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破妄》!

第144章 《破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道人将马拴在门洞内,提着包裹、背着剑匣,龙行虎步走向主殿。

他环首四顾,忽地冷哼了一声,淡然道:

“来这里多少次,都能看到此地不干净!一群脏东西!”

木门后,周拯抬头看向门后的道长,挤了个难看的微笑。

这家伙如果不来,自己现在应该可以去找个名山大川了吧。

不过……

有点弱啊这道长,也就相当于神荧巅峰境?

不过背上的剑匣不错,如果算上这件宝物,综合实力倒也蛮不错的。

“怎么还有人?”

那络腮胡大叔推门而入,拍打着衣袍上的飞尘,皱眉看着坐在那的周拯,对周拯微微颔首,随后便走向了一旁的简陋床板。

显然,对于周拯没占这個简单床榻的行为,这大叔表示还算欣赏。

他一开口,嗓音就略显粗糙:

“这地方也敢孤身过来?在那镇子上没听说这里有鬼怪吗?”

周拯笑了笑:“读书人不信这些。”

“读书人怎么不信这些?”

这络腮胡大叔皱眉道:“不信这些,

哪来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他呵呵一笑:“哦,你这是还没读魔怔,不太行啊小子。”

周拯并未与他搭话,心底却在分析自己该如何进行下一步。

络腮胡大叔伸了个懒腰,将剑匣放在木板角落,随后从袖中拿出了一叠黄纸符,右手并起剑指,对着一旁轻轻滑动。

这些纸符飞射而出,贴在了门窗缝隙中,各处闪过了一阵金色光亮。

符阵镇妖邪。

那络腮胡大叔朝周拯看了过来,嘴角露出几分得意的微笑,还对周拯挑了挑眉。

周拯很配合地露出几分震惊的表情,起身对道长拱手:

“不曾想您是真的高人,我还以为道长是游方的骗子,多有得罪。”

“你这人也有趣。”

络腮胡大叔笑了笑,伸了个懒腰,将包裹当做枕头,翻身和衣而眠。

“睡吧,保你到清晨,然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周拯笑着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靠着木柱坐了下来。

他不敢多放出灵识,只是按李智勇当年给的法子,将灵识铺在地面,静静等故事的后续发展。

他隐隐觉得,今晚并不会轻易结束。

夜深人静鬼安宁。

窗外响起蛐蛐的叫声,隐约也有树杈断裂的咯嘣声。

老君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是老君的试炼,自然非同寻常,如果只是简单完成个任务再去拿奖励,那老君为啥不直接发奖励给自己呢?

周拯心底不断思索着。

他有点不太敢相信,老君安排的试炼,就是简单的过一过自己已知的剧情。

倩女幽魂嘛,取自《聊斋》之《聂小倩》。

周拯看大灾变以前电影的时候,当然看过这部作品,不过当时就是震惊于女角色的美了,也没……

啧,怎么感觉自己遇到的这个小倩,跟自家的鱼有几分相似呢?

周拯哑然失笑。

大概女子娇憨一些都是这般模样吧。

他靠在木桩上等着后半夜出现异样,少顷忽然轻轻皱眉,凝视着窗缝上贴着的黄纸符。

周拯修道日短,不太懂符道。

对符箓丹阵只是有所涉猎,还没时间去精研。

但这张黄纸符,怎么看着,跟肖哥给自己的那些符箓中的一种一模一样?

当着旁边络腮胡大叔的面,周拯自是不敢直接拿出自己怀中的黄纸符乱看,只能仔细去回忆。

这个世界与自家三界的符法都差不多?

周拯心底泛起几分疑惑,一时竟有点摸不着头脑。

与此同时。

……

浩瀚无垠的沙漠中。

肖笙浑身污血,坐在那小山般的妖兽尸身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三天三夜!

大战了三天三夜啊!

肖笙看着自己又断了一截的大金链子有些欲哭无泪,虽然干掉了这头巨兽,但自己损失还真是惨重。

“唉,回去之后必须给李智勇磕一个,他的毒丹救了咱一命啊。”

休息了一阵,肖笙也不敢在巨兽尸身上停留太久,飞到空中打量了几眼这头大蜥蜴的残破尸身,随后便朝着大蜥蜴原本停留的区域飞去。

肖哥当然不傻。

准确来说,如果是跟斩妖除魔有关的常识,他的知识储备其实还算比较丰富。

像这种一地霸主级的妖兽,必然是有领地意识的,自己只要找到它的老巢,应该能翻出一些宝物,还能躲在附近修行,短时间内不用担心会被其他妖兽盯上。

老君给自己的任务就是‘活下去’嘛,这个其实也简单。

少顷,肖笙躲在云层中,又拿出了手机和通信玉符。

手机已经没电了。

通信玉符上,两个绿点还在边缘轻轻闪烁,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南,依旧是超过了千里没法直接通信,通信玉符给出了简单的方位。

隐隐的,肖笙看到指向东边的绿点,时而轮廓会出现少许变化,表明那边是有两个人,应该是偶尔分开一下。

他们四个两两一组呢?

肖笙顿时有点郁闷,那种就如自己是个‘差生’不被待见的感觉油然而生,随后却是化郁闷为力量,继续闷头修行。

不行就直接飞升!

“哥要做小队第一个仙人!哈哈哈哈!”

无尽大山之内。

一处不起眼的树洞中,化作了三寸多高的李智勇,看着道心深处那已经被点成金色的字样,有些意犹未尽地啧了声。

就这,不过半个月就搞定了。

他身周飘出了一朵朵十一瓣的莲花。

李智勇犹豫了下,还是凭空凝成一把青色宝剑。

还不行,道基还有瑕疵,终究不得完美。

等等肖笙和班长吧,班长修道时间太短,最好多积累下,肖笙现在还远没有成仙的机会,最少也要等个半年。

青色宝剑对着额头直直落下。

稳教筑基秘法:斩道境!

万里碧波之中。

一片祥和的仙岛上,漫天星辰之下,一群美丽的姑娘穿着古朴的服装,在那手拉手地欢声歌唱。

瘟疫已退,活人数千。

敖莹与月无双在这里笑着、闹着,准备在这里停留几日,留下一些医术、教给本地人如何培植药草,就动身去找寻三位男队员汇合。

这几个月,可给她们累坏了。

……

这夜是不是太长了点?

周拯睁开双眼,看着窗缝上微微发光的符箓,心底泛起了少许异样。

他在书箱中翻了一阵,拿出了一双替换的草鞋,开始窸窸窣窣换了起来。

一旁传来那络腮胡大叔的呼声,门外依然是安安静静的夜晚。

周拯站了起来,轻轻跺了跺脚,随后负手开始在这残破的佛堂内溜达。

越来越多的疑惑堵上心头。

他隐隐察觉到了此地不太对劲。

兰若寺,聂小倩,宁采臣……

很明显啊,这只是一个爱情故事。

如果周拯没记错的话,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有妇之夫宁采臣,嘴上说着我永远只爱我老婆,然后在兰若寺遇到小倩后惊为天人,在小倩的指点和燕赤霞的帮助下干掉此地的老鸨头,带小倩回家养做‘鬼妻’。

聊斋嘛,里面大多都是这些荒唐事。

此前老君太极图内部的大殿中,小金小银说的那些话,似乎也藏了一些关键信息。

是了,这俩个童子说,老君为他们选了七个可以历练之地。

也就说,此地是老君亲自挑选的,甚至于老君来过的。

老君的动作必有深意。

老君在别墅现身时,曾对自己说过,再有差不多二十年,天道就会在杨戬体内彻底复苏。

大天尊已死、漫天仙佛高手死伤殆尽。

老君也说过,三友、也就是三清祖师,无法再干预三界之事,所以他苦心布局,将他们送来此地。

此间藏了什么深意?

目前为止总共就七个历练之地,真的会用一个历练之地,让自己体验一下甜甜的人鬼恋吗?

燕赤霞的呼噜声响个不停,兰若寺的夜晚仿佛更安静了。

正在四处溜达的周拯突然停下脚步,低头看向了佛像旁的角落。

那被削掉的佛像脑袋就横在自己脚下,此刻背对着自己,边角也有些破损,看着也没什么不对劲。

周拯微微摇头,转身走向一旁,但刚走了两步突然折返,左脚踩在佛像上,朝自己一侧用力滑动,让佛像脑袋面向自己。

突然!

周拯浑身寒毛扎起,耳旁仿佛听到了一阵‘呼麦’的噪音,四面也像是出现了阵阵诵经声。

那佛像!

佛像的清秀面容!

是他自己!

是他本来的相貌!

周拯遍体生凉,忽觉周围这昏暗的环境中,像是多了一双双眼睛,一股莫名的恐惧涌上他心头。

这怎么回事?

自己来的不是兰若寺?

心底迅速划过几幅画面,那是自己被送出太极图后的情形。

自己睁开眼就站在古刹之前,面前是书箱,前方是藤蔓覆盖的石碑,扫开藤蔓看到了兰若寺的大字。

“不睡觉干啥呢?”

一旁传来了络腮胡大叔的抱怨:“赶紧睡觉了,有本道长的符箓在,那些脏东西不敢过来。”

“大侠?”

周拯转身看向那络腮胡大叔。

“还没请教……”

“肖赤霞,学道的。”

那大叔嘟囔了声,翻了个身,很快又传出了几分鼾声。

周拯不由陷入沉默。

窗外已没了月光,佛堂内只有点点烛火。

他盘腿打坐,仔细思索了一阵,很快又转身走向佛堂后的侧门,推门而出,惊起了床板上酣睡的糙汉子。

周拯快步踏入后院,目光印着浅浅金光,不断四处扫量。

都有印象。

此地的布局布景,自己都有印象。

踹开一间阴修所住后院斋房的屋门,其内布景让周拯瞳孔微微一缩。

“你干啥呢?”那络腮胡大叔跑了过来,手中还提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剑。

周拯下意识避开他,目中带着几分警惕,然后就在这大叔目瞪口呆的表情下,身形跃空而起。

这身形薄弱的秀才,一头撞向了后山乱葬岗!

“无量个天尊的!你是什么人!”

络腮胡大叔喉结颤了颤,对着背后一抓,那只剑匣自行飞来,贴在他背后。

剑匣开启,其内飞出一把飞剑,这络腮胡大叔踩着飞剑摇摇晃晃升空,急忙追向后山,只能隐隐看到那书生落去了一株大榕树下。

“那里是……当心!那里藏了妖……”

这大叔话还没喊完,却见那书生右手并起剑指,指尖吞吐少许剑芒。

那棵大榕树宛若活了过来,其上树杈藤蔓化作一只只漆黑的鬼手,直接抓向书生。

书生身形悬浮于半空,左手背负身后,右手向前疾点,只是几道剑光划过,就已是撕开重重鬼影,直接斩在了大榕树之上!

树干毫无缺口,但一滴滴漆黑的鲜血,自树皮之下流淌而出。

此刻,后山出现了隆隆的响声,一股斐然妖气冲天而起,让络腮胡大叔勃然变色。

这般变故着实太快。

而那书生对后山出现的滚滚妖气置若罔闻,只是低头在树下翻找。

待络腮胡大叔靠近,那书生已是翻出了一堆白骨、一堆陶坛。

“这是骨灰坛!”

肖赤霞忙道:

“上面贴了红纸,写了生辰八字和姓甚名谁,就能控制此人留下的魂魄!真真的邪法啊!”

“嗯,”周拯点点头,示意这道长不要靠近,随后对着手中的骨灰坛一阵沉思。

肖赤霞远远看了眼,纳闷道:

“敖小倩?这是道友的故人吗?”

周拯笑而不语。

肖赤霞指了指后山上出现的庞大黑影:“那个,道友,我们是不是先解决这个家伙,或者先逃命召集各方道友来此一同除魔?”

“不必。”

周拯看向肖赤霞,目光十分诚恳,眼底带着几分鼓励。

“我相信,道长你一个人就足够对付此妖!”

“啥?”

周拯言罢,身形御空而起,落下时已回到了兰若寺的寺门前,也不顾地面泥泞,盘腿打坐。

这是他此行的起点。

后山亮起了道道剑芒。

周拯却不去看这些,闭目、凝神、调整呼吸。

蓦的,唐三藏姐姐的身影出现在周拯心底,一片经文伴着她轻柔的嗓音,在周拯心底缓缓铺展。

啊,是那几日时,唐三藏大姐要求自己必须学会的佛门经典经书,不曾想却在这里发挥了作用。

佛经也好,道经也罢,能寻得本真的,便是好经文。

周拯口中快声吟诵:“啊呀瓦多您力刷拉菩提萨抓……”

少顷,他背后浮现出一只浅浅的宝轮,这宝轮绽出如月光般的佛光,铺洒在了古刹前路。

后山激斗正酣。

周拯诵读经文的嗓音越来越快,背后的佛光越来越亮!

一只只‘卍’字印在他嘴边飘出,飞入这天地之间,在空中凝出浅浅的佛影,对四面八方不断诵读。

一遍、两遍、三遍……

“公子?”

白衣小倩出现在周拯面前,满是疑惑地问着:“公子您在做什么?”

周拯双眼不睁,那小倩缓步向前,忽地面露厉色,一只利爪罩向周拯额头,但刚要接近周拯,身形却突然坍塌成了一地红尘。

四遍、五遍、六遍……

周拯头顶的佛影几乎凝实。

后山的大战似乎告一段落,那肖赤霞浑身带血,匆忙赶来,抬手就要抓向周拯的肩头,口中呼喊:

“快走!这老妖千年道行,对付不了!”

但同样的,这络腮胡大叔刚要接近周拯肩头,身形无声坍塌,化作尘土自周拯眼前消散。

七遍、八遍、九遍……

周拯睁开双眼,心底隐隐有所得,前方的古刹、头顶的佛影、这一方天地,宛若是被折起的画卷,同时被折叠、收纳,化作了一颗宝珠,悬浮在他面前。

周围是一片漆黑,头顶是满天星辰,身下是干涸的大地。

周拯却并未动弹,目中神色无悲无喜,开口道:

“佛门《心经》描绘出的彼岸,不在佛国、不在极乐,不过是在自己心中。

“我此前所见不过心之投影,-此前所闻不过心之所向。

“如此想来,我的几个队友也都困在了这颗宝珠之中吧。”

宝珠后,一道模糊且散着七彩霞光的女子身影,缓缓显露踪迹,脚下踩着一只蚌壳,低头轻叹:

“心之相终究不过虚妄,我已逝去,只是想看一场梦境罢了,你都不愿给我吗?”

周拯刚要开口,心底却泛起了几分明悟。

她就是老君要自己找的女鬼。

一只死去的神兽。

浮世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4章 《破妄》!

53.31%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