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现任与青梅竹马那血流成河的……

第148章 现任与青梅竹马那血流成河的……

小队别墅前。

一件件精致且成套的家具,正搬出门口停着的单厢货车。

那个穿着黑色胶衣细高跟的靓丽女子抱着胳膊站在那,手中拿着一只钱包,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长发扎成了高马尾,身周飘着几分恬淡平和的气息。

那些搬家具的小哥,总忍不住把眼神飘向这位雇主。

不远处,几名在别墅外围放哨的仙人,正皱眉看着这一幕,一时间也不知该做点什么,只能互相传声。

“要不咱们上去问问?"

“你没听她自己说吗?周拯大人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可是周拯大人不是正跟那位优雅的龙女搞对象吗?"

“你忘了周拯大人的第二世是谁了?这算什么?前段时间疯扑过来的女子,那一个个都是美人,一个个都喊着对纯阳剑仙至死不渝,你这就是少见多怪。"

“可是,前辈,天条不是不让谈恋爱吗?"

“是不是笨!天条都是几位上位天尊定的!你还想用天条约束几位上位天尊?而且纯阳剑仙一直也保持着纯阳之资啊。”

几名仙人表情一时十分丰富。

【盯-】

三楼窗台旁,四只眼睛盯着院门的情形。

阵法外的叶燕扭头看向了这边,灵沁儿与月无双唰地蹲了下去,一阵大眼瞪明眸。

“坏了!又来了一个!这个气场好强!”

“莹莹明明刚跟班长有点进展,怎得就来了個对手。”

月无双皱眉道:

“这个叶燕我是知道的,班长之前在孤儿院长大,她是班长最好的玩伴,相当于班长的姐姐,上次来的时候,还想带班长离开呢。

“她对班长绝对是有想法的,而且班长对她是有亲情在的……这可麻烦了。”

灵沁儿翻了个白眼:“亲情不亲情的,辣个又不是爱情。"

“有时候这两个其实很难分清。”

月无双随手拿了一副空眼镜框戴上,

修长的中指推了推眼镜,淡然道: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归根结底就是一种结伴行为,当各一对恋人身体内互相对应的荷尔蒙分泌减弱,激情就会退却,所以很多人都确信男女感情只能保鲜几年。

“所以,爱情长跑很多都是无疾而终,恋爱到结婚最佳的时间段是一年到三年之间。

“想要一段感情长久下去,升华为亲情本就是不可避免的选择。

“叶燕儿这属于一步到位了,很有先发优势!”

“是这样吗?"

灵沁儿眨眨眼,学着叶燕的样子抱起胳膊,小声道:

“那你说,萝莉控会怎么处理这种局势……啊对,叶燕这也不是萝莉呀,明显又欲又御的。"

月无双摘下眼镜,纳闷道:“你为什么会觉得班长是萝莉控?"

“那不是他自己对外宣称的吗?风衣上都写了!”

月无双挑挑眉,故意逗猫:“嗯,他确实是萝莉控,所以你也是有机会的嘛。"

灵沁儿怔了下,随后低头呸了一声,恶狠狠地道了句:

“呸!本喵就算是喜欢上一条狗,也不会对这个花心大萝卜动半点心思!”

月无双禁不住一手扶额。

她虽然很想替周拯说几句话,但现在明显不能随便开口,以免被人误会她对周拯有什么企图

她明明……

“嚯,肖瓶颈冲出去了!”

灵沁儿拉了下月无双,两人再次探头看去。

肖竿面露肃容,风风火火地走向院门,走出大阵后,抬头挺胸岔开胳膊,咧嘴瞪眼摆出凶恶相,雄赳赳地看着叶燕,定声道:

“叶姑娘!"

“嗯?”

叶燕转身看了过来,马屋轻轻晃动,这不知是什么材质的胶衣荡漾出微微波痕,长长的睫毛轻轻眨动,一双明眸带着恰到好处的疑惑。

她贝齿轻启,笑吟吟地道了句:

"大将军有什么指教吗?”

大将军?她喊我大将军!"

肖笙一瞬间眉开眼笑。

但他一想到,如果自己不站出来,好哥们就要面对青梅竹马前任与报恩龙女现任杀到血流成河的场面.....

“叶姑娘,”肖笙正色道,“你这是要来我们这定居?”

“有这个想法。”

叶燕儿轻轻点头,左臂横在胸下,左手扶着右臂,表情略有些黯淡,又轻轻一叹,道不尽多少辛酸苦辣。

“这天地虽大,却也没我的去处了。”

肖笙没由来的多了几分负罪感,小声问:“咋回事啊?"

“我前几天刚突破了瓶颈,然后顺势退出了截天教,”叶燕儿此刻谈笑自若,“具体原因我也不想多讲,背后诋毁以前的伙伴也是不应当的。”

“了解了,了解了。”

肖笙挠挠头,看了眼屋门的方向。

“那什么,我先回去烧个水,您这边安顿好了就……就等周哥回来安排吧。"

言罢,肖笙扭头回了大阵,一路小跑回了屋舍。

三楼处,月无双和灵沁儿同时切’了一声,继续在那小声嘀咕。

客厅,肖笙满脸尴尬地站在啸月与冰柠面前,双手一摊:

“我尽力了,面对这个姐姐,我是真的说不了重话啊!”

冰柠并未回应,守在餐桌一角,细细修剪着面前刚插好的花枝。

小灰狗在餐桌上一阵转圈,眼底满是思索。

冰柠淡然道:“周拯都未急,你们急什么?按理说也是当收留的,毕竟这是周拯的发小,两人感情深厚,也不必多想其他。’

“哎哟喂!”

啸月禁不住抱怨道:

“冰啊,咱们知道周哥的人品,当然不担心这些,可其他人不知道啊。

“叶燕儿如果是偷偷过来也没什么问题,周哥骨子里又不是什么正经人……咳,不是,毕竟是吕洞宾嘛,你们也理解的对不对?

"但现在叶燕儿是大摇大摆过来的,别人都看在眼里了,这让人怎么说周哥?

"截天教跟咱们是死对头,也是如今三界动乱的祸根,叶燕儿如果真的与周哥传出点绯闻,那是对周哥声望的巨大打击。”

“这倒不会,"肖笙中肯地评价了句,“其他人大概只觉得,班长魅力非凡,连对立阵营的女子都直接俘获了。”

“啊这?”啸月顿时语寒。

冰柠略微皱眉,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上的玉符。

她道:“我们现在最该讨论的,不是大鹏金翅鸟发来的战书吗?"

冰柠话音刚落。“阿弥陀佛。”

别墅内的道道视线顿时朝门口看去。

地下室内,坐在工作台前,左手一包薯片、右手一本符箓宝卷的李智勇眼前一亮,暂时关闭了外围的防护大阵,单独开启了地下室的各层阵法。

别墅外围的阵壁落下。

院门外,那浑身包裹着乳白色光晕的年轻女僧,含笑注视着叶燕儿。

一旁那胖成球的老人背着手,传声对年轻女僧解释了几句。

却是唐三藏与福伯。

他们明显是听闻大鹏鸟战书,前来帮周拯出个主意,没想到在院前发现了叶燕儿。

叶燕认出了福伯,眼底带着几分笑意,背起双手,轻轻向前探身,难得露出几分俏皮。

“福伯不认识燕儿了吗?”

“小燕儿啊,这怎么能不认识,伱当年还少吃福伯的饭了?"

福伯眯眼笑着,上下打量了叶燕几眼,啧啧称奇:

“几年不见,出落的这么漂亮了,真不错啊。

“就是,你体内这股道则波动是怎么回事?它好像不属于你,又能跟你的魂魄相融,这莫非就是截天教的融道则之法?还真是有点邪平。“

叶燕微微欠身,眼底带着几分回忆的神色:

“以前受了您颇多关照,还想着跟小拯一起给您养老,没想到您却是鼎鼎大名的天庭大元帅……有点吓人呢。”

“哈哈哈!你这丫头,嘴巴还越来越甜了!"

福伯不由摇头。

叶燕儿顺势问:“这位姐姐是?”

“贫僧唐三藏,见过女施主。”

“哈?”

叶燕儿像是中了猴子的定身法,站在那许久未能动弹。

三藏大师含笑摇头,对叶燕儿行了个佛礼,转身去了屋内。

福伯对叶燕儿一阵挤眉弄眼,随后啧啧笑了声:“进去吧,在这等着干啥,小周还能把你拒之门外?”

叶燕儿却只是微微摇头,眼底带着几分犹豫,笑道:

"我等他回来吧,他不开口,我进门也是不妥的。"

福伯笑眯眯地道:“他现在有女朋友哟。"

“嗯,我知道的。”

叶燕儿双眼凝视着福伯,这一瞬的表情,福伯这个老江湖竟都有点看不懂。

“还没结婚嘛。”

那你在这等吧,有啥事就跟福伯说啊,那小子现在身份不同了,你别太委屈自己。"

言罢,福伯清清嗓子,哼着老戏文,迈步去了屋内。

搬家公司的货车很快就开走了。

叶燕儿站在那些打包箱和家具旁,眺望着夜幕来临的天际线,似是有些出神。

微风吹起她的发梢,也揉开了她的眉梢。

她仿佛回到了那个大殿,自己愣愣地站在角落的石柱前,面前是几个道友,以及想收自己为徒的美丽仙人。

叶燕,你资质不足,本身也没有太多基础,去融合道则只是送死,你会被道则之力直接撕碎,魂魄都难留下。

我可以一步步教你修行,百年也是能有成就的。"

"对啊,白梦仙亲自教你,成仙肯定不成问题。

"谢谢白梦仙前辈。"

叶燕儿记得,当时自己的衣服有些脏兮兮的,算是人生比较狼狈的时刻。

"百年太久了,我想去试试,我还有个弟弟可能会被那些恶人欺负,百年以后他可能都不在了。"

’但你这也太过冒险….…‘

’若是我成了,还能拜您做师父吗?"

叶燕儿同样记得,当时师父只是低头轻叹。

而当她环绕着神光,自一片尸山血海中缓缓漂浮起来时,那群道友惊呆的表情。

喷,还蛮爽的。

她还是拜了白梦仙为师,虽然叶燕儿知晓,自己当时已经不需要再跟师父学什么。

前几日她选择了与师父告别,师父也并未留难,因为师父也没能力再留下自己了。

几道仙光砸落,化作了以寅虎神将为首的几名复天盟金仙。

他们同时看向叶燕儿,气息干扰之下,也让叶燕儿不得不收摄心神,对几人露出少许微笑。

寅虎神将眨眨眼:“你谁啊大妹子?在这干啥?青华帝君不在咱这了啊!"

叶燕儿拿着手机晃了晃:“我刚打过,他手机号是在服务区的。"

“啊这!没事没事,当我啥也没说啊!这弄得,贼尴尬。"

寅虎神将讪笑了声,这魁梧汉子背起双手,慢悠悠地飘了进去,那几名金仙目中却带着警惕。

叶燕儿还未来得及继续遐思,又是几名高手现身。

显然,大鹏鸟给这些高手带来了不少的压力。

终于......

“燕子?”

叶燕儿还没来得及捂鼻子,搬山道人就从土里钻了出来,瞪眼看着叶燕。

搬山道人问:“你也退了?”

“哇,”叶燕儿惊奇道,“前辈您竟然干净了!”

是吗?哈哈哈!总不能一直邋遢!啊哈哈哈!”

搬山道人甩着满头蓬松的秀发,散发着'海之盐’的味道,对叶燕一阵挑眉。

一旁,抱着一本书籍的黑熊精缓缓路过,身上的'图书管理员’制服,在这般环境中颇为扎眼。

搬山道人对叶燕拱拱手,凑近道了句:“我一猜就知道你会过来,只是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了,你师父肯放你了?”

“嗯,”叶燕儿轻轻颔首,“我现在想做什么,师父也是阻不住的。"

搬山道人做贼般看了眼左右,进院前还小声嘀咕:

“加油,贫道肯定是支持你的。"

叶燕儿忍俊不禁,一双明眸笑成了月牙弯。

她能看到,客厅内的人影已有许多,一只灵猫女子穿着女仆装,在吧台前后来回忙碌,各处都是其乐融融的模样。

叶燕儿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底带着几分欣慰,也有着几分失落。

她又想到了福利院附近河边的那棵梧桐树。

天气炎热的夏季,她喜欢坐在梧桐树下的草地上;

当微风带来河面清润的水气,她会眯起双眼,放下心事,不用去想自己会被哪家人领养走,也不用去期盼视线之外的生活,然后低头看着那个喜欢枕着自己腿边、或者靠在树干上的男孩,轻轻捏他的鼻尖,或者戳他的手心,把绿豆虫放在他胳膊上。

渐渐的,两人长大了,彼此有了分寸感,他大多都是与自己一起靠在树干上了。

分歧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燕儿姐,我们以后能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吗?

能自己开心就好啦。’

院长总是说,让咱们以后找到合适的工作,做个合格的螺丝钉,实现人生价值什么的。"

院长说的是理想,我们活的是现实,那些大人把我们扔在这了,我们干嘛要去通过他们的评价实现自己的价值?人都是为自己活的。

"好吧,可我还是觉得,院长说的对,那燕儿姐你以后想干嘛……

'我想做个设计师,听说老能赚钱了。

“燕儿姐?”

熟悉却陌生的嗓音突然响起。

叶燕怔了下,猛地转身,看向了不远处站着的男女。

她视线中没有了其他人,也没有去看这两人牵手的动作,嘴边喜笑颜开,眼眶莫名就泛起了水色。

“小拯!"

她现在只想回到他身边。

回到那年夏天的树下,两人一起坐在树荫中数着落叶。

回到那个黄昏的墓碑前,她低头离开却没有对他多解释哪怕一句。

上次为什么没能为自己不告而别好好道个歉呢?

他后面经历了这么多艰险,几次差点丢掉性命,说不定上次一别就再也没机会了。

她张开手臂,如燕归巢。

她想用力拥住他,对他说一声抱歉,自己现在终于能回来了,她前天刚完成了一次突破,以后也有实力保护他周全。

她.....

唰!

一抹仙光突然亮起,叶燕儿眼前多了一道倩影,挡在了她与周拯之间。

叶燕儿只得停下步子,上下打量眼前这少女。

对方看着十七八岁的模样,脸蛋有几分熟悉,五官精致、脸颊可人,肌肤水亮光滑,身段婀娜多姿,尤其是那份浑然天成的优雅气质,让人很难生出恶感。

是了,上次来时,她还是十三四岁少女的模样。

自己还调侃过小拯'这么小的姑娘你都下得去手’。

敖莹?

突然挡在周拯面前,敖莹似也有些手足无措,但她很快镇定了下来,拿出了从小耳濡目染在母亲那里学来的气度,含笑问:

"这位姐姐,找周有事吗?"

叶燕儿一双凤眼微微眨动,看了眼有点欲言又止的周拯,温声道:“你喊我姐姐也是应当的,毕竟我与小拯认识的时候,你还是那条小金鱼呢。”

敖莹眨眨眼。

糟了!

在母亲身边的时候,只顾着吃吃喝喝睡大觉,忘记跟母亲学《如何母仪龙族》了!

这咋办!

对方明显开战了呀!

自己如果答应的不对,那就直接成妹妹了!

母亲那才是【铁打的龙母,流水的侍姬】,寿元如此悠长,不争就要被遗忘的!

百花仙子她还没能完全接受,但百花仙子是为了护自己心上郎君而牺牲,更是前世苦恋、纯阳官配,自己见到了主动喊一声姐姐,其实并无不可。

但眼前这个曾扔下他的女子……

敖莹小拳攥了起来,目光立刻变得坚定,她一定要!

“姐。”

周拯的嗓音突然响起,温暖且温和。

敖莹只感觉,自己攥着的拳头被一只大手包裹住,随后便被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抬头看时,只是看到了那张越发英俊的侧脸,听到了周拯的嗓音。

“我以前说过,有我住的地方,就有姐你一个房间。

“现在我认识了很多高人,或许不用等我成仙人就能帮姐你搞定隐患。

“先进去吧,我介绍朋友们给你认识。"

叶燕儿怔了下,随后便呼了口气,露出了几分温柔的微笑,轻轻颔首。

周拯拥着这浑身紧绷的小龙女走了几步,在她耳旁说了几句什么,她低头快步而去,脸蛋满是羞红。

“对了,家具什么的先放着,等会我们几个男生出来搬就好。"

周拯顿住脚步扭头看向叶燕儿,话语顿了几秒,还是道了句:

“欢迎回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8章 现任与青梅竹马那血流成河的……

52.86%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