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住宾馆嘛,哪怕多花点

第十五章 住宾馆嘛,哪怕多花点

周拯混在一群年轻队员中,风风火火赶到出租车爆炸地点。

现场画面有些惨不忍睹。

出租车的残骸翻倒在路边,四只轮子没了一半,车身顶层被炸开了大洞,底盘也已经四处开裂,甚至柏油路都出现了直径三米的坑洞,一些类似于腐蚀性的液体残留在坑底。

如果这种爆炸不是发生在车内,而是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宿舍楼……

后果不堪设想。

冯不归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周拯赶来时,他正站在一侧公路,阻截驶向这个方向的车辆。

虽然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但那古铜色的肌肉没有任何损伤。

不愧是先天圆满大横练选手。

至于那个杜林……现场发现了他的残破肢体,走的并不算安详。

“真他娘的!”

冯不归骂骂咧咧跑了回来。

那已经破成布条的风衣来回摆动,露出了块状分明的肌肉,给人的压迫感更重了。

“这就是个傻孢子!

“被妖魔当成了鼎炉,还觉得自己是在修行什么无上妙法!我刚要拿下他,他背后的大妖就爆了他体内的魔种。

“这次如果让他在人多的地方炸了,那就真麻烦了!”

孢子?

周拯有些困惑。

敖莹立刻暗中传声,为他恶补修行常识。

“有些妖魔为了提升妖力,又不敢轻易踏足修行者活动的凡人城市,就会用一些稀奇古怪的手段。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个杜林应该是误以为自己捡到了什么修行‘妙’法,吞了什么异宝,觉得自己能够一飞冲天。

“实际上,他已经成了妖魔的傀儡,他用那些邪法修行、吞噬魂魄提升的修为,最后都会成为妖魔的养料……大概是这样。”

周拯沉默了一会,主动开口问:“那女孩的魂魄呢?冯队长?”

“没发现什么,”冯不归神色如常,大抵是这种事见多了,“值得庆幸的是,从孢子自爆的威力来看,这家伙吞噬的魂魄还没有太多,受害者数量应该不多。”

周拯的表情黯淡了许多。

冯不归咧嘴笑了笑,向前拍了拍周拯肩头,正色道:“别想太多了年轻人,谁都不可能救回每个想救的人,能预防灾害扩大化,已经做的不错了。”

“嗯,谢谢冯队长,”周拯平静地道,“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交接完后面的事我就能下班,跟我去喝一杯?今天倒是多亏了你,不然我们中队可就丢人丢大了,我身为队长怎么也要表示表示。”

冯不归那双眉头不断挑动。

周拯本想拒绝,但他看了眼冯不归比那只鲨鱼精还要大几圈的拳头,明智地点了点头。

多认识几个修行界的朋友,倒也不错。

……

“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天谁跪谁!小周,喝!”

“干!好样的!就周哥你这酒量,以后绝对有大修之姿!”

“大爷的!周拯你是不是瞧不起我?是不是瞧不起我!?说好的你一杯我两杯!凭什么现在要你一杯我一杯!你……你牛逼,老子喝不过你!”

哐噹。

第三工业岛,某个不起眼的小酒馆。

冯不归翻着白眼,强壮的身体朝着桌子底下秃噜了下去,躺在地上就开始呼呼大睡,他之前刚换的运动服已满是酒污。

周拯有些尴尬地看了眼四处。

还好现在已经接近凌晨,店里只有另外两桌客人,也都是大醉之姿。

吧台处,那位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对周拯投来几分笑意,主动送来了一卷新的卫生纸。

“您是冯队长的朋友?”老板娘小声问着。

周拯笑着点点头,看了眼这杯盘狼藉的方桌,掏出手机表示要结账。

“不用,不用,”老板娘笑道,“冯队长来我这吃饭是不用钱的。”

特殊行动部的中队长欺行霸市?还是说,老板娘跟中队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周拯两只泛红的耳朵,此刻已经支棱起来了!

“您别误会。”

老板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忙道:

“我受过冯队长恩情,当时车子出了车祸,我一家五口砸进水里了,是冯队长把我们娘仨救上来,还给了我们一笔钱做安置。

“他一年也来不了我这几次,我想报答他都没什么机会。”

一家五口,娘仨。

周拯对老板娘点头笑了笑,并没有多嘴问什么。

桌子上就有付款码,这一餐的大概价格,他还是能估算出来的,等会扫了出去结账就是了。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

他该怎么弄走冯不归,又该把冯不归弄哪去。

半个小时后。

周拯生无可恋地坐在某家宾馆的沙发上,看着床上鼾声如雷的冯不归,禁不住仰头长叹。

他第一次来宾馆开房,竟然没有什么浪漫情节!

本来他还想把这个第一次,留在结婚以后蜜月旅行的!

好在,些许金光闪烁,敖莹的身影出现在周拯身旁,对周拯嘻嘻笑着。

在周拯面前,她一直很注意自己的容貌与装束,可爱的小脸白里透红、细嫩柔滑,简单的吊带短裙搭配格子衬衫,将她那称得上玲珑有致的身段修衬的更有青春气息。

只不过双马尾换成了单马尾,让周拯略有点小失望。

讲道理、摆事实、平心而论,那肯定还是双马尾更有吸引力嘛。

“我们要在这等着吗?”敖莹小声问。

周拯沉吟几声:“这位队长应该跟妖魔战斗了许多次,你不是说主城区之外的这些工业岛、农业岛,有妖魔活动并不算稀奇吗?”

“你是担心他被报复吗?”

“嗯,”周拯笑道,“在这里等他睡醒吧,我去隔壁再开一间房,你去休息下。”

“不要啦,”敖莹柔声道,“我不用入睡的,而且……想睡觉躲你口袋里其实更……更舒服……”

这位小鱼殿下是有什么隐疾吗?

怎么老是说着说着就脸蛋泛红,而且嗓音忽大忽小的。

周拯想了想,自己如果一个人修行,把敖莹丢在一旁,也未免太过不解风情。

敖莹关切地问:“累了吗?喝了那么多酒,会不会身体不舒服?”

“还好,只是有点头晕,”周拯耸耸肩,“我喝酒喝不醉,从上大学开始就这样。”

“这或许跟你的魂力有关,”敖莹如此认真分析着。

周拯确实很想修行,但略微思忖,还是去床头柜拿了一副扑克牌。

至于扑克牌下面压着的那点应急用品……周拯权当没看见!

敖莹顿时来了兴致:“这个怎么玩?我没玩过诶。”

“我教你,两个人也有很多玩法,可以比大小、十点半、凑整数……”

周拯拉上窗帘,调整了下单人沙发的方向,很轻松就把敖莹带入了纸牌娱乐的大门。

敖莹在海里时天天修行,虽然喜欢上网冲浪,但她哪里玩过这些,得了乐趣就兴致勃勃地投入其中。

很快,她的脸蛋就被周拯画成了小猫脸,嘴里娇嗔不断,表情越发认真。

夜色渐浓,街路宁静,声音的传播变得更为清晰。

这种平价宾馆隔音效果通常有些堪忧,周拯今晚主动请客吃饭已经算是大出血,又只是为了让刚认识半天的冯队长睡一觉,肯定不可能去那些豪华酒店。

“哼哼,等本殿下掌握规则,才不会……嗯?”

敖莹眨了眨眼,耳朵轻轻晃了下,嘘声问:“周你听到了吗?是不是有人在被打?”

周拯:……

他该怎么解释?

神仙没有生理卫生课吗?

周拯含糊地道了句:“情侣或者非情侣,正常或者不正常,合法或者不合法。”

敖莹满头雾水,那双大眼中写满了好奇。

借着些许微醉之意,周拯也有点大胆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搜了一下百科全书中关于人类繁衍的科学描述,将手机推到敖莹面前。

敖莹只是看了一眼就恍然大悟,而后满是好奇地看向了传来声音的墙壁。

随后,她不知是不是用了什么法术,脸蛋蓦地红彤彤,眸子立刻雾蒙蒙,支支吾吾了道了句:

“我、我先回去修行了。”

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化作金光钻回周拯的短袖口袋。

好家伙,隔着一层纯棉布料,周拯都能感觉到那块鱼形玉石的热度!

还好这小神仙没有不懂装懂,或者强行表示‘那种事也没什么’,不然今晚八成很难收场。

他可是喝了不少酒的。

周拯打了个哈欠,却不肯去跟冯队长共享床铺,索性就脱了鞋袜,在沙发上盘腿打坐,开始简单的吸纳灵力。

周拯还没确定修行功法,也只能吸点灵力储备着。

虽然昴日星君编纂的那本入门教材中,有十八种上乘的修行法诀,但这些法诀都只有前半部,仅能支持修士修行到元仙境。

在敖莹的建议下,周拯并没有着急决定他要走的路;

最好是等特训班开了后,请教一下冰柠仙人,请仙人出手确定周拯今生身体的五行归属、神魂特征,再选定最适合周拯的功法。

比起那些刚出生就修行的家伙,周拯反正已经迟了二十多年,也不着急这一两天。

耳旁还能听到那些不可描述的声响;

周拯几次想要静心,但心弦总有一些余韵在颤动。

他想到了那个从五楼跌落的女孩,想到了那个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甚至与自己工种差不多的杜林。

这个男人,真是被妖魔蛊惑了才去害人?

“唉。”

周拯放下双腿,瘫在沙发中,双眼略有些迷离。

拿出手机刷了下新闻,周拯很快就找到了关于今天这次事件的两个报道,分别是——

《钢铁厂职工不慎摔下五楼,最后抢救无效》;

《违法运载化学物品的出租车发生爆炸,司乘一死一伤》。

周拯对着手机发了会愣,嘴角微微撇了下,慢慢闭上双眼。

所幸,他知道真相。

……

哒哒哒;

手指与键盘鼠标碰撞的声响,一大早就回响在那处办公楼的顶层。

外置音箱传出的‘乒乒’的声响,一如打铁般莞尔动听。

很快,屏幕变成了灰色,灰色中掺杂了一点血红。

妖王风磬抬手揉了揉额头,目中划过了几分冷意。

他抬了抬手,后面跪伏的几名妖娆狐妖立刻起身,低头快步凑了上去,各自捧着香烟打火机,以及一只烟灰缸。

她们穿着打扮也是颇为‘走心’,一个个穿着经典角色的角色扮演服。——出现在漫展就是纯属重磅福利的那种。

“派去隆辰的那几个家伙到了吗?”

“大王,”主事的狐妖大姐柔声道,“他们走的是地下水路,今日巳时就可抵达隆辰外围。”

“嗯,该给他们准备的接应不要少了,如果他们有命回来,我会出手拔除他们的魔性。”

风磬淡定地应了声,将手中香烟摁死,点了‘读取存档’。

这空旷的顶层再次回响起了美妙的打铁声。

几分钟后;

“去,派个机灵点的梦妖,去问候下这个游戏的制作团队,让他们给本王做一个月的噩梦!梦里全都是打铁的噪声!”

“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住宾馆嘛,哪怕多花点

8.93%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