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哮天犬的正确使用方法

第157章 哮天犬的正确使用方法

截天教的人直接就跑了。

他们显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在哮天犬突然蛮横地踹开白梦仙,大吼了几声让他们措手不及的话时,一群人还在愣神,白梦仙已是取出袖中宝瓶。

仙光一闪,他们已是化作虹光朝着天边飞射。

寅虎神将岂能让他们轻易逃了?

当下持刀前冲,立刻率众向前追击,包围圈立刻收拢。

但那四位龙首老者略微犹豫,还是选择护持在此地,并未参与截天教与复天盟的正面交手。

双方在青山城大阵之外短暂交手,截天教一行丢下几名实力较弱的仙人断后,大半负伤逃遁。

有一说一,这些家伙逃命的本领还真不错,还有三个有着奇怪道则的家伙,手段让复天盟仙人措手不及。

他们敢来此地,自是做了一些布置。

周拯也想过请福伯或者龙族出手,直接解决截天教这几十号仙人,但仔细思忖却发现一个关键问题。

这一行并没有大鱼。

一群杂鱼,己方高手有点自持身份并未出手。

这也是周拯自身实力还不够,如果周拯能一剑灭了他们,那肯定不会多出第二剑。

关于这位哮天犬……

周拯已是看明白了怎么回事。

此前截天教只是单方面以杨戬为旗帜,追封哮天犬为副教主;

而今哮天犬现身,截天教想做实了此事,故意带哮天犬来此地与自己对峙。

若不是哮天犬如此激烈的反抗,而且又是出脚又是爆粗口,还机智地反杀了截天教一波,截天教扯大旗的目的也就顺利达成了。

此刻,哮天犬站在大门口,瞪着截天教众逃遁、复天盟仙人追击的方向,低头跺了跺脚,骂了几句脏话。

就这?

自己躲在天庭废墟三百年,外面的这些计谋手段也没怎么更新换代嘛。

这群家伙怎么想的,跟一条天狗比谁狗?

哮天犬嗤的一笑,

随后想到了什么,转身奔向周拯。

他还没来得及靠近屋门,天边就传来了一声大喝:

“哮天犬背叛二郎真君,自今日起我截天教不再尊哮天犬为副教主!自当禀明诸长老,将此事送抵三界各分教!”

哮天犬额头挂满黑线。

门口站着的周拯略有些啼笑皆非。

那群龙族姨妈舅母不知是谁先笑了声,随后一群老龙女掩口的掩口、拍桌的拍桌,一时笑個不停。

“呸!谁稀罕!”

哮天犬甩了甩破烂的衣袖,对着天边啐了一口,连忙向前见礼,低头就拜。

“帝君救我家主人!求帝君救我家主人啊!”

第一句时它还能绷住,第二句时已是嗓音发颤。

这也是个汉子,眼眶泛红、双目凝神,脑袋在地上直接砸了个坑洞。

周拯抬手虚扶,一旁自有留守的复天盟金仙向前,将哮天犬搀扶了起来。

“将军请入内歇息,二郎真君的事,我已大概知晓。”

周拯温声说着,侧身做请,引着哮天犬去了客厅入座。

哮天犬看到门内这群老龙女也是一愣,随后避开视线,由复天盟两名金仙半看守、半护持,坐在了客厅刚换不久的真皮沙发上。

“真君……”

周拯抬手示意哮天犬不必多言,对龙母笑道:“伯母,我先与啸天神将聊聊。”

龙母眯眼笑着,款款起身,缓声道:

“帝君事务繁忙,自是要先忙正事,今日前来只是与帝君相见,看一看我家莹莹相中的未来夫婿。

“今日不如就先到这,明日午后,咱们去东海之滨,随便选个沙滩,凑些好酒美食,再聊这般儿女情长之事,帝君以为如何?”

周拯笑道:“公是公、私是私,若说三界大事,那我不敢随便答应,但说这好酒好宴,那我自是听伯母安排。”

“帝君您太客气,规矩就是规矩。”

龙母怡然自得,温声道:

“莹莹年幼,性子也不甚稳当,若是有什么冲撞了帝君之处,还请帝君看在我龙族为天庭劳苦的面子上,多多担待。”

言罢,龙母又拉着敖莹向前,将敖莹纤手前递。

周拯也不知这是不是龙族的礼仪,抬手将敖莹小手抓住。

龙母面露感伤之色,轻声道:

“如今乱世,生灵涂炭,还请帝君以护道苍生为己任,莫要花太多心思在儿女情长之上。

“我家莹莹能侍奉帝君,自当为帝君排解忧患。

“莹莹也当有包容之心,莫要与帝君前世的红颜知己起什么冲突,凡事忍让为先,帝君自是不能亏待你的,你可明白了?”

“是,”敖莹也不敢直视周拯,俏脸比那花红,羞怯自是难当,“女儿听母亲的。”

周拯:……

好家伙,龙母厉害啊。

三言两语,就把小龙之外的知己都打成了前世情缘。

这一刻,周拯感觉到了,自己的后院好像多了一点‘势力斗争’的味道。

龙母身后不远处,冰柠淡定地端出了一盆盛开的牡丹花,好整以暇地修剪着枝丫。

同一刻,坐在沙发上的哮天犬打了个饱嗝。

他也没吃什么啊,怎么就饱了。

……

龙母一行刚走,哮天犬就被一群大手子围了起来。

哪吒、搬山道人匆匆而来,黑熊精、福伯、唐姐姐下了二楼,叶燕儿也好整以暇地在侧旁入座,寅虎神将提着带血的大刀匆匆回返,智勇、肖笙等人也凑到沙发后观察这神话传说中出场率最高的天狗。

敖莹捧来一杯热茶,周拯接过后放到了哮天犬手中。

“是这样。”

周拯简单说了自己神游凌霄,与杨戬和天道对峙的情形,直接问:“将军有什么能补充的?”

“您见到二爷了?”

哮天犬嘘声问着,又仔细想了想,将自己亲眼所见的情形一并告知。

他是知情者。

杨戬受命于大天尊,在大天尊他们鏖战天道时,攻下了天庭,在外围重创天道根基。

而后大战从虚无之地转到了凌霄殿。

“天道夺舍我家二爷,这是将天道从虚转实,有了实体。

“大天尊闪身与天道大战,二爷最初根本压不住天道。

“那一战打的,天庭废墟原本逗留的仙神,修为低点的直接崩碎,整个天庭彻底废了。

“四面雷幕一包裹,天庭所有生灵尽皆被余波波及,死的连魂魄都没留下,我是有二爷给的宝物护持,而且就在凌霄殿不远处,这才侥幸活下来。”

周拯问:“那凌霄殿中的尸体是……”

“大天尊败了,身体被打碎了。”

哮天犬叹了口气。

周拯愣了下:“身体被打碎了?”

“是的,我亲眼所见。”

哮天犬叹道:

“大天尊的元神似乎也完全破碎了,我本领低微,当时太乱看不太准,但大天尊的神躯确实是被打碎了。

“但天道也被大天尊打废了!

“大天尊临死前,对着天空大喊了三声——诛天道,将接下来的大战交给漫天仙佛。

“但大天尊没想到的是,他刚死,少了最强制衡之力的天道,直接用了绝杀。

“你们都想不到,这个天道到底多卑鄙!

“它竟然修改了功德之力的定义,将功德之力化作了剧毒,那么多高手啊,那么多追随大天尊,要干翻天道,还生灵自由的高手啊,直接开始天人五衰。

“我亲眼看到,大仙们无力坐倒,一个个仙神御空都不能。

“他们最后聚在凌霄宝殿中,天道操控着二爷缓缓逼近……唉,那只是单方面的屠戮。

“天道要让二爷坐在那三界之主的宝座上,众仙神拼命阻拦,二爷也拼尽全力反抗,可惜于事无补。

“不过天道当时确实衰弱到了极点,以至于二爷终于暂时压住了天道。

“二爷开始一心寻死,想与天道同归于尽,但他发现天道根本杀不死后,转而以自身为囚笼困住天道,等待着有人去斩杀天道。

“这人,应该就是青华帝君您了。”

哮天犬说着说着,身体向前滑动,又对着周拯跪了下去。

“帝君您如果有办法,请一定要救救我家二爷!

“二爷他赤胆忠心,毫无保留,被天道夺舍已经够惨了,还成了天道握住的一把刀,最后寻死不得,转而拼命压制天道!直到大概二三十年前,天道开始复苏,二爷压不住了。

“他、他……唉!求帝君搭救!”

周拯默不作声。

诸位高手却尽皆沉默。

功德化作剧毒;

天人五衰坏仙体;

当年那一战,竟是惨烈至斯。

周拯靠在沙发垫上,低声喃喃:

“我的金轮封禁,有没有可能并不是大天尊设下的?按哮天将军所说,大天尊就算逃了一缕元神,当时应该也没能留下多少法力。”

福伯皱眉嘀咕:“你之前那道封禁就是化用的天道之力,必须是极高的天道序列才可施展,感觉就是大天尊的手笔。”

黑熊精道:“菩萨也曾说,这是大天尊设下的封禁。”

“观音大士应当不会错的,”周拯抬手揉了揉眉心,只觉得心绪纷杂,扰动不清。

李智勇在旁缓声道:

“班长现在是当局者迷,看不清全貌。

“那六十四卦金轮当真是为了封住老君的布置吗?有没有一种可能,这是在保护班长?

“班长之前如果不是强行突破金轮封禁,拿到前世灵力,现在班长还可以直接调用这股封禁之力,怎么看都不像是要为难班长。

“相反,咱们此前凭借金光封禁,搞定了很多妖魔高手。”

周拯问:“智勇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就好。”

“我们缺少了关键证据,无法得出有效结论。”

李智勇道:

“我现在感觉……只是感觉,夺舍班长院长的不一定是大天尊。

“大天尊更像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班长身上,留下这层封禁,目的是遮掩老君的布置也好,保护班长也罢,都是正向的。

“想要拖延班长觉醒,让班长归于平凡的行为,却是反向的。

“两者其实互相矛盾。

“从这个角度判断,夺舍班长院长的,应该另有他人。”

福伯道:“咱也觉得这个说法更靠谱,大天尊不至于去算计一个妇人。”

“还是缺少关键信息,”李智勇摇摇头,“这件事总归是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班长不要因为个人感情影响对大局的判断。”

“嗯,”周拯笑了笑,“智勇提醒的对,我之前确实有点着急了。”

随后,周拯看向哮天犬,目中流转几分神光。

“咕嘟。”

哮天犬喉结上下颤动,缓声道:“帝君,您难不成,还记着前世那事呢?”

周拯好奇道:“什么事?”

众仙各自露出几分微笑。

哮天犬面露尴尬,只是连连摆手。

一旁肖笙啧了声:“真要说的话,班长跟哮天犬也有前世羁绊嘛。”

周拯顿时遍体生寒,差点起来跟肖哥来一场真男人大战。

“说正事,”周拯轻吟一二,“哮天将军,我如今刚开始修行不久,如果未来有讨伐天道的一战,到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有几成胜算,所以救二郎真君这件事,我无法直接答应你。”

哮天犬面色一黯。

“但莪会尽力而为,”周拯面色颇为恳切,“尽全力,在不影响大局和胜算的前提下,努力护二郎真君周全。”

黑熊精道:“护了怕也是没用,杨戬颇为自负,最终怕也是……阿弥陀佛。”

“话不能这么说,”唐姐姐缓声道,“二郎神镇压天道是有功的,咱们自当护持。”

肖笙在旁轻轻一叹,不知想到了什么,喃喃道:

“天道也好,大天尊也好,二郎真君也罢,他们难道就不能让其他人先走了,再搞这些吗?死了那么多兄弟……”

李智勇笑道:“大能立于山巅太久,听不到蝼蚁之声,其实很正常。”

“咱们还没成仙,”月无双小声嘀咕,“还是别讨论这些太远的问题了。”

一旁周拯却是若有所思。

他开始有点理解,为何老君选择历劫之人时,是让他小队成员一同前行,而不是让哪吒、黑熊精这般已成名的大高手一同。

还挺有深意。

冰柠问:“明日谁陪他去赴龙母之约?”

众高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唐三藏姐姐不为所动,其余同时露出了默契的微笑。

龙宫大宴,三界罕见,高低得去蹭一顿。

……

于是,三天后。

龙宫海边大宴也就是吃吃喝喝,周拯脸都差点笑僵了!

也还好,毕竟敖莹为了表达歉意,当天晚上让周拯枕在腿边,轻轻帮他揉了好一阵面部肌肉。

转过头来的才是重头戏!

由周拯策划、李智勇编剧、寅虎神将操刀的【哮天犬大劫后首度露面暨天庭倾覆之战内情答疑】三界新闻发布会,很突然地就开始举行。

一只只留影法器代替了摄影机的位置。

但为了让氛围感、仪式感拉满,李智勇特意搞了些闪光灯,每当哮天犬有什么动作,就是咔嚓咔嚓一阵狂闪。

下面的记者也是复天盟仙人扮演的。

按照公开剧本,整个新闻发布会分三段进行。

第一段:哮天犬声情并茂地讲述当年大战,大天尊战死、漫天仙佛被算计,那邪恶的、要毁灭生灵的天道,最后被杨戬封禁在了体内,适当地渲染危机感。

第二段:哮天犬答记者问,正面回复关于截天教的诸多声明。

第三段:由哮天犬有感情地朗读《告截天教诸仙友书》,特别强调,杨戬乃大天尊战线,解放生灵是为了在天道手中拯救生灵,并非是为了反对秩序,更不是要开创什么新秩序,复天盟是正义的,是与杨戬理想一脉相承的。

随后这些内容被复制了成千上万份,在最短时间内,利用传信传命令的挪移阵,送去了复天盟总部,并以总部为中转开始扩散。

在这些‘视频’内容的最后,周拯主动露面,讲了一句:

“敌在凌霄殿。”

复天盟总部,紫微帝君看着手中的留影珠,表情一时丰富多彩。

怎么感觉,周拯这家伙比自己还狠?

这是直接要把截天教搞垮啊!

也是截天教这些家伙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还追封哮天犬为什么副教主,以为这样就能拉拢哮天犬,却不想哮天犬心底只有二郎神,不愿二郎神声名受辱。

“青华帝君有令,咱们自当配合,将这些留影多烙印一些,以最快速度传遍三界。”

下方众仙低头称是。

待大殿内外安静下来,紫薇大帝的道韵笼罩各处,缓声道:“有结果了吗?”

角落中的那道阴影慢慢飘向前,隐约是个女子身形,开口道:

“帝君您猜,那股祭奠大天尊的香火功德,凝练出的玄黄之气,最终落在了哪儿?”

“哪?”

“灵山。”

“这?”紫微大帝捏着下巴一阵沉吟,忽地笑了出来,“有趣,哈哈哈!当真有趣!看来,我有空要去灵山转转了,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7章 哮天犬的正确使用方法

56.23%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