紫微大帝、周拯这青华帝君转世身为左右首,按各自在道门之中的位置,分坐左右两排。

肖笙、月无双本来是要学黑熊精,去门外老老实实盘坐;

但他们刚有动作,就被李智勇左右拉住,一同去了周拯身后,席地坐了下来。

蹭!

都能蹭!

像老君这般超脱于三界的存在,必然不会跟他们几个小虾米一般见识,遇到这种机缘,那必须厚着脸向前。

紫微帝君笑道:“老君您怎么亲自过来了?若是有什么要差遣的,您知会洞灵真人一声不就妥了?他如今也练就了一番跑腿的本领,送信相当迅捷。”

“呵呵呵,善。”

老君闭目轻笑,那张皱纹不多的老脸上满是温和笑意。

“我等这一日已是许久,其实一直就在不远处罢了。”

周拯怔了下:“老君您的意思是?”

老君问:“你如今应该已经明了,玉帝的道是什么?”八壹中文網

周拯知道,老君的这般问题事关重大,自己却是不能敷衍了事。

他仔细思索,也不急着回答,过了七八次呼吸后方才开口:

“使生灵不被天道束缚,使自身不被天道压制,还自由于生灵,哪怕为此牺牲大部分生灵也无妨,开创一个没有拘束的三界。”

“善,”老君又问,“那你应该也明了,天道的道是什么。”

“弟子只能知晓一二,”周拯道,“从玉帝的讲述来看,天道是要一步步压制生灵,降低生灵对天地的影响。”

老君含笑颔首,目中多了少许欣慰,缓声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化万物,三者可为天地人,可为神人兽,可为世上万物。

“万物抱阴负阳,冲气以为和。

“于你来看,玉帝之理想与天道之理想,二者可有调和平衡的余地?”

周拯又仔细思考了一阵,慢声道:

“如果是在一定范围内……对了,是生灵数量!

“如果生灵数量是在天地承受的范围内,或者是在天道允许的范围内,两者的冲突完全可以调和。

“但生灵数量如果冲过了那个界限,平衡就会被打破,冲突是必然!”

“悟性着实不错。”

老君微微叹了口气:

“动与静,安与乱,皆为阴阳转化。

“此问题的本质,归根结底就是天地有限而生灵无垠,六道轮回盘虽稳住了天地,让生灵的盛世延续了无数岁月,但终归还是将所有对立与矛盾,压制到了这般地步。”

周拯直接问:“那该怎么办?计划生育吗?”

呃,老君这是在笑吗?

这是被自己逗笑了吗?

周拯嘴角微微抽搐。

“答案我也不知晓,这是每一方天地发展到最后,都无法避免的问题,”老君微微摇头,“但我知晓,你是能寻到答案之人。”

“我?”

周拯略有些猝不及防。

他恍然大悟。

老君之所以现身,并不是为了王善,而是因为他说出了那句话。

要去找第三条道。

老君抬手虚点,周拯背后浮现出了那张太极图。

老君温声道:

“玉帝陨落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将我为你做下的布置全力封禁,他在与天道搏杀中窥见了某个真意。

“若你解不开那层封禁,在轮回中逐渐沉沦,这天地也就没了希望。

“周拯。”

周拯心底略微一暖。

老君唤的是他本名,而不是帝君,或者吕洞宾。

老君问:“你可愿去寻这第三条路?给生灵多一重希望?”

周拯几乎没什么犹豫:“弟子愿意。”

“哪怕前路艰险困顿,崎岖多难?”

“是取经这回事吗?”周拯眨眼问着。

“取经,求道,寻的都是救苦救难之法,你若这般理解,也是可以的,”老君缓声道,“不过你要走的路,远非西游劫可比。”

周拯表情一僵。

不是跟那边坐着的三藏大姐一样,骑着白马在地上走,天上跟着一群神仙暗中保护,单纯走个过场吗?

老君笑道:“第三条路不存于如今,也不存于未来,不存于诸天星辰,也不存于五部洲之地。”

“老君,我有些不太理解……”

“你无须现在就弄懂这些,”老君温声道,“你只需做出抉择,若有一个希望渺茫的机会,可以让你拯救万灵,但这一路你需遭受艰难困苦,八十一次生死磨难,你可愿意?”

周拯微微攥拳。

在老君面前,他不想自己有任何蒙骗,也无法泛起任何虚霍的念头。

周拯低声道:“老君,我愿意去试一试,但……但请老君,不要把所有希望都压在我身上,我有点怕去背负这种期待感,其他的倒是没什么。”

“善。”

老君似乎也有些犹豫,最终却只是对周拯笑着点头。

周拯也像是放下了什么心事,感觉轻松了许多。

当下,老君在袖中取出一枚玉符递给了周拯,缓声道:“此法可通神圣。”

周拯身体前倾,双手将玉符捧了过来,略微窥探,心底泛起了‘果然如此’的想法。

《纯阳无极》!

吕洞宾前世修的功法!

一门修到极致,可由纯阳化作阴阳平衡,且在修行过程中,能对异性产生致命吸引力的功法!

这……

嗡、嗡!

周拯怀中手机震动了下,随后就响起了一阵愉悦的铃声。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

周拯有些尴尬地看了眼老君,后者含笑点头。

“喂?啊,莹莹你不用担心,我这边有点事……啊,你之前被啸月教官困在隆辰了?别跟啸月教官闹,我这边真没事,你慢慢过来就好,我这边有点忙……嗯,三清道祖、咳,有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伯在这,我先忙,等你来了聊,我没受伤没受伤,王灵官已经被制服了,好的好的,拜拜。”

放下手机,周拯扭头瞧了眼对面仰头看天花板的紫微,又瞧了眼表情丰富多彩的众仙神,尴尬地赔了个笑。

“是敖莹,她从昨晚就担心我安危,抱歉。”

老君眯眼笑着:“此功法我做了改良。”

“改良?”

“原本是第九重才可阴阳双修,而今第六重就可阴阳双修,”老君温声道,“年轻人不必太过压抑,生灵的美好,半数都在繁衍之事。”

周拯:……

老君轻轻叹了口气,又看向了周拯背后的李智勇,缓声道:“太白弟子何在?”

李智勇连忙起身,低头跪伏。

“弟子在。”

“嗯,”老君微微颔首,袖中飘出了一金一银两只仙葫,落在了李智勇面前,“还你师人情,不必推诿。”

李智勇低声道:“谢老君。”

人情?

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比老君的地位差了太多,哪怕面前的太上老君只是三清祖师的化身,那也远非太白金星所能比,怎么……

“起身吧,无须多礼。”

老君目光挪向了肖笙与月无双,手中拂尘轻轻飘动,两根拂尘丝飘了出去,凝成了一黑一白两把木剑。

老君并未开口说什么,肖笙与月无双立刻起身对老君跪伏行礼。

随后,老君瞥了眼角落跪伏的猫耳娘,凭空凝成了一颗丹药,弹到了灵沁儿面前。

老君赠礼,人人有份!

福伯在旁小声道:“老君,弟子最近这腰可疼啊。”

“要多走动,”老君温声道,“你啊,就是太过懒散。”

福伯连忙赔笑。

紫微帝君问:“敢问老君,当真是要重演西游劫吗?”

老君微微摇头,缓声道:“这不过是洞灵当时的误会罢了,重演西游不过是重新封魔,并非扭转乾坤之法。”

“那……”

老君手中拂尘轻轻一甩,一条紫色仙光铺在了众人面前。

仙光向前缓缓移动,其内浮现出了一幅幅截然不同的星图。

而老君的身影,连同院内青牛、王善的身影,此刻正在逐渐变得虚淡。

“周拯,且修行吧。

“待你将纯阳无极功修至第一重,我自会为你开启第一重劫难。

“想扭转乾坤,唯逆流而上。

“如今的天地,只知造化而不知圣人,天道早已锁死成圣的路径,也封死我等三友干涉天地的路径。

“天道正在复苏,你只有大概二十年甚至更少的机会,待天道完全展开,一切皆无法挽回。

“你的西游,只在此城之间,而不在如今之时。

“王善我便带走了,稍后投入八卦炉中炼其心魔、煅其体魄,使其遭受磨难刑罚,偿还自身罪责,他日能为生灵挺身而出。”

周拯一怔,注视着那道紫色仙光,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

直到福伯的传声响起:

“小周、小周!该行礼了!”

周拯抬头看向刚才老君坐的位置,那里已经空空荡荡。

他有些浑浑噩噩地跟着众人低头行礼,心神却久久无法回转。

终于,周拯吐了口气。

妖都寻己道。

这就是,妖都寻己道。

道在此间,不在此时。

逆流而上,扭转乾坤。

这就是……

我的西游路。

————

【起志篇·完】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高速文字手打天庭最后一个大佬章节列表https://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0章 我的西游路【卷末章】

51.92%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