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仙子登门

第十七章 仙子登门

冰仙子怎么找他家里来了?

周拯虽然有点惊讶,但表现的还算从容。

毕竟家里有了小鱼之后就变得异常整洁,他也一直在注意贴身衣物的存放与清洗。

冰柠背着手踏入周拯家门,目光在各处打量了一眼,随后轻轻颔首,算是对周拯打过了招呼。

她在周拯身旁走过时,周拯嗅到了一点奇异的芳香。

近距离看了眼临世仙人的脖颈,周拯不得不感慨,神仙的仙灵之体果然非同寻常。

用‘肤如凝脂’都不足以形容冰柠肌肤十分之一的质感,就算是她耳后的少许发根,都宛若大师用工笔细细描出的艺术品。

更离谱的是,她一进门,房间中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几摄氏度……

夏天省电神器了属于是。

“教官您坐。”

周拯立刻搬了个餐椅过去。

敖莹也自屋内出来,对着冰柠微微欠身。

冰柠并未答话,动作轻柔地坐在椅子中,纤背笔直、坐姿自然,搭配着她那一袭落雪仙裙,以及那张吹弹可破的美丽面容,就很有观赏性。

她简单明了地说明来意:“你想学什么功法?”

周拯心神大震。

神仙上门来传功?

只能说,他这个前世天庭为官,着实加分太多了。

“我也没确定……”

“坐,”冰柠那浅粉色的嘴唇蹦出了这般字眼。

“哎,好的。”

周拯有些拘谨地坐去了一旁沙发,思索该如何对仙人开口请教,眼前又浮现出了冰柠击碎那巨型牛妖的画面,一时间多了点紧张。

等敖莹在旁飘来,靠在自己身边,周拯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我家啊!’

敖莹见周拯不开口,还以为周拯是不好意思,此刻果断站了出来,笑道:

“周还未选定功法,也是想等仙人出手,为他探查五行归属。”

“嗯,”冰柠微微颔首,纤手宛若抚花一般探入袖中,拿出了一块鹅卵石,隔空送到周拯手边。

“握住,左手。”

周拯手掌覆盖在这块石头上时,石头迸出了淡金色的光亮,但这金色只是持续了一阵,其下有更浓郁的绿光酝酿,并逐渐占据上风。

不多时,这块神石就环绕着浓绿色,金色被挤占到了边缘,其上又出现了冰蓝、火红、土黄三色,不过更不起眼。

“五行齐备,修行资质上佳。”

冰柠道:“你属木德,为极品先天木行灵根,修行木属功法事半功倍。”

“教官,”周拯正色道,“我看教材里写着的木属功法有三种,分别是《青木造化诀》、《东华忘君录》、《木鳞遁甲》,它们哪一本更适合我?”

“不必学这些。”

冰柠道:“稍后我自会为你挑选功法。”

周拯又问:“是不是需要我做些什么?”

“嗯?”冰柠目中划过几分不解。

敖莹在旁笑道:“仙子勿怪,周他是觉得无功不受禄,想要问问他能帮上些什么。”

冰柠道:“尚未成仙前,你只需想如何修行。”

周拯立刻点头。

“我回了。”

冰柠手指划过,身形咻的一声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只雪花徐徐飘落,在椅子上缓慢融化。

周拯与敖莹对视一眼。

“你们神仙,都这么聊天?”周拯小声问。

敖莹禁不住以手扶额:“这位冰仙子也太惜字如金了。”

周拯倒是隐隐有些期待,也不知最后冰柠教官会为自己挑选什么功法。

……

片刻后。

啸月的办公室。

冰柠坐在她惯坐的沙发中,面前漂浮着一只只玉符,似乎是在搜查什么讯息。

办公室配套的卫生间中,小灰狗耷拉着脑袋坐在马桶上,肠胃传出一阵阵咕噜噜的响动。

大意了。

那蟒妖……不干净。

“冰!冰啊!”

啸月长叹了声:“你等我一起商量啊,别自己就拿主意,小周修行可是大事!”

“嗯?”冰柠的嗓音传来,“为什么?”

“那什么,我是说,”啸月连忙找补,“你看,蓝星上转世仙人和临世仙人加起来就几百个,这突然多出来一个,如果培养好了,那咱们的战力不就直线上升一个百分点了吗?”

厕所传来了冲马桶的声响。

啸月有点四腿发软地溜了出来,跳到冰柠对面的沙发上,狗眼一转:“其实我觉得,咱们还是不要太武断,你打算给他什么功法?”

“木属先天圆满,”冰柠道,“不只是有前世神魂灵力,还有如此资质,自然是要慎重。”

“啊对对对!”

啸月连连点头:“那你先选着,我去看个大夫,这拉肚子太严重了……咳,记住,我回来之前,千万不要自己做决定,一定要等我的意见!”

冰柠秀眉轻皱,那双泛着冰蓝仙光的双眸盯着啸月。

“可有事相瞒?”

啸月讪笑:“我做狗,一向坦坦荡荡。”

冰柠微微颔首,并未追问,继续研读面前漂浮着的玉符。

啸月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下正闹事的肚子,随后两只狗爪快速掐起符印,噗的一声消失在原地。

谁还不会个遁法嘛。

啸月只是离开了片刻,不一会儿就从门外溜达了回来,再次趾高气昂、神清气爽,将一卷玉简递给了冰柠。

啸月端起架势,正色道:“冰柠仙子。”

“嗯?”冰柠微微抬眼,啸月的气势顿时弱了八分。

“那什么,”啸月笑道,“我就是想动用一点领导的权限,给你委派一个任务,你看可以不?”

她淡定地点点头:“讲。”

“以后你就是周拯修道路上的第一任老师了。

“这本功法……价值有点吓人,让你也能修行这本功法,也是给你做他老师的奖励。

“其它你不用多问,”

啸月用爪子挠了挠胸口:“我没办法化成人形,不然我就去当他老师了,这好事千载难逢啊。”

冰柠有些不明所以,将那本飘到眼前的玉简接了过来。

玉简刚一入手,冰柠神色就是一变,皱眉解开了玉简的两条布袋,缓缓打开。

《青皇护天诀》。

“五方帝君的功法?”

冰柠抬头看向啸月,似乎想从啸月那闪躲的眼神中看出什么。

上古时期,崛起后的天庭,曾经经历过一次动荡。

天庭上帝统御三界,青、赤、白、黑四帝统管四方,并称五帝。

后因一些已无人知晓的变故,天庭上帝开始历劫轮回,继续他那十亿劫苦,四方帝君消失不见。

五帝时代落幕后,才有的四御崛起,天庭逐渐进入鼎盛。

四御为——北极紫微大帝、南极长生大帝、勾陈上宫天皇大帝、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又称四辅,却是将原本位于五帝中央的天庭上帝凸显的更为尊贵。

而今啸月变戏法般,拿出了五方帝君的本命道承。

“别这么看我,”啸月抽抽鼻子,“长得帅又不是过错。”

“我是五行属水,不适合青帝传承,”冰柠淡然道,“可有《黑帝御录》?”

啸月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冰柠略微思索,却是毫不避讳,打开玉简开始细细品读。

她首先要弄懂此间道理,才敢去做教导旁人修行之事,虽说功法属性与自身不衬,但去品读这种层次的修行法诀,对自身可谓大有裨益。

啸月见她没有多问,着实松了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福伯拿得出这般顶级的修行功法,啸月完全不觉意外。

毕竟福伯身份比较复杂,人脉横跨天庭、道门、佛门、妖族,恰逢天庭崩溃的乱世,福伯自有门路搞来这些珍贵资源。

但让啸月意外的是,福伯对它周哥的重视程度。

当时福伯拿出这本功法时,明显是略带嫌弃的,还说了句……

“唉,老夫早就给他准备好了,只不过穷尽老夫之力,也不过是找来了这本《青皇护天诀》,没能找到那卷《造化青木录》啊。”

首先,啸月可以排除福伯是在装逼的选项。

那它周哥上辈子,要么是福伯的铁子,要么就是天庭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啸月想来想去,还是比较倾向于前者。

如果真是什么大人物转世,不可能会平静地度过二十年,应该早就被复天盟接走了。

“冰柠,你啥时候去给他传道?带咱一起。”

“你要工作。”

冰柠轻描淡写地怼了回来,起身走向一旁墙壁,径直穿墙回了自己的办公区域。

“工作不是有这么多修士呢,不就负责签几个字儿吗。”

啸月翻了个白眼,飘回自己的办公桌,在电脑中打开了一个隐藏的文件夹,开始浏览里面的……

美狗图。

……

于是,第二天。

神仙洗浴中心负二层,某处氤氲着灵光的单间内。

周拯神色有些尴尬地坐在池水中,只穿了一截大裤衩的他,多少有些发窘。

话说,修行就必须要脱衣服吗?

上次小鱼帮自己引导是这样,冰柠仙子如今也是这样。

真就增加毛孔与灵气接触面积能提高吸纳灵气的效率?

可问题是!

周拯看着池边那一大一小两位神仙,以及她们身上那漂漂亮亮的古裙,差点就出声质问她们。

有一说一,敖莹换上她最喜欢的淡金长裙,光着脚丫飘在一袭素雅长裙的冰柠身旁,确实也算得上各有千秋。

她们单单只是站在那,就能让人养眼护目,愉悦身心。

“口诀记住了吗?”冰柠问。

“记住了,”周拯缓缓点头。

冰柠没有告诉他修行的是什么功法,而是给了他一段基础口诀、一段详细的灵力运转路线。

冰柠道:“闭目、静心,将口诀默念百遍,细细品读其中意味。”

周拯依言而行,嘴唇微微翕动,心中开始反复背诵这段经文。

三界之上,眇眇大罗,上无色根,云层峨峨;

木行于东,气之主宰,生而不息,为本塑神……

“仙子,”敖莹对冰柠传声问询,“周他修行的是什么功法呀。”

“一本还不错的木属功法,”冰柠如此解释着。

敖莹轻吟一二,继续传声道:“不若仙人暂且稳一稳,我去央大姐与龙宫联络,看能否寻到更好的法门。”

“不必了,”冰柠扭头看着敖莹,凤眼之中划过少许笑意,“这本就可。”

敖莹却是冰雪聪明,当即明白了什么。

她笑道:“周能得各位前辈关照,当真是福分呢。”

冰柠淡然道:“那你呢?”

“我?”敖莹不明所以,“我怎么啦?”

“何以报恩?”

敖莹怔了下,抿嘴挑眉,看着周拯的身影,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那个午后,那个笑着将自己放走的男孩。

鱼只有七秒记忆,那时她刚恢复,灵力尚未积累多少,本该记不住这些。

但她记住了,不只是记住了,那个笑容就如烙印在自己眼前,闭目都能看见。

敖莹道:“他救过我性命。”

冰柠秀眉微皱,手指对身后划过,招来少许水汽凝成了一只座椅,又在袖中取出了专用的储物法宝,拿了几袋膨化食品。

随后,她优雅入座,撕开零食包装袋,目光灼灼地看着敖莹。

“展开说说。”

“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仙子登门

10.12%
目录
共168章
倒序