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斩缘,出窍!

第151章 斩缘,出窍!

“班长!洞灵真人带八仙中的另外七个过来了!”

八仙?

老同事?

周拯听到月无双的传声时,直接怔住了,随后就是道心一紧。

何仙姑也来了?

不是!

最近这是搞什么鬼,燕儿姐的事他还没搞定,何仙姑又来了?何仙姑跟百花仙子差不多一个路数的?一個前世情缘就够了啊!两个也没什么辨识度啊!

自己还修什么道,早日以腰证道算了!

剃度吧,没救了,早剃早轻松。

周拯双眼有些直愣,整个人都有点魂游物外之感。

“班长?”

来通风报信的月无双当面传声:“怎么了呀?”

此地阵法让感知变慢,唯有特殊传声之法才可如意交流。

周拯传声问:“无双,班长平时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呀,”月无双笑眯眯地道了句,“班长你想让我帮你撒谎?还是想让我帮你打探情报?”

“那位何仙姑……你见到了吗?”

“唉呀妈呀!可漂亮了!”

月无双不自觉冒出了寅虎神将的口音:

“好家伙,天庭女仙果然是我们这些凡人女子不能比的,就跟传闻中的一样,提着一朵荷花,整个人白到发光。

“还有一点唷。”

“什么?”周拯怎么在这家伙脸上,看到了满满的‘乐子’感。

月无双笑道:

“蓝采和是个中年大叔,提着一只花篮,衣服破破烂烂,虽然看着挺有味道的,但本身并不是那么招人喜欢。

“而且何仙姑与他离着是最远的,两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超越义兄义妹的关系。

“班长,您前世情缘质量真的高!何仙姑眼睛都哭肿了,还有点魂不守舍的。”

周拯:……

他确定了,眼前这妹子就是在找乐子!

怎么还有点唯恐天下不乱呢?

“那什么,”周拯正色道,“你就说我在闭关,暂时不方便见客,有什么私事找敖莹,有什么公事请直接找紫薇大帝。”

“哈?”月无双眨了眨眼。

周拯挤了个微笑,随后光速闭眼、身周环绕起了层层道韵。

月无双顿时有点手足无措。

这……

罢了,班长确实对自己不错,如果不是班长,自己也就是一个普通宗门天才的水平,几百辈子也搞不到老君的大道感悟。

为了纯阳剑仙的荣耀,也为了莹莹这个好姐妹,她月无双拼了!

深吸了口气,月无双转身飞出山水画中,落地刚站稳,就感受到了满屋汇聚而来的目光。

她道心微微荡漾,尤其是看到前方那两位坦胸露乳却颇有威严的老仙人,开口就是一句:

“班长说他正处于悟道的关键时刻……呃。

“不是班长说的,就是他在悟道,身周好多莲花……嗯,就是这样……”

啊,搞砸了。

月无双禁不住抬手扶额,角落中的肖笙与李智勇对视一眼,差点笑出声。

灵沁儿从旁跳了出来,拉着月无双跑去楼梯处。

别墅一楼顿时安静了下去。

洞灵真人扫了扫拂尘,打量着在各处或站或坐、端着柠檬茶的八仙之六,并没开口。

吧台后,冰柠若有所思,清冷的目光停留在了客厅沙发上坐着的背影。

这背影一眼看去就让人感觉十分柔弱。

束成了云鬓的长发,

身上那里三层外三层、薄如蝉翼的轻纱仙裙,无不彰显着她为了今日相见花费了多少心思。

不过,冰柠此刻并没有泛起什么同情心,而是开口道了句:

“既已转世,便非前人。

“他现在叫周拯,你们要见吕洞宾,他自是不愿意出来的。”

屋内众仙面色颇为复杂。

坐在窗边的三藏姐姐轻念佛号;

楼梯口的叶燕儿目中满是好奇,且目光不断在那何仙姑身上打量。

“唉,”何仙姑慢慢起身,低头走向门口,“诸位道友,我先回吧。”

“妹子你干啥去!”

那穿着开怀道袍的汉钟离皱眉道:“你走什么?且回来坐着!今日我们来都来了,见他一面又能怎么?”

拄着铁拐的铁拐李笑道:

“冰仙子说的不错,咱们有些唐突了,这里并无吕纯阳,只有周拯,劳烦各位再走一趟,就说旧天庭的老散仙求见。”

那穿着破烂蓝衫的蓝采和微微颔首,穿着大红朝服的曹国舅捻须沉吟,提着一支玉质洞箫的韩湘子笑而不语,还在门外找地方栓驴的张果老抬头张望。

这要现在就走,他驴不栓也罢啊。

“汪!”

啸月跳了出来:“各位稍等,我去看看能不能喊醒修行中的帝君。”

铁拐李笑呵呵地道:“有劳啸月将军了。”

“您客气,您客气。”

小灰狗人立而起拱拱前爪,转身跳入了山水画。

“唉。”

那人比花娇的何仙姑再次坐回了沙发中,面容有些憔悴,身形也有些消瘦,坐立不安地等着。

过了一会儿,啸月也跳了出来,笑道:

“各位莫要怪罪,帝君大人真的在修行,而且已经到了成仙前的关键时刻,总不能因为咱们想见一面,就影响帝君大人铸道基吧。

“其实吧,有些事勉强不得,帝君对前世的伴道兄弟十分的敬重,我可以替帝君这一世的人品打包票,帝君绝不是那种自视甚高、托大虚荣之人,绝对很谦逊。

“各位不如去前军大营等候几日,帝君突破应该也不会太久。”

听闻啸月之言,满屋人顿时明白了点什么。

何仙姑轻声低喃:“相见纷扰,不如不见,他是这般意思吗?”

“这个,”啸月再次拱拱前爪,转身离开。

汉钟离与铁拐李对视一眼,也只得苦笑。

啸月这家伙,直接搬出了帝君的名号,他们想闯进去都是不行了。

就知道这天狗跟他们不是一边的!

洞灵真人甩了甩拂尘,温声道:“各位道友,不若贫道进去请一请帝君?”

“罢了罢了,”铁拐李笑道,“帝君不想见我们,自然有不想见的理由,我们这就离去便是。”

刚拴上驴的张果老闻言不由皱眉。

那自己进去,还是不进去?

这是一个堪比倒骑驴或者正骑驴的修行难题。

屋内。

“劳烦真人了,”何仙姑轻叹了声,“若他不愿意见我,还请给我一封书信,我今后只以兄长称呼,前世的种种烟云过去就是了,本就没什么的。”

洞灵真人含笑点头,迈开老道步,化作青虹光,身形遁入山水画中。

得亏这位真人收着了仙力,不然真怕山水画的本体——托塔李天王的老塔承受不住。

仙光闪烁,洞灵真人出现在了第三层。

这老道看着身周伴着种种仙光的周拯,笑着凑了上去,轻唤了声:“帝君……帝君,是贫道呀。”

周拯睁开左眼,散去身周异景,动作有些缓慢地讪笑了声。

“让前辈看笑话了。”

“哎,这算啥,只能说帝君比以前成熟了。”

洞灵真人抬手布置了几层道韵,随手镇压了此地的阵法,走到周拯身旁,取了个蒲团坐了下去。

周拯笑道:“这次是啥信?”

“怎么,贫道真就成送信道人了?”洞灵真人正色道,“这次可不是送紫微帝君的信。”

“哦?”周拯顿时来了兴致,“那您是……”

洞灵真人露出几分神秘的微笑,但气势下一秒就垮了,垂头丧气地道了句:

“送老君的信。”

如果不是两人看起来差了几千岁,周拯都想拍拍这老道的后背表示安慰了。

洞灵真人在袖中取出一枚玉符,老脸上的皱纹凑成了四个大字——了无生趣。

“老师托梦给贫道的,让贫道送来你这。”

周拯眨眨眼,将玉符接过,下意识地探查了一下确定安全性,这才探入灵识。

很快,周拯眉头紧皱,睁眼看向前方。

玉符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八个字。

【天道有变,诸事皆前。】

什么意思?

天道出现了异样,连二十年的缓冲期都没了?所有布置都要提前一些?

周拯略微沉吟,拿着玉符陷入沉思。

也对,自己所在三界的天道,已是斗赢了大天尊,三清祖师被隔绝在外无法直接干预这个天地,天道本就是赢定了的局面。

这般对手不可能坐以待毙。

三清祖师在做布置,天道必然也会做一些应对。

大争之世,不争哪来的一线生机?

洞灵真人并未打扰周拯,只是静静地在旁等着。

老君老师的行踪飘忽不定,周拯总不可能让自己去找老君送信吧?自己总算能有半程旅途,是可以摆脱天庭老信鸽的名头喽。

“真人,”周拯开口道,“帮我带封信给紫微帝君吧,啊对了,还需真人帮我带封信给何仙姑。”

洞灵真人老眼一瞪。

这不当人子的!

就两步路啊!

真当他这天庭老倌儿没脾气的?

“呔!贫道当真受够了你们!”

……

当洞灵真人将那空白的信纸交给何仙姑时,何仙姑低声轻叹,嘴角露出了几分释然的微笑。

洞灵真人露出几分温和的微笑,整个人仿佛都轻松了许多,步伐都变得十分轻快。

他温声道:“各位,贫道还要忙着回紫微帝君处送信,就先走一步了。”

“真人,”铁拐李纳闷道,“您胡子怎么少了一截?”

“真人您道袍这边少了一块。”

“哎,不碍事,不碍事,小事罢了,小事罢了,啊哈哈哈哈。”

洞灵真人笑呵呵地摆摆手,哼着每次蟠桃盛宴的必备曲目,出门踩上了一朵白云,甩了甩拂尘,飘然而去。

然后屋内的众仙,看着这老道背后那几条像是被利爪挠出来的‘脱线’痕迹,只能面面相觑。

又是一道仙光自山水画落下,周拯戴了个口罩,换了身长袍,笑吟吟地看着前方众仙,低头做了个道揖。

“各位久等。”

八仙眼前一亮,各自向前行礼,随后仔细打量着周拯。

“道友你眼角怎么肿了?”

“啊没事,没事。”

周拯笑道:

“刚才真人想指点我近身搏杀之道,我们两个各封元神、肉身之力,友好的切磋了一番。

“肖哥来扶我一把,腿被点中麻筋了,嘶!这老道下手真够黑的!”

八仙各个额头挂满黑线。

铁拐李笑骂:“哈哈哈!你这一世也挺浪荡,哈哈哈!当真是禀性难移!”

周拯笑道:“道友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多正派一道人。”

何仙姑在旁叹了声:“兄长能顺利转世就好。”

各仙人提着的道心微微放了下来。

他们是真怕何仙姑会一哭二闹,那样事情反而会不好收场。

屋内很快响起了爽朗的笑声,铁拐李与汉钟离拉着周拯去餐桌喝酒,几位仙人各自怀念起了‘八仙过海’时的威风,氛围很快就变得热烈且相融。

柳树下,张果老摇了摇头,拍了拍仙驴的脑袋,背着手去了屋内。

午夜时分,杯盘狼藉。

周拯身上的皮肉伤自然无碍,喝两杯仙酿就痊愈了。

这顿酒也非白喝的,这七位老同事也卖了他一个面子,接下来会在蓝星常驻,稍后就去东海边缘的隆辰市体会凡尘,也算加入了复天盟阵营。

天庭出事后,散仙们很多都选择明哲保身。

严苛的天条确实让天庭收获了太多的负面评价,完全就是五星好评分期付款。

何仙姑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对周拯问:“你是因没有前世记忆了吗?”

“不,”周拯目光还算清澈,“我是周拯,不是吕洞宾,姑娘只是认错人了而已。”

“嗯,我明白了。”

何仙姑双手端在身前,对着周拯欠身一礼,嘴角带出了温柔的笑意。

“那今后请兄长多多关照小妹。”

周拯双手一摊:“是前辈关照我才对,莪仙都没还成。”

何仙姑掩口轻笑,说了句告辞珍重的话,转身驾云飘去了远方。

周拯略微松了口气。

“可以啊班长,”肖笙在旁撞了下周拯肩头,“这也算坐怀不乱了,还是面对天庭有名的女仙,腚力不错嘛。”

周拯咧咧嘴,将洞灵真人送来的玉符塞到了肖笙手中。

“小队内部传阅下,看完让智勇收着就好,消息别外传。

“抓紧修行吧,下一次历练应该就是渡劫,争取咱们一起飞升。

“酒喝多了有点困,八仙怎么一个比一个能喝。”

“那可是,”啸月站在墙头咧嘴笑着,“八仙那可是天庭有名的派对咖,要是哪家办酒宴八仙不来,那家主人都要感觉自己没面子。”

周拯摇头轻笑,张口打了个哈欠。

他看向屋门前敖莹与燕儿姐,主动道:“莹莹我去你屋里睡会吧,我还没给自己弄床。”

“那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敖莹轻声说着,匆忙跑回了三楼。

片刻后。

周拯确实醉了,洗澡的步骤都省了,含糊不清地与敖莹打了个招呼,刚沾枕头就呼声大作。

敖莹在旁熟练地帮他脱下鞋袜,又布置了几层结界,拿着手机端坐在床边的木椅上,时不时瞧一眼周拯。

不多时,周拯鼾声大作,却是真的睡死了。

半夜时分。

正打坐修行的敖莹突然睁开双眼,看着侧身面对着自己的周拯,以及周拯背后出现的那张太极图。

“周?”敖莹轻声唤着。

那太极图缓缓升了起来,而周拯屁股处有微弱的仙光闪烁,一道模糊的影子自周拯额头飞出,钻入了太极图中。

这?

元神出窍?

敖莹登时有些紧张,又怕惊扰周拯,拿出手机快速联络冰柠。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1章 斩缘,出窍!

55.75%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