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御 龙 飞 行

第158章 御 龙 飞 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坏了,咱成欺世盗名了!”

天池上,仙殿内。

一群截天教众满脸纠结,围坐了几圈,各自面露难色。

白梦仙是此地主事者,哪怕支援来了几位金仙,她依然也需主持这颗星辰上的一应事务,此刻还是坐在主位。

此刻,她见己方士气消沉,开口道了声:

“各位道友不必焦急,是非曲折自在人心,这不过是旧天庭势力在反扑罢了。

“各位长老想必已经在讨论对策,你我只需要等候消息就是。”

“道友,”角落中,一名女仙靠墙坐着,低声问,“咱们当真是正义的吗?”

“为何有此一问?”

白梦仙面露疑惑,叹道:

“各位道友还是心志不坚,以至于被他们钻了空子,也难怪,旧天庭手段颇多,为了再造一个玉皇大帝,继续鱼肉三界,也是花了心思的。

“咱们要立的新天地,万灵同等、生灵平等,此间做的种种都是为了这般。

“哮天犬明显是被旧天庭收买,又或者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们手中,天狗终究只是天狗,不识大局、不辩天数,颠倒黑白、胡言乱语。

“各位道友不必担心,一切自有公论。”

她口吻平和、话语清晰,

说的条条是道,让大半截天教众面色稍缓。

有人离开了大殿。

白梦仙叹道:“咱们截天教来去自如,天庭之臣若不对那两个帝君效忠,就会如奎木狼大人那般被打成叛徒,这般还不足以证明,到底谁才是正义的吗?”

此间众仙各自点头,却也觉得是这般道理。

白梦仙静坐在宝池边不断思索着。

周拯已经出招了。

这什么发布会,明显是周拯这個蓝星人才能搞出来的手段,他是青华帝君转世身,一声令下便将此事传遍三界。

己方还有什么反制的手段呢?

长老会那边又能拿出什么章程?

白梦仙不愿坐以待毙,更不愿做个提线木偶,她若是能想到什么主意,对后续进入长老会任职,自是一股助力。

截天教就是这般,一群副教主只是站在台前;

真正的核心,还得看这些藏起来的长老们。

‘燕儿?’

白梦仙心底灵光一闪,嘴角勾勒出几分迷人的微笑。

她确也是个美人。

虽然代价是斜视。

……

“哈哈哈!牛啊班长!”

肖笙抓着一张‘电报用纸’从门外匆匆跑来,口中喊着:

“这才两天,几百个天庭旧仙神宣布退出截天教!哈哈哈哈!”

正在沙发上盘腿静坐、消化此前在山水画内所得感悟的周拯,闻言睁开双眼,对肖笙挑了挑眉。

“这只是剪掉截天教的羽翼罢了,截天教真正的核心,是通过道则碎片传承培养出的大批高手,以及躲藏在截天教核心的那股势力。”

周拯笑道:“如此看来,截天教当年立二郎神这块旗帜,就是为了吸纳这部分力量,现在被反噬罢了。”

“嗝!”

福伯瘫坐在单人沙发中,已经一天没挪窝,“真不错,龙宫的大厨真不错啊。”

“元帅您这是吃了多少?”

肖笙挑了挑眉,在旁飘然而过,心情显然是极好的。

吸纳了一片老君玉符内的大道感悟,他现在也有资格斩道境了,计划着尽快斩九次道境,不行就把第二枚玉符也用了。

班长说的对!

就是干!

瞻前顾后只能落于人后,一往无前才是天将之姿!

不过周拯也提醒他了,参考第一劫,他们进入下一个异世界后,应该也有一定的准备时间,上次是三年,这次应该也不会低于三年。

老君费了大神通将他们扔进那些异世界中,也有让他们多些时间修行的考量。

简而言之,时间应该还有大把,肖笙不必太着急。

大不了,也就是周拯和李智勇琢磨如何冲击金仙的时候,肖笙在飞升境多待半年十个月的。

“我去修行了!”

肖笙将那张‘电报纸’拍到茶几上,风风火火地冲回山水画中。

周拯扫了眼上面的信息,就被窗外传来的长剑相交之声吸引。

去窗边观望一眼,见冰柠与敖莹正沐浴在温和的日光中,一持长剑,一持短剑,身形不断交错。

周拯不由看的出神。

冰柠老师在指点敖莹剑道,并未现凌厉杀招,长发与剑影同舞,一眼看去煞是惊艳。

敖莹换上了一身绸面的练功服,好身材藏在了宽松衣袍中,小脸上满是认真,与冰柠老师攻守不断转换。

这些剑招若是蕴上她们的法力、龙力,怕是能让方圆数十里寸草不生。

此刻只是剑招互攻……还挺养眼。

福伯看也不看外面,突然对周拯道:“小周,柏柏要远行一段时日,我师父就劳烦你关照些了。”

“福伯你要去哪?”

“去看看我那些兄弟们,”福伯咧嘴一笑,“之前没告诉你,福伯把十万水军救下来了,我去问问他们有没有意向出山,你也该有点自己的班底了,当你亲卫军挺好的。”

周拯略微思索,笑道:“福伯,如果天庭水军要出山,也是直接对复天盟效忠,不可做我的亲卫。”

福伯挑了挑眉:“咋得,复天盟盟主之位不是要传给你吗?”

“这不是还没传,”周拯双手一摊,“这里面事很多,福伯您要为我好就听我的。”

“那行,我去问问他们。”

福伯嘿嘿笑着:

“也不怕告诉你实话,之前我还真拿不准,复天盟和截天教谁对谁错,最近在这里了解了点三界秘闻,事情也差不多都明白了。”

周拯纳闷道:“福伯您之前不知道这些?”

“不知道啊。”

“那您为啥还表现的高深莫测,我一直以为您身上藏着一些秘密!”

“这,哈哈哈!”

福伯有些费力地坐了起来,对周拯一阵挤眉弄眼:“一句话说半截更有高人气质啊。”

周拯:……

受教了,受教了。

窗外,一袭黑裙、踩着同色细跟凉鞋的叶燕儿自院门入内,手中还提着几杯冰奶茶。

她看了看屋内,又看了看那边练剑的敖莹与冰柠,笑吟吟地走了过去。

“嗯?”

奇怪。

周拯面露不解,看着在那与燕儿姐温声道谢,随后客气寒暄几句的敖莹……周拯脑袋上冒出了一个个问号。

咋回事?

她们怎么好像关系缓和了?

之前不是眼神碰撞就是电光迸发?

周拯捏了捏鼻子,还想去问问,却被福伯一把拉住。

“你干啥去,让她们自己相处就行了啊。”

“这!这不对劲吧!”

“有啥不对劲的,”福伯嘿嘿一笑,“你没听懂龙母的话?”

“什么?”

福伯啧了声,缓声道:

“龙母的意思是,敖莹以后就是你的正宫娘娘,她只要是正宫,有个大妻的名分,龙族就会站在你这边,注意是你这边,而不是复天盟这边。

“这是啥?这就是天庭外戚,他们龙族把筹码都下到你身上了。

“你没看之前清点龙母赠礼,给的是三十六箱炼器、炼丹、炼阵的极品宝财,而不是随随便便一些珍珠玛瑙珊瑚树给你打发了?

“你想跟敖莹单纯的谈恋爱,敖莹却不能再那般天真烂漫的两小无猜,她是龙族公主,背负着龙族给的压力,这已经是联姻了啊。”

周拯抬手揉了揉额头。

福伯笑道:

“她之前主动去找叶燕儿了,就在你修行的时候,进去的时候表情满是忐忑,出来的时候一脸轻松。

“这就是女人们的博弈,你这个坐享其成的偷着乐就行了,等你们正式大婚,那才有的你忙,你在谁那留宿最多,谁就底气最硬。

“她们肯定挖空心思学技术,努力保持自己的美貌不失。

“而且现在外部环境太恶劣,她们会自发抱成一团,牵动各自背后的势力,让你成为真正的三界主宰,然后再坐下来分你后院的地盘。

“你以前都不看宫斗剧的吗?”

“啊这!”

周拯道心一颤。

宫斗剧?

自己怎么感觉,那里面的男主头顶都是绿油油的呢?

他看着窗外的人影,禁不住攥了攥拳头。

福伯纳闷道:“你这是下定什么决心了?”

“控制住,以后绝对不会沾花惹草!”周拯定声道,“还有,夫妻就要一起睡!”

福伯大手拍了一把周拯的腰子,打的周拯一个踉跄。

“就你这小身板,哈哈哈哈!过来人都知道承受不住啊!哈哈哈哈!我跟我师父说我出门的事了,去也去也!”

大笑声中,福伯在门前走了两步,身形化作一团白雾悄然消散。

但福伯说的话,却让周拯站在窗边思考了很久。

龙宫押宝,敖莹背负的压力,这倒是自己此前没想过的……

周拯想了想,等叶燕儿提着奶茶款款走来,接过奶茶后,与叶燕儿交谈了一阵,偷偷瞧了眼敖莹的剑法。

她的剑乱了。

“燕儿姐,莹莹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呀,”叶燕明眸带着几分笑意,又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唉,你果然是关心人家胜过关心我呀。”

“哎呀,说正事啊姐!”

“那不逗你了,”叶燕儿哼了声,抱着胳膊看向窗外,“我只是心疼这个小姑娘,被你骗了芳心,又顶着这么大的压力要委屈自己,她也只是想跟心上人长相厮守,你以后多补偿补偿人家就是了,别总是一颗心放在那位百花身上。”

周拯眨眨眼。

她怎么这么大方,只字不提她自己?有点不符合她争强好胜的性格啊。

“姐你总算想开了,”周拯含笑说着,“咱俩当亲姐弟多好。”

叶燕儿手指轻轻颤了下,随后瞪眼骂道:“呸!你说过要娶我的!现在这说的什么屁话!”

周拯骂道:“小时候过家家真不能算啊!”

叶燕儿给了周拯一个风情万种的眼神,纤指划过周拯的脸颊:“嗯~今晚来姐房间提前交流一下婚事?什么纯阳无极功,不练也罢。”

周拯顿时败下阵来,向后跳开半步,双手合十念了个佛号。

“女施主请自重。”

叶燕儿噗嗤一笑,笑的花枝轻摇、水波荡漾。

周拯摇摇头,掏出手机开始查找离着最近的城市,有没有什么不错的餐厅,准备跟敖莹出去约个会。

“对了,还有件事小拯你知晓下。”

叶燕儿上楼时,扶着栏杆道了句:

“我师父今天上午暗中找过我,给我开了一些条件,想让我睡服你,然后把你拐去截天教那边,或者让我施加对你的影响力。”

“姐你答应了?”

“当然没答应,她又拿不出其它的生命道则碎片,”叶燕儿翻了个白眼,“我现在就稀罕生命道则的碎片。”

周拯突然问:“你的病需要新的碎片才能治愈吗?”

叶燕儿怔了下,低头看着周拯。

周拯专心刷着手机:“姐你多休息,其他的交给莪,我先成仙再帮你想办法。”

“就喜欢自说自话,我只是吸纳新的碎片,用来提升力量罢了。”

叶燕儿嘟囔了句,低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之后,她靠在木板上,嘴角露出了少许微笑。

这家伙,果然一骗就骗到。

她略微低头,看到了手腕上飘落的一片灰烬,立刻低头去了卫生间。

……

“今天怎么、怎么突然约人家呀。”

离着青山城两三百公里的隔壁城市,装潢典雅的西餐厅。

周拯看着手中的账单,心在滴血、脸在微笑,闻言又抬头看向敖莹,手指凑了过去,帮她擦了擦嘴角。

他可是用了老婆本啊!

虽然世俗的钱银对现在的他来说,确实没什么用了。

桌子很长,他们两个却坐在了一角。

周拯笑道:“这不是看你太累了嘛,你母亲那边给你这么大压力,我也没办法帮你分担什么,只能带你出来吃顿好的。”

“你这般说,冰姐可要不悦了。”

敖莹柔声笑着,曼妙的身子朝着周拯方向倾斜,白皙的脸蛋上带着微微的红晕,目光也有些迷离。

周拯笑道:“我要是修到第六重多好,今晚就不用回去了。”

敖莹赶紧端坐,只觉得脸蛋滚烫,轻嗔了声:“你怎的、怎的越来越口无遮拦了。”

“咱俩这都相当于订婚了,大家都是蓝星氛围长起来的,有啥问题嘛。”

周拯挑了挑眉,捉住她有些无处安放的小手,在手中轻轻揉搓。

眼前这个小龙女,杏眼含春、轻咬薄唇,欲语还休间美眸顾盼,心儿荡漾时又楚楚可怜,委委屈屈地道了声:“那我依你就是了。”

周拯几乎把持不住。

突然,周拯眉头紧皱,嘴角在不断抽搐。

不是?还能这样的?

此刻他体内一股纯阳气息不断躁动,似是因自己动了些浪荡的心思,这神功自行运转,一缕缕纯阳气息不断滋生!

他要压不住了!

“怎么啦?”敖莹有些忐忑的问。

周拯喉结上下颤动:“你能飞很快吗?”

“还可以,我有御云之法。”

“快,去天台!我马上要突破纯阳无极第二重!”

周拯拿出手机开始联络去服侍大舅的啸月教官,敖莹立刻也紧张了起来。

迈入第二重,那不就代表着……要开始第二次劫难了?

这当真是要回别墅才安全。

敖莹不顾自己身上的典雅礼服,踩着高跟鞋、拉着周拯一路狂奔,连续施展遁法、飞天法,最快速度冲出了这座城市的大阵。

一声龙吟。

那宛若白玉雕刻而成的纤细白龙腾云而起,朝青山城方向极速飞驰。

周拯曾经幻想过的御龙飞行:

他坐在白龙的背上,低头就能抱住她修长温软的脖颈,心底泛起一些异样的涟漪。

这未尝不是一种浪漫啊!

实际上的御龙飞行:

因为之前是牵手,所以周拯就被一只龙爪顺势抓住,整个人被束缚在了敖莹的‘手指’中,还抓的特别用力。

想说句话,张嘴就是一股股冷风灌了进来,嘴巴和面部如面皮般极速抖动。

浪够了,没有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8章 御 龙 飞 行

58.54%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