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这谁顶得住!

第150章 这谁顶得住!

清晨的阳光正好,窗帘随着微风轻轻荡漾。

叶燕儿满意地打量着自己布置好的卧室,仔细嗅了嗅,这里还有周拯的味道。

她看着窗外,静静地出了会儿神。

这里真不错呀,就在城市边缘,还能到处去玩耍,跟天池上的仙殿完全不一样。

叶燕儿视线余光突然警到些许粉白色的灰烬飘落,低头看时,手腕上出现了少许灰底,一如枯败紧绷的树皮。

她抿嘴低头冲进卫生间,不多时便换上了那身胶衣,站在镜子前仔细打量,嘴角很快就露出几分微笑。

还是穿这身衣服让她安心些。

就是,没有多少时间了。

自始至终,她房中都被生命道则的波动所笼罩,并未被外人探查。

.............

斩!

一把流转仙光的宝剑剑影当头斩落。

周拯整个人哆嗦了几下,随后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斩道境之法真不错,用了几次之后,还隐隐有点上瘾。

当然,周纯阳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也不觉得自虐这种事会有什么爽感,纯粹是因为道境越发坚实,对筑基境理解越来越深,由心而来的那种踏实感。

定下怎么安排大鹏金翅鸟,后面的事自有复天盟各位大佬跟进。

周拯给敖莹打电话联系了一下,确定她现在是安全的,也就安心进入了画中修行。

劫难也好,历练也罢、妹子……咳,这个不能随便就罢了,还是挺重要的。

反正,自身修行才是一切的根基,这才是自己最该关注的'主业’。

周拯只要一想到,自己催发十成前世灵力的感觉,就是一阵心驰神往。

有那股力量,又何须忌惮大鹏鸟这般凶魔?

凝神,静思,周拯继续朝着筑基圆满一步步迈进,身周环绕起了一朵朵十一品莲花,第十一只花瓣已不再那般虚淡。

纯阳无极功法迈入第一重后,

周拯心底多了许多感悟。

这门功法虽以纯阳为名,却对阴与阳都有着深刻的剖析,只是让修行者走的路,是先修纯阳,再突破纯阳抵达阴阳平衡。

比起从头开始修行阴阳大道,这条路确实是一条捷径。

周拯这十二世纯阳,与这门《纯阳无极》神功,也算是绣球配牡丹--天生的一对儿。

第二场【老君的试炼】是在自己迈入功法的第二重后开始?

画中过了一日,周拯就被肖笙喊醒。

“班长,金银童子过来收作业了!"

周拯睁开双眼,身周环绕的莲花瓣渐渐散去,额头那团纯白色的火焰缓缓收了回去,嘴角露出了几分意犹未尽的微笑。

没有瓶颈的畅快修行,感觉真不错。

“肖哥你写好了吗?"

“那可是,"肖笙挑了挑眉,随后讪笑了声,“就是只有四千六百二十五个字,标点符号都算上了,写不够五千啊。”

周拯笑道:“古文可是没标点符号的。”

肖笙只能耸肩摇头,心虚地嘀咕了句:“老君应该不会太关注我的感想吧,我整个就是一粗鄙武夫。’

出得画中,周拯就见到了坐在电视前看动画片的两位童子。

果然,电视内播放着灾变前的某经典动画。

当动画主角和他的黄皮小精灵出场时,两位童子意兴阑珊;当那反派火箭队跳出来的时候,两位童子直接手舞足蹈。

周拯:反派情结?

李智勇、月无双正在餐桌旁低头看手中的纸张,肖笙也赶紧过去,继续利用交卷前的时间苦思冥想。

冰柠背着手站在月无双身后,低头看着她所写的心得。

冰老师显然是有分寸的,并不敢出声指点。

奉命护持周拯的哪吒,如今也不敢到处乱跑了,此刻就在沙发上侧躺着,饶有兴致地看着电视中的动画。

不知道是不是周拯的错觉……三太子似乎圆润了一点点?

当然,只有一点点。

门外阳光正好,一袭黑裙的燕儿姐坐在柳树下的躺椅上,侧旁竟是三藏姐姐。

两人同时手持小扇扑飞虫,闭目听着一旁收音机内传来的戏曲,看起来竟然是关系不错的样子。

福伯当然是跑路不见了。

“莹莹呢?”

周拯整理着自己写的心得,随口问了句。

“我、我在呢。"

楼上传来了敖莹有点发颤的嗓音,周拯此刻刚散开的灵识,也捕捉到了她的气息。

周拯抬头看向楼梯,忽然有些愣住了,随后心底一阵焦急思索。

今天是什么纪念日吗?

她怎么…打扮的这么优雅……

那性感修身的鱼尾裙一看就是珍贵的宝物,整体宛若银色水晶雕刻而出,又有着布料的柔软。

裙边恰到好处的点着几块白玉,隐隐可见她一双白皙的小腿。

与这件鱼尾裙搭配的是露肩的抹胸长袖,不只是将她手臂衬的更为纤秀,花萼般的锁骨也更为立体、脖颈更显白皙修长。

此刻她提着一双高跟鞋,光脚踩着阶梯下楼,视线碰到周拯的目光便下意识挪开,但她又想到了大姐的教导和四奶奶传授的经验,将目光挪了回来,与周拯对视了眼。

“我这么穿好看吗?大姐帮我搭配的。"

“嗯……那个,挺好的。”

敖莹手指梳拢了有些蓬松的长发,走下楼梯最后一阶时,俯身将高跟鞋放下,小脚慢慢探了进去。

周拯扭头捂住鼻子。这谁顶得住啊这!

虽然敖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大姐传授的几条小技巧中,就有这一条。

【提着高跟鞋下楼,当周拯注视自己时,低头俯身摆鞋穿鞋,动作一定要优雅。】

龙族的一点经验罢了。

门外,叶燕似是发觉周拯现身,一双凤眸睁开少许缝隙,眼底流转着几分思索的光芒。

她身周环绕着浅绿色的光亮,散发着玄妙清雅的生命道则道韵。

“施主,”三藏姐姐开口道,“你心乱了。"

“多谢大师提醒,”叶燕儿柔声道,“心静又如何,心乱又如何?按佛门之意,心境心乱都是虚相罢了。”

“这并非佛门之意,不过虚无之辩。"

唐三藏闭目缓声:“需知………”

大师,"叶燕儿突然打断了唐三藏的话语,轻声问,“你心动过吗?"

唐三藏略微沉吟,不知该如何回答。

“应该是心动过吧,最起码在男儿身时心动过,又不愿面对自身,”叶燕儿笑道,“不然大师也不会变成这般模样吧。”

“唉,终究是修行没有到家,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大师未免将修行看的太重了,人活着是为了活着,还是为了修行?人修行是为了让自身有更好的飞跃,还是为了让修行这件事成为自己生命的全部?"

叶燕儿侧过身,抬手撑着脸颊,注视着唐三藏,眼底划过几分狡黠的神色,继续道:

“大师,你可问过自己的本心?

“而今这天地间,佛门已残破,大道正凋零,燕儿不知何为大乘佛教,却知修行讲究的是先入世、再出世。

“大师你一味躲避情劫,终究是落了下乘,从未沉沦,何来超脱?

“不如像我这般大大方方地承认,我就是想小拯最后与我长相厮守,过程曲折些也是无妨的,我都能等得起。

"大师体会我道则已一天一夜,应当有所收获吧。"

唐三藏睁开双眼,眼底带着少许迷茫。

“大师好好想想哦,”叶燕儿翻身飘了起来,“我去找小拯玩咯。”

树下,三藏姐姐眼中带着几分茫然,只得轻念佛号。

屋内,把卫生纸搓成两根棍堵住鼻孔的周拯,低头检查着自己这篇论文中的错字,心底却是一阵叫苦。

燕儿姐刚才是故意说的吧?

啊这!

怎么尽是些糊涂账

“收卷啦收卷啦!"

小金小银在旁跑了过来,五人小队同时抬头,当五小摞纸张交上去之后,齐齐松了口气。

“帝君,我们这就回去找老君复命啦!"

“好的好的,两位慢走……肖哥!拿几箱零食给两位童子带上!”

“不用啦!下次有空来你们这里玩!”

“勇敢绽放的邪恶之花!”

“坚强又甜蜜的反派角色!"

周拯满头黑线地看着驾云离开、却犹自在云上摆着姿势的童子,当真有些啼笑皆非。

呃,周拯突然想到了一个小问题。

“五千字的感言,小金小银收作业,老君一直在蓝星……“

周拯嘀咕了几句,来回扭头,与身旁的敖莹、李智勇对视几眼。

"你们说,老君会不会化身成一位大学教授了?"

满屋人、龙、猫、狗、藕霸只得噤声,丝毫不敢多评论。

….…

“剑道修行,首重修心。"

门前的空地上,冰柠与周拯隔着两米相对而坐,身下是两只蒲团。

周拯腿上枕着龙女相赠的大宝剑,冰柠身周漂浮着那把万年玄冰剑,为周拯讲解剑道精要。

不多时,冰柠起身为周拯演练剑法,开始最初的剑道修行。

修剑大多是要由法入道,因男子与女子身体结构有所不同,剑法也有少许差异,同一套剑法施展出来的威力也有所不同,只能给周拯做个参考。

比如冰柠此刻不用法力,只用的剑招,剑舞游龙、锋贯长虹:

其优美的身姿伴着长裙翩然起舞,不仅剑法威力不俗,身段也是颇为养眼。

就是…...

那双腿并拢回剑轻点、柔软腰身连环旋转这些动作,周拯却是做不出来的。

容易卡着下三路。

不施法力习剑两个小时,周拯也算正式剑道入门。

解封后的周拯相当于开了窍,握住长剑,心底就会浮现出道道剑意。

冰柠在旁讲解也不需太多话语,稍微纠正下周拯的姿势就可。

然后,当周拯收剑而立,呼出一口清气……

“周!”

“小拯~”

左右同时传来了或甜美、或温柔的呼唤声。

周拯看向左右,见到了恢复百褶裙搭球鞋和衬衫的敖莹,她正端着一杯凉茶在旁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也看到了穿着黑色连衣裙的燕儿姐,正拿着一杯自己高中时最喜欢的珍珠奶茶。

啊这!

先接哪个?

她们怎么同时走过来了,步幅和速度还都一样!

周拯道心一阵激荡,面对王灵官都没这么慌过。

他心念一转、灵机一动,突然闭上双眼,努力将一股法力排出体外,制造成了突破时的仙光、微风等异象。

随后他若有所思,自顾自地盘腿坐了下来,让那把长剑在身周环绕。

果然,敖莹与叶燕儿同时停下脚步,满是关切地看着周拯。

屋内窗台边,端着珍珠奶茶与凉茶细品的李智勇、肖笙、月无双,各自遗憾地摇摇头。

周拯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接下来的小半天功夫,他明显感受到了一种剑拔弩张的态势。

莹莹端来一只果盘,燕儿就会拿来一罐儿燕儿姐亲手打的凉粉。

燕儿拿着一把空白的折扇,请周拯提个扇面;莹莹便拿着一张仕女图,让周拯在上面描两笔丹红。

她们两个时而穿梭在厨房,时而各自回屋。

单单只是下午几个小时的功夫,衣服就换了七八件!

周拯眼都看花了。

傍晚时分。

偷得半日闲的周拯,本是想去跟叶燕碰个面,问问她生活上有什么需要的,但他刚要上阶梯,就看到了同时出现在二楼、三楼楼梯口的叶燕儿与敖莹。

周拯心一狠,笑着道:“姐,在干啥?我正要去找莹莹玩一会。"

敖莹顿时松了口气。

叶燕儿却也不见失落,还对周拯眨了下眼:"那晚点来我这?"

“这个,我这个……”

“纯阳无极嘛,我知道的,”叶燕儿笑道,“怎么还怕姐吃了你吗?我只是有许多话想与你说。”

“好的好的,那我先上去。"

周拯赶紧落荒而逃。

他本来还觉得敖莹会生气发脾气,想跟敖莹解释几句,给点许诺什么的;但敖莹却是完全不提这些事,与周拯聊着修道的日常。

她偶尔会有噘嘴、抿嘴的小动作。

然后又会做一些笨拙却莫名可爱的动作,比如床边的鸭子坐,故意去床上玩手机然后慢慢翻身。

“你大姐教伱的?”

“嗯?”

“就是这些,”周拯模仿着做了几个撩人动作,敖莹脸蛋顿时通红,抱着被子缩在角落,嘤了几声,然后慢慢点头。

好家伙,现在比刚才更让人难把持了。

周拯叹道:“也怪我,前世竟然是个浪荡子,你现在没安全感也是正常的。”

“我其实没事的,我们龙族的观念跟蓝星现在的观念是不同的。"

数莹缩在被子里,只露出是尖向上的部分,一双杏眼瞧着周拯,小声嘀咕着:“你不用太在意我这边,忙正事要紧。”

周拯慢慢走近。

敖莹只听得自己心跳咚咚咚响个不停,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又强行压下了把被子举起来的冲动。

周拯本是想揉揉她的脑袋,就像她化龙之前的那样。

但伸出手,又发现她现在已长大了,这般动作多少有些不妥,于是顺势在她鼻尖刮了下。

“别按你大姐教的来了,做你自己就是最可爱的。”

“嗯,我知、知道了……”

周拯也不敢继续待下去了,对她晃了晃手机,便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三楼。

当真要去燕儿姐房中?

周拯在楼梯拐角挠了挠头,还是决定去找叶燕谈谈。

这么下去不像话!

真就要血流成河了!

还好百花转世虽然被带去了岁月加速的大阵,但此刻还没长大,不然这个家肯定要翻天了。

呃,话说回来,小队别墅要不要扩建下?家里常住的人越来越多了,唐三藏大师现在只能在院子里久坐……

正想着,周拯抬手要敲门,眼前忽地一花,就发觉自己手腕被人握住,眼前屋门半开,他就被拽了进去。

咚!

一只白嫩的纤手抵在周拯耳旁。

周拯看着眼前这张曾经想念许久的俏脸,看着她那细眉凤眼,翘鼻红唇,以及那目中带着的浓浓羁恋,禁不住喉结颤动了下。

她似是要凑上来;

周拯立刻就要抬手推人。

但叶燕儿却是轻笑了声,纤手在周拯额头摸了下,便转身飘回了她带来的懒人沙发中,姿势有些随意的落座,对周拯挑了挑眉。

周拯:..…

总感觉被这个女人戏耍了一下!

“放心吧,你燕儿姐虽然主动,却也不会直接白给,只是看看你对我还有没有感觉。"

叶燕儿端起玻璃杯,摇晃着里面的红酒。

“过来坐吧。”

周拯嘴角一撒:“燕儿姐你在截天教就学了这个?”

“说起这个我也有些心烦,”叶燕儿抿了口红酒,在玻璃杯上留下了浅浅唇印。

周拯拿起两只玻璃杯把玩,轻轻碰了几下,仔细听着声响。

挺贵的应该。

叶燕低声道:“我拿了他们的道则碎片,按理说该为他们效命,不过他们正事不干就想着怎么给复天盟添堵,实在是不知该帮他们做什么。”

周拯坐在另一只懒人沙发中:“所以姐你现在觉得对截天教有所亏欠?"

“不只是这样,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理念,对我也有了影响。"

叶燕儿目光灼灼地看着周拯,笑道:

“其实我来这里,背后也有他们的算计,不然他们也不会轻易放我回来,我的道则是生命,可以让重伤者迅速痊愈,也能让濒死者活出第二世。

“他们本是想寻找更多生命道则碎片,让我不断融合吸纳,将我培养成生命的神祇,然后助他们一臂之力。

“现在他们又想借着我与你的关系,让我尝试影响你的思想。"

周拯低眉撤嘴:“那他们是想多了。"

“对呢,"叶燕儿轻轻眨眼,""你骨子里就是个犟驴,我还影响你呢。"

周拯道:“姐你以后就在这修行吧,生命道则什么的,等我以后变强了也帮你搞定……牧妖使别去做了,需要我帮你请高手,解决你可能会崩溃的事吗?”

“不需要。”

叶燕儿轻声道:

“还有大概二十年,天道会在杨戬体内彻底复苏,也就是还剩二十年,生灵差不多就要崩溃。

“我总归是能压制体内道则碎片二十年的,如果没了这份道则,我只是个废人罢了,也不配留在你身边。"

周拯微微攥拳,扭头看向叶燕。

叶燕坦然与他对视着。

“姐,你也变了很多。”

“嗯,”叶燕笑道,“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与你们这些仙神转世是不同的,但我知道幸福这种事是靠自己争取的……”

她收起笑意,目光有些迷离,低声道:“在你身边呆着,是我唯一能体会到幸福的方式。”

“可我已经有莹莹了。"

“你可不只有莹莹,还有百花唷。"

叶燕儿撑着下巴,目光满是促狭:

“你觉得你的修道教官对你就没感觉了?还有那么多哭着喊着要跟你双修的女仙,多我一个又不多。”

“姐你别乱说!"

周拯瞪了眼叶燕,坐在那皱眉凝思。

房中安静了一小会儿,周拯起身告辞,叶燕只是笑而不语。

他拉开门的时候,叶燕儿突然出声。

“小拯?”

“嗯。”

“对不起。”

叶燕起身鞠了一躬:

“我不知道当时离开对你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以后你提出什么变态的要求,我就算感觉羞耻也会尽力满足你的!”

“我!”

周拯砰的一声拉上门,-风一般落荒而逃,直接撞入了山水画中。

楼下,竖着耳朵的哪吒看向一旁竖着耳朵的几人。

藕霸纳闷道:“变态的要求何意?"

月无双脸蛋一红,低头快步离开。

李智勇温声道:“变态发育,指的是在发育状态改变自身形态,比如蝌蚪长成青蛙,这是蓝星上的一种专有名词,指的是前后变化很大,嗯,大概就是这样。”

哪吒眼前一亮,抬手敲了敲自己的手臂。

“这般说来,我现在也是变态?"

李智勇:.....

餐桌旁的肖笙与啸月齐齐笑翻到了桌下,冰柠抬手扶额,有些不忍直视。

正此时,八道流星撞入大气层,拖着金色的尾焰,朝青山城直直落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0章 这谁顶得住!

55.4%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