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元神游凌霄,东公对天道!

第152章 元神游凌霄,东公对天道!

敖莹房中的画面多少有些诡异。

周拯此刻平躺在床上睡熟了,一张薄薄的太极图氤氲着玄妙晦涩的道韵,悬浮在周拯小腹上方三尺高度,宛若一扇门户。

作为周拯指定的胎记守护者,冰柠也没太多忌讳,来了之后就盯着周拯发光的后臀仔细观察。

其他人不敢入内,在门外等候,冰柠与敖莹仔细讨论了几句,敖莹略微松了口气。

待冰柠关上房门,啸月忙问:“咋回事?”

“应该是神游太虚,不用着急。”

肖笙纳闷道:“可神游太虚不是最少飞升境才行吗?班长的元神还差了点火候啊。”

“有老君指引,一切自然不是问题。”

冰柠道:“莫要瞎担心了,这太极图有老君的道韵,乃道门无上之道,非你我可理解。”

李智勇看着那太极图若有所思,手指在袖中的玉符上轻轻摩擦。

老君主张清静无为,一切追随自然,在做好了布置之后,此刻依然出手引导班长……

在他们看不到的斗争层面,形势当真已恶化到了这般地步吗?

“咱们别墅看来真要扩建了。”

众人不明所以,李智勇含笑摇头,并未多说什么。

另一边。

轻轻袅袅,如烟似雾。

周拯也不知这是怎么了,仙酿的后劲阵阵袭来,让他忍不住抬手推了推脑壳。

嚯!

手竟然穿过脑子了!

周拯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立刻发觉自己现在没有身体,只有还未‘发育成熟’的元神。

而自己所处之地,却是此前来过了一次的大殿。

太极图内部。

大殿还是空空荡荡的,这里是他们小队去异世界取经的中转站,但此刻,那代表归、去的两个漩涡都是灰白色,像是凝固住了一般。

那挂牌的漩涡,却向内延伸,宛若出现了一扇门户。

如果是换做认识李智勇之前的周拯,此刻必然是‘犹豫一二、迈步向前’。

但现在的周拯……

“老君,您在吗老君?”

他等了一阵。

反正也不急,索性就静静体会元神出窍的奇妙感觉。

昴日星君编纂的修道教科书上说了,飞升境如果能有机缘,神游太虚时贴近大道,对自身有着无穷的妙用。

“进去吧。”

老君的嗓音终于响起,还是那般的温和。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需了解这些。”

“是,弟子遵命。”

周拯拱拱手,心念微微一动,元神飘向那天道禁地,瞬息间被吸入其中。

这般感觉确实有些奇妙。

周遭的撕扯感让他心惊肉跳,真怕自己元神出点什么事,但他很快就注意到,有一团阴阳大道的气息包裹在自己元神周遭,自身并没有什么惊险。

视线出现了一片扭曲的空间,紧接着便是快速划过的星辰。

他仿佛在走一条特别的星路,而当周遭的环境恢复静止,周拯已是处于一片雷幕之中。

何为雷幕?

一根根不知多粗的雷霆如瀑布般从灰暗的天空铺洒而下,将这片废墟照亮的同时,也将此地彻底封死。

周拯正站在一片广场上,

广场上遍布着空着的铠甲,到处散落着长兵短刃,有些铠甲层层叠叠。

血迹染红了前方的白玉阶梯。

周拯沿着阶梯向上飘着,相似的场景不断向前延伸。

终于,他看到了那座被青白色雷光照出的大殿,瞳孔轻轻一缩。

这里他来过,来过不知多少次。

哪怕这座巍峨大殿有几处坍塌,还朝着西南方向倾斜,但殿前挂着的牌匾依然还在。

凌霄殿!

周遭仿佛响起了阵阵诵经声。

周拯只觉有些头晕目眩,几幅画面同时在自己心底展开,冲击着他的心神。

‘陛下!天庭到底是生灵的天庭,还是陛下的天庭!’

‘妖魔封于人心,岂不正中天道下怀!天道为何要收束生灵之力!?陛下您到底在想什么!天道到底如何产生的自我,到底是天道在逼你我,还是陛下你在逼天道!’

‘天庭负我。’

周拯紧紧攥拳,元神不断颤抖。

过了片刻,他轻轻吐出口气,将心底浮现出的信息尽数消化了。

分歧、争执、演变成了冲突。

这是第一世东极青华大帝的些许记忆碎片。

但自己最后并未反抗什么,只是任由李天王的塔压住了自己,投身轮回,让天庭帝权再无约束。

此刻,周拯依旧有些纠结。

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看待这宝殿中原本高坐的那人。

正如当年他的犹豫和彷徨。

进去看看吧,来都来了,此地说不定还有什么线索。

周拯下意识地背起双手,元神飘向台阶,站在了大殿之前,道心随之一紧。

不同于殿前遍地的铠甲兵刃,殿内出现了人影。

殿门后,一尊三米多高的壮汉静静站着,胸口破开了大洞,最后的动作是低头施佛礼,嘴角带着几分苦涩的微笑。

‘降龙罗汉。’

周拯心底浮现出了这般字眼。

紧接着,几道身影横七竖八地躺在了一处石柱前,同样是佛门十八罗汉,临死前应该是踩着某种战阵。

再内,一具具尸身或坐或躺或站,铺满了原本天庭众仙上朝时站立之地。

佛门十数位古佛、现世佛坐化于此。

文殊菩萨攥着一把满是裂痕的长剑,胸口有着一条深深的伤痕,面容满是不甘,头发沾满了血雾,一旁还有持戒刀的阿难……

原本盛极一时的佛门,绝大部分高手都横尸在此,却只是死在了大殿的外围。

周拯环首四顾,殿内的尸身刺痛着他的心神。

捧着胸口、双足断裂的赤脚大仙,额头破碎的南极仙翁,尸体上还残留着细微电弧、似是被雷霆轰碎自身的雷部诸神……

灵官的尸身填满了大殿一角。

天将的兵刃洒满了大殿各处。

面容无比威严、死状却十分凄惨的四大天王,没了龙首、浑身鳞片尽皆破碎的数条老龙……

周拯的元神在不断颤抖。

他在这里很多尸身上找到了熟悉之感,仿佛往日曾把酒言欢。

而今相见,自己已没了关于他们的记忆,心底只有空空荡荡的茫然。

他抬头看去,一股怒气蓦然上涌。

凌霄殿的宝座空空荡荡。

南极长生大帝,那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此刻就倒在宝座前,似乎是在临死前拼死护持着什么,额头开裂、双眼外凸,仙躯大半残破!

但那宝座空空荡荡!

玉帝何在?

大天尊在哪!

周拯只觉得一股寒气向上翻涌。

他环首四顾,看着各处的尸身,不断在尸身的间隙处奔走,寻找着、找寻着。

他在哪!

他去了哪!

天庭已灭,漫天仙佛大半丧身在此,这最后拼死一战的主帅在哪!

何不陈尸于此!

大天尊没死?

周拯遍体生凉,这般想法不断涌出,仿佛一场贯穿天地的阴谋在自己面前悄然张开。

他突然有些厌恶自己,甚至鄙视自己。

大天尊的尸身不在此罢了,自己没有任何证据,直接就给大天尊安上了‘阴谋论’。

大天尊总归是为了生灵考虑吧。

大天尊或许是被天道轰碎了身体,是被……

周拯突然想到了自己背后那六十四卦金轮封印,这封印封住的是自己的大道,封住的是老君布下的太极图。

这封印是什么时候放下的?

自己此前九次轮回的时候,这封印当真发挥作用了吗?背后有这金轮封印吗?

“他还活着。”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低喃。

轰隆!

一道紫色的雷霆突然在凌霄殿外绽放。

周拯猛地抬头,却见门口站着一道颀长的身影,手持长枪,在地面投出了长长的阴影。

紫色雷霆消退,周拯迎着前方的雷幕,看清了这道人影。

棱角分明的面庞,额头闭合的竖眼,被紫色雷霆填满的双眸,似乎还在滴血的三尖两刃刀。

杨戬。

不,他是天道。

“很讽刺是吗?”

周拯下意识后退了几步:“讽刺?阁下是?”

‘杨戬’轻声说着:“漫天仙佛拼死一战,陷入绝境后,无一人对我低头,但那個三界至尊、九天之主却逃了,不讽刺吗?”

周拯默然,道心泛起了莫大的愤怒。

‘杨戬’缓步入内,手中三尖两刃刀轻轻颤鸣。

“三清送你来这,就是想提醒你这一点罢了,大天尊还活着,而我借杨戬躯壳,可以与你交流。

“我与大天尊,都有问题。”

‘杨戬’眯眼笑着,脚下停下了步子,似乎不想把周拯逼的太紧。

又或者,它注意到了周拯身周环绕的阴阳二气,知道周拯随时都能被三清拽走,不想做无用的尝试。

‘杨戬’继续道:

“大天尊不知躲在哪个角落,等待着你与我决出胜负,而后站出来收拾残局。

“东公,你曾被我寄予厚望,我寄希望于你收束帝权,成为帝权头顶的一把利剑,你却因为可笑的私情放弃了这些。

“为何不能与我联手呢?我不存私情,此刻也只是借杨戬之口与你交谈罢了,我只有单纯的意志倾向。

“我只想创造一个让生灵与天地和谐相处的三界罢了,从远古至今,我都是这般做的,你应该最清楚才对,因为这是开天者赋予我的使命。

“我只是护持天地,完善道则,赏善罚恶,主持公道。

“失却天道的三界何等混乱,你应当已见到了。”

周拯身形也停下了后退,盯着杨戬猛看了一阵,突然道:“天道有意识,你觉得这正常吗?”

‘杨戬’默然。

周拯道:“你说自己没有私情,当你不愿被抹去,反杀漫天仙神时,你就有了私情。”

“所以你还是站大天尊?”

“我站我自己!”

周拯低声骂了句,在进入凌霄殿后道心深处挤压的那股情绪,此刻就如火山般涌了出来。

“我不知道你们当年发生了什么屁事!死了这么多神仙,害死那么多生灵!你们到底是在争什么?

“天庭鼎盛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三界生灵安居,六道轮回平稳,这有什么过错吗?

“这不就是你和大天尊一起开辟出的盛世吗?”

‘杨戬’依然沉默,只是含笑注视着周拯。

“做你自己就可。”

杨戬笑道:“你我这一战已是不可避免,无论是输是赢,你只要做你自己,不被大天尊利用,那这一战就是有意义的。”

周拯:……

这天道咋这么温柔了?

不是,吵架不应该两边一起上头吗?

他突然注意到,杨戬双眸中没了紫色的雷光。

“快回去吧东公,”杨戬苦笑了声,“我只能压制它片刻,它对你起了杀心。”

周拯皱眉凝视着杨戬。

杨戬将三尖两刃刀背在身后,凝视着周拯,快声说着:

“不必想着救我,莪既然选择以自身困住天道,就是想去争取这个机会,还好你还在外面,没有死在这。

“大天尊不可信,我知道的只有这些。

“联合剩下的仙神吧,尽快冲破天道在外围设下的禁制……来杀了我。

“必须尽快了,三清祖师在全力压制它与道则之海的联系,但它还是逐步收拢着这天地间的大道。

“一旦它再次聚合三千大道,三清祖师也没办法压制它了。”

言罢,杨戬对着周拯慢慢低头行礼。

“后面就交给你了,东……哼!”

他身体突然抽搐,但杨戬额头与脖颈青筋暴起,依旧完成了行礼的动作。

但‘杨戬’抬头时,额头竖眼突然睁开,一束紫黑色的神光射向周拯!

周拯面前浮现出了一张太极图,将这神光轻松拦下。

随之,太极图微微旋转,周拯视线中的大殿迅速变得模糊、变成了一团灰色的云雾,随后悄然炸散。

周拯的元神站在了中转的大殿中。

老君的嗓音响起:“回吧,知晓就可。”

周拯双眼有些直愣,突然问:“老君,大天尊都做了什么?”

老君却陷入了沉默。

正前方的漩涡轻轻旋转。

敖莹的卧室内,周拯的元神小人自太极图中飘出,归于身体眉心。

床上,周拯睁开双眼,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他眼眶泛起了少许湿润,又被他强行忍了回去。

敖莹站在一旁不敢出声,唯恐惊扰了他。

“几点了?”周拯问。

“上午八点半。”

“我出去下,大概晚上回来。”

周拯翻身坐了起来,给了敖莹一个微笑,低头穿鞋,起身推开窗户,翻身跳了出去。

三百多年前的一战到底如何进行的?

应该是有两个战场,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的战场是大天尊带领仙佛诸高手冲入虚无之地,第二阶段的战场就是在凌霄宝殿。

杨戬最初攻打天庭是大天尊算计的一部分,为的是削弱天道的实力。

凌霄殿坠落就是发生在第一阶段。

杨戬应该是在第一阶段结束后被天道附身,在凌霄殿废墟中爆发了最后的决战,诸仙佛惨死于天道之手,大天尊不知所踪。

大天尊还活着,等着自己与天道附身的杨戬相争,坐收渔利。

天道在试图蛊惑自己,他说的话都不可信。

杨戬说的几句话可信度较高,也提到了让自己不要被大天尊利用;说这话时,神情有些沮丧,也在压抑着心底的怒火。

大天尊到底要做什么了?他又在谋划什么?

一切还要自己去调查、去理解。

但他心底有个疑虑,今天必须寻到答案。

回隆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2章 元神游凌霄,东公对天道!

56.1%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